Tuesday, March 31, 2009

希山慕丁:我没有说,是中文媒体断章取义


教育部长希山慕丁说中文媒体断章取义。

于是,我去找了他讲词的英文版本来看。

在 Star Mobile 的 Mobile News 三月29日一篇题为 'Let teachers join politics' 的新闻,第11段的报导内容如下:

"There will be efforts to ensure that our children learn the Rukunegara and the institution of the monarchy in depth. They will also learn that the process of independence and later development was forged by Umno and our kings and no one else. This will be injected into our children's souls."

我用粗字体highlight出来的就是争议性的那段,让我将它一字一字地翻成中文:

独立的过程以及往后的发展,是由巫统和吾王们而非其他人所争取到来的。

要看全文的,请点击这里:


英文媒体 The Star 也作如是报导,能说是中文媒体断章取义吗?

而当首相被问及希山慕丁的言论时,他也同样附和。

以下是 The Star 的节录报导:


PM: Malays started fight for independence

KUALA LUMPUR: It is historically true that nationalism and the struggle for independence was first started by the Malays, says the Prime Minister.

However, the country gained independence after the Malays, Chinese and Indian communities united to fight to free the country from British rule, said Datuk Seri Abdullah Ahmad Badawi.

Commenting on Education Minister Datuk Seri Hisham-muddin Tun Hussein’s statement on the role of the Malays in the country’s Independence that has caused some unhappiness among other races, Abdullah said “it’s a fact” and true that the Malays, led by Datuk Onn Jaafar, initiated the struggle for Independence.

首相说,我国独立运动确实是由马来人发起的。在拿督翁惹化的带领下,他们发起我国独立运动,这是不争的事实。

首相表示同意希山慕丁的言论,难道首相也断章取义吗?

希山发现失言後,周一在国会澄清说:他并没有完全否决友党的角色。

问题是,他说“the process of independence and later development was forged by Umno and our kings and no one else”却是事实。

或许他是无意的,在说这些话的当儿,他完全忘记了其他族群和政党组织的存在。

当然,要责怪媒体是很容易的事。

但部长不应只是责怪中文媒体,因为不止是中文媒体“误解”他的话,连英文媒体也同样“误解”了他。

是部长的表达能力不好,还是媒体的理解能力太差?

Monday, March 30, 2009

阿都拉4月2日卸任,纳吉4月4日就任?


阿都拉将在4月2日卸任,纳吉将在4月4日就任?

昨天,几家报章煞有其事地做此报导,包括星报在内。

今天,星报作出以下澄清:

IN OUR report on Page 2 yesterday headlined “Abdullah to see King on April 2”, it has been pointed out that Datuk Seri Abdullah Ahmad Badawi did not state when the handover will take place.

What he said was: “I hope that the handover could be carried out as soon as possible.”

也就是说:首相只是说他将在4月2日覲見國家元首,但并未说他几时移交职权。

他只是说:他希望能够尽快进行。

但,几时移交,几时要移交,决定权力不是在阿都拉自己的手中吗?

为什么他只是说“希望”而已?

他何必大卖关子,不止大吊人民的瘾,也让纳吉痴痴地等?

星洲则说:首相覲見國家元首是要尋求御准,以辭去首相職位。

我因没有熟读宪法,不懂我国的职权移交程序是如何。

但,既然我国奉行民主,据我所知,不是应该先在国会内通过後,才来寻求国家元首御准的吗?

他连在内阁会议上都完全没有提及。

国家元首的御准,应该只是一个民主程序而已。

阿都拉的动作,显得相当不寻常。

星报作出如此澄清,难免又引起民间怀疑,阿都拉会不会又临时变卦,不想移交职权?

否则,为什么他迟迟还不能确定日期?

万一他临时变卦,那岂不气死敦马?

敦马说:他要等到阿都拉下台,他才要回返巫统。

如今阿都拉还未下台,敦马已迫不及待在上星期的巫统大会上宣布回巢。

不过,敦马也未定下回巢日期。

之前,敦马还怀疑阿都拉和安华吃的那顿饭,不仅是吃饭那么简单而已。

我的猜测是,阿都拉可能要等到三个补选过后,才来做下一步的决定。

Sunday, March 29, 2009

Earth Hour:我今天被动式的响应


昨天晚上,有多少人响应Earth Hour的“熄灯一小时”运动呢?

昨天晚上,出席了一位旧同事的女儿的婚宴,那段时间,婚宴还在进行中,酒店不可能关灯来响应;不好意思,我自己当时也把有关运动忘掉了。

倒是今天,忙了一整天的活动,晚上便说到外面吃饭。

来到月桦,看到四周一片黑漆漆,一问之下,饭店人员说是停电,因为附近有车撞断了电灯柱,造成该区大停电。


于是,我们就在饭店进行烛光晚餐,一直到吃饱离开,电流还没有恢复。

所以我们延迟了一个晚上才来响应Earth Hour。

不过,却是被动式的。

就像我上回说的,在沙巴,停电是家常便饭,我们也都习以为常。

从正面角度看,要感谢沙巴电力局,如此三天一小停、五天一大停的停电方式,大概为我们省下了不少的电费钱。

忽然想到,就算全国每一位公民都来响应“熄灯”运动,我们究竟能省下多少能源呢?

记得年初,国能不是有报告吗,说因为在敦马朝代所签下的怪合约,不管有没有用到,国能都被逼向独立发电厂(IPP)购买所有IPP所生产的电力?

去年就出现40%的电力过剩。

也就是说,国民根本就不需要用到那么多电,去年有高达40%的电力被白白浪费掉。

国能预算,今年的电力过剩,会提高到47%,国家有接近一半的电能无处可用。


可以想一下,昨晚的Earth Hour,全国上下一起关灯一小时。

但是,这一小时内,国能所提供的电能,虽然没有被consumed,国能还是需要承担有关的成本。

如此一来,这一小时的电能,我们究竟是节省下来了,还是被白白浪费掉?

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因此,要真正做到能源节省,就必须要治标,国能应该要求这些IPP减产,那国能就不用买下这些电力,这才是节省能源的治标方法。

Saturday, March 28, 2009

压力过大 身体遭殃


“我认为你真正的问题是压力过大。”当我向医生抱怨,说他给我做的肌肉注射治疗未能减轻我脖子和肩部的疼痛时,医生回答道,“你自己在生活中遇到的问题,不能全怪在我的头上。”

我不由自主地哭了起来,这似乎更证明了他的诊断。

其实我以前也听过这样的说法。在我腰部疼痛、肠易激综合症和颞下颌关节炎发作的早期,很多医生都用到“压力过大”这个词。而这每次都让我感到十分愤慨,听上去就像在说“这是你脑子弄出来的问题”,或者“你是在没病装病”。

其实,这种想法已经过时了,杜克大学医学中心(Duke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行为型慢性疼痛舒缓项目”负责人克里斯托弗•爱德华兹(Christopher L. Edwards)说道。

几十年前,如果医生说某种病症只是心理作用,那等于就是说患者在装病,因为当时几乎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身体患病和大脑有任何关系。“现在,我们意识到大脑活动会影响身体状况,而身体上发生的变化也会影响到大脑,” 爱德华兹说,这一知识将有助于我们治疗相关的一些疾病。

爱德华兹医生说,在目前经济危机的情况下,他在北卡罗来纳州开办的疼痛舒缓项目接受的病人越来越多。“经济环境与我们接诊的压力失控病症的发病数量有着很强的相关性。”心理压力会以多种形式转化为身体上的痛苦和疾病,人体本能的“打或跑”反应机制就是其中之一。

当大脑感知到威胁存在时,就会启动交感神经系统,指示身体释放出肾上腺素、皮质醇和其他有利于身体做出动作的荷尔蒙。这些化学物质共同作用,让肌肉紧张,消化系统减缓,血管收缩,心跳加速。如果要从柱牙象口中逃命,这些生理反应还是挺有用的,但如果威胁来自于股票缩水和失业危险,人体的预警状态就会无限地持续下去,肌肉长时间紧张,从而可能导致偏头痛,双颌肌肉紧张、脖子和肩膀处起硬块,以及下背部疼痛等。

有些身体部位早已因长时间看电脑、睡眠不足、磨牙和姿势不当等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在消化道系统中,食管、胃部和肠部分布有广泛的神经细胞,这些细胞被称为内脏的大脑,它们对人的思维和情感变化反应极其灵敏,这也是某些情绪会引起胃部抽搐的原因。

当焦虑长时间存在时,这些神经细胞会引发胃灼热、消化不良,还有肠躁症,即结肠的正常蠕动失去节奏,造成胃肠胀气以及腹泻和便秘交替反复发作。“压力不一定会导致痛苦,但会加重已经存在的身体疾病,减弱人体自身的调节机能。”爱德华兹医生说道。

压力还使体内的生化环境发生变化,从而影响免疫系统,导致人体对病毒和细菌感染反应迟缓或者过激,引发过敏、哮喘,以及牛皮癣和湿疹等皮肤疾病。

压力还会抬高人体的炎症水平,这往往是和心脏疾病密切相关的。《身心医学》(Psychosomatic Medicine)杂志近期的一项研究发现,即使是在少年时期承受的压力,也会提升体内C反应蛋白的含量,这是反映人体炎症水平的指标,C反应蛋白过高会导致心血管疾病未来的发病率上升。

有很多种方法可以减轻压力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最好的方法之一就是锻炼身体,运动不仅能促使身体释放出脑内啡这种让心情变好的神经传递素,还能帮助身体消耗掉过多的皮质醇和肾上腺素。

在压力之下,“人体系统会产生大量的负面情感能量,并试图找到一个释放的途径。”联合健康集团(UnitedHealth Group Inc.)“最优健康行为解决方案”(OptumHealth Behavioral Solutions)的医学总监、心理学家戴维•怀特豪斯(David Whitehouse)说,“压力会杀死脑细胞,人体做出反应,生产出更多的脑细胞,而运动有助于激活新生细胞,并在细胞之间建立新的联系。”

许多专家还建议保持充足的睡眠、饮食规律和平衡,以及加强社会交往等。这些都是压力过大者容易放弃去做的事情。机能反馈疗法以往被视为另类疗法,现在已得到主流医学界的认可,来帮助人们减轻压力带来的影响。

爱德华兹医生在杜克大学有一个机能反馈疗法实验室,病人在那里监控自己的心跳、呼吸频率、体温等重要生命指标,并学习如何通过放松技巧来加以控制。爱德华兹医生说:“我们的目标是,一旦教会你怎么做,你这辈子就可以一直这样做下去。”在脑部如何感知痛苦这一方面,情绪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20世纪60年代,加拿大心理学家罗纳德•梅尔扎克(Ronald Melzack)和英国内科医生派特里克•沃尔(Patrick David Wal)在对二战的士兵进行观察后,提出一项突破性的理论。“两个因炸弹爆炸受到几乎相同伤情的士兵呆在医院的同一个病房里,”爱德华兹医生解释说,“一个士兵会说:‘医生,赶紧给我缝合伤口好吗?我还等着归队呢。’而另一个士兵可能在痛苦中哭喊、呻吟和抽搐。”

梅尔扎克和沃尔医生认为,人体脊髓有一些化学物质构成的门,控制着痛苦信号从身体传导到脑部;大门的开关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病人的情绪状况。

正面情绪能减弱疼痛的感觉,而负面情绪会使痛苦传导的大门打开,因此有时候,即使起初造成痛苦的因素已经消失,但疼痛也会持续下去。

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认知行为疗法在释放负面情绪方面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这种疗法涉及对某种情绪背后的事实进行自我审视和挑战。

纽约州布朗克斯市Montefiore医学中心的心理训练主任、认知行为治疗师凯瑟琳.穆勒(Katherine Muller)说:“我们会说,我理解你的恐惧,但恐惧并非已经发生的事实,让我们来看看你的现实生活吧。”

确实,如果听到别人说,你的病痛是压力引起的,你会觉得这是一种冒犯,穆勒医生说,“正常人都有一种观念,认为‘我能应付压力’,而这些病症表明,其实你无法应对自如。”

其实,很多成功人士发现,较低水平的压力和担 情绪有助于身体的正常运转。“然而,如果压力太大, 虑就会主导你的情绪;你还得继续上班,继续给家里做贡献,但压力会不断施加负面影响,直到有一天你的身体突然说‘天呐,我再也受不了了。’”穆勒医生说道。

那么,与压力相关的病痛是否都是脑子弄出来的问题呢?“所有的痛苦,所有的体验,一切都在你的大脑之中。”爱德华兹医生说道。不过,这是一个好消息,因为现在和60年前不同,已经有很多方法用来控制思想和情绪,从而减轻你的痛苦。

好了,医生,赶紧给我缝合伤口,我还等着归队呢!--我决定这样想。

Melinda Beck · 华尔街日报·2009-3-27

Friday, March 27, 2009

所谓的蓝筹股,原来并不那么蓝


曾有分析员评论说,大马股市,真正有投资价值的股(investable stocks),只占20%。

等于说,其余80%不是炒股就是投机股。

偏偏股友最喜欢玩的就是炒股和投机股。

结果每次风暴一来,股友们就被烧得遍体鳞伤,屡试不爽。

当下的investable stocks,可能仅有区区的10%。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想而已。

这一轮的金融风暴,使很多股纷纷打回原形。

过去所谓的蓝筹股,原来并不那么蓝。

前阵子,做假账或做不出账的股项纷纷出炉。

原来许多都虚有其表,里边空无一物。

许多公司为了上市,把数据业绩粉饰得漂漂亮亮。

许多公司为了造势,把公司前景描述得天花龙凤。

许多公司为了造市,挂牌当天把价量推到最高。

事实是,上市日,也是股东大量沽票的套利日。

过後,股价即节节败退,几个月後,竟然连当初发行价IPO的一半价钱都不到。

今次,不知又有多少股会被相继打入PN17?

再认真看一看,当下有多达80%的股项,价位竟然跌至不到一元的水平。

多达20%股项,做价仅在10分以下。

个个等着起死回生。

可能有更多,只是等着被除牌。

所以,不要以为便宜而进场。

便宜是一个陷阱,最后它会让你血本无归。

不过,许多股友都学聪明了。

过去,每当公司宣布发行附加股,股友以为是一件好事,争先恐后,一窝蜂追进买高。

最近却看到,每当公司宣布发行附加股,股友即刻抛售套利,唯恐避之不及。

想一想,公司为什么要发附加股?

因为它资金不足,所以需要发附加股来筹资。

再深入地想一想,公司为什么要上市?

它也同样是为了要筹资。

如果它真的那么好,它又何必上市?老板自己独乐乐就好。

前年,许多赚钱公司,便趁着股价大好时纷纷私有化,也是为了这个原因。

明白这个道理,你就明白股市的起落,为什么总是与你的期望背道而驰。

巫统大会选举:昨天赌错了马


昨天说阿都拉和凯里概念股,全部出其不意应声大起。

那是因为凯里嬴了巫青团长,而妇女组的莎丽扎据说也是阿都拉的人。

去年,莎丽扎明明输了大选,阿都拉却弄出一个位子给她,负责回教妇女事务,年薪40.5万元,属于部长级职位。

这个职位,其实和黄燕燕部长的职务重复。

那是题外话。

这里要提的,是昨天的阿都拉和凯里概念股,今天通通全军覆没,惨不忍睹。

为什么?因为在昨天晚上半夜揭晓的最高理事选举成绩,纳吉人马全部中选。

也就是说,阿都拉的人马全部落选。

在大马,政治和经济是一体两面,两者息息相关。

昨天赌错了马,以为青年团和妇女组的选举成绩会影响最高理事选举成绩,阿都拉人马会渗入最高理事名单。

但天不从人愿,所以今天快快换马,把昨天买进的股卖掉。

所以阿都拉和凯里概念股又打回原形。

纳吉概念股还未明显浮现,除了一个联昌银行。

所以今天轮到联昌大涨。

Thursday, March 26, 2009

悲情首相: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


周华健有首歌这样子唱: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

今天读阿都拉以《党的未来和生存》为题的演讲词。

不知是否心理作用,总觉得他的讲词有点怪怪,而且有点悲情,包括:

1。他承认自己在任期内所犯下的错误,

2。他無法兌現所有曾经許下的诺言,

3。他只是希望能夠給人民和國家最好的服務,

4。他不是完人,他對本身的弱點道歉。

他这番话,使我想起Evita那首经典歌曲:

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

The truth is I never left you

All through my wild days

My mad existence

I kept my promise

Don't keep your distance........

Have I said too much?

There's nothing more I can think of to say to you.

But all you have to do is look at me to know

That every word is true

像暮鼓晨钟,他又悲观的意有所指:

1。党正面对着生死存亡和前途的问题,

2。不要有极端的种族和宗教主义思想,

3。要坐言起行,先改變自己,不要空喊口號,

4。過去所取得的成就及榮耀近期已黯淡無光,

5。若不改變,308大選將是國陣的最後一次執政,

6。人民不會再投票支持党,國陣成員也會陷入同樣困境,

7。重拾創黨的精神与承諾,放棄自我,

8。遠離貪腐,平等對待全民,

9。五大弊病,教人民日益失去信心:貪腐、黨爭、傲慢、党员老化和忽略鄉區,

10。等等等等。

他呼吁大家全力支持纳吉。

但他没有宣布正式交棒日期。

纳吉出任党主席已成定局。

并没有党规或宪法注明:首相必须是党主席。

阿都拉大可以慢慢来。

所以今天的阿都拉概念股和凯里概念股,全部出其不意,应声大起。

纳吉概念股却斯人独憔悴。

是不是很反常?

巫青团长三角战: 790张票算到半夜


只有790人投票,应该很快就可以算出结果。

但,巫青团长改选,算票竟然要算到半夜,比国家大选的算票时间还要久?

当然是因为有人对结果不满意,要求重算又重算。

如果不是三角战,而是一对一的对垒,那凯里有没有机会胜出?

这是一个有趣的假设问题。

慕克力得232票,基尔254,两者加起来486,比凯里304还多182票。

也就是说,凯里得票不过一半,他的支持率仅38.5%。

凯里也承认这点。

对许多人来说,也是一个意外。

因此,如果慕克力或基尔退选,而两人的票都不约而同不投给凯里,凯里肯定败选。

倒是有点意外,基尔得票竟比慕克力多,虽然只是多那22票。

慕克力不知是不是给父亲害了?

敦马叫党青年不好投票给凯里。

但,还是有38.5%的党青年不听敦马的话,选择支持凯里。

爱你变成害你。罗文的歌。


也可以说凯里是很侥幸的,因为他只比基尔多50张票。

或者敦马应该做的是,叫基尔不要参选,那慕克力就有机会胜出。

从中也可看出某人的失策。

若不是看在他岳父的面上,凯里可能也像马六甲首长那样被禁选了。

但他只是被警告。

对此决定,某人大概会懊悔万分。


凯里坚决否认他是靠金钱來贏得選舉。

他被纪律局警告却是事实,以后人家也会永远记住这个事实。

为证明他的清白,他就应该上诉,还他一个清白。


随着凯里中选,妇女组莎丽扎也高票当选,对阿都拉的交棒日,我觉得已出现变数。

从3月31日、到4月3日,到最近完全不再提他几时交棒,甚至对记者的提问表示不悦,如果阿都拉又改变了主意,那也一点都不出奇。

我们就来拭目以待吧!

Wednesday, March 25, 2009

津巴布韦的钱,连一文不值都形容不上


第一次听到Zimbabwe(津巴布韦)这个国家,那时还在念书。

当时Zimbabwe刚刚因独立而改国名。

如果没有记错,津巴布韦原本叫Rhodesia,取得独立後,改名叫Zimbabwe。

因为BBC主播对Zimbabwe的独特发音,使我对Zimbabwe这个名字留下印象。

它的创国总理叫Robert Mugabe,当年BBC的新闻报导把他描述为立国有功的民族英雄。


那是20多年前的事情。

20多年後,发现该国人民生活并不比独立以前好,通膨高涨、五谷不长、民不聊生。

当年这位立国有功的民族英雄已经变质,如今已成了一个独裁者。

他统治津巴布韦20多年,去年输了大选,却不愿让位,拖至今年2月,才肯让敌对党领袖Morgan Tsvangirai就任。

最近连他夫人也名闻全球。

年初她来大马,之后又到香港大肆消费,在那儿殴打一名拍她的摄影记者。

却因享有外交免控权,而豁免被起诉。


但,最令我惊讶的是,我国和津巴布韦竟然扯上了关系。

那是在去年,从网站获悉,我国曾在敦马时期赠送大批木材给津巴布韦的Mugabe总统,帮他建立“皇宫”。

当被问及这件事,敦马的答复是:这是两国的礼尚往来,何错之有?

有人说:我国不应与一个不民主、不尊重人权、腐败贪污的国家来往。

问题是:我国又好到哪里去?


几天前从网站读到,这个国家的货币已经“死亡”。

也就是说,这个国家本身的货币已经不再流通,改由外币取代。

大家应该时常读到,关于这个国家离谱的通膨率,是亿亿声的天文数字。

老师的一个月薪水,都不够买一条面包。

所以津巴布韦的老师都不教书,宁可在家种菜。

津巴布韦的人民都逃到邻国去,导致邻国衍生难民潮的问题。


20年前,一津币相当於1.47美元。

2006年,恶性通膨使国家不得不從貨幣面值上去掉 3個零。

去年8月,国家再從货幣面值上去掉10個零。

今年2月,国家第三度使津币贬值,又從津幣面值上去掉12個零。

等于说,20年来,津币已经贬值了25个零。

一亿有8个零,一兆有12个零。

25个零,那是多少个亿多少个兆的倍数,才算得出来?

我不会算。

可以说,津币的价值,连“一文不值”都形容不上。

如今,这个国家终于弃用本身的货币,改用外币。

等于说,国家的货币体系已经正式宣告崩溃。

津巴布韦,大概是全球第一个货币体系崩溃的国家。

也显示了国家领导者的无能、腐败。

有句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那国家呢?

Tuesday, March 24, 2009

Earth Hour: 熄灯一小时


中文报纸都把 Earth Hour 译为「地球一小时」。

我觉得,比较适合的翻译应该是「地球时间」或「地球时光」。

因为这项 Earth Hour 运动恰好是一个小时,所以 Hour 在这里变成有两个意思,除了指时光,好如 Happy Hour,另一是指“属於地球的一个小时”。

但如果用「地球一小时」,译回英文的话,就会变为 On Earth for an Hour, 意思就大为不同。

何为 Earth Hour?

就是响应环保的一个运动,在2007年,首次由WWF在澳洲悉尼发起。

此後,每年的 Earth Hour, 就订在每年三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六晚上,8.30pm-9.30pm进行。

根据有关网站报导,今年宣布参与此项活动的城市有1000多个,已经超过1000个城市响应的目标。

大家将会在本星期六,2009年3月28日晚上,熄灯一小时,从8.30pm-9.30pm,以响应支持环保、爱护地球。

根据统计,只要少看一小时电视,少开一个小时的电脑,少开一小时的汽车,少点一个小时的灯,就能使城市的碳排量降低10.2%,相当於当天路上减少48000辆车行驶。

但不确定这个数据是以多少人口来计算,毕竟每个城市的人数都不一样。

一向来,市民的环保意识,也仅止於把旧报纸、旧衣服、家里其他可以回收的旧物品,卖给回收商或送到环保站去。

却很容易忽略日常生活中的环境破坏行为,如毫无节制的使用宝丽龙、免洗筷、塑胶袋、焚烧垃圾、浪费水电、等等等等。

马西迪部长呼吁州民响应“熄灯一小时”运动,出发点很好。

目前为止,大马似乎只有私人企业、民间团体和组织响应这项全球运动。

马西迪应该是第一位响应支持这项运动的部长。

倒是觉得,到了当天,究竟有多少州民或团体会真正响应这项熄灯行动?

对白天没电晚上没灯的经验,州民早已习以为常。

也就是说,这项“熄灯一小时”行动,州民可能会觉得:也没甚麽大不了。

我倒是担心治安的问题。

尤其是当今鼠辈横行,那熄灯的一小时期间,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鼠辈们会不会乘机出来造案?

Monday, March 23, 2009

静思书轩 心灵讲座: 当晚买了两本书


对自己在上周六的表现还算满意。

对自己准备的powerpoint也满意。

若给自己打分的话,应该是60分左右吧!

希望下回能再进步。

这是书轩自搬来会所后,第一次办的心灵讲座。

来宾约有20位,加上师兄姊也有20位,共有40位左右。

有这样的出席人数,还算是不错,压力也不太大,原本以为只有小猫两、三只。

有几位来宾是久未见面的老朋友,算是来捧我这位老朋友的场。

对自己准备的powerpoint还算满意。

觉得自己在掌控时间方面不是很理想。

原本在影片观赏过後,我的时间是50分。

我讲了55分钟,超时5分钟。

原本以为自己用不到这麽多时间,所以开始时就把节奏放慢,讲得比较深入,举了太多例子,导致后来的时间不够。

发现还有很多重点都没有讲到,所以在下半段就加快速度,后面的一些重点只能轻轻带过。

时间的拿捏的确不容易,只能边讲边调整。

以后还要多加注意时间掌控的技巧。


当晚自己也有意外的收获,等待的当儿,翻阅在书轩里的书,其中有两本书吸引了我。

一本是《做就对》,作者林幸惠。

另一本叫《不要成为情绪的奴隶》,作者吴灯山。

在翻阅之下,发现内容很不错,引起我的共鸣,就两本都买了下来。

有时间的话,会和大家分享书的内容。

Sunday, March 22, 2009

商会请扫墓者乐捐最少20元


时间飞逝得快,2009就快过去四分一了。

还有两个星期便是清明。

今年的清明落在阳历四月四日。

由于接下来两个周末都不得空,所以提早两个星期去扫墓。

前天看到报纸:亚庇中华工商总会发文告说:今年扫墓者最少要捐20元除草费。

之前,一向来都是收5块钱,大家也给得心甘情愿。

但在去年,却在毫无预告之下突涨100%到10元,当时已有许多人呱呱叫。

没想到今年更过分,从10元再涨100%到20元,如果从前年的5元算起,涨幅已高达离谱的三倍!

果然,来到义山,远远就看到挂着的大布条,上面大约写着:请扫墓者乐捐20元!

行情已经不好,做为一个照顾华裔利益的亚庇中华工商总会,不响应政府的呼吁率先降价也罢,除草费竟然一涨再涨,利用清明扫墓的当儿,变相强迫前往扫墓者“乐捐”,但又必须不少过20元,这岂不与白天行劫(daylight robbery)无异?

而且,目前离清明还有两个星期,就已雇佣一大批人员在现场收费,这又是第二过分。

说是除草费,老实说,到处都是光秃秃的山,哪来的草?

这笔除草费,想必可得的收入也不少。

我大约计算一下,假设亚庇有一万户人家在这段期间前往扫墓,每户20元,一万户就可收到20万元的收入,真的需要用到这么一大笔的除草开支吗?

而且,这20元是如何收的呢?收费员是向每部车收20元,但有些家庭人员众多,分乘几部车来,例如今天我们就分乘四部车来,如果每部车都驾进去,总共就需付80元,是不是太多了?

那是否应该以坟墓来算呢?但收费员又如何知道你去扫几个墓?

这次因为提早扫墓,车辆还不算多。

但在以往,相信今年的清明日当天亦不会例外,就是因为车辆太多,义山的停车场根本就不够用,许多人就随意泊车,尤其是泊在根本就很狭窄的马路边,把马路挤得水泄不通,造成马路大排长龙。

而忙着收钱的商会人员也不会协助指挥车辆,或阻止车主随意泊车而造成交通阻碍,造成许多扫墓人士的最大困扰。

在归途中,大大的黄色布条在我眼前摇晃。

不知道布条上的词句有没有语病?

“乐捐”的意思,是不是“乐意捐献”的意思?既是乐意捐献,却又指明“不能少过20元”,而且语焉不详,是每人、每户、每部车,还是每个墓碑?

20元不是小数目,我觉得中华商会应该给予明确指示比较好,那就不会让孝子孝孙们为此与商会起争执。

Saturday, March 21, 2009

罕见百位古今中外世界名人油画


最近一幅名为《与但丁讨论神曲》的油画在网上热传,这幅油画以细腻的笔触描绘了103位世界著名人物的形象,包括孙中山、毛主席在内的多名中国人都出现在这幅画中。

毛主席坐在正中间 李白正仰天长叹

这幅油画长6米、高2.6米,绘有103位世界名人,中国的万里长城、埃及的金字塔、英国的巨石阵等地标作为背景出现在油画中。

在103位名人中,中国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坐在全画正中间的圆桌边抽烟,他的身后站着的是中国人民敬爱的周恩来总理;马克思和列宁正进行深入地交流;“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与拿破仑并驾齐驱;美国前总统乔治·W·布什手持望远镜,“恐怖大享”本·拉登悄然站在他身后。东条英机跪在秦始皇面前,仿佛是在忏悔。此外,中国唐代大诗人李白靠在椅子上作仰天长叹状,他的面前摆着一只酒樽和一部现代的打字机。

前苏联领导人约瑟夫·斯大林和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伟大画家达·芬奇正在聚精会神地谈话;俄罗斯前总统、现任总理普京挨着拳王迈克·泰森席地而坐;英国前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夫人背着手提袋,神情高傲地注视着一切。

除了名人之外,克隆羊“多利”也风光地出现在这幅画中。此外,司母戊大方鼎、留声机、原子弹等人类智慧的结晶,也都在画中一一展现。

各国网友猜测创作者是中国人

这幅画的作者到底是谁,目前网友正争相热议。分析人士指出,这幅画的创作者可能是从意大利画家拉斐尔的名著《雅典学派》中获得了灵感。不过拉斐尔的名画中,人物都是古代哲学家。而这幅画中的人物虽说全是世界名人,但却没有现代和古代之分。

中国日报网·中国在线·2009-3-18

Friday, March 20, 2009

Comments 不是 Complaints


觉得有些人很怕别人给意见。

当有人给意见的时候,有些人就以为对方故意要为难,或说对方很负面,而不予接受。

如果每个人带着这样的心态,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在会议上给意见了。

如果我们心胸够宽大的话,我们应该把每一项意见都记下来,而不是固执己见:一定要照我的方式去做,一定要争取到底为止。

如果这样,开会来做甚麽?只要拨电话指示别人如何做如何做就可以了。

为什么你会觉得别人负面?

因为是你先用负面的心态去对他,你以为他在针对你,所以你就变得很defensive。

於是,双方变得只为了要争一个输赢,争一个面子,而不是为了事情的对与错。

古人不是有句话吗:逆耳忠言?

人人都爱听好听的话,不好听的话,就认定对方在针对自己。

其实,我们应该先自我检视,别人不认同你的做法,一定有他们的理由,包括:这个活动如不如法?有没有经过会议通过?大家事先知不知道?

从一些人的行动,可以看出他们根本都不重视会议,不来开会,也不把同事放在眼内,事事我行我素,或事情做了之後才来报告。

可悲的是,有些人至今仍然看不出问题出在自己。

不是你做的事情不对,而是你做的方式不对。It's not what you do, it's the way you do it。大家看得出两者的差别吗?

一个心胸狭窄的人,才会觉得别人事事针对着他,而不会去反省: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对,哪里做得不好。

我们应该要改变心态:对方针对的是我做的事,不是针对我的人,感谢对方提了出来,那我改正就是。

而不是说:他们又在针对我!

当你情绪化的时候,你就会以为人家在针对你。

就算人家是在针对你吧,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人家会针对你?

如果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明知故犯同样的错,人家当然会一直说出来,因为你一直不断地在犯错,你就以为人家是在针对你。

别人是对事不对人,但因为你做事心虚,没有照程序去做事,人家说出来了,就说人家对人不对事。

我还是鼓励大家尽量给comments。

也希望大家不要把comments当作是complaints.

Thursday, March 19, 2009

MacBeth:野心叫人犯罪、欲望令人疯狂


中学时期,「英国文学」是我们班的必修课之一。

老师叫Ms Vernon,大概有60多岁的年纪,说着浓浓的英国腔,学生都很怕她。

快要毕业那年,她却回英国去了,之后就换了好多位老师,似乎都没有Ms Vernon教的好。

「英国文学」要读好多读本,其中一本是莎士比亚的《MacBeth》,是莎翁的四大悲剧之一。

它的电影我看了两次,一次是在Briish Council,Ms Vernon叫我们一定要去看。

後来戏院有做,我们又去看了一次。

不知怎的,近来忽然想起了MacBeth的故事。

故事情节是这样的:

Macbeth将军本是苏格兰Duncan国王的表弟,为国家剿灭了叛变,但在返回的途中遇到三个女巫。

女巫预言他会成为一国之君,但他无子嗣继承王位,最后会被他的副将Banquo的儿子篡权。

Macbeth将这个预言告诉了他的妻子Lady MacBeth。

MacBeth虽有野心,却性格懦弱,但在妻子的挑唆下,Macbeth最后杀死了Duncan,让自己当上了国王。

为掩人耳目和防止他人夺位,MacBeth接着又害死了Duncan的侍卫,害死了Banquo,害死了贵族MacDuff的妻子和小孩。

恐惧和猜疑使MacBeth和Lady Macbeth两人心里越来越有鬼,也越来越冷酷。

Macbeth经常看见自己的幻觉,而MacBeth夫人最後也神经失常自杀,对MacBeth是一大刺激。

在众叛亲离的情况下,MacBeth面对Duncan的大王子Malcolm和来自英格兰援军的围攻,落得袅首的下场。

MacBeth的故事是一个剧本。记得Ms Vernon还要我们把它演出来,当时我演的是甚麽角色?自己都忘了。

让我记忆深刻的是,Ms Vernon把Macbeth和Lady MacBeth的心理描述得非常生动,教人听了都会毛骨悚然。

MacBeth在弑君时的矛盾,他在杀人如麻后的焦虑、恐惧,还有女巫的预言和他夫人挑唆他而起的欲望与野心,让他从一个原本心底善良但软弱的英雄,最终却被对权力的欲望战胜了他的软弱,但最后也让他变得疯狂、残暴。

虽然故事是以MacBeth为主角,Ms Vernon也要我们讨论Lady Macbeth性格与心理的转变,她是如何逐渐引导丈夫走上灭亡之路,一去不能回头。

因为MacBeth 一开始的懦弱,更凸显出Lady MacBeth的阴狠手辣和野心,她怂恿MacBeth在家里干掉前来作客的Duncan国王。

而在干下了第一次罪行後,接下来所发生的一连串的罪行,也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MacBeth》是一个悲剧,讲述一个原本怀有善良本性的人,会因为欲望、野心、迷信命运而做坏事,并为了掩盖罪行而犯下更多的罪行。

最后,他也只能以疯狂与死亡告终。

故事并没有结束,书的最后一页,又回到MacBeth遇到那三个女巫的路上,那三个女巫,依然在那条路上等待着,心怀欲望与野心的人类。

而Duncan国王的小儿子Donalbain也准备回来了.......。

The Reader:朗读我一生的歉疚


学校放假一个星期,怕孩子闷得发慌,昨晚带他们去戏院看 《The Reader》。

原本有点担忧,因报纸注明是18PL,就是18岁以上才可观看。

17岁的女儿听了就说:戏院不理的啦!

後来想想,我国标准比较严格,18PL,就算是有性爱镜头,应该也被删剪掉了。

看完戏後,觉得是一部值得看的电影。

戏院已经差不多要下画,喜欢看有深度的电影的朋友,推荐大家赶快去看。

女主角Kate Winslet就是十年前Titanic里的女主角,她也因此片获奥斯卡封后。然而十年不见,她已苍老得简直变了另外一个人。还是化妆技术厉害?

剧情描述二次大战后的德国,15岁的米高爱上比自己大上21岁的汉娜,两人纵情於性爱之余,汉娜更经常要求小男生为她朗读文学小说。

有一天,汉娜突然不辞而别,再也没有出现。米高成年后研读法律系,某次参与法庭实习时,与汉娜重逢,但她却成了二次大战的战犯,让内心充满挣扎的米高,不知如何面对一切。

上网找资料。

这部电影改编自同名的得奖小说,作者Bernhard Schlink,德国人,1944年生。

作者本人是德国的法律教授及法官。使我想起戏里的那位法律教授,应该就是作者的化身吧!

汉娜为什么一直要米高为她朗读?

米高成年後,在法庭看到汉娜自辩时,才恍然大悟,原来汉娜是个文盲!

也因为要隐瞒这个事实,汉娜竟然选择承认一份并非她写的报告而被判终身监禁。

汉娜为纳粹做事,她尽忠职守,却不知她在做坏事,是不是因为她不识字,而无法分辨对错、道德良知?

所以,汉娜之前的不辞而别,是因为她从电车售票员被升级到办公室做文员,但她根本不懂得读和写,如何做个文员?

其实,米高有为汉娜脱罪的机会,但他却临时退缩,也成了他终身的歉疚。

为甚麽?故事没有特别讲解。

也许,两人身份都已经不同,他们不可能再回到当年的那种恋情?

也许因为这样,米高自己的婚姻也以离婚收场,也未再婚,因为他再也无法爱上别的女人。

也许因为这样,20年後,当汉娜要出狱的时候,在见了米高之後,她宁可选择死。

也许对她来说,她不可能去投靠米高。

在见他最后一面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了。

有些事情,无法重来,也无法重续。

所以她才会问米高:你不可能继续为我朗读了吧?

因为当她在牢内的时候,米高用录音机为她朗读,把录音寄给她听,算是他对她的一种弥补。

最后,米高带了与前妻生的女儿,来到汉娜的坟墓,向女儿诉说他与汉娜的故事,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是一部让人省思的电影,相信小说写得更出色。

靜思書軒 心灵讲座:如何應對經濟風暴


亚庇静思书轩这个星期六举办一个「心灵讲座」,在先观赏了《菩提心要》影片後,会有证严上人著作《清贫致福》的导读和「如何应对经济风暴」的分享。

所以这几天忙着做功课,也忙着准备当晚要用到powerpoint,以在当晚“大显身手”,如果说得差劲或有说错的地方,还请观众给予指正、多多指教。

也在此为亚庇静思书轩、也是替自己打打广告,希望亚庇市民能够前来支持这个讲座和影片观赏。无限感恩!

(亞庇訊)亞庇靜思書軒本週六3月21日將主辦“大愛與您有約”影片觀賞會《清平致富- 如何應對經濟風暴》,歡迎大家踴躍出席。

2008年全球災難频传,地震颶風火山齊襲,更有撼動全球經濟的金融風暴。

面對金融風暴,慈濟證嚴法師在08年給社會「清平致富」的歲末祝福,希望大眾藉此省思自己的生活觀念,勤勉自己做到身心都富裕。

2008年11月29日,證嚴法師在【菩提心要】中即以「清平致富」為主軸進行開示:人人應照顧好自己的一念心,在金融風暴面前,要顧心固本,修心安份,克己復禮。掌好了舵,遇到風暴就不會翻覆了船。

金融危機就是心靈危機,證嚴法師呼籲人人「清平致富」,以清淡平實的心靈,修心安分、勤儉務實,用清淨的心、多造福,來面對生活。「平」是平平淡淡的生活;「富」是心中有愛,克制自己在物资上的欲望,提升心靈層面上的富足。

當晚,除了 影片觀賞,亞庇靜思書軒有幸邀請到經濟專欄作者,也是慈濟师兄廖建華,為大家導讀證嚴上人的著作《清貧致福》,也與大家分享如何透過清平生活,應對當前金融危機。

本週六(21日)晚上7點半至9點半,誠邀您抽空莅臨亞庇靜思書軒(位於慈濟里卡士會所),出席這場“大愛與您有約”影片觀賞會。

基于座位有限,有意觀賞這部影片的社會大眾,請預先到亞庇靜思書軒索取免费门票,僅酌收基本飲料費(凴票入座)。詢問電話:088-382013。

Wednesday, March 18, 2009

First Things First : 最有效的时间管理


不知是不是自己年纪大了,觉得好像和这些年轻人愈来愈有距离和代沟。

老板说:年轻人不懂事。要善解、要包容、要赞叹、要鼓励。

老板本末倒置,好像怕他们辞职不干。

现在这个行情,不是应该是员工怕被炒鱿鱼的吗?

真的那麽忙吗?已经交代一个星期的事,到现在还没有做出来。

想拨电去问,又怕给他们压力。

电邮、短讯都没有答复。

等了几天,终於忍不住,但还是小心翼翼地问对方进展。

对方说:不好意思,最近很忙。

我只好说:拜托,已经很久了,尽快赶出来好不好?

放下电话,心还安不下来。

老实说,年轻人的工作效率不是很高,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年轻人,不是应该充满活力、冲力、动力、效率的吗?

我分析了好久,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就是制度的问题。

一个没有人去enforce的制度,再怎麽好,也形同虚设。

上面没有以身作则,下面有恃无恐,怎样会作出效率来?

我很鸡婆,打了一则电邮给同事。

“桌子上堆积如山?

工作好像永远做不完?

不懂时间管理? 做事要有效率,就要和大家分享一个时间管理最容易的方法。

一般上,我们的工作或要做的事情,主要可以分为四大类:

I. urgent AND important (紧迫又重要)

II. NOT urgent but important (不紧迫但重要)

III. urgent BUT NOT important (紧迫但不重要)

IV. NOT important and NOT urgent (不紧迫也不重要)

有效率的时间管理,应该照以上秩序去做,那你的工作就会很有效率了!

其中又有分每件事情或工作所需的时间长短,大致上就是优先做较不花时间(但紧迫又重要)的事情,依此类推,最花时间的最后才做,那你会很productive!了!

希望这些对你的工作和处事有帮助,感恩!”

关於上述时间管理四法,我是从Stephen Covey的 《The Seven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 的准则3 《First Thing First》 里读到的。

长话短说,就是要会分配时间,分清楚事情的轻重缓急,不要把时间花在不重要也不紧急的事情,要会prioritise,要明白什么是最重要的,什么事情应该放在第一位,就是先做又重要又紧迫的事情。

第二类,重要但不紧迫的事件。这一类要坚持不懈地做。

有时候,一些紧迫但不重要的事件,如突然来的一个电话,朋友请你帮一个忙等。这是第三类,要及时处理,但不要花太多时间。

第四类,不重要也不紧迫,或是浪费时间的事,这一类要少花时间、不花时间,或者有时间才去做。

何为紧迫?何为重要?

柯维博士说:不少人最易犯的错误,是把“重要的事”与“紧迫的事”混为一谈,把战略与战术、“做正确的事”与“正确地做事”混为一谈。

管理大师Peter Drucker也曾说:“最没有效率的人,就是那些以最高的效率做最没用的事的人。”

所以柯维博士说:要分清楚“重要的事”与“紧迫的事”,Put First Things First,就是最好的时间管理了。

恨 AIG? 恨你自己吧


华尔街上最让人恨之入骨的是谁?

是马多夫之流吗?

非也,而是美国国际集团(AIG)金融产品部门的400名员工。这些人刚刚拿到了1.65亿美元的奖金,这要多亏了美国纳税人的“慷慨解囊”。

显然,该部门的员工够愚笨,去年亏损400多亿美元;不过,他们也够聪明,还能保证自己获得4.50亿美元的奖金。

他们真是耍了个高超的手腕,或许真该把公众怒火对准这“贪婪四百人”。

不过,等一下。

过去几年中,AIG的贪婪与华尔街上其他机构的贪婪毫无二致,甚至与普通大众的贪婪也没什么区别。

让我们面对这个现实。如果我们照照镜子,就会看到AIG的那些奖金也在直直地看着我们。

我们来做个测试。把你自己想像成是2008年2月前后就职于AIG金融产品部门的一位高管。你在AIG工作还没有几年,不过正在冉冉上升的阶段,而信用违约掉期市场炙手可热。然后在2008年初,形势开始动荡。很快,那些招你进公司的大人物接二连三地离开。

你很担心。每天都有猎头公司给你打电话,向你提供工作机会。你的律师说,呆在陷入困境的AIG、手里没有雇佣合同,你这样做真是疯了。

为了保护你的事业和家庭,你会怎么做?你难道不会协商出一份雇佣合同,保证尽可能多的得到一些?由于6个月后AIG实际上会被政府接管,你难道不会威胁公司,除非给你补偿让你留下来,否则你会离开?

你当然会这样做。这也正是美国纳税人是如何最后拿出4.50亿美元作为奖金、来解决AIG金融产品部门的问题的。

在年景好的时候,人们会尽可能地获得。正因为如此,数百万美国人依赖抵押贷款申请,在房地产上投机,然后再在抵押贷款膨胀后违约。贪婪是罪魁祸首,而几乎人人都会如此。

想想你自己在公司垮台前岌岌可危的那些年里的所作所为吧。当你的一个同事离开时,你有没有威胁老板加薪?你有没有在迈阿密买套小公寓,趁着涨价的时候大赚一笔?在股市越涨越高时,你有没有把更多的钱投入其中?

不过等一下,你可能会说,我没做错什么事。

有意思的是,这正是AIG金融产品部门的高管们要争辩的。看起来他们的活动是合法的──虽然绝对是鲁莽、灾难性的,但是并不违法。

到目前为止,AIG金融产品部门还没有人被扔进监狱,甚至没有人被起诉。

现在,美国纳税人将为他们的奖金买单。

这种问责制的缺失是导致公众怒火的一个主要原因。奥巴马总统首席经济顾问说,这太“令人无法容忍”了。财政部长很“失望”,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感到“深深的不安”。不过,他们又能做些什么呢?在AIG搜寻人民公敌或许会是白忙活一场。

是华盛顿令信用违约掉期市场陷入了缺乏监管的局面,令华尔街把数万亿美元“一钱不值”的抵押贷款打包成了证券,令普通大众买了永远负担不起的房子。

是贪婪吗?这是美国之道。

Evan Newmark · 华尔街日报·2009-03-17

(编按:Evan Newmark在华尔街工作了20余年,目前已远离各大投行,自己进行股票投资。本栏目文章选自他在Deal Journl上的博客Mean Street。栏目内容都与华尔街有关。)

摆脱抱怨 学会感恩


戴维•贺齐(David Hirsch)一直没忘记1998-1999年间那些损失惨重的客户打来的令人不愉快的电话,作为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在芝加哥的美国私人银行部的董事,他多年来一直小心翼翼地把客户的钱投在蓝筹股上,每年能取得15%到20%的收益。

但在当时,有些科技股投资者可以得到50%甚至100%的年回报率。贺齐的一些客户因此撤回了资金,他们对他提供的投资服务表示不甚满意。

现在,虽然他管理的客户资金减少了35%或者更多,“但没人再向我抱怨。”贺齐说,“他们不会追问我‘你对我的投资组合干了些什么?’他们只是问‘如今我们该干些什么?’”

这可能是动荡时代带来的一个正面效果:人们的抱怨冲动有所收敛。那些还有工作的人正在学会珍惜这份福气。(如果你的邻居已经失去工作,你就会觉得不必为自己没加上工资而抱怨。)有房子的人虽然不愿看到房价下跌,但至少房子还没被银行没收。是的,我们的投资组合大为缩水,但大多数人还可以说,至少我们没把钱交给金融巨骗马多夫(Bernie Madoff)。

虽然投资活动只是暂时收敛,但在很多地方,我们看到了大萧条时代艰苦奋斗精神的回归及对于简单事物的欣赏。

事实上,根据雅虎HotJobs网站2008年12月的一项统计,人们对工作的满意度上升了。有近38%的被访者表示,他们对自己的工作“非常满意”,而2007年这一数字仅为28%。这也许意味着人们对自己还有工作怀着一份感恩的心。现在每个星期我们都能听到很多报导,说员工毫无怨言地接受减薪或暂时休假,有些这类团结一心的做法使公司其他部门的人得以保住饭碗。

而且,日益增多的“不抱怨”运动让人们相信,怨天尤人并不是最好的出路,快乐可以通过各种途径获得,比如写“感恩日记”等等。

密苏里州堪萨斯城牧师威尔•伯文(Will Bowen)发起了事一项活动。他所在的非营利组织“无抱怨世界”(A Complaint Free World Inc.)分发出近600万只铭刻有组织名称的紫色腕带。如果佩戴腕带的人发现自己在抱怨,就要把它换到另一只手腕上去。他们的目标是争取在21天内不挪换腕带。

诚然,要让很多美国人完全摆脱喜欢抱怨的“国民习惯”是很不容易的。习惯的养成往往有其现实的根源。很多年轻人喜欢赌博,那是因为他们希望得到认同。很多老年人脾气暴躁,因为他们一辈子都在怨天尤人。(在佛罗里达州,我妈妈把公寓里的邻里争吵称为“在天堂里吹毛求疵”。)

然而,伯文牧师相信,糟糕的经济也许是让我们能新审视自己生活的良药。在好年景,人们往往对已经得到的东西视而不见,对得不到的牢骚满腹。”他说,“坏年景则让人们更珍惜自己拥有的一切。”

伯文牧师正在组织4月份的一次“无抱怨”活动,今年夏天还要带30名志愿者去坦桑尼亚参加一个育儿中心的改建。“我们将要遇到的这些人,他们几乎一无所有,但还是那么快乐。”他说,“这会让我们不知不觉地改变自己的价值观。”

琼•高登(Jon Gordon)是一位领导力培训师,也是《不抱怨原则》(The No Complaining Rule)一书的作者,他收集的很多研究素材表明,感恩有助于减少压力,增进健康。每天早上,他都要做一次感恩散步,想一些积极向上的东西。他开办培训班,帮助人们“把一肚子怨气转化为一颗感恩的心”。

如今有些人很明智地减少抱怨,是因为他们意识到抱怨可能会损害他们的职业生涯,美国中密歇根大学教授谢伦•麦克亨利(Sherene McHenry)说。“现在对工作提出怨言,既不安全,也不明智。在决定裁员对象时,没有工会组织的企业首先会让那些经常抱怨及跟公司对着干的人离开。”

归根结底,你无法控制经济大局,也无法控制自己的饭碗能否被保住。让专家向你激昂顿挫地讲述感恩的重要性固然容易,但要减少自己的怨气,最重要的还是自身的修炼。

麦克亨利教授鼓励大家每天写下三件自己感激的事情,无论这些事情看上去多么琐碎和简单。“总有那么一天,”她说,“你会发现这份清单和氧气、食物和房子一样不可或缺。”

Jeffrey Zaslow · 华尔街日报 · 2009-03-17

Tuesday, March 17, 2009

公积金派息4.5%: 好坏消息各二


记得去年,公积金投资部副总执行长说:因为金融风暴,公积金局今年派息率可能不比去年好,但不会低于2.5%。

当时曾小人之心,以为他在暗示今年的派息率仅有2.5%。

副总执行长还说:公積金的表現基本上仍然符合預期,因為它在較早前已脫售大部分股票。

当时我还质疑:既然表现符合预期,派息率怎会低於去年?

如今,公积金今年的派息率终于揭晓:是4.5%。

它也带来了两项好消息和两项坏消息。

好消息是:它并没有低至其投资部副总执行长所指的2.5%。

坏消息是:它比去年的5.8%低了1.3%。

好消息是:其收入(gross income)200亿元,比2007的182.9亿元增加9.4%,也是历年来的最高记录(record income)。

坏消息是:这也是自2002年派4.25%以来的最低利息记录。

既然是最高收入记录,为何派息率却跌至6年前水平?

公积金主席说:因为全球金融危机导致股市下跌,导致股票投资也受到打击。

因此,公积金必须拨出一笔巨大储备(large provision),影响净收入(net income)减少。

股票投资在公积金的投资收入中占了接近35%。

因为这笔巨大的储备,淨收入从2007年的168.7亿元挫至去年的142.6億元。

这笔provision究竟有多大?是惊人的46.9亿元,对比前年的5.2亿元,剧涨9倍!

而其中32亿元或68.2%是海外投资的provision。

也就是说:公积金在去年的股票投资(equity investment)市值已跌了46.9亿元,其中32亿元是海外的股票投资损失。

记得是前年还是数年前,公积金曾说在国内的投资管道与回酬有限,所以要往海外寻求更高的回酬率。

没想到得不偿失,最大的股票损失,竟然来自海外。

去年副总执行长还说:公積金表現基本上仍然符合預期,因為它較早前已脫售了大部分股票。

矛盾的是,公積金在股票投資賺取了66.7億元,是2008年第二主要收入來源,比2007年的53.7億增加。

但,其中46.9亿元却去了provision,占股票收入的70.3%,而前年仅5.2亿元,仅占收入的9.7%。

公积金也預測,2009年的派息率更不會超過今次的4.5%。

看来,80年代年年派息高达8%的风光与辉煌已经一去不复还了。

换购新车优惠,沙巴原本无份


昨天我说:

1。且看劉偉強副部長明天又說甚麼。

2。最好是普騰親自向民眾解釋清楚,那就不用這樣子沒完沒了下去。

今天读报发现:

1。刘伟强副部长没再说话,倒是其机要秘书郭育健开口。

2。普腾终於宣布:换购新车优惠伸展至沙砂两州。

郭育健指进步党的指控毫无根据,并指一名公司职员的谈话不能代表那是政府的政策。

事因进步党致电国产车的热线查询,甚至有录音为证,证实东马两州的确不获安排参与有关换购计划。

虽然普腾职员的谈话的确不能代表政府政策,但他毕竟是公司的代言人,也就是代表普腾说话,是普腾的政策。

而普腾迟至周一才正式宣布,将有关买车回扣计划“伸展”至沙砂两州,此即证明有关计划原本并不包括沙砂两州在内。

这位普腾代理CEO说:这项措施如今不再只限於西马的顾客。

由此可见,刚开始时,有关计划的确不包括沙砂在内。

否则,普腾早就应该向东马人民明确表明有关计划概括全国,那就不用造成这么多误会。

唯一的解释,就是国产车当时还未接获政府指示。

为什么普腾不直接说有待政府指示,而是说东马不获参与有关换购计划?

也有可能那是普腾本身的政策,所以不敢对东马人民证实。

既然未获上头指示,普腾热线查询中心的职员说有关计划不概括东马,那也没有错,因为当时的确如此。

Monday, March 16, 2009

換購新車優惠,政府誠意不足


楊德利今天又在報紙說話了。

他駁斥劉偉強副部長昨天所作的“絕對”保證:舊車換購新車計劃,“絕對”包括東馬在內。

楊德利甚至還有一位叫陳罕強的市民與普騰電話服務中心對話的錄音。

到底誰是誰非?誰對誰錯?

且看劉偉強副部長明天又說甚麼。

但,最好是普騰親自向民眾解釋清楚,那就不用這樣沒完沒了下去。

迷你預算案已經出爐一個星期了,最讓民眾議論紛紛的,似乎也只有這個「舊車換購新車計劃」而已。

也難怪市民們,縱觀整個迷你預算案,似乎也唯此計劃看似可能利益眾生。

但事實是否如此呢?總覺得在此計劃上,政府的誠意不足。

之前已經說過了,雖然說是回扣,其實它就是trade in price,與平時你買車將舊車trade in,兩者沒有分別。

分別僅在它已定在5000塊給你。

如果你夠聰明,你就不會拿一輛價值在5000元以上的舊車拿去換。

而且,既然都說不打算翻新再賣,也無意推到第三國家去,而是拆出可用的零件和其余的當廢鐵賣,那為什么還要加一個條件,必須通過puspakon檢驗,確保可安全上路的才行呢?

因此,真正會接受有關優惠的,會像南洋所提的,至少有100萬人嗎?

我很懷疑。

星期天上了一整天的课


昨天上了一整天的课,好累。

如果不是因为工作上的需要,恐怕也没有人要去上课。

而且还是在星期天,牺牲了一个宝贵的周末。

这次来的讲师叫Farhan Lee Abdullah,法律背景,为人风趣,讲得出乎意料的好。

所以这次没有打瞌睡。

好像也没有看到有人中途溜走,大家都被讲师的博学与滔滔不绝吸引住了。

讲师讲到PLC,觉得很有意思,倒想和大家分享分享。

讲师说:

If a PLC is a PLC, then it will become a PLC

听起来令人抓不着头脑,讲师讲解一番,大家才恍然大悟。

讲师说:

If a Private Limited Company is a Politically Linked Company,
then it will become a Public Listed Company。

然后,他问还可以怎么变?大家一头雾水。

于是,他又说了:

If a Public Listed Company is a Politically Linked Company,
then it will become a Public Liability Company。

间中讲师好像还说了一些不同版本,一时忘了写下。

接近最後,他问了还有一个PLC是舍,没有人想得到。

他说是Patrick Lim Company,把大家笑得乐不可支。

最后,他说还有一个PLC,问大家是甚麽。我脱口说:Pak Lah Company。

讲师说:对了!还把之前送不出的奖品送了给我。

奖品是一本书,叫:Communicating With More Confidence,作者是Pauline Rowson。

书在MPH买,这里没有MPH书店,应该是从吉隆坡带过来的。

价钱也不便宜,书后面打着RM45.25。

算是我上这堂课的额外收获。

Sunday, March 15, 2009

换购新车优惠,沙巴绝对有份?


贸工副部长刘伟强澄清:旧车换购新车计划乃全国同步实行,“绝对”包括东马两州在内。

但他又加了一句:详情有待普腾和第二国产车稍後加以说明。

但,如果根据昨天报纸报导,有民众致电国产车免费热线查询,证实东马两州的确不获安排参与有关换购计划。

假设大家都说实话,唯一的解释,就是国产车还未接获政府指示,所以不敢对东马人民证实有关换购计划;所以,东马人民不是没有优惠,只是迟早的问题。

但,还是有个问题:为什么国产车不说有待政府指示,而是说东马不获参与有关换购计划?

与其同时,也从南洋读到说:这项措施将让至少100万人受惠。

不知南洋如何算出这个数字来?

报导接着说:国内目前有480万辆车龄超过10年的各品牌的车辆,其中30万辆是第二国产车,90万辆是普腾车。

南洋大概是根据每4.8名车主、或83.3%的国产车车主会接受有关优惠而换购新车。

不懂迷你预算案的预测是多少?这毕竟是很主观的。

老实说,这并不是甚么吸引人的计划,它其实和你平时用旧车trade in买新车没有两样,如果我的旧车价值在5000元以上,我根本就不会考虑这项优惠。

Saturday, March 14, 2009

换购新车优惠,沙巴人没份?


有朋友误会,以为迷你预算案里的旧车换新车计划,除了可以得到5000元折扣外,还可拿到旧车的 trade in value。

其实,那5000块就是你的 trade in value。

所以,如果你的旧车还值得5000块以上的话,这项优待就不适合你。

如果你的旧车价值在5000块以下,那你就可以考虑这项回扣,但你要确保你的车还是 in good running condition!

所以它只可以吸引到那些旧车已经不值5000块以上,但车子还是可以跑的车主去换车,但还必须是国产车才行。

当然车主还要确保他是否有偿还车子贷款的能力。

老实说,这并不是一项很好的优惠,更看不出它对救市救经济能有甚么帮助?

大家也可以看到,在这项计划下,政府根本无需出一毛钱。

有点替车行们担心,这些旧车收购回来後,他们要怎么处理?肯定无法再转卖出去了吧?迟一点,相信他们会要求政府给予这方面的补贴。

反正都是为了支持国产汽车工业嘛!

倒是贸工部长体恤民心,说他的部门已要求财政部,扩大此优惠,把非国产车也包括在内,让人民有更多的选择。

今早读报,却读到“换购新车优惠东马没份”的新闻。

据报,这是民众亲自询问国产车行所获得证实的消息。

怎会如此“厚彼薄此”?

认真说起来,东马物价样样比西马高,若要折扣的话,东马人民是不是应该得到更多的回扣?

但,如果想深一层,如果有关回扣是由车行本身吸收,而不是自政府取得补贴的话,这些车行可负担得起这笔为数应该不小的回扣额?

因此,东马车商不愿承担这项“优惠”,那也情有可原。

这只是我的小小分析,如果说错了,请不吝给予指正。

Friday, March 13, 2009

No News is Good News. 有新闻,就不是好新闻?


年轻时候,有一次,和大伙儿一起坐着看电视新闻报告。

也不懂当时为甚麽会突然指着电视(那时好像也只有第一和第二电视)说:你们看,报的都是西马新闻,一则东马新闻也没有。

当时我要带出的讯息是:电视台只是报告半岛发生的新闻,好像忽略了东马观众。

其实,我对西马朋友完全没有偏见,但我忘了当时是和几位西马朋友与同事在一起,我那样讲,就很容易引起误会。

一位叫Ooi的朋友生气了,把我吓了一跳。

他说:你这样讲,证明你对西马人很有成见。

我连忙向他澄清:不是,不是,我是指我们的电视台。

阿Ooi说,如果东马都没有事情发生,你要电视台报甚麽?

我看他气在心头,我也不敢再和他辩下去。

事後我自己一想,其实,不是有句话说:No News is Good News,没有新闻,不就是好新闻吗?

那是20多年前的事了,我的朋友阿Ooi早已回去西马,大家都失去联络了。

不过,时至今日,反而时常听到东马朝野政治人物投诉西马政府忽略东马发展的新闻。

例如最近的600亿元迷你预算案,对东马两州只获12亿元或总额的2%,本地朝野皆大表不满。


今天,星洲互动的即时新闻连续刊登三则沙巴新闻,如下:

1。国阵保住冰湘岸国席

鄉村及區域副部長丹斯里佐瑟古律上訴得直,國陣保住冰廂岸國席。聯邦法院今日(週五,3月13日)推翻選舉法庭宣判冰廂岸國席選舉成績無效的裁決,並宣判古律合法當選冰廂岸國席。這意味著,冰廂岸無需進行補選。副首相兼財政部長拿督斯里納吉說,若情況需要,政府可在今年10月前,推出另一個經濟振興配套。

2。国阵保住亚庇亚庇州议席

國陣也保住亞庇亞庇州議席。聯邦法庭今日(週五,3月13日)駁回挑戰選舉法庭宣判亞庇亞庇州議席選舉成績合法的上訴。

3。沙巴网民被控侮辱霹雳苏丹

一名沙巴網民魯丁寧蘇海敏(36歲)於今日(週五,3月13日)因在霹靂蘇丹網站留言侮辱蘇丹,在1998年多媒體與通訊法令第233(1)(a)條文下被控上亞庇地庭。被告不認罪,案件展至5月25至26日聆審。


No News is Good News。有新闻,就不是好新闻?

Thursday, March 12, 2009

阿都拉和安华不期而遇:纯属巧合?


几张原本只在网上流传的共餐相片,却引起全国揣测,有关新闻还上了几乎所有报纸的头版头条,倒也始料未及。

这也难怪,依照原定计划,阿都拉应该是在本月31日交棒,纳吉在4月1日上任。

但阿都拉现在已改变主意,根据网站报导,他已将交棒日期挪後三天到4月3日,因为他“希望主持4月1日的内阁会议,亲自向内阁部长们告别,尤其是当中一些阁员,在敦马政府时就与他共事。”

如此有情有义,迟多三天又何妨?

但当纳吉被问起时,他却拒绝回应有关正式交棒日期,只说请待官方宣布。

为什么不大大方方证实是在4月3日?

难免引起好奇和爱管闲事的人民的诸多猜测。

对有关报导,我倒觉得是由有心人蓄意制作出来的。

《当今大马》报导:

“根据“接近安华的消息人士”透露,有关餐会由宗教司赛玛目“穿针引线”,而安华的确有跟阿都拉进行长达20分钟的“两人四眼密谈”。

而密谈的内容主要是围绕在纳吉接棒一事。安华质问阿都拉:“为何把国家付托给类似纳吉那样的领袖?”

阿都拉无奈地表示,一切“为时已晚”。

而阿都拉也告诉安华,他下台后仍掌控一批支持他的忠贞派国会议员,足以制衡接过相权的纳吉。

据悉,阿都拉及安华两人,也同意继续保持“联络”。  ”

请想一想,既然是“密谈”,别人会有机会得悉如此详细的谈话内容吗?

相信密谈内容是有心人杜撰出来的。

欲知后事如何,那就静待4月3日到来吧!

Wednesday, March 11, 2009

600亿元迷你预算案(2):问题在素质,不在数字


昨天粗略看下有关600亿元迷你预算案的报导,发现真正涉及政府拨款的,实际上只有150亿,仅占总额的四份一。

而这150亿元政府资金,还要分两年来发出,第一年100亿元,第二年再拨50亿元。

第一年的100亿元再一分为二,50亿元作经常开销,另50亿元作发展开销。

就是上星期江作汉副部长在国会提呈的附加供应法案,恰恰是100亿元,经常开销和发展开销各占一半。

至于明年的50亿元,相信那就等到明年的预算案,才来寻求通过。

其实,预算案本来就是每年提呈一次,因此,想不通为什么此迷你预算案要分两年来推行。

明年的款项,不是应该放到明年的预算吗?


既是刺激(stimulus)配套,当然刻不容缓,要即刻实施,才能立竿见影。

为甚麽要拖两年来实施?

难道看不到它的紧迫性吗?

所以,若要更为正确来说,此迷你预算案,今年的真正总额,只是100亿元。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江作汉副部长提呈的附加供应法案只是100亿元,而非60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這項兩年配套將使国家今年财赤预测,從原本的4.8%增至7.6%。

之前江副部长却说:不会影响赤字增长。

当时就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如果你不开源,而只是在开流,赤字如何不恶化?


另外,对100亿元股票投资(equity investment)也有点不解。

这是ValueCap的投资吗,还是通过国库的投资?

但,股市的投资,对刺激当前经济能有任何直接的帮助吗?

好像没有看到有关如何提高或刺激当下消费领域的措施。


其实,人民期待的,不在数字的大,而在其效率,在其素质。

这600亿元,来自政府注资的,今年只有100亿元,其中有多少将真正流入经济体系里去?

还是将在途中流失?


不要紧,明年还有明年的预算。

Tuesday, March 10, 2009

600亿元迷你预算案:这只是一场数字游戏?


这只是一场数字游戏?

从最早前由首相署EPU总监所说的:第二经济配套可能不费分文,它是一项fiscal policy;到财政副部长江作汉透露:迷你预算案总额将超过300亿元;到财长兼副首相急忙否认说没有那麽多款项,;再到江副部长”不小心“泄漏迷你预算案总数是100亿元;到来自“内幕”的消息是350亿元,今早还读到报导说总额高达500亿元;到下午终于由副首相亲自揭盅:原来迷你预算案的总额竟然高达600亿元!

这与副首相早前否认其副部长所透露的300亿元还多了一倍,那副首相当时为何却说没那麽多?是甚麽让副首相在短短的几个星期内就改变了主意?

如此大的差距,教人叹为观止。

根据《独立新闻在线》报导,600亿元规划抄录如下:

-150亿元:财政注资
-250亿元:担保资金
-100亿元:股票投资
-70亿元:私人界融资及预算案以外项目
-30亿元:税务奖掖

根据《当今大马》,其拨款分配抄录如下:

--20亿元:减少失业率和增加工作机会
--100亿元:减轻人民的生活负担,尤其是直接受到冲击的群体
--290亿元:协助私人界面对经济危机
--190亿元:加强国家未来的经济能力

从《在线》的数据看来,涉及政府拨款的,似乎唯有财政注资的150亿元。

详情如何,且待副首相报告完毕後才知晓。

将 Wisma Khidmat 改建成医院?


民怨四起之後,首长想出了一个锦囊妙计,就是把荒置已久的Wisma Khidmat改建成医院。

卫生部长也相当配合,答应积极深入做研究,并在一年内作出决定。

当读到有关新闻时,心里有点错愕,以为是报纸写错。

如此人命关天的事,却需要一年时间来做决定,那时岂不死得人多?

其实,根本无需一年时间,当场就可拒绝有关建议。

Wisma Khidmat,对亚庇市民应该不会陌生。

它有一家Khidmat Supermarket,在它全盛时期,曾是亚庇市民爱去购物的地方。

那应该是20年前的事吧?那时亚庇还没有那麽多超市,更无霸市,加上其顾客群对象是公务员,生意可说是蒸蒸日上。

但好景不长,好几年前,自Khidmat合作社将超市搬移至Taman Khidmat後,生意就一落千丈。

但那是题外话。

将超市搬移的原因,据说是要将原址改建成酒店还是卡拉OK甚麽的,但几年下来,还是空空如也!

而原本租其十楼大厦的农渔业部,自从本身大厦建成後,农渔业部也搬离了该处,导致Wisma Khidmat荒置至今。

问题是,这个地点,适合做医院吗?

可以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交通阻塞和泊车位不足的问题。

而且它座落在一个古怪的角落,就在那儿红绿灯的背後,狭窄的单一出入口,遇上紧急事故,要急都急不来。

如果真的改建成医院,其交通情况将比现在的伊丽莎白女皇医院的情况还糟。

Monday, March 9, 2009

赤字不受影响,因为我国出口油价是70美元


曾提到首相署经济策划组(EPU)总监。

虽然第二经济配套或迷你预算案是由财政部所准备,这位EPU总监却频频针对有关课题放话,仿佛有关配套是由其部门策划。

但,阿都拉早已不再是财长,这位首相署下的EPU总监又如何对即将於明天出炉的迷你预算案了如指掌?

今天,他又发表伟论说:第二经济配套不会使我国的今年赤字增长超过两位数。

其实,EPU总监说了等于没说。

财政副部长江作汉不是说了吗:第二经济配套不会影响赤字增长?

说第二经济配套或迷你预算案不会导致赤字增长,那又有点难以令人置信;但,赤字会有可能超过两位数吗?

当今赤字预测是4.8%,如果超过两位数,那岂不等於增长了一倍以上?国家岂不频临破产?

所以说,EPU总监说了等於白说。

或者,那是他对即将新官上任的候任首相的一项暗示:不好让赤字恶化?


赤字恶化,当然让人担忧。但说归说,一切还待明天副首相提呈迷你预算案後才有定案。

倒是这位EPU总监提到有关油价的消息,似乎我们的油价部长所从未提出过的。

大家还记得油价部长针对油价起落所做的反反复复的承诺吗?

虽然国际油价不断下降,他在上个月说:不能根据国际油价来定国内油价,因为真正影响国内油价的是成品价格(ex-refinery price)。
http://steppenwolf-kanghwa.blogspot.com/2009/02/ex-refinery-price.html

过不久油价部长又说,不能根据国际油价来定国内油价,还有其他种种因素影响国内油价,包括產品價格、業者盈利及政府責任等等。

EPU总监现在却告诉我们说:虽然目前国际油价已降至每桶40美元(马币148元),我国的出口油价交易款额仍然根据去年的70美元进行,所以石油仍然是我国主要收入来源。

也就是说,虽然国际油价已经跌至目前价位,但是我们的出口油价还是以去年的70美元来进行。

信不信由你,我们仍然每桶多赚了30美元。

如此说来,政府岂不左右逢源?

除了从零售价格中向人民抽取油税,也以高於国际市场的油价输出口。

或者就是那样,所以江副部长才会说:第二经济配套或迷你预算案,不会影响赤字增长吧?

Sunday, March 8, 2009

陳立恆:欠缺哲學的教育


聖經說,神以祂的形象創造了人類。

但是,人類究竟是不是真的優於其他動物,而為萬物之靈?這個千古大哉問,讓不同時代、不同領域的專家學者們喋喋不休地琢磨了幾千年,撇開文字傳承與科技運用的決定性優勢,人類之所以比其他物種更具有超越自我的能力,應該歸功於擁有追求無形價值的天賦,在原始需求的滿足之外,我們懂得探索形而上的美好,從建構信仰、藝術、哲學、道德等等的過程裡,人類於焉被賦予一個更接近神的形象。

而從近年來的時局觀察,不難發現到人類的形象似乎離神愈來愈遠,以捅出金融風暴的華爾街始作俑者們為例,當他們害得全球千萬人失去工作、房子或是畢生積蓄以後,依然面不改色的地接受千萬納稅人血汗攢下的紓困金,發給自己做為紅利或是離職金的一瞬間,我們看見了撒旦的眉目陰森。

一味追逐物質 註定向下沉淪

真正讓人背脊發冷的是,走火入魔的不只是一條華爾街,全世界都像慢性失血一樣,一點一滴地喪失了追求無形價值的天賦。驀然回首,藝術只是為了投資,信仰只是為了包裝戰爭,哲學與道德僅換來幾聲輕蔑,原本海闊天高的生命量尺,如今都是用手機、電腦、股票、汽車、華屋等等來做計算單位。《易經.繫辭傳》有云:「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道為根本而器物是表象,當我們本末倒置的放棄了「形而上」的飛天長翼,任自己投身在「形而下」的物質世界之內,一切與道德無關,就註定陷入向下沉淪的漩渦裡一去無返。

前陣子讀到了聖雄甘地詮釋人類自毀的七大罪狀:「欠缺勞動的財富;欠缺良知的享樂;欠缺品格的知識;欠缺人文的科技;欠缺原則的政治;欠缺道德的商業和欠缺犧牲的信仰」,簡單幾句話,生動勾勒出一個在「形而上」與「形而下」之間嚴重失衡的現代人類,最終難免變得面目可憎。遺憾的是,如今則變成了標榜科學與民主的現代文明社會的真實寫照。

價值觀的偏差 導致社會失衡

在如此失序的深淵裡,我們聽到了各界呼籲肇事者負起責任的聲浪,也警覺到過度膨脹的資本主義帶來的危險與荒涼,但是下台、減稅、賠償、舉債都不是回歸基本(back to basics)的解決方法。真正失衡的起點,源自教育體系對於建立正確價值觀的漠視與偏差,也對於泛稱哲學的道德標準、精神理想、文化薰陶等等嗤之以鼻;導致家庭、學校甚至於整個社會教育,只用形而下的經濟力及技術性來評斷高下成敗,形而上的真、善、美反而被貶抑到「不實用」、「變現性低」的範疇,加上學校與社會都不願觸及政黨與宗教的敏感神經,從此日復一日,間接地將大眾的價值觀真空化,乃至每天聽聞害人者獲得獎勵、貪汙者厚顏狡辯、侵略者自詡正義,卻都沒有得到應有的制裁與糾正。承接聖雄所點出的人類七罪,這種「欠缺哲學的教育」也可被視為現代文明的第八罪狀。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人類是不是以神的形象而生,你我可能有不一樣的解讀,但可以肯定的是,唯有人類重新培養對無形價值用心感應、欣賞的資質,才能在每一個風暴的山水窮盡處,看見白雲出岫的生機。

(作者為亞太創意產業協會理事長暨法藍瓷總裁)
【2009/03/04 聯合報】@ http://udn.com/

Saturday, March 7, 2009

亚庇慈济3月29日办新進志工培训课程


什麼是「志工」?簡單來說,志工就是志願從事服務工作的人。

志工和義工有什麼不同?

志工與義工的分別是,義工是義務工作,在休假或工作休閒的空餘時間,去做不支薪的服務工作!

志工則是將付出、服務人群當作志向,出錢又出力,有責任心、使命感,不計較時間、代價、體力的付出,能克服艱難,完成任務,並且做得滿心歡喜。

人人本具爱心,只是有待启发出来。你愿意将您的爱心化为行动,和慈济人一起来推动人间的美善吗?

成为慈济志工的資格很簡單,年龄不拘,只要你有一份爱心,對人疼惜,願意去幫助別人,都可以加入成为慈濟的一员。

从做中学、学中觉,啟發人们的良知,把潛藏在每个人心底的愛引導出來,用這分大愛與良能服務人群,凝聚成一股力量,付出无所求,以完成志業的使命,那就是:淨化人心、祥和社會。

为让会众了解慈济志业,并进一步加入慈济大爱行列成为会员或志工,亚庇慈济将在本月29日举办一项新进志工培训课程,有兴趣者,敬请在本月16日前报名或询问详情,联络电话是:381779。

慈济人期待与您相会!

Friday, March 6, 2009

迷你预算案:原来只是附加供应法案


迷你预算案,之前又称第二振興經濟配套,原来只是一个附加供应法案 (supplenmentary supply bill)。

萬眾期待之下,昨天在國會下議院提呈一讀的时候,附加供应法案内容“不小心”泄漏了出去。

说“不小心”,是因为根据国会秘书的说法:有关附加供应法案详情只供国会议员参考,不是给记者做报导。

副议长赶快做紧急宣布,禁止记者公布迷你预算案内容。

好笑的是,在另一篇报导,但见财政副部长江作汉笑眯眯地接受记者访问时,针对迷你预算案内容侃侃而谈。

他说:迷你预算案总数是100亿元,经常开销和发展开销各占一半。

不过,加上其他优惠及减税措施,真正 数额会更多。

大家如果记得,不久前,江副部长透露说,迷你预算案总额高达300亿元。

兼任财长的副首相过后急忙澄清,说其实没有那麽多。

这次江副部长又捷足先登,不等下星期二由副首相亲自报告,“不小心”向媒体透露迷你预算案数额,不知会不会引起副首相的不快?

这100亿元,对振兴经济能起多少作用?

老实说,我对它的信心不大。

第一振兴配套下的70亿元,至今也仍然只拨了70%,拨去了哪里?好像也没发挥甚麽效用。

也好如ValueCap借公积金的50亿元来救股市,至今动用了多少?也没有人知道,因为ValueCap无需向人民负责,所以也无需报告。

但看综指日跌新低,900点早已不保。

从积极的角度看,这正是ValueCap趁低吸购的良机。

从消极角度看,ValueCap托市无力,好像也没发挥甚麽作用。

当人民对国家失去信心,再多的拨款,再多的救市方案,再多的预算案,再有第三、第四振兴经济配套,恐怕都无济於事。

亚庇州档案局:又一政府大厦变危楼!


昨天提到亚庇伊丽莎白女皇医院大楼变危楼一事。

今天读报,亚庇又有一所政府建筑变危楼。

这次是座落在亚庇医院不远处的沙巴州档案局大厦。

如果没有记错,亚庇医院大楼是在80年代建成,也就是说,只用了不足30年就成了危楼。

如此的不耐用,那是哪里出了问题?

没有人提出这个问题。

根据报载,州档案局大厦是在1990年完工,至今也仅用了19年,就成了危楼。

报纸也没有发问,为甚麽一个水泥钢铁的大厦,仅能用上19年?

针对两座政府建筑物,当局是不是有必要深入调查,分别只有29年和19年历史的建筑物,为甚麽那麽快就成了危楼?


政府没钱建医院,却有钱建大桥?

昨天,阿都拉在纳闽宣布,考虑在沙巴和纳闽之间建一座大桥。

纳闽离开沙巴约八公里,如果落实,这恐怕是沙巴最长的一座大桥。

八公里的距离不算短,先不说它的可行性,建桥的费用恐怕也不少。

槟城第二大桥已因费用太高而迟迟未建,现在又来说要在纳闽建大桥?

如果把建桥费用先拿来建亚庇医院,阿都拉的功德可能会更大。

所以说,政府总是不分事情的轻重缓急。

首相年纪已大,还要日理万机。

也有可能,首相只是信口开河.

反正如果没有意外,三个多星期後,他就要告老返乡了,大桥以後建不建得成,也轮不到他来管了。

也许,他根本也不知道,沙巴州首府亚庇只有唯一的一间政府大医院,而这家大医院大楼最近已被列为危楼,卫生副部长却说政府没有钱建医院,弃亚庇市民健康不顾。


最可笑的是,对首相来说,要建纳闽大桥的唯一理由,却是“有助纳闽成为回教食品工业基地”。

自从纳闽成为联邦直辖区,这20几年来,除了看到一个比较像样的金融大厦外,还没看到纳闽有甚麽更积极的发展。

就算金融大厦,里边也阴森森的,没有生气,更没有人气。

要建大桥,难道没有更好的理由了吗?

Thursday, March 5, 2009

亚庇医院变危楼,政府没钱建新楼?


实在不了解,迷你预算案拨款未定,不是还在准备当中吗?

那为什么亚庇伊麗沙白女皇醫院的拨款,不能列进里面去?

关於亚庇医院变危楼一事,据说医院人员在两年前早就有此怀疑了。

但是,当局却迟至去年十月,才由卫生部长廖中莱正式对外宣布。

想想,万一在这两年期间,危楼真的发生事故,後果不知该由谁来负责?

卫生部长去年年底来亚庇时说,“已经指示承包商加速营建,希望新楼层可在三年内落成。”

为甚麽忽然在短短三个月後,其副手阿杜拉迪却说不同的话?

这位卫生副部长说:“动工日期需取决於拨款﹐因为这项拨款不在第九大马计划下﹐我们甚至不知道谁是发展商。”

这项拨款不在第九大马计划下?卫生部不知谁是发展商?

但,衛生部全國總監依斯邁馬里甘醫生去年底来亚庇时曾說:有关计划是在第九大馬計劃下持續进行。

但,廖中莱说已经指示承包商营建,阿杜拉迪却不知道发展商是谁?

是谁没有说真话?是谁没有做好功课,就乱乱对媒体发言?

政府如果没钱,医院新楼层如何能如廖中莱所说的,在三年内完成?

请问政府的priority在哪里呢?

赔偿大道有钱,建廉价机场有钱,种种补贴有钱,建医院却没钱?

就算不在第九大马计划下,那尚未出炉的迷你预算案,难道不能将医院拨款列入进去吗?


今天看报,首长说:州政府要向联邦政府提出一个全新计划,以在最短时间内克服危楼医院的问题。

所谓“全新计划”,意思就是之前,其实已有一个计划。

人民想知道的是,之前这个“旧”计划为何不能实行,甚至不能通过?所以才需要提出一个“全新计划”?


所以不要怪为甚麽沙巴人一向“反”联邦,连国阵本身的沙巴议员都表示不满。

而去年为配合大选而由阿都拉匆促公布的10亿元沙巴走廊计划,如今也真的仅止于空荡荡的走廊而已。

如果没有意外,还有倒数27天,阿都拉就要告老返乡了,他还会记得他给沙巴子民的10亿元承诺吗?

Wednesday, March 4, 2009

大马的包公在哪里?


所罗门王的故事,又使我想起小时候看的一部电影,叫《鱼美人》,由凌波和李菁主演。

故事和所罗门王的故事很相近。

凌波反串穷书生,李菁分饰两个角色,一个是宰相的千金,一个是鱼美人。

不用说,千金嫌弃穷书生,於是,鱼美人假扮成千金,夜夜和穷书生幽会。

最後东窗事发,两个千金长得一模一样,真假难辨,便找来包公来审理。

有智慧的包公想出与所罗门王同样的妙计,当庭要棒打穷书生。

宰相的千金根本就不爱穷书生,她当然无动于衷,而鱼美人却愿代穷书生挨打。

不用说,明察秋毫的包公一看,就知道谁是宰相的千金,谁是鱼美人了。

宰相的千金虽然是真千金,但她一点都不爱穷书生。

鱼美人取代了宰相的千金,虽然人鱼不能相爱,但,包公仍然成全了他们。

在霹雳,老百姓就像《鱼美人》里的穷书生,宰相的千金是国阵,鱼美人是民联。

但,我们的包公在哪里呢?

大马的所罗门王在哪里?


有个所罗门王的故事,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详。

Zorro在他的部落格提到姑里批评霹雳夺权事件时,顺带讲了这个所罗门王的故事。

古代有两个妇女,同时在一间屋子里生下小孩,不幸地,其中一个孩子半夜死了,两人都争说活着的孩子是自己的,死的孩子是对方的。

於是,她们争抱着那个男婴来到所罗门王跟前,要求他评判,到底谁是孩子真的母亲。

有智慧的所罗门王见她们争执不下,便喝令侍卫拿一把剑来,要把孩子劈成两半,一个母亲一半。

一个妇女听了同意说,这样最好。

另一个妇女听後哭了起来,说:“大王,不要杀死孩子。把孩子给她吧,我不和她争了。”

所罗门王听了说:“这个女人才是孩子真的母亲,把孩子给她。”

读了这个故事,你有甚麽感想?

虎毒不食子。若是你的亲生儿子,你怎会让人把孩子劈成一半?

所罗门王用他的智慧,圆满地解决了争儿案。

而我在想,在霹雳事件中,人民就像故事中的孩子,民联和国阵就是那两位争孩子的母亲。

但,我们的所罗门王在哪里呢?

拉沙里:宪法已变成一张废纸


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炮轰国阵夺取霹雳州政权的举措,已经引起违法行为的连锁效应,极可能导致霹雳州陷入一个没有合法政府的状态。

“我国其中一个富有的州属,已经变成一个'失败的国家‘(failed state)。”

(“失败国家”是近期火红的学术名词,指的是一个国家无法控制其领土并为其国民提供安全保障,无法维持法治、推进人权和提供有效的治理,无法提供公共物品如经济增长、教育和保健等,政府在国家统治上的众多决定性作用方面处于崩溃状态。)

他发表文告表示,霹雳州目前正上演着一个又一个的谎言和违法行为,而每次的违法行为都导致宪法逐渐丧失对国人的约束力,公民社会所藉以维系的法治信心也已消失殆尽。

“法律是看不见的东西,只有当它被了解和遵守之下才存在。一旦现任政府漠视基本原则如三权分立,那么宪法将变成一张废纸。”

“但是,宪法并非一般法律,它是我国一切法律的基础,规定基本原则,保障我们的人权,制定社会架构、职责和权力。这是”“那些为了本身的政治利益,而随意漠视宪法的人,将破坏大马的建国基础。”

当今大马·3月4日 中午12点01分


又一个看不过眼的党元老。

实在看不出拉沙里待下去的理由,他应该像Zaid那样,和这个党划清界线。

讲到这里,忽然想到,马华民政又还有甚麽待在里面的理由?

Tuesday, March 3, 2009

霹雳变天: 威武不能屈,大丈夫也!


这是霹雳州议会最黑暗的一天,也是最光明的一天。

我们看到民主在州议会被扼死,也看到民主在州议会外的一棵树下重生。

霹雳事件,使我想起小时候看古装或武侠片,看到民不聊生,受欺凌的老百姓仰天痛哭道:天啊!为什么没有王法啊!

然后,一个恶人就会出现说:我就是王法!

我没有法律上的专业知识,但我读过三权分立(separation of powers),知道它是甚麽意思。

我们虽是一个民主国家,却发现在这儿,所谓的民主,它的意思其实就是:“你民我主”。

你不让我当家作主,你就从此没有好日子过。

在这样的一个民主国家,三权从何分立、如何分立?

从霹雳发生的一连串事件看来,所谓的三权分立,其实是三权合一,全都是让一党独揽三权。

就像在电影里,一个演员可以分饰三个角色,在不同的场合,在不同的时刻,视当时的情况而定,他可以三个角色都同时扮演。

就卡巴星在国会被围堵的事件上,警察袖手旁观。

全国警长说:因为警察没有权力在国会大厦范围内执法。

但在霹雳的州议会,警察却大使执法权力,不让议长和议员进入州议会。

霹雳警长说:不准议长和民联议员进入,是因为他们要开非法的紧急会议。

警长如何确定紧急议会非法不非法?

警长俨然在这里当了法官,判决那是一个非法的紧急会议。

警察也在霹雳的州议会做了政府,竟然干涉议长在州议会的权力;在霹雳州议会,警察的权力竟然还比议长的大。

不止如此,连原本根据州议长行事的州议会秘书,竟然也主仆不分,擅自发文告取消紧急会议,说它不合法。

更可笑的是,警方竟然也本末倒置,听从州议会秘书,而不是州议长的话来采取行动。

我们几时变成了警察国?几时轮到需要由警察来诠释宪法?

如今,州议会已经通过三项动议,其中一项就是解散州议会。

其实,这也是解决当前困境的唯一办法。

皇宫肯不肯解散?如何来收拾当前残局?那就要看皇宫的智慧了。

坐大的一党不敢重选,因为他们怕输。

对自己真的那麽没有信心吗?还是因为愧对人民?

人民会投谁的一票?经过这一连串的事件,相信人民更加确定,他们不会投谁的一票。

因为有自知之明,所以他们只好不择手段。

却不知此举,只在自掘坟墓。


孟子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谨以此向尼查和西华致崇高的敬意。

亚庇慈济本星期天(3月8日)有环保


环保活动已经固定在每个月的第二个星期天进行;但,还是会有大德算错这个日子。

大德没有记错是在每个月的第二个星期天,但,有时却会算错,这第二个星期天,是落在哪一天。

例如在上个月,二月一日是第一个星期天,那二月八日自然是第二个星期天。

却有大德算错,以为二月八日是第一个星期天,结果他们在二月15日才把环保物拿到回收站去,结果发现当天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

三月的第一个星期天恰巧又是一号,因此,这个月的环保日就应该落在三月八日。为避免大德再次算错,所以准备了一则新闻,提醒大德,本月的环保日是三月八日,请不要忘记。

“景氣低迷,物價波動,就連資源回收的價格也大幅滑落。但,慈济环保志工知道做環保的初衷,是為了愛護地球、延長物命,不是為了賣錢;而更重要的原因──環保是教育,環保点也是修行的道場。

每个月的第二个星期天,亚庇慈济志工都在各环保据点同时同步做环保,忙碌中,大家有說有笑,就像一個大家庭;人人有个共同的信念,就是惜福、愛物,以行動膚慰大地、搶救地球資源。

除了将家里的环保物带来,一些社区居民也一同来學習資源分類;此外,學校老师也带动学生,學習將環保落實在生活中,建立惜福愛物的觀念。

亚庇慈济自1999年以来所推动的社区环保与资源回收活动,循例在每个月的第二个星期天,早上9时至11时同时进行。至目前为止,慈济经在亚庇各地成立了14个环保点,如下:

1。碧华莉第二期示范屋前停车场

2。金都园中英小学停车场

3。桃源工业区停车场

4。亚庇中学篮球场

5。路阳富源篮球场

6。路阳第11期停车场

7。达迈民众会堂

8。里卡士Yakim Jaya商店停车场

9。里卡士国际庄民众会堂

10。翠鸟园民众会堂

11。孟加达Indah Permai游乐场

12。梅花园商店停车场

13。哥隆邦Taman Angsa游乐场

14。吧巴正华小学(每月第三个星期日)

资源回收种类包括:各种纸类、朔胶袋、铝罐、铁类、旧衣服、汽车电池、以及其他可以循环再用的物品等。

我们欢迎大德也加入我们的环保志工行列,有兴趣者请在本星期天(3月8日)前往最接近您的慈济社区环保点,让我们一同为环保志业付出一点力量,使我们的社区更乾净、更卫生、也更美观,同时也为我们的下一代留下一个乾净的地球。

慈济期待您的加入和参与。”

Monday, March 2, 2009

真教父亲太沉重


真是养不教、父之过。

针对其儿子事件,如果这位做父亲的保持缄默,或说些谴责儿子的话,相信还会受到别人的尊敬与信任。

但他是怎麽讲?

他说:“我敢跟你打赌,我儿子手提电脑里的不是儿童色情短片,是短片的题目让人误会,以为是儿童色情片。那只是大多数男人手机里都会有的东西。”

最后那句听来非常熟悉。

类似的话,成龙说过,蔡细历也说过。

哗,真是有样学样,把全世界的大多数男人都拉下水?

难道大多数的男人都是好色之徒?真的大多数的男人手机里都储存色情图片?

自己有做,不用把别人也拉下水,以把自己的行为合理化。

他斥责別有居心者把他兒子在國外犯罪的事件與他牽扯在一起,這對他非常不公平。

那他把天下大多数的男性都当成像他儿子那样好色,那对天下大多数的男性们也非常不公平。

正常的男性,不会对儿童色情片有兴趣。变态者除外。

他打赌说那不是儿童色情短片。

根据澳洲Adelaide法官的话,电脑里的三张影片都是儿童色情片(child pornography)。

若与儿童色情无关,他儿子也不会被罚款。

这位做父亲的也说:他並沒有做錯事。兒子的行為就像犯了交通規則,付了罰款,但父親卻被責備。

其实,他并没有被责备。

人们不解的是,有关单位曾说要进行调查,但一年已经过去,却未听闻有任何调查的进行和下文。

当然,儿子已经成年,他在外的言行举止,他要自己负责,与父亲的职务,应该是两回事。

但,假设有人乘机以此要胁或作为一项交易,希望这位做父亲的,能够公正无私地做事,不被人左右立场。

Sunday, March 1, 2009

当你提不起的时候,那你就放下吧!


那天,突然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心情特别快乐,因为,好像放下了一个沉重的包袱。

忘记是圣严还是星云大师所说的了:当你提不起的时候,那你就放下吧!

当你愿意放下的时候,不管再发生甚麽事情,你都可以看得很开了。

所以,我可以用很坦然的心情去看待事情,继续做我份内该做的事。

其他事情,我可以不用去管了,因为那并不在我的范围内。

但是,同时间我又有内疚的感觉。

内疚,是因为我的放下,给我一种好像是放弃的感觉。

我没有放弃,因为我仍然关心。

但当我的关心为给人带来了烦恼,那是我的过错,我可以放下,甚至退下。

退下来,许多东西,你就可以用客观的角度去看,就好像看报纸读新闻那样,那都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完全与你无关。

你只是个旁观者,你只是个过客,别人的事,你理不了这麽多。

之前,别人会说:你是负责甚麽甚麽的,所以你应该怎样怎样。

但当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时候,你可千万别去理,千万别指出他们的缺点来。

因为,很可能从此你就没有这个朋友可做。

人,总是容易看到别人的缺点,自己身上的缺点,有谁可以看得到?

所以,别想要做到甚麽大公无私,做自己的本份事就好。

信己无私就好,别相信别人也一样做得到,更别不识相的指出来,要给别人留下余地。

不管甚麽人、事、物,到最後都是过眼云烟,一切终会过去的,所以也不必执著些甚麽。

有这样的因,所以结这样的果,如果你相信的话,一切都是因果循环。

该来的必然会来,该去的终於会去。

当你决定放下的时候,你就甚麽都看得开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