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31, 2008

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前几个星期跑商场的时候,赫然听到从哪里传出来的应节歌曲。

不是“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X3 and a Happy New Year”的那种,而是“气得隆咚锵咚锵、爆竹锣鼓响连天”的过年歌曲。

当时就感觉奇怪,圣诞都还未到,商场就开始播新春歌曲,会不会太早了一点?

发现CD店也开始摆卖红彤彤封套的贺年CD和DVD了。

圣诞节当日在新加坡,也看到唐人街的商店和档口,已经把年货摆上市了。

这才察觉,这次的新春来得特别早,明年洋历一月26日就是农历大年初一。

也就是说,还有26天,就是农历新年了。

今天是2008年的最后一天,明天是2009开年的第一天。

学生时代,会和三朋四友到海边,等到午夜O时O分,大伙儿就冲进海里去泡个痛快。

说是把不好的过去洗掉,开始一个新的未来。

开始工作后,是和同事们到酒店里狂欢,吃大餐、看表演,等到接近午夜的时候一起倒数,迎接新的一年到来。

但那都是年少轻狂的事了。

如今鬓已星星也。

今天晚上8点要开会,为这个星期六的岁末祝福晚会跑流程。

11点要拜愿,送旧迎新,一直拜到午夜12点。

感恩一年平安过去,虔诚迎接新的一年到来。

明天下午2点要彩排。

星期六做司仪,等下还要准备司仪稿。

我今年的最后一天,就是这样子过的。

使我想起一位宋朝禅师写的一首诗,若没记错,它是这样子念: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新加坡: 一水隔天涯 (3)


意犹未尽。

游新加坡,有两点若可以再改进,那此次的旅程,就可说是尽善尽美了。

一是圣淘沙的海豚表演。

我们看的是下午三点那场表演,那时太阳仍然高挂,很多人两点多已经开始“霸位”。

为什么说“霸位”?原来所谓的“观众席”,还是相当“落后”,只是围着水池摆几排塑胶椅子而已。

那些迟来者,就只有站的份儿。

但霸到位子坐的,他们也未必好受。

因为太阳实在太晒了,许多早先“霸”到位子的观众,因受不了暴晒,后来都宁可站到后面去。

可能自己看过美国圣地牙哥海洋公园的海豚表演,觉得圣淘沙的海豚表演,就没甚麽特别。

相信看过类似表演的游客,对圣淘沙的海豚表演都大失所望。

至少观众座位应该可以更像样。

观众们又站又暴晒,有些是等了将近一小时,只看了不到30分钟的表演,那就太不值得了。

另一叫我们失望的,就是在Jurong科学馆看的魔术表演。

难怪该“魔术师”开头时就先声明说:不想看的,出口就在两侧。

与其说是魔术表演,其实只是哄小孩子欢心的一些小把戏。

当局把他说成是Professional Magician,已言过其实。

魔术师出场时,只变了一些小玩意,跟着就只是吹气球,把气球捏成一些小动物派给小孩子。

这哪里是魔术?

有些大人坐了没几分钟就纷纷带了一家大小离场。

虽然觉得他们的行动相当无礼,但也不能怪他们,表演给小孩子看还可以,对大人来说,就实在太差了。

或者当局应该事先声明,表演对象只是给12岁以下的小孩子,那至少大人可以事先决定,要不要进场,而不是进场后才发现货不对办。

虽然只是上述两点小小瑕疵,但瑕不掩瑜,一家人对整个旅程还是相当的满意。

此外,不知是生活紧张还是甚麽,倒觉得有些新加坡人,脾气好像不是很好。

好像之前提过food court里一些声色比较欠佳的服务员。

在圣淘沙的时候,我们的导游就当众和另一位导游骂架,损了自己的形象。

所谓导游,只是当天陪我们上车下车的陪伴员而已。

在国家博物馆里,因为咳了一声,我竟然给一位10多岁的女生骂,说我吓了她一跳。

在Orchard赶着过马路的时候,太太撞到前面的路人,已经说了sorry,还是给那位妇女骂。

好在这些人只占少数,我们都没有放在心上,还是玩得很开心。

对方无礼,那是对方的问题,若你放在心上,那就变成你的问题了。

Tuesday, December 30, 2008

大马局内人:政府打算实施消费税?


《大馬局内人》引述花旗(Citigroup)一篇经济与市场分析时说:根据2009预算案,我国明年高达44%税收来自石油。

因此,为避免国家过于依赖石油税收,国家应该扩大其收入来源;否则,失去石油税收,我国财政赤字将增至13%!

花旗指出,政府有必要趕緊擴大其收入來源。

至于調高公司稅和個人所得稅方面,長期来说,將削弱国家競爭力。

因此,最可行的替代方案,就是重新实行展延多次的消費稅措施,以避免将来必须向外借贷的后果,尤其是当石油乾涸,我国成为石油净入口国的时候。

读到这则新闻的时候,心想,际此通膨仍然高挂和经济不景气并行时刻,政府再实施消费税,岂不等同雪上加霜、火上加油?

既要人民多消费,就应该施行鼓励消费的措施,如今却要实施消费税,那是要人民多花钱,还是多存钱?

如此自相矛盾与此消彼长措施,其实比比皆是,屡见不鲜。

政府好像缺乏一个长远计划与目标,只会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根本是治标不治本。

《大馬局內人》还透露说,鉴于油价近来不断挫跌,財政部和經濟策劃组(EPU)相信,政府已在讨论有关课题,可能很快就實行上述消費稅措施。

希望这项措施再次胎死腹中,毕竟这个时候,应该是思考经济复苏措施,而非想着如何增加税收来源,以免功亏一篑。

问题是,随着油价跌跌不休,国家税收大受影响,政府应该如何在保持或避免税收下降,以及采取振兴经济行动下,取得一个平衡点?

这就是政府感到头痛的地方。

新加坡:一水隔天涯(2)


我在尝试分析,我们和新加坡之间有甚麽分别?邻国有甚麽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我和两个孩子讨论,这是我们所大略得出来的一些结论:

1。井然有序的城市规划

2。让人感受到的人文气息

3。各种族间的和气相处

4。不让人担心的治安

当然还是要强调,这些只是我们在新加坡小住五天所得到的印象。事实是否如此,应该是见仁见智,因为每个人的看法、所得到的感受,都肯定有所不同。

我觉得,不管是在经济、政治,或是社会结构方面,我国取得进步繁荣的最大绊脚石只有一个,那就是种族问题。

我国有太多的种族顾虑,例如新经济政策、主权等课题,都是提了再提,永远剪不断、理还乱。

我觉得,这些都是因为本身信心不足才会产生的问题。如果信心充足,我们何必惧怕竞争?

当你我都可以取得双嬴,为什么一定要执着在我得到的一定要比你多,一定只有你输我赢?

如果政府可以敞开胸怀,为大局着想,不把肤色当作是个问题,不以一小撮人的利益为考量,我相信,我们不可能不能够与邻国齐肩,甚至可以比邻国表现得更好。

新加坡没有丰富的天然资源,但是有丰富的人力资源。

事在人为,否则,你再有更良好的天时地利,缺乏人和,一切只是徒然。

孩子也注意到,新加坡也有许多不同的种族,但大家都相安无事,不会让人觉得:对方的肤色与我不同。

走在新加坡的商场,孩子不会因为有太多的游荡人物而感到不安。

也可能是圣诞大减价,商场人潮涌动,孩子说:这里哪有经济风暴?

更令他们欢喜的是,新加坡有走不完看不尽的博物院、艺术馆、科学中心等好去处,看得他们流连忘返。

就算是在商场,独特的建筑设计与人文气息,也让他们叹为观止,觉得邻国的文化水平,处处都比我们高一等。

整齐的街道,顺畅的交通系统,不会叫人产生压迫感。

这使我想到,首相答应从燃油补贴省下来的几十亿元,要用来提升我国交通系统的下文,如今是如何?

答案啊答案,总是在茫茫的风里。

苦中亦有作乐时


上周的一个夜晚,我发现我自己在同朋友共享假日晚餐时的心情非常好。这种节日的情绪似乎同目前的经济低迷有些不协调,直到我认为这样的一些时光会带来最为宝贵的一些体验。

在这次之前,我经历过四次真正的衰退:1973-75年;1980-1982年;1990-91年;以及2001年。我对上世纪70年代初时的滞胀和工资及价格控制记忆犹新。我们这一代人当时都在忙于改造世界,举行示威,在一个大同世界中狂欢,因此精神上没有受到失业率上升和股价下跌的打击。

当我提出申请学生贷款时,家里的确遇到了很大的麻烦,我父亲似乎对此表示感激。当1975年衰退正式宣告结束时,一个时代也终结了。我出去工作,开始偿还这些贷款,购买了收益率11%的市政债券。

1980-82年的衰退时期,我放弃了在华尔街一家大公司担任律师的舒适工作,做了一名工资微薄的记者。1981年,我取得了一点进步,出了一本书,挣的钱本来就少,因此衰退对我并没有什么影响。我减少了支出,学会了自己做饭。我有半天为《美国律师》杂志(American Lawyer)工作,每个月都会得到可怕的警告称,如果我们不写出高质量的文章,不提高订户数,杂志就会关门大吉。我和一位同事凑了总共2,000美元,投到了Fidelity Contrafund基金中。我还记得1982年8月股市飙升的那天。我们欣喜若狂。到1990年衰退前,我在《华尔街日报》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不过,1987年的股市崩盘震动了我。在经受了最初的暴跌后,我陷入了恐慌,在一个月后抛出了股票,我希望这样的错误永远不要重演。

但要写的东西太多,以至于我没有时间细想我不断缩水的401(k)退休金计划。我的新书《贼巢》(Den Of Thieves) 1991年出版,恰逢衰退的中期。不久后,我帮助推出了《财智月刊》(SmartMoney)杂志。人们认为我们在衰退期间推出杂志一定是疯了,但到1993年,当第一期出版时,我们正处于股市历史性上涨的前夜。

在我的脑海中,2001年的衰退将会永远与911恐怖袭击联系到一起。这种情绪比我以前经历的任何事情都更为压抑。我曾计划取消恐怖袭击几周后的我的50岁生日宴会,并且几乎取消了聚会。正是在这次生日宴会上我第一次听到了瑞克•瑞思考勒(Rick Rescorla)的故事,他是在世界贸易中心的一位遇难者,曾经是一位战争英雄,后来成为了我的的新书《士兵之心》(Heart of a Soldier)的主角。当晚所有人最后都哭泣着拥抱在一起,庆幸自己仍活在世上这个简单的事实。

现在我们正处在许多人所说的二战后最严重的衰退之中,某些情况甚至能够称的上是萧条。我不清楚未来会怎样。但回顾往事,我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经济衰退总是和我一生中最好的某些时光联系到了一起。这是巧合还是因果?我不清楚。

我并非想把衰退带来的苦难降至最低,丧失房屋赎回权和失业人数的飙升,以及慈善捐赠的大幅下降都再明显不过地说明了衰退引发的苦果。但从衰退动摇现状和迫使我们反思我们的目标和侧重点的角度来说,它们也带来了巨大的机遇。

因此我对2008年的假日祝愿是,当面对金融危机和经济前景莫测之时,你也能找到办法度过你一生中一些最好的时光。

作者:James B. Stewart,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Monday, December 29, 2008

新加坡:一水隔天涯(1)


带了家人到新加坡游玩,住在二哥家。

屈指一算,上一次到新加坡,是在20年前。

原来有那么久了,难怪很多地方都认不出来。

那时是带外甥女到英国念书,顺便在新加坡住了几天。

这一次,带了两个孩子和太太,在游玩的当儿,也希望孩子增广见闻。

果然让孩子大开眼界。

只是一水之隔,却是一水隔天涯。

当然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有些地方,当你看到,你会明白,为什么我们比不上人家。

为什么一个原本甚么都没有的国家,会比一个拥有丰富天然资源的国家强?

这只是我很主观的看法,未必是正确的,只是这几天所见所闻,所留给我的印象。

当然,没有任何人、事、物是十全十美的。

比如发现这儿卖吃的,无论是小贩或者food court,都大量利用最不环保的保丽龙饭盒和免洗筷,在这一方面的环保,新加坡当局似乎可以做得更好。

新加坡人大致上都很友善很有礼貌,尤其是当我们问路的时候,对方都很乐意回应我们。

但是,也有少数人在这方面还可以再进步,例如food court里的一些服务员,脸色就不是很好,使我想起与以前在香港遇到的餐厅服务员与百货公司店员有些相似。

不过,这些都没有影响到我们游玩的心情。

第一天,我们从City Hall下车,沿路走到Esplanade、Marina Bay、Merlion Park,再到亚洲文明博物馆、新加坡艺术博物馆、国会大厦、St Andrew Cathedral,下午到Bugis街。

第二天到圣淘沙玩了一天。

第三天到唐人街,也参观了Chinatown Heritage Centre,下午到国家博物馆,过后就到Orchard路看灯。

第四天到Jurong的科学馆,也在那儿花了一整天。原本想在Omni Theatre看戏,因时间太迟而作罢。

第五天原本要到Botanic Gardens看花草植物,由于下雨,而改到樟宜机场第三终站逛。

五天的走马看花,当然看不完整个新加坡。

对孩子来说,肯定是个难忘的回忆。

Wednesday, December 24, 2008

每晚都是一个平安夜


今天是圣诞前夕。

几天来,从电邮和SMS收到不少的圣诞贺语,自己也一一回覆。

这才察觉,原来有好多年都没有买没有寄圣诞卡了。

贺年卡也是一样。

科技发达,已经取代了一些传统习俗,不知好是不好?

好处是:经济省钱又环保。

缺点是:卡片行业恐怕从此没落。

记得求学时期,喜欢买盒庄的圣诞卡,里边有几十张各式各样的圣诞卡。

然后我就会拿出我的通讯簿来,把我要寄的对象列出来。

花在圣诞卡与贺年片上,每年都花了不少钱。

曾几何时,这个传统习惯,已经逐渐给忘记了。

取而代之的,就是以电邮和SMS来互相恭祝圣诞与贺年。

也许年纪大了,对节日的庆祝已不那么热衷。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

只要能够平平安安过着每一天,每晚都是一个平安夜。

Tuesday, December 23, 2008

公积金要向政府买地


财库大概真的没有钱了。

紧接着脱售IJN不成后,现在又传出政府要卖地。

根据The Malaysian Insider《大马局内人》报导,政府有意脱售位于吉隆坡柯克伦路(Jalan Cochrane)、双溪毛糯(Sungai Buloh)橡胶研究院和安邦路的三块地皮。

买家最有可能是由公积金主导的一个财团,包括MRCB在内。

副首相早在上个月就已透露,由于石油棕油价格大挫,为增加收入,政府会把几块位于策略性地点的地皮,以公开竞标方式脱售,这将为政府带来好几十亿元的收入。

但从《大马局内人》的报导,买家似已决定。

据估计,这三块地价值高达30亿元。

相信公积金一定很有钱,不然,为什么又传出是公积金?

几个月前,才闹出公积金借贷给ValueCap的50亿元,是否拿来偿还到期的51亿元债券。

副首相赶紧否认,说50亿元贷款,纯粹是用来投资股市;而51亿元债券,将获得延期。

那是之后才作出的宣布。

如果不知情,那借自公积金的50亿元贷款,是否就用来赎回三大股东的51亿元债券?

假设性的问题,有时很难回答。

此次政府要卖地,潜在买家,或主导买家,又传出是公积金,相信势必掀起轩然大波。

男女授受不亲·性骚扰的定义


这几天一直在想,性骚扰的定义是甚麽?

许多年前,当孩子还小的时候,曾经读过一篇心理文章,文章的对象是为人父母,就是教小孩子如何知道自己被性骚扰,及应该如何避免。

文章有说:性骚扰者未必是陌生人,往往最大的可能,他就是你身边的熟人,包括最亲的人在内。

就是因为太亲太熟了,所以往往就没有防备,也不会料到。

大人亲热的搂抱,尤其是异性之间的搂抱或触摸,孩子未必懂得辨别,它纯粹是大人小孩间那种亲切的表现,还是带有性侵犯意识的身体接触?

记得其中有一点提到:如果大人的搂抱或是身体上的触摸,令孩子直觉感到不舒服,尤其要让孩子知道,某些身体部分,不是可以随便让人触摸的,那就要勇敢的说出来,更要让父母或可信任的长辈知道。

虽然文章是写给做父母的,觉得成人自己也可以拿来做参考。

就算对方是个受人尊敬的长辈,如果对方与你的身体接触方式,令你感觉不舒服,那就要勇敢的告诉对方,如果对方仍然继续行动,我觉得那就构成了性骚扰、性侵犯。

当然不排除有些人生性热情,但如果对方已经表明不悦或是拒绝你了,你还是要一意孤行,那你已经不尊重对方了。

认识一位教育工作者,平时喜欢与学生打成一片,学生也很喜欢他,不管男生女生,都时常见到他与学生们揽颈、搭肩、搂腰,大家也不以为意。

有回在某个活动上,见到他与一堆人围站着讲话的时候,忽然将手搭在一位大姐的肩膀,这位大姐也不回避,还相当地配合,任他把她揽得紧紧。

当时看了,心里着实吓了一跳,可能是我保守,总觉得两人又不是很熟悉,而且大庭广众,怎么表现得如此亲热,为人师表,觉得这样的画面,不是很好看。

奇怪的是,当时围站着的那群人,对眼前的画面好像视而不见,没觉得有甚麽不妥。

使我当时也觉得,可能是我自己大惊小怪吧。

现在回想,这位教育工作者的当时行为,算不算是性骚扰的一种?

不过,当时那位大姐并没有推拒,反而还迎合他的动作,若是两厢情愿,是否就不算是性骚扰?

后来,这位教育工作者竟因外遇的谣言而辞职。

外界议论纷纷,甚至有图为证。

老实说,我并不很相信有关谣言。

影片Atonement《赎罪》里有一句话:“你亲眼所见,也未必是真。”

所以我也没有去查证。

我觉得,这位教育工作者平时就是太热情,见人就爱揽颈搭肩,可能就给人拍下了那一刹。

虽然替他惋惜,却也帮不上忙。

难怪古人说:男女授受不亲。不是没有原因的。

Monday, December 22, 2008

亚庇慈济岁末祝福晚会


时间易逝,转眼又来到岁末。

今早小谢拨电来,说岁末祝福晚会的稿要劳烦我写。

这些本分事,我都不会拒绝,除非真的不得空。

像小杨请我为她做一整年的字幕翻译,四天後,今早也为她做好了。

为了写岁末祝福的稿,上慈济网站找资料。

写好後,希望明天可以见报。

“為感恩會員大德長期之護持,以及社區志工尊重生命、大愛無私的付出,亚庇佛教慈济基金会將在二零零九年一月三日(星期六)晚上七点半,在沙巴贸易中心舉辦「歲末祝福晚會」,歡迎各界人士參加。

今年慈濟歲末祝福晚會的主題是:「靜思勤行道 · 慈濟人間路」,勉勵慈濟人殷勤精進在菩薩道上,帶動人人來發心,走入人群無怨無悔的付出,并与大众一同回顾這一年來,遍佈在全球四十七個國家的慈濟志工,投入各地與付出當地社區的身影,当然也不要错过亚庇慈济的大藏经。

也期待藉此主題活動,能增進社區會員与大德之凝聚力,廣邀人間菩薩,於各個時空增進人與人之間常懷感恩、尊重相待、以愛付出,共振大愛心室效應,祈願「人心淨化、社會祥和、天下無災難」。  

正當金融危機席捲全球之際,證嚴上人在今年的岁末开示勉励大家要「清平致富」。金融危機就是心靈危機,呼籲人人「清平致富」,以清淡平安的心靈,修心安分、勤儉務實,用清淨的心、多造福,來面對生活。「平」是平平淡淡的生活;「富」是心中有愛,克制自己在物资上的欲望,提升心靈層面上的富足。

与往年一样,今年參與者将会收到由证严上人与大众结缘的「歡喜有緣祝福卡」,此祝福卡象徵有緣千里同心来做慈濟;除了「祝福卡」,慈濟也将準備一只制作精致的「福慧袋」,里边包含应节的结缘品,拿到福慧袋的会员与大众,相信都能倍感温馨。

歲末祝福為慈濟年度大事之一,也是各地慈濟大家庭團圓的好日子,各地慈濟志工皆用心籌備、規劃與執行,以让来参与的会员大德与公众人士皆能共沾法喜。

期待大家不要错过这场慈济年度晚会,让我们一起以感恩心送舊,以欢喜心迎接新的一年;在新的一年里,大家心懷感恩、尊重相待、以愛付出、和氣人間。”

当婚宴司仪,莫喧宾夺主


昨天捐血的时候遇到了招文兄,跑过去跟他打了个招呼,问他上星期他儿子的婚宴进行得怎么样。

同时也再次向他道歉。

因为他之前找我,请我为他儿子的婚宴做司仪。

没想到那么巧,他儿子与我侄儿在同一天结婚,因此只好向他致歉。

幸好替他找到了健言社的一位社友锦华。

看招文兄满脸笑容,相信锦华当天晚上担当的司仪工作,应该令他满意。

至于我侄儿,当晚他没有请我做司仪,我是以叔叔的身份出席,静静地坐着,没有喧宾夺主。

据说当晚的司仪是个专业司仪。

可能太过专业了,觉得他的表现,无论是在肢体语言,还是声调方面,都很做作。

该怎么说呢?就是觉得他过于商业化,只是志在表演,缺少了一种诚意,与亲切感。

我心里忽然一惊,天,当我做司仪的时候,我是否也会这样?

希望有请过我做司仪的朋友们,能够坦诚地让我知道,哪里做得不好,哪里还可以再改进,哪里说错了话,哪里做得不得体。

这样我才能够改进,下一次可以做得更好。

每年年底,似乎特别多人结婚。

两个星期前,张老板小儿子的婚宴,我也不能出席,因为那时候正在为志业人文展站岗。

这才使我想起约莫个多两个月前,张老板拨电给我,我因正在接听客户的电话,所以稍迟了拿起他的电话。

张老板话不多,他问我是不是很忙,我说是啊!他说不要紧,迟些他再找我。

但他没有再打回给我。

过后心想,他是不是等我打回电话给他?

过不久,我就收到了他儿子结婚的请柬。

几年前,他大儿子结婚的时候,张老板请我做婚宴的司仪。

我的司仪表现大概还令他以及他家人满意,因为张太说,他小儿子结婚的时候也要找我。

这才使我想起来,他那天找我,是不是要找我做司仪?

但当我说很忙的时候,他以为我是说近来很忙,所以他改找别人做司仪。

不过,的而且确,那两天我也是不得空,所以也没做成张老板小儿子婚宴的司仪。

虽然人没到,薄礼却有送到,当是一份心意。

Sunday, December 21, 2008

师父引进门, 修行在个人


今天是冬至。

本来今天要到济世之家服务,负责师姊因要到寺庙卖花,因此决定提前改去昨天,也就是星期六。

但是,原来星期六有个宗教团体也要到济世之家去报佳音。

没办法之下,师姊星期五晚上才通知,这个月的服务取消。

于是,这个月大家都没有去探望济世之家的朋友。

事后一想,比较恰当的做法应该是:既然无法提前,那就照旧星期天进行服务。

因为,不得空的只是负责师姊一人,其他人还是照样可以在星期天过去济世之家,负责师姊只要找一位比较资深的师姊,交待一下就可以了。

当然也没有责怪这位服务师姊,因为她还不是很有经验,应变能力方面尚有待加强。

倒是觉得我们比较资深的,要把这些新进的志工们带好,因为我们的不够用心,结果反而资深者被资浅者弄得团团转。

所以我跟负责师姊说:您一定要和您的组长多沟通,如果您早一点和她沟通,这样的事情可能就不会发生了。

带人真的是不容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看法。

要自己去做,自己碰壁,自己才会相信:甚么是行得通,甚么是行不通的。

所以佛教有句话说:师父引进门,修行在个人。

Saturday, December 20, 2008

IJN 不属於卫生部,属於财政部


当读到政府将让森那美收购国家心脏中心(IJN)的时候,心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财库大概是没有钱了。

各界反应也反对的多,赞同的少。

据说卫生部也不认同。但是很奇怪,IJN并不属于卫生部掌管,而是财政部。

果然在短短24小时内,副首相即宣布暂时搁置脱售IJN。

从这起事件,使我想起与直升机事件如出一辙,也是政府在公布决定后,因受到各界的反对和质疑,过后又宣布搁置。

之前有更多更多的类似决定,都是半途生变。

最早的有FELDA、双轨工程,较后有半弯桥,等等等等,真是数之不尽,教人愈数愈伤心。

当前的油价课题更不用说了。

如此朝令夕改,显见决策者的优柔寡断,只看眼前,无法为更长远的未来作打算。

但所处理的是国家大事啊,岂能任人这样改来改去?

讲到森那美,倒是不能明白。

大家如果记得,当初政府把官营的八大上市公司合并为一家Synergy Drive的时候,原本是想打造出一家全球最大的上市油棕公司。

上市成功后,Synergy Drive却又摇身变回Sime Derby。

大家恍然大悟,原来Synergy Drive的英文缩写SD,本来就是Sime Derby的缩写。

但森那美又不是单纯的棕油公司,它仍然拥有其他领域的业务,实际上它还是一家综合公司(conglomerate)。

例如它持有森那美医疗中心。

既已有了一家医药中心,为何还要收购IJN?

这就难免令人担心它有垄断的意图。

先前,副首相说:脱售IJN的好處是政府不用再擔心經費問題,以及醫生将可享有更好的薪金,避免被挖角。

随后他又说:他希望森那美有強烈意願來履行社會責任,確保窮人的医疗利益不受影响,不被拒于门外。

不觉得两者前后矛盾吗?

期望政府往后要推行甚么计划时,想好好后才宣布,不要时常像当下这样时常改变主意,给人的印象就不是很专业。

始乱终弃,这样子不太好。

Friday, December 19, 2008

他们没在哈佛 也没在任何一所大学 教你的课


油价跌跌不休,油盟(OPEC)宣布减产计划,每日减产220万桶。

报导说,这是自1982年开始设定产量额以来,最大幅度的减产。

根据经济供求原理,供应减少,应该导致价格上涨才对。

但,石油价格却继续暴跌,在我执笔的当儿,石油作价36美元,这是4年以来的新低。

可见油价走势已经违反常理。

使我想起求学时期,教授推荐我们要看的一本书:“What They Don't Teach You at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这是当年的一本畅销书,应该有它的中文版,但我还没有看到,上网也找不到。

不知中文版甚麽书名?如果直译就是:“他们没在哈佛教你的课”。

简单来讲:就是不要读死书,有时原理归原理,事实可能又不一样。

教授也有讲:经济,是一堂艺术(art)的课,不是科学(science)。

言归正传。

报导也说:这是近3个月来,油盟进行第三次大幅减产,从每日减产50万桶、150万桶,到220万桶,比预期的200万桶还多出20万桶。

也就是说,油盟总减产额已高达每天420万桶!

这不是好现象。

油价也在4个月内迅速从每桶147美元最高跌至目前36美元,跌幅76%。

36,比高盛预测的30美元仅隔6元。

美林更不看好,说如果中国也面对经济衰退,油价明年初可跌破25美元。

沙地阿拉伯石油部长说:合理价格应该在75美元。

但说归说,当需求看淡,你不减价也不行,合理价格也要下调。

为何减产,油价还是跌?

因为宣布减产的同时,美国官方数据显示:需求继续减少,库存量继续增加。

而如此大量减产,被解读为石油前景仍旧不被看好,所以形成了恶性循环。

这和股票倒有一点相似。

股价愈高,就吸引愈多人追高,结果股价愈追愈高。

股价愈跌,就造成愈多人抛跌,结果股价愈抛愈跌。

年头以来,除了石油、食油、米粮等产品即被炒家如此炒作,个个被炒至天价水平。

结果是:炒家自食其果,也殃及消费者如你和我。

当今全球经济大衰退,岂不与炒家的过度炒作不无关系。

可见经济过度自由,一发不可收拾,也不是个好现象,结果要政府出手打救。

人性的贪婪,其实无论在东方西方,古来今往,人心都是一样。

这些课程,无论是在哈佛,还是在任何一所大学,都不会教到你的。

Thursday, December 18, 2008

像爪夷文的地砖图案:小心,不要踏!


每日快报头版今天登了一则新闻。

一家在亿达商场经营了八年的礼品店,因其店前的五脚基及店内铺了印有“阿拉”爪夷文的图案(见图),而被有关当局要求将地砖换掉,或将图案磨平。

问题是,有关地砖已经铺了八年,从2000年铺到现在。

有关当局说:因为收到投诉。

记得几个月前,槟城也有因售卖印有“阿拉”图案的爪夷文碗碟而遭检举。

从图片看,那些碗碟是“景德镇”制造,是相当普遍的碗碟,就是中间有一条像在喷火的龙图案。

根据报导,火焰图案被指像爪夷文。

这些碗碟,记得凯悦酒店中餐厅、皇帝楼等都用它。

不过,自此事件发生后,不知这些酒店或餐厅还用不用它。

景德镇碗碟,相信很多住家都有用,我家也曾用过,但都破完了。

大约两个月前,本地报纸也有报导说:有消费者投诉,某个牌子的拖鞋鞋底的图案,很像爪夷文。

于是,有关当局呼吁商家不要售卖、消费者不要购买,印有像爪夷文图案的拖鞋。

不知槟城那家陶瓷店后来有没有继续售卖景德镇的招牌碗碟?

不知亚庇那家百货有没有继续售卖印有像爪夷文的拖鞋?

不知道,因为报纸没有跟进报导。

这次又轮到地砖也出现类似的问题。

不知下一个会轮到印有甚麽图案的产品?

觉得当局应该做的,就是让人民知道“阿拉”的爪夷文写法,那人民在购买那些印有图案的产品时,就不会不小心买到像爪夷文的图案。

不过,有些艺术图案很抽象,模棱两可,我觉得不像,当局又觉得像,那就很有争执性了。

忽然教我想到,1Borneo目前有位会写书法的印度大兄,他也写了一些很像爪夷文的书法,不知当局认不认可?

言者不知、知者不言


老实说,最近都是在谈油价问题,已经谈得有点厌倦了。

看着高官每天侃侃而谈,使我想起老子说的:言者不知、知者不言。

当然不敢把自己比喻为“知者”,但看到高官“无知”之谈,心里着实很悲哀。

一个油价课题都解决不了,天天只在那儿高谈阔论,你还能对其他更重大的课题,存有甚麽希望?

引咎、谢罪,不是大马的文化。

所以还是要讲回油价。

之前部长是说:国内只有四个人可以决定油价水平,那就是:正副首相、第二财长和贸消部长本人。

不知贸消部的副部长有没有权做决定?说说总还可以吧?

昨天,他在上议院说:政府未打算把汽油售價調低至1.60元。

如果他的话可以代表四个人的心声,那就是說,就算油价一毛一毛地降,你我都不用指望在明年4月15日后可享用每升低于一元的汽油。

也就是说,政府最多也只降多两次油价,至1.60水平就止。

这岂不与上周经济理事会已经通过的让油价自由浮动的机制自相矛盾?

与其同时,国际油价昨天一度跌破40美元,作39.88元。

国际油价作此价位,上一次是在2004年7月,那个时候,我国汽油售价是1.35元。

可见那时并没有提供燃油津贴,若有部长所说的30分津贴,那当时的油价应当是1.05元。

恰好与我之前所算出来的1.05元不谋而合。

还是老问题:政府是否真的愿意实行浮动制?

Wednesday, December 17, 2008

做人靠本事, 不要靠人事


同事三个星期交不出来的工作,昨天我一个早上就做好了。

不对,我真正只花了一个小时,十点就做好,寄了出去,过后我又赶完我自己的工作。

我这样讲,不是要表示自己有多厉害,而是要让年轻人知道,很多时候,不是自己很忙不得空,而是看自己有没有心,有没有意愿要把事情做好而已。

你说你忙,你能有多忙?不是有教过你要分事情轻重,要会prioritise,那些有deadline的,当然要优先处理好,而不是一拖再拖,希望事情会自行解决。

就算你不想做,那是你的责任,你还是得把事情做好。

那天本来想用激将法,说你如果还未做,请把文件交出来。

以为你会不好意思,赶快把事情做出来。

没想到你真的把文件交出来,而且原封不动,显示过去三个星期来,你连摸都没摸一下。

更令人痛心,你竟然一点愧疚心都没有,连一句抱歉的话都没有。

这就是年轻人做事的心态吗?

以后,谁还敢交代你做事情呢?

至此,你也应该明白为什么去年没有被推荐吧?

这并不是第一次发生,之前都一次又一次地包容,几乎形成了纵容。

他们还说:年轻人嘛!

既然是年轻人,做事不是更应该有冲劲、有效率吗?

年轻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做事心态,我想,除了本身性格使然外,最大的原因,相信是与“受宠”有关。

这样的“受宠”法,我觉得不是好事,年轻人不会进步,心想有人会“罩”住我,天崩下来都不怕。

现在或许是,有一天,当“罩”住你的人不在了,还是你换了一个新环境,身边都是新的人,这些新人,还会像旧人那样“照顾”你吗?

我觉得,无论做人或做事,都要靠“本事”,不要靠“人事”。

说这些,都是对事不对人。

开会的时候提出来,是希望大家别犯同样的毛病。

闻过则喜,表示你还有希望。

油价降得愈慢,政府赚得愈多


昨天大略推算了一下,如果政府只肯像目前那样,每半个月一毛一毛地降油价,人民恐怕要等到明年4月,油价才会降到其目前的实际售价,也就是一块钱。

到那个时候,国际油价大概已跌得更低,那时的实际油价,恐怕也早已跌破一块钱,只是区区的几毛钱。

分析家不是说了吗,明年的原油价格,可能跌到30美元,甚至跌至25美元?

我倒是替政府担心,会不会来到像冰岛的地步?

明年的预算案是根据当时的油价125美元来计算国家收入,我国明年的赤字已是令人担忧的4.8%。

当时谁会预料到,油价会在短短的几个月内跌破100美元、50美元?

假设明年平均油价50美元,而政府逾42%的收入来自石油,意即国家的明年收入将剧挫起码25%以上。

我是这样子计算出来:(125-50)/125X42%=25.2%。

那时,赤字岂不要恶化至6%以上?

可见凡事都要付出代价。

政府的心态可能是:既然原油出口收入大降,那就从国内零售价拉下补上赚回来。

部长自己就说了:当初政府补贴人民,还有现金回扣,如今油价已经下降,政府停止补贴,人民还回给政府,也是应该的。(大意如此)

以当前零售价下降的速度来看,零售价降得愈慢,政府赚人民的钱就愈多,当前零售价1.8元,对比实际1.05元,政府就额外抽取了75分油税。

如此暴利可图,政府会愿意让国内零售价跌至1.05元或更低的水平吗?

讽刺的是,当初政府以汽油补贴高涨为由而大幅提高国内油价,对石油收入大涨却绝口不提;如今政府无需再补贴人民,但石油收入却也同时大挫。

政府哑口吃黄莲。

因为我国是产油国,油价跌对我国才是不好的现象。政府现时的财务情况,相信比当时补贴人民的情况更糟糕。

政府当初是真不懂,还是蓄意误导人民?

如今已难圆其说。

使我不能不相信佛教说的因果与报应。

这不是迷信,有些话,有时不可乱说,因为它会很灵的。

Tuesday, December 16, 2008

今天我侄儿家祥和张丽湘小姐成婚


18年前,我的侄儿,家祥,替我和我的新娘子开车门。

18年后,我的儿子替他的堂哥,也就是我的侄儿家祥,和他的新娘子开车门。

多么一个美妙的巧合,一个美善的循环。

我们打趣说:18年后,轮到家祥的孩子替我的儿子和他的新娘子开车门。

今天是我侄儿家祥和张丽湘小姐的结婚大日子。

家祥是我大哥的大儿子,但比他弟弟家文迟婚。

几天前,大哥叫我儿子跟新娘车去接新娘,工作就是帮新郎新娘开车门拿行李之类的。

我就叫我儿子做开车童。

儿子为此紧张兴奋了好几天,整天对着镜子试新衣,梳头发。

我说:又不是你做新郎,你紧张甚麽?

终于来到了大喜日子。

今天,一早载了儿子去大哥家,放下了儿子,我就上班去了,中午才去与他们聚合。

今天可能也是大好日子,酒店都给订满了,家祥的婚宴是在明晚,地点在太平洋丝绸港。

大哥全家吃素,所以明晚将是素宴。

在此恭祝家祥和丽湘小姐:

新婚愉快,百年好合。

2009年4月15日 油价降到一块?


过去两次,政府都是“迟”了三天才公布油价下调,所以我昨天预测:今次调降日将落在18日。

没想到今次却特别“准时”,首相昨天傍晚就公布降低油价,汽油柴油一律降价一毛。

这也是政府自今年6月以来,第7次宣布降低油价。

降幅只是区区一毛钱,并未实行早前宣布的自由浮动制, 也许,如部长早前所说的,新机制有待内阁通过。

渔民津贴柴油价格则从1.43元降至1.30元。农业部长说:政府不会再降低津贴价格,因为政府还有提供其他优惠。

渔民回应如何,目前尚不得知。

我觉得,渔民的罢捕行动,受害最大的,最后还是渔民自己。

虽说殃及池鱼,受连累的还有消费者们,但他们可以选择吃肉或吃菜。

根据自由经济市场原理的成本定价法(cost plus pricing),渔民的油价成本并没有比过去几个月来高,所以要求降低津贴价格的理由不是很充足。

渔民要求降回六月前的1元津贴价,而政府只降10分至1.30元,还差30分,但仍比市价1.70元低40分。

站在渔民的立场,觉得他们应该结束罢捕行动,因为“胜算”不大。

如果政府不食言,而国际油价一直保持在45美元左右或甚至更低,在自由浮动制度下,相信国内油价迟早应该降到1.05或更低的水平。

如果政府选择慢慢地跌,每半个月跌1毛,那最迟在4个月后,或2009年4月15日,就应该跌至1元水平。

随着最新的一次調整,油价已比6月间的1.90元还要便宜10分,比起实价1.05元,还有很大的调降空间。

问题是,政府是否真的愿意让国内零售价跌至1.05元或更低的水平?

Monday, December 15, 2008

有缘说话是真理、无缘说话变是非


上个星期和大家分享了几个自己的观点。

一位同事过后跟我说:感恩你的分享,本来想要离开了,听了你的分享,我决定留下来不走了。

本来只是要提出一些看法,一些可以再改进的地方,希望与大家共勉,没有想到我的分享也有激励性,可以改变一位同事的看法。

有些人,因为一句话而改变,包括他的心态、态度,甚至他的人生,这是一个积极的改变,想到我也有这个能力去影响他人,对方主动来告诉我,自己听来,也为对方开心。

就像这位同事,也不知她听了我哪一句,就豁然开朗起来了。

人与人之间的互动,真是非常微妙。

使我想起有一句静思语:「有缘说话是真理,无缘说话变是非。」

觉得大人的心态,有时就像小孩子。

我与你有缘,不管我跟你说甚麽,你都会接受;反之,我和你不投缘,同样的一句话,听进你的耳朵,你都会觉得非常刺耳。

上星期提到有三点有待加强的:时间观念、责任感和开会要做笔记。

其实之前都提过很多次了,但是,如果资深的都不能带头与带动,下面的人会听从吗?

例如开会,许多人不是迟到就是早退,答应了的事竟然敢敢没去做,最要命是没有一点愧疚心,而有些人竟然还是空手来开会,没带笔和纸,没做笔记,这样子开甚麽会?

今早又遇到了一件气人的事。

一件答应了三个星期的事情,至今还未做出来。

每次问,都说有在做,问到我都不好意思再问,怕给对方压力。

今天实在忍不住了。

我说:如果还未做,请把文件交出来,给我做。

以为对方会不好意思说:好好好,不要紧,我今天就做出来。

不是,对方真的把文件交出来,理所当然地,没有道歉,没有认为自己办事不力。

年轻人,怎可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言而无信?

之前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了,一次又一次地包容,一次又一次地食言。

我忍不住说:如果真的做不到,以后不要答应,不要每次问起时都说没问题,做不到的话就早点说,不要让人家一追再追。

下次开会如果我再提的话,肯定又有人会说我针对某某人。

也许对方应该先自我检讨,为什么事情交到他手上,每次不是迟交,就是交不出成绩来。

也许我比较性急,也许我跟大家的缘结得不好。

因为每次开会,都是我提出最多问题。

有人问:为什么那么负面。

问问题就是负面,难怪没有人愿意在会议上开口了,难怪很多人宁可在后面说是非了。

而其余的人都要做好人,不愿意得罪对方,结果只好付出代价。

代价就是:每次事情多办不好,为办活动而办活动,活动办完后,造成更多人的不满,更多人因此受伤。

于是,有些人选择沉默,有些人选择抱怨,有些人选择离开。

就像那位打算离开的同事那样。

政府在处理油价课题方面真是很糟糕


部長继续自得其乐。

昨天他又开口说话:政府要調低油價,通常都在月初或月中,今天已經是14日了,已经很接近要調低油價的日期了。

觉得与其每天都这样在谈油价,谈得人民都觉得乏味了,部长不如等做到后再来谈也不迟。

发现上两次都是比“原定”日期迟了三天才调价,如果没错,这次调价日期应该落在18日,也就是三天后。

至于调幅多少?根据这几月来的“惯例”,应该就是在10至15分之间。

政府可愿打破此“惯例”,大幅调降至其应有价位?如我在上周五所计算出来的1.05元?相信那是不可能的。

我觉得,如果政府愿意“忍痛”大幅调降,那柴油津贴等等问题也将自动迎刃而解,政府也无需为柴油津贴问题而天天头大。

政府既可不理百姓疾苦,六月忽然大幅调涨油价80分,为何今次不能同样一下调降85分?

不止渔民对津贴柴油价不满,原来德士业者也要求降低津贴汽油价格。

不过,部长说:德士业者可以不必再使用津贴卡,因为当今油价1.9元已比他们的津贴汽油价1.92元低。

渔民津贴柴油从今天起调降13分至1.3元。但渔民仍然不满,认为应该调回当初未涨前的1元津贴水平。

渔民自然有他们的理由,因为在之前,他们的确是享有1元津贴价。

根据部长针对德士业者津贴的说法,如果柴油市价调降至1.3元以下,渔民们也无需要求任何津贴,因为市价已比津贴价低。

但渔民或德士业者会接受这样的说法吗?

所以上一回我就说了,在油价课题方面,政府处理得真是很糟糕,包括柴油津贴问题。

Sunday, December 14, 2008

因缘:结婚18周年纪念日


今天是我和太太结婚18周年纪念。

18年前的今天,1990年12月14日,我和桂芳完成人生终身大事。

一晃眼,原来我俩已经一起度过18个年头。

生下孩子两个:一男一女。

同事或朋友常说:怎么这样会生,一生就是一对。

女的叫舜珩,16岁,明年开学念高二。

男的叫丞毅,14岁,明年开学念初三。

10周年的时候,我曾为太太写了一首诗,此后,已经很多年没有写诗了。

我把那首诗的存稿拿出来。

现在重读,觉得一点都不像情诗。

下面就是这首不像情诗的情诗,再次献给我的太太。

X X X

《因缘》

爱别离,憎相会

这乍明还灭的因缘

如四季里几度的花开花谢

独在那灯火阑珊处犹豫不决

带不走,放不下

此身的包袱

似一生悲喜不尽的起伏

像眼前未知难测的祸福

美好的终须结束

苦涩的尾随而起

这红尘中的熙攘沉浮

偏让你我在千万人中相遇

X X X

一面镜花映照着水月

该珍惜还是当放弃?

一生情约, 相赴或相负

你欢我爱怎分得清楚?

青春已逝,岁月不留

感情不再期盼

一个责任两个人分担

生活只是呼吸的习惯

那无可怨天的苦乐

是不能尤人的选择

虽然今生有憾

还有六世和你作夫妻

(2000·12·11)

Saturday, December 13, 2008

修行是修正自己的行为,不是修别人


昨晚共修的时候,与大家分享了一些观念,因为时间太短,一些部分无法说得深入,希望没有词不达意,引起别人的困扰。

重点如下:

1。这是一个修行的团体,不止是为了办活动而办活动。

2。鼓励大家参加读书会。

3。在101期,8月1日的衲履足迹有说:「人人有心做事,但事情有时无法做得圆满,主要是因为:彼此互动不够、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不足。」 真是一语道破。

4。八正道:正见、正思惟(想法)、正语(雅言正语,正面的话)、正业(行为)、正命(职业)、正念(观念)、正精进(做对的事)、正定(心不轻易动摇)都很重要。

5。修行是修正自己的习气,不是修别人。

6。不要只是看到别人的缺点,要多看别人的优点,找出自己的缺点,自我检讨,时时反观自照。

7。需要多加强的有三点:时间观念、责任感、做笔记(养成带笔和纸或笔记簿的习惯)。

8。不要批评别人,当你批评别人,意味你比别人好,你已经自我膨胀。

9。为什么“付出无所求,还要感恩”?因为付出的当儿容易令人自我膨胀,感恩对方是要你懂得谦卑。

10。当你有所求而求不得的时候,你就会做得很烦恼。

11。只有一样要求,就是要求“好”,就是自己要提升,慧命要增长。

12。很多时候问题的发生,问题的根源可能来自自己,不是别人。

13。对事不对人,不要对号入座。如果觉得有则改之,无则当警惕。

14。自己够不够精进?自己的修行有没有提升,从个人的言语与行为可以看得出来。

15。静思语:「脾气嘴巴不好,心地再好,也不能算是好人。」

16。请大家在活动中轻声细语,声色要调和。

17。多亲近身边的贵人或善知识,多听多说正面的话。

18。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每天只听只说负面的话,会令人愈偏愈远,愈陷愈深,难以自拔。

19。十业中,口业即占了四个。所以不能不慎言。

20。发心容易恒心难。还记得当初自己那份初发心吗?

感恩。

Friday, December 12, 2008

人民倒贴政府 比政府补贴人民 多出近两倍


部长最近智慧大开。

昨天又听他说:以目前原油价格以及刺激经济须靠内需来看,国内油价其实还可以再下降。

他说他曾向政府提出,我国第3季经济成长主要都是依靠内需,因此,如果调低油价,将可增加人民的消费,进一步刺激经济成长。

这个理由,与减缴公积金的理由如出一辙。

因此,政府既然“强制性”要人民减缴公积金,没有理由不将油价大幅调低。

那人民可以省下更多油钱,将省下的油钱花在其他地方,肯定对政府振兴经济所作的努力大有帮助。

部长也保证说:「目前油价1.90元是以原油83美元为准,只要原油价格不超过83美元,国内油价将不会超过1.90元。」

咦,油价跌破83美元,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大约是个多两个月前的事了。

也就是说:过去两个月以来,你我都一直在油价上倒贴给政府。

而人民竟然一直被蒙在鼓里,还以为政府仍然继续在补贴着30分给人民?

依1.90元对83美元比例计算,当前原油46美元,那国内汽油价格岂非要降至1.05元才合理?

也就是说,实际上你我现在每公升都多还了85分给政府!

比合理价格高出了81%!比政府的30分补贴高出近2倍!

这也未免太离谱了吧?

不管这是油税、偿还回扣给政府,还是人民在倒贴政府,这个巴仙率实在是太高了。

希望部长继续熟读经济原理,但也不要太过读死书。

从今到明年七月,人民甭想电费降


国能CEO透露说:在下来8个月内,国能需支付5亿元给一新独立发电厂(IPP),购买它不需要的过剩能源(excess power)。

一旦这家新发电厂全面投产,国能往后每年需支付额外10亿元。

国能在現財年度需支付85億元給这些IPP,比08財年的52億元高出63.5%。

虽是能源过剩,却因那是前朝所签下的合约,国能被逼向IPP购买它不需要的电力。

国能无法降低电费,其中一个原因在此。

走笔至此,使我想起东马这里正为电力不足而争执不休,西海岸有金马利天然气的问题,东海岸有燃煤厂的问题,全州有天天停电的问题。

让我突发奇想,若能把西马半岛大量过剩的电能量输送过来沙巴,那东西马的电能问题不是全都解决了吗?

国能CEO不否认,半岛的电力需求量明年将会下降,意即明年的过剩能源电力将会更多。

既然如此,国能应该叫消费者节俭能源,还是多用电?

这个问题,就好如“经济不景期间,人民应该少消费以为最坏做准备,还是应该多消费以刺激经济?”的问题同样棘手。

石油飚涨期间,国能以此为油起电费,油价猛跌期间,国能却拿媒炭价格为由而不将电费降低,如今却以天然气价格为由,说要等到明年7月,政府检讨天然气价格后,才来调整电费。

也就是说,从今到明年7月,人民甭想电费降价。

国能CEO也不否认,最近马币贬值,造成国能需要承担更高的外汇成本。

其实,電力需求自1997年以来即大幅萎縮,国能CEO说:按年下跌10%。

既然电力供应过剩,而消费者需求下降,根据经济供求原理,国能应该做的,是降低电费,刺激电力需求才是。

然而国能做的,却是大幅提高电费,原因无他,便是因为成本太高,不得不提高电费,希望可以cover部分成本。

结果是恶性循环,电费起价,造成需求量下降,但成本保持高昂。

因此,国能财务表现如果明年继续恶化,那也在意料之中。

Thursday, December 11, 2008

Casino Royale: 这个占士邦很痴情


昨晚买了 Casino Royale 《皇家赌场》 的DVD来看。

上个月看了 Quantum of Solace 《量子危机》 后,对几段剧情看得不是很明白;报纸说故事是紧接上一集的剧情,所以便决定买DVD来看个究竟。

上回说占士邦在续集是为了在上集死去的女友报仇,因此很想知道谁是杀他女友的凶手,他的女朋友又是如何在上集死去。(请看拙文:Quantum of Solace:杀人要有动机,2008.11.20)

看了《皇家赌场》,才知道他的女朋友Vesper并非被人杀死,而是她自己溺毙的。

是她不要让占士邦救她,因为她背叛了占士邦?

所以,占士邦为了女友之死而在续集大开杀戒,在结尾时还特别跑到俄罗斯,只为了杀死他女友原来的男朋友;觉得这样的剧情是相当牵强的。

编剧为了自圆其说,硬硬在下集把这位俄罗斯男子说成是一个爱情骗子,一个利用女友甘心为他卖命的骗子。

其实,这位男子在上集根本没有出现过,只靠占士邦的上司M轻轻带过,说他因为被敌方软禁,Vesper为了爱人,只好背叛国家,出卖了占士邦。

Vesper原是来自英国财政部的一名探员。M说:因为太注重在侦查敌方情报,反而忽略了已方人员的背景(大意)。

这个说法是很难令人信服的,尤其是是在一个国家的情报局。

不是常常读到报导说,某某国家的中央情报局人员,其实是为某某国家工作的间谍吗?

M自己也在下集说:「身处在这样的环境,没有谁是可以令人信任的。」

这两部占士邦电影里的占士邦,是我所看过最暴力却也最痴情的占士邦。

有趣的是,《皇家赌场》虽然是占士邦电影系列的第20多部,却是原作者Ian Fleming的第一部占士邦小说。

而《量子危机》却是另外衍生出来的故事,并非由原作者执笔。

而其实,两部电影的剧情,除了以Vesper之死来贯穿外,以及找几个上集人物在续集再次出现后,故事可说是完全独立的。

原作者只写了15本占士邦小说,反而第一本小说最后被拍成电影。

《皇家赌场》也可说是所有占士邦故事电影的前传,它交代了占士邦如何升级成为“00”级的皇家特工,取得“007”的编号,获得 “licence to kill”。

所以在看了40年的占士邦电影后,突然倒过来说占士邦刚刚成为“007”,不知情者恐怕会看得一头雾水。

感觉很滑稽,在看到赌场的那几幕时,竞使我想起王晶的几部“赌神”电影,觉得前者拍的没有后者精彩,虽然后者很无厘头。

《皇家赌场》可能也交代了占士邦的“好色”性格,因他在后来的系列故事里都是“见女就追”,是否与失去了当初的挚爱而导致性情大变?

油价自由浮动,政府可愿讲话算数?


国家经济理事会同意油价浮动制,但还需内阁做最后决定。

贸消部长说:政府将加强有关管理机制,照样每两周检讨油价一次。

可见理事会所同意的所谓浮动制,也并未是完全的自由浮动化,因为政府照旧要每两周检讨油价。

还要经过政府检讨,就难免会有政治或其他因素的考量,

若是完全自由浮动化,就应该完全放心让市场去决定有关价格。

记者还多此一问:是否还会设定底价制?油价是否还会调降?

既然都说是自由浮动化了,当然不该设定底价,油价当然还会下降。

当前国际油价低于44美元,根据浮动制,汽油零售价早就应该降至1.30元。

在浮动制度下,政府可愿讲话算数,把汽油价格一次过调降60分至1.30元,还是以10分15分的降幅慢慢地跌?

此外,既然决定改以浮动制,政府也该检讨当下的柴油津贴制。

由于津贴柴油价格保持在1.43元,虽然零售油价已大幅调降,津贴柴油却未调回未涨前的1元水平,而引起相关业者的不满。

一旦实行浮动制,柴油售价也应大幅调降,有关津贴问题是否也会自动解决?

Wednesday, December 10, 2008

人民和国家经济不断在 trial & error


之前才说1.9元是底价的贸消部长,如今改变主意说:油價應該再下調。

他忽然有所领悟:油價下調后,消费者可把省下的錢用在其他方面。

之前才说只有他和首相副首相第二财长四人制订国内油价。

如今他透露说:国家经济理事会将在明天(星期三)开会讨论油價機制問題,是否保留現有機制、自由浮動制,或擬定新機制,同时也考慮是否制定最高與最低油價等事宜。

部长没有说明何为现有机制。

不过,从过去国内油价每半个月10分或15分那样慢慢地跌,并未根据国际油价的跌势与跌幅,明显是根据人为意愿来决定油价。

部长不声不响,拿油站业者作挡箭牌,蓦然惊觉,油价已经从政府补贴人民,倒过来变成人民在补贴政府。

身为产油国人民,理应享受“优待价”,曾几何时,人民不再有此优待,还要付出比实价贵的价格来买油?

部长308后刚上台,要原谅部长没有经验。

可是人民与国家经济却成了部长不断trial and error下的试验品/牺牲品/白老鼠。

与其同时,国际油价又跌至新低42美元,根据这个价位,国内汽油实价应该跌至1.30元。

而当前零售价1.9元,等于你我每打一公升油,就须倒贴给政府60分。

就算不再补贴人民30分,而要人民倒贴,是否也应该仅倒贴同样30分,将油价订在1.6元?

Tuesday, December 9, 2008

1Borneo里边泊车免费, 露天泊车五元


昨天公共假期,难得偷得一日闲,原想在家睡一场大觉,家人吵着要去逛街,买过年衣服。

圣诞都还没到,就想买新衣过年?

太太理由一大堆,说此时不买,孩子开学就更没有时间,家里还要大扫除,等等等等。

孩子当然站在太太那边,说要去1Borneo,当下最热门也是最大的商场。

三对一,只好勉为其难。

那时已经是下午三点钟。

1Borneo共有三个停车场,之前几次都停在第一停车场。

记得上次去到,兜来兜去都找不到一个停车位,想到这次还是下午,又是公共假期,心想第一个停车场一定是满了,于是再往前,往第三个进口,也就是第三个停车场驾去。

第三个停车场进口是在建筑物的右转弯角,弯进去,路边也停着满满的车子,忽然发现一个空着的位子,心中大喜,得来全不费工夫,赶快把车子泊好。

一家大小高高兴兴下车,哗,原来离商场大门还有好一大段路要走。

忽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年轻小伙子,问我是不是把车泊在那里,我说是,他就说这里泊车要还钱。

我很不服气,说里边泊车都免费,难道露天泊车要收钱?

心想他一定是个骗子。

他说这里管理层不同,我也懒得和他争,好吧,问他多少钱。

他的答复吓了我一大跳。

lima ringgit!

根本是日间打劫。

但我看他手里拿着一本收据簿,有管理公司名,有电话,不像假的。

要我走回上车,把车驾走,另外找停车位,老实说我很不想。

只好忍痛还那5块钱的泊车费。

这恐怕是我所还过最贵的停车费。

走进商场,愈想愈不对劲,拿出年轻人开给我的收条,我拨了收条上的电话,却没有人接。

至今我还不是很肯定,那位收停车费的年轻人,到底是不是合法。

就当5块钱买一个教训,以后去1Borneo,我是不会再把车停在那儿,然后还5块钱泊车费。

少数民族就要委屈求全、忍辱偷生吗?


刚读到邱家金教授的访谈时,报纸说他是接受《前锋报》的专访,但在《中国报》网站读到的,却说他是接受《中国报》的访问。

因此,不知他是一下接受两报的访问,还是一报引述另一报的访谈内容?

对邱家金教授的访谈内容,有许多部分不敢苟同。

1。例如他叫华裔身为少數種族,应该放棄華語作為媒介語,以走出種族框框及在充滿競爭的世界上生存。

为了在充满竞争的世界上生存,多认识一种语言,不是更有利吗?

2。小学生接受母语教育,会吸取得更快。但这些学生无疑起跑快,却输在终点。更糟的是,他们欠缺创意及语文能力。

不懂教授指的终点在哪?欠缺创意及语文能力与否,与接受母语教育无关,大学失业生不多是友族学生吗?

3。非巫裔必須妥協,放棄推行本身的華、淡小教育,採用統一源流教育制度,這個國家才可享有和平。

国家和平与否,也与统一源流教育制度无关。难道那些长年战争的国家,是因多元源流教育制度而起的吗?看看中东、印巴一带,起因是种族与宗教,与教育源流无关。

4。現有的多元源流教育制度,已製造出一批不諳國、英語的人,他們無法跟其他族群溝通,最后也不能和世界競爭。

不谙英语者,可能更多来自政府学校,他们无法溶入社会,无法配合职场的需求,造成他们的失业率偏高。

5。身為少數民族,我們須有施與受(give and take)精神,也須妥協。此課題(單一源流國民學校)最終會被帶上國民(?)討論與議決,那最終誰會贏呢?

自我矮化?自我边缘化?奴婢心态?

6。大馬華裔应謹記他們已在大馬落地生根,不應在大馬延續發揚祖輩的中國民族主義,而執著于推動華小源流教育。

推动华小源流教育就是发扬中国民族主义?教授有这个想法叫人不可思议。

7。本地政客為了撈取政治資本,不斷鼓吹源流教育制度,而不能獨立思考的大馬人及團體,則讓這些政客牽著鼻子走。

教授不可能不知道,一直提起教育源流课题的这些本地政客,他们并不是来自华基政党,教授怎能如此本末倒置,是非不清?

总之,教授将时下一些问题都归咎于多元源流教育制度,其实是非常牵强的。

根据教授的说法,那国与国之间又怎么讲?大家语言不同,民情不同,教育源流更大不同,那就不能互相往来了吗?

教授的言论让人觉得:因为我们属于少数,那就要委屈求全,忍辱偷生。

其实,就算实行单一教育制度,如果个人的心态不改,问题还是存在的。

教授的言论,再使我想起大选期间,有些商家领袖公开表态支持某些政党,他们的心态,同样是不正确的奴婢心态。

Monday, December 8, 2008

Twilight


几天前,不知儿子是认真还是开玩笑,他说这个月他要买四本英文书来看。

太太说:很好啊,多看英文书,对你的英文有帮助。

我说:我知道你要看甚麽书,就是“Twilight”第1集到第4集。

果然一言就中。

X X X

上个星期“Twilight”首映,女儿就开始吵着要去看。

女儿其实是要看戏里的“靓仔”主角,说他就是在Harry Potter不知第几集出现的那位男生。

但我对这样的戏一点兴趣都没有。

原本叫她和同学一起去看,她却说同学们都看了,而且都说很好看。

便叫儿子陪她,等看完戏后,我再回商场去载他们。

但在精打细算之下,发现如此又不化算。

车油来回少说也要两三元,商场泊车费6点过后是两块钱。

而当天是星期三,戏院看戏每人一律5元优待。

既然“成本”都差不多,与其劳神费时,不如我也陪他们一起进戏院,在里面睡一觉也好。

于是,最后回家不成,全家大小一起看“Twilight”。

老实说,整个剧情相当无厘头,都不知它想表达甚麽,除了戏里的俊男美女,也不知它有甚么吸引人之处。

孩子也说不好看。

而且,这类僵尸电影,港台拍的小时就看得多了。

不明白的是,据说“Twilight”在美国首映竟然还破甚么记录云云。

而且还打算拍续集。

据说,这部戏是改编自同名小说,而且共有四部之多。

也就是说,如果续集也热卖的话,还会有第3集,第4集。

所以儿子才会说要看4本英文书。

X X X

以前看了Harry Potter和Narnia的电影後,孩子都会主动要看它们的小说,我都会买给他们看。

他们当时虽然未必看得懂,我觉得对孩子将来的英文掌握能力,多少都会有所帮助的。

Sunday, December 7, 2008

女儿练琴的地方


女儿练琴的地方搬去了一个新建好的商场。

练琴的时间每次都在晚上,有一回因为不得空,老师把练琴时间改去了星期天早上。

星期天那个早上,载女儿到商场去的时候,这才发现商场后面是一个很高的山壁,可说是比商场还高,斜度直下几乎90度,明显是个经过人工削直的山壁,抬头看上去,气势磅礴,却看得我心惊胆跳,因为觉得太靠近商场了,而且女儿的钢琴店,就在商场的角落,后边就是那个高高的削壁。

当时就觉得担心,这么可以把山壁削得那么直,万一发生土崩怎么办?

但我又转一个念头想,当局批准这样一个建筑计划,应该有考虑过这样一个问题吧,相信当局也觉得安全,不然也不会批准该商场的建筑吧。

西马最近一连发生几宗土崩事件,最严重的相信就是发生在淡江的土崩,使我对女儿练琴后边,令人望而生畏的山壁感到不安,如果发生意外..........。我只能告诉自己,不要往坏的方面去想。

人,总是带着一种挠幸心理,不会有事的,只要事情不发生在我身上。

而等事情发生了,我们才来亡羊补牢,但一切恐怕都已太迟了。

不是杞人忧天,的确,只要环顾一下,不管是发展商还是私人住宅,很多人似乎都很喜欢将屋子建在山边或山上,它们到底有多安全,可能只有专家才可以告诉我们。

政府可用油价向人民牟取暴利吗?


贸消部长大言不惭,说政府卖油给人民,并从中赚取盈利,是天公地道的事。

他还沾沾自喜说:政府如此做,每天可从汽油销售中赚取1600万元。

一个月下来,就是接近5亿元。一年下来,就是60亿元。

如果国际油价继续下跌,而国内油价保持现状,政府将可赚取更多。

至今,国际油价已经跌破44美元。美林预测更骇人听闻,说明年初将下探25美元。

大马身为石油生产国,这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因为它将直接影响我国出口收入,明年财赤又岂止4.8%?

第二财长还坚持说我国经济明年不会衰退?

他的看法与国行总裁可说是南辕北辙。

两个星期前,记得国行总裁说:目前还不是最坏,最坏是在明年。

贸消部长不为油价下跌而忧,反为得以向人民征收油税而喜。

以国际油价44美元计算,国内油价应该跌至1.3元才对。

若把政府当初承诺的30分补贴算进在内,汽油更应该跌至每公升1元。

部长承认,目前的1.9元比应有实价1.3元贵了60分。

60分,等于实价的46%!

政府向人民牟取如此暴利,到底应不应该?

部长认为应该,因为政府已经预先给了人民625元的现金回扣。

我认为,那是政府的失策与失算,怪不得人民。

何况你又不能现在就中止有关计划,对那些尚未取得回扣,尤其是明年三月才到期的车主来说就不公平。

无论如何,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政府不肯降低油价以反映实价,对其经济振兴计划是毫无帮助的。

一边耗资振兴经济,一边又抽取暴利;如此举措,是否自相矛盾?

Friday, December 5, 2008

小王子:我们不能带着身体离开,因为它太重了


前天写《双星拱月》时,文末提到小时看过的一本书《小王子》,说他最后不知去向。

那是我上一回读《小王子》后留下的印象。

晚上回家,重拿这本书出来看,才发现自己的记忆有误。

其实也不算是记忆有误,当时读《小王子》所得到的了解便是那样。

作者Antoine de Saint-Exupéry是位法国飞行员与作家,所以原版是用法文写的。

手里的《小王子》是中英文对照版,在写到小王子的离开时,作者这样子描写:

“There was nothing but a flash of yellow close to his ankle. He remained motionless for an instant. He did not cry out. He fell as gently as a tree falls. There was not even any sound, because of the sand.”

中文版译得比较简单:

“突然,在他的脚跟旁边,有一道黄光闪了一下,小王子就像一棵树般轻轻地倒在柔软的沙地上,一点声音也没有。”

小王子并非死去,因为在前一页,小王子向作者解释说,他离去的方式很像死亡,其实不是。

“It was wrong of you to come. You will suffer. I shall look as if I were dead; and that will not be true..."

可是,他必须像死去的方式那样离去,因为他不能带着身体离开,因为“它太重了”。

“You understand... it is too far. I cannot carry this body with me. It is too heavy."

在最后一章中,作者写道:”我知道他已经回到他的星球上了,因为黎明的时候,我找不到他的身体。它并不太重....”

“But I know that he did go back to his planet, because I did not find his body at daybreak. It was not such a heavy body... ”

由于中英文版不太一样,所以我也把英文版部分节录在此。

其实,读《小王子》读了好几遍,记得小时候第一次读的时候,根本就读不懂,因为不了解作者要表达的是甚麽。

像我儿子现在读《小王子》,也说不懂故事讲甚麽。

我说,长大后你就会懂了。

正如作者在preface说的,他要把本书献给Leon Werth。

Leon Werth是谁呢?

作者没有说,他只说他原本要献给一个大人的,因为“很多大人曾经是小孩,只是他们忘了。”

“All grown-ups were once children-- although few of them remember it. ”

不过,最后他还是把它献给“当他还是小孩的时候的Leon Werth”。

我觉得,Leon Werth应该是作者一位很要好的朋友,有可能就是作者本人。他写《小王子》给小时候的自己,书里很多与小王子的对话,其实是作者与他内心那位小男孩的对话。

我们每个人的心中,不都有一个长不大的自己吗?

《小王子》写成于1943年,无巧不成书,作者在第二年1944年的一次飞行任务中失踪。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他所驾驶的“洛克希得P38闪电号”残骸在2000年5月才被寻获。

忽然我有个想法。

死亡,其实并不可怕,它就像书里的小王子所说的,它只是离去的一种方式,只是我们不能带着身体离开,因为“它”太重了。

Thursday, December 4, 2008

公积金表现符合预期, 但收入挫跌60%


公积金副总执行长上个月曾说:今年EPF派息率不低过2.5%。

笔者当时就表示怀疑,公积金去年派息5.8%,今年却无端端说不低过2.5%,整整比去年少了逾半,为何不保证将不少过5或4%?当中必有古怪(请看21/11之拙作)。

此地无银三百两。

短短两个星期后,公積金昨天宣布,今年第3季之未審核投資收益下跌60.4%,從次季51.9億元跌至20.6億元。

此投资收益也比去年同季42.5億元低了51.5%。

公积金将投资收益下滑归咎于来自股市之投資收益降低,即從今年第2季的25.4億元降至12.6億元。

但这也仅少了12.8亿元,其余18.5亿元何来?(51.9-20.6-12.8=18.5)

何况副总执行长上个月也透露说,“截至9月30日止,公積金的表現基本上仍然符合預期,因為它在較早前已脫售大部分股票。”

既已脱售大部分股票,表现基本上也符合预期,投资收益为何还会大挫60%?

第3季的股市投资占公积金资产约23%,另71%投資在固定收入工具,如政府公債(MGS)、貸款及債券,其余6%投资在货币市场和产业投资。

数据显示,来自后者的收益比次季还高,达30.8亿元。

30.8+12.6=43.4,但为何第3季的总投资收益却报20.6亿元?

22.8亿元去了哪里?(43.4-20.6=22.8)

第3季表现欠佳,未必因而“强制性”要会员减缴公积金。

但我相信,由于投资股市表现欠佳,公积金因而决定贷款50亿元给ValuCap。

因为贷款属于固定收入工具,可助减少公积金投资之风险。

不管ValueCap投资盈亏,ValueCap必须偿还利息给公积金。

不过,相信利息不会很高,可能就在2.5%水平。

际此时刻,有固定回酬之投资,将好过回酬不定之投资。

低回酬低风险,高回酬高风险。

但看你可以接受的风险程度是到哪里。

国油不让 Shell 和 Exxon 降油价?


潘俭伟在国会作出惊人透露说: Shell 和 Exxon 有意将汽油零售价调至更低价格,却遭到国油反对。

因此,他促请沙礼尔澄清,政府是否已经制订汽油底价,以避免石油公司公开自由竞争。

与其设定底价,潘俭伟建议政府制订顶价,让国内油价在顶价下自由浮动。

假设1.9元是政府制订的顶价,油公司可以自行決定其油價,但不可高過1.9元。此举将可促进油公司之间的競爭,消費者也可享有更廉宜的燃油。

觉得潘俭伟这个建议应该可行,让石油公司自行决定油价,就像新加坡那样,那政府也无需整天伤脑筋,市场的供求自会为汽油找到其均衡价格(equilibrium price)。

林冠英说:根据当前國際油價,汽油零售價应该调到1.52元。

沙礼尔也承认:当前零售价与实价的确出现38分差额。

也就是说,你我每打一公升油,就要倒贴回38分给政府。

但他还是老调重弹:政府不是為了「謀利」,而是要避免油站業者蒙受巨额亏损。

显然,贸消部长认为保护油站业者的利益,比保护消费者的利益更重要。

油站业者真的会蒙受巨额亏损吗?

部长的顾虑太多了,他忘了他们早在6月一次过赚取42%的暴利。

觉得部长在物价和油价之间持着双重标准。

一边厢,他促请商家要響應政府号召,参与减价行动,以加强消费者的信心。

他说:减价是要确保刺激内需,进而带动经济成长。

另一厢,他又不许石油公司根据市场价格减低油价,甚至还要设定底价。

从部长这几个月来的言行,觉得他对经济原理不是很懂。

单单针对油价所实行的措施,只看眼前,不看长远,往往吃力不讨好,费时费力,结果是弄巧反拙。

现金回扣即其一,柴油补贴即其二。

出尔反尔、朝令夕改、言行不一的举措,已经不计其数。

这样的成绩单,应该不及格。

比较欣赏他当公帐会主席时的表现。

有些人比较适合做监督的工作,有些人比较适合做主导与决策性的工作。

喜欢读潘俭伟的文章,觉得这么好的人才,应该担当部长才对。

好的人才,为什么好像都在反对党?

让我突发奇想:应该让潘俭伟做贸消部长,他的表现会不会比沙礼尔好?

Wednesday, December 3, 2008

双星拱月:笑脸变苦瓜脸


昨天原本满怀期待,希望可以亲眼看到“双星拱月”的天文奇象。

没想到傍晚来了一场雨,等雨停了,走到户外看一看天空,却黑漆漆的甚麽也没看到,当然也没看到金星木星和月亮构成的那张可爱笑脸了。

第二天看见网上图片,金星木星已移到了月亮下面,如果倒过来看,就变成一张苦瓜脸,就好像下面这个符号

) :

从网上报导,还得悉有关此次天文奇观的信息:

1: 月球、金星和木星是夜空中最明亮的天體;

2: 這三個天體相距十分靠近,月亮從木星和金星的中間穿插會聚,是名副其實的“雙星伴月”;

3: 此次木星、月球、金星依次排成一條直線和月掩金星的天象,非常罕見。

4: 木星、金星和月球,木星體積最大,但光度最暗,主要是因为木星距離地球較遠;而月球體積最小,但光度最亮。

忽然想起《小王子》的故事,不知小王子住在太空中哪一个星球呢?

小王子的作者是Antoine de Saint-Exupéry,他是法国二战时期的飞行员,本身在一次侦查飞行任务中神秘失踪。

很凑巧,故事里的小王子最后也是不知去向。

记得故事里有一句话:“每个大人都曾经是小孩,只是他们忘了。”

这句话我至今依然牢牢紧记。

我国油价应该再降30分至1.60元


经过整整半年的折腾,油价终于跌回半年前的水平。

上一回油价一夜飚涨80分,从1.90元涨至2.70元,是在6月3日。

升易降难。经过6次的调降,油价终于在12月3日降回1.90元。

1.90其实是东马当时的价位,对西马朋友来说,当时的价位是1.92元,所以他们比东马还省多了2分钱。

油价虽然跌回原位,但是,大错已经铸成,因为许多物价不会跟随油价跌回6个月前的水平,人民的生活也不会回到6个月前的水平。

尤其是那些独家生意。

除非生意不好,商家才会自动降价。

商家卖的不是统制品,他们无需响应政府的呼吁降低物价。

其实,政府立场也相当矛盾,一方面说要逐渐减少统制品,让市场供求自行决定物价,另一方面却又要求商家降低物价。

既是自由市场,商家当政府的话是耳边风,那也无可厚非。

因部长无信在先,至今不离天天改弦易辙之本色。

之前说油价改由首相副首相第二财长和他本人共四人决定,后又改说等经济理事会开会做决定,周一却说要等副首相回来做决定,第二天,也就是昨天,宣布油价降10分的,却是首相本人。

上个月还说月底前降价,前天说哈芝节前宣布,首相却在昨天就宣布降价。

之前说底价1.92元,后来说15分,结果是10分。

这次降价10分,油站业者不可说有亏,因为利润12分,扣掉10分,油站还是有赚2分,聊胜于无。

不过,在调降油价之前,相信部长已经事先通知业者,尤其是最近两次。

何解?有没有发现最近两次降价是在11月18日和今天12月3日?原本部长是说月中和月底。

月中和月底分别是11月15日和30日,为何两次都迟了3天才实行?

我相信就是为了让油站3天的适整期,因为部长还是油站业者不是曾说吗:油站储存量通常可达3天?

如此的话,油站就再也没有借口调价所造成的亏损。

与其同时,国际油价又跌破了50美元,昨天跌至3年新低48美元。

若没记错,那时候,我们的油价是1.60元。

照此推算,国内油价应该再降30分才对。

Tuesday, December 2, 2008

美国经济衰退已经持续了一年


上周,国际贸易及工业副部长刘伟强引述联合国UNDP有关世界各地的投资报告说:我国去年的外流投资是380亿元。

副部长自己结论说:这些并非外资撤离,而是本地公司的海外投资。

昨天,国行发表了国家今年首三季的组合投资(Portfolio Investment)数据,三季的资金流向分别是:211亿元净流入、240亿元净外流和384亿元净外流。

也就是说:今年首9个月,从我国撤离的资金净额高达413亿元,是历来最高的的资金外流记录。

不知为什么副部长不用今年最新的数据做报告,反而取用去年联合国的过时数据?

去年没有金融风暴,引用去年的数据来印证今年的外资没有撤离,已经是irrelevant。

今年首季还有211亿元资金净流入,次季变为240亿元净外流,显示那时外资已经开始撤离,但,市场不是在那时达到最高峰吗?

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的开始?

第三季比次季恶化60%至384亿元。

第四季,恐怕比第三季更差。

从过去两个月市场的蓝筹股表现,可以看出第四季的资金外流将会更糟。

原来经济衰退,去年就已经开始了。

这是根据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昨天公布的消息说:美国经济衰退已经持续了一年。 

消息一出,股市即刻应声滑倒,道琼斯大跌680点。

这样的反应,其实有点无厘头。

因为与刘伟强副部长所引述的信息一样,那是过时的信息。

经济有无衰退,本身亲身亲历应该可以感受得到,无需等到别人来告诉你,原来已经衰退很久了,你才来惊惶失措。

假设报告出来是说:经济复苏已经有一年了。

那市场是不是要石破天惊,跟着大幅反弹?

一切唯心造?

就好如全球各国都在面临经济衰退或技术性衰退,我国高官却信心饱满,认为我国今明年还可以达到X%的经济增长率。

我国如何能够在惊涛骇浪的经济风暴中置身度外?

这是我所感到非常好奇的。

双星拱月:天空出现一张大笑脸


昨晚等着开会的当儿,打开电视看大爱新闻。

主播报告说:天空出现“双星拱月”的天象。

但见画面出现了两颗星星(金星和木星)和一弯新月,就像一张可爱的笑脸,好像是在向大地民间微笑问好。

连忙走到户外,抬头望向天空,却怎么找也找不到天空那张美丽的笑脸。

开完会回到家,打开电脑,又读到同样的报导。

不甘心之下,和孩子一同走到屋外,叫孩子帮忙找。抬头看啊看、找啊找,只看到灰云遮了一大片天空,根本没有那张可爱的笑脸。

天文專家說,如果天氣好,今天(2日)黃昏,还是可以看到“双星拱月”天象,届时月亮会从双星下方移到上方,且拭目以待。

天文專家也表示,木星、金星和新月近在咫尺,是一種視覺現象。其实,它們之間相距十分遠,比地球和月球的距離遠上很多倍。

出现上述奇象,是因为金星和木星在运行中,恰好和月球形成一个特别角度,所以看上去好像天空中出现一张大笑脸。

希望今晚运气好,可以看到天空的笑脸。

Monday, December 1, 2008

迦玛 写 黄明志: 卫道人士 当然不爽


每逢星期一,我都会看中国报一个叫《星月杂谈》的专栏。作者叫迦玛(Jamaluddin),是位马来作者。

开始时,以为它是翻译稿,直到看到光明日报一篇访问,才发觉这位作者不止会写会讲华语,而且写得说得比许多华人还流利更标准(他曾出现在RTM2的《你怎么说》节目)。

他曾在北京大學深造,在北京工作7年,直至1994年返回大馬,目前是一家教育顧問機構的首席執行員。

父亲是前马共份子。母亲刚在10月20日去世,享年84岁。根据媒体报导,她是左翼马来妇女运动家、马来亚共产党第十支队战士,叫Shamsiah Fakeh。相片便是迦玛的全家福,摄于1964年,图中最小的就是他。

迦玛有自己的网站,但好像很久都没有update,所以只能从中国报读他的专栏,有时也会在《当今大马》读到他较长的文章。

访问他的《光明日报》记者这样描述他:

“迦瑪是近期爆紅的評論人。他思想開通,思考精密,對國家課題有獨到的見解,而讓他得以在一眾評論人中更顯突出的是,曾在中國北京居住數十年的他,雖是馬來人,卻精通華文,且說得一口流利的“京片子”,不僅如此,他也比一般馬來評論人更關心華人政治。”

其实,本来不是要谈迦瑪,不过,今天读了他这篇:《衛道人士 西北不爽》,谈到黃明志,引起我很大的共鸣。

就让我转贴迦玛这篇精彩文章与大家共享。

“黄明志的《丘》片、《濫》片、《罵》片一一欣賞了,果然是很HOT的本土化中文創作,撇開它粗俗的一面,內涵絕對一針見血。

馬來西亞教育制度,特別是所謂源流教育,存在先天不足,后天失調的嚴重缺陷。面對這種狀況,一些人默默低調地作了自我調適。經濟拮据的華裔家庭,為子女選擇了“華小→國中→國立/私立大學”的升學途徑;經濟寬裕的華裔家庭,則為子女選擇了“私立/國際小學→私中/國中→海外大學”的升學途徑。

不能否認,一些人自始至終都無法從種族潛意識中自拔,認為唯有“華小→獨中→華文大學”才是大馬華裔的選擇,否則就有背叛華教之嫌。

華文媒體評論人和專欄作者幾乎一面倒,對黃明志作負面評價,口誅筆伐,無情鞭撻。公正地說,獨中生不是沒有好的。但普遍上英文夠濫、國文更濫,華文也不怎么樣,這絕非黃明志一個人的問題。把實話說出來的好處是讓社會正視問題,開明地調整方向,尋求解決途徑和改進方式。

但令人遺憾的是,很多高高在上的報人和教育工作者不去探討黃明志作品的內涵,卻給這位勇于和善于表達觀點的年輕人狠狠一記悶棍,恰恰與禁酒、禁男裝、禁瑜伽的呼聲,有異曲同工之妙。難怪黃明志再創一首饒舌曲《不罵粗話》,獻給年頭還在讚美他的衛道人士。

不能低估的是,黃明志的作品如今在大馬華裔青少年中,引起了鉅大的迴響,撞出了火花與共鳴。學生們不斷地重複他的Sentence Making,而且琅琅上口。

如果說黃明志低俗,他俗不過有“敦”字頭的林良實;如果說他的作品色情淫穢,他色不過“拿督斯里”的作品那般鏘鏘“好詩(濕)”。

從另一個角度看,黃明志的作品顛覆了傳統守舊的思維模式,衝撞了壓抑封閉的文化禁錮,撕開了齷齪虛偽的衛道面具,暴露了種族民粹的潛意識膿瘡。

黃明志不是無知,也沒有失策,當他的作品《我愛我的國家》說出華人心聲的時候,媒體和族群給予他強力支持。這回他的作品試圖把一群小孩的話,說給從不認真聆聽的大人們聽時,大人卻改變了立場。

《罵》片歌詞唱道:“我沒有變,我就像你喜歡我說實話,但是實話千萬不能踩到你的尾巴”。黃明志啊黃明志,你故意去踩別人的尾巴,衛道人士當然西北不爽!”

全球暖化·马上行动 Global Warming: Time to Act


全球暖化的主要成因

· 2006年聯合國的報告指出,飼養動物作為食用所產生的溫室氣體超過全世界所有的汽車和卡車。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的資深官員施泰因費爾德(Henning Steinfeld)指出肉類食品業是「造成當今環境問題最嚴重的因素之一」。

警訊

·南極冰架融化的程度與去年夏天北極冰帽融化的程度一樣嚴重。

·挪威首相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在2008年1月觀察南極冰層融化的嚴重性時表示:「警鐘響起了!如果決策者忽略這些徵兆,就是不負責任的作法。」

·德國GKSS海岸研究所主任斯多赫(Hans von Storch)博士研究發現,由於氣候變遷,波羅的海有不尋常的暖化現象。

·世界最大的地球與太空科學家組織「美國地球物理聯盟」(AGU)發表一份聲明指出,人類的活動正是造成全球暖化的原因。

·科學家發現森林與海洋超過負荷,無法吸收更多的廢氣排放,這表示將更加速氣溫的上升。

·當全球氣溫上升1.4度且持續升高的狀況下,哈佛大學政策科學家約翰‧霍德倫(John Holdren)表示若共增加3.6度至4.5度時,將造成世界的危機,人們將因氣候變遷而面臨無法忍受且難以控制的衝擊。

·從赫爾辛基大學二十年所做的研究發現,日趨變短的冬天減弱了北方森林吸收溫室氣體排放的能力,研究主持人維薩拉(Timo Vesala)評論道:「這意味著氣候會更加暖化。」

·全球暖化使得中國的冰河每年縮小7%,這對以往賴其洪水的三億人口將造成毀滅性的影響。

·隨著北極夏天的延長,已存在六千年的「北極池塘」景觀已經乾涸了。

·由於全球暖化造成海平面上升及更大的暴風雨,愛爾蘭的教科文組織世界遺址的一些大圓柱可能被沖走。

·在南極洲的挪威特洛(Troll)研究站內的氣象學者表示,大氣中的碳已達到前所未有的水準。

·全球暖化對海洋溫度的影響已在海洋中造成「死亡生態」。

·英國列斯特(Leicester)大學的地質學家表示,由於人口的增長與工業化的因素,大大地改變了環境,使得地球前工業「全新紀」(Holocene ear)時代已經結束了,現在已進入一個名為「人類紀」(Anthropocene era)的時代。

天然災害

·聯合國2007年天然災害報告指出最嚴重的天然災害中十件有九件肇因於氣候的混亂。

下沉的陸地、侵蝕、與海平面的上升

·澳洲海洋學家林特爾(Steve Rintoul)判斷,冰層快速融化意味著當前居住在海拔一米以下地區的一億人口「將必須搬至某處」以逃離上升的海平面。

·約克公爵島(Duke of York Island)是巴布新幾內亞外海的一個島嶼,島上最低窪處的二萬名居民已在2000年被重新安置。

·印度的洛赫切勒島(Lohachara Island)由於全球暖化而遭海水吞沒,迫使七萬人遷離到鄰近島嶼。

·西非國家例如貝南、迦納、象牙海岸、幾內亞和奈及利亞的海岸線正在後退中,平均每年後退十公尺,而西非沿海的海平面也可能持續上升。

·據英國農村事務大臣洛奇赫德(Richard Lochhead)表示:「我們的冬天越來越潮濕、溫暖,海平面不斷上升,海岸也不斷被侵蝕,這些事現在正在發生,我們必須採取行動。」

·科學家提出警告,如果海平面持續上升,到2100年,希臘逾八萬公頃土地會被淹沒在海面下一點六米,西海岸也處於危險中。

·由於全球暖化導致海平面上升,馬爾地夫(Maldives)會是第一個無法居住的國家。

·地質學家表示,升高的海平面威脅了美國北卡羅來納州濱海的市鎮。

·測量上升海平面的科學家表示,島國吐瓦魯(Tuvalu)將是首先沉入海中的國家之一。

·悠樂(越南)有些地區的土地據估會被海水淹沒多達六米深。

·貝南因海水上升正慢慢失去商業首都科都努(Cotonou)。

·加特利島(Carteret Island)的居民考慮離開家園,因為上升的海平面損害農作物,讓這座島不適合居住。

·威塞克斯(Wessex)科技研究院出版的《海岸地區環境》(Environmental Coastal Regions)就裏海的水位上升提出使用沿海土地的風險評估報告。

·美國地質勘測顯示全球暖化融化了穩固陸地的永凍層,造成海岸峭壁崩壞,阿拉斯加的海岸正快速遭受侵蝕。

·由於氣候暖化,巴布亞新幾內亞島(Papua New Guinea)有被淹沒的危機,島上居民去年在印尼峇里島召開的氣候變遷會議上請求協助。

有毒氣體

·首次於2005年發表的一項報告指出,從深海冒出來的有毒氣體可能是造成二億五千萬年前臭氧層突然破損的原因。

·聯合國環境署指出,海洋中出現二百多處水中溶氧不足的「死亡生態」(dead zones),這些地區出現新細菌,產生硫化氫這種令大多數海陸生物致命的毒氣。造成海水含氧量降低有兩個主要原因:包括工廠排放污水、農業肥料和廢料,以及洋流和天氣混亂,這些都與全球暖化有關。

·全球暖化已導致海中出現「死亡生態」,因氧氣消失而釋放有毒氣體硫化氫,造成沒有生命生存。一處出現在太平洋美國奧勒岡州的「死亡生態」其範圍在去年已擴大了四倍;另一處是在非洲納米比亞外海,每當硫化氫氣體從海底釋出,就有數百萬魚群死亡。

·由於過度捕撈,損失了數千萬重要的沙丁魚,非洲西南部外海滿滿從海底冒上來的有毒氣體至今已殺死了面積相當於美國紐澤西州那麼大的海洋生態,也使溫室效應更惡化。

人類健康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敦促世界領袖優先保護水源,他說:過去由於氣候變遷引發缺水問題,而導致世界不和諧。
·倫敦大學學院人類健康發展研究所所長蒙哥馬利博士(Dr. Hugh Montgomery)表示:「我們正親眼目睹氣候變遷對健康的影響。」

·澳洲新南威爾斯查爾斯史都華大學的科學家凱文‧帕頓(Kevin Parton)教授表示全球暖化的後果之一,是由蚊子傳播的疾病肆虐,對原住民的衝擊可能更大,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醫療服務。

·英國科學家關切氣候變遷的不良效應,例如熱浪、野火和水災,會影響人類健康。

·澳洲科學家東尼‧麥克麥克爾(Dr. Tony McMichael)在英國醫學期刊發表報告:「當氣候不穩定、難民潮、和貧窮時,無法遏止傳染病蔓延。」

·繼去年夏天英國水災之後,精神病患顯著增加,專家相信這個趨勢將會持續下去,如果惡劣的氣候持續出現的話。物種滅絕˙住在北極的北極熊因棲息地暖化而挨餓。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CBD)的凱西‧席格(Kassie Siegel)說:「近年來我們觀察到北極海的冰大量融化,他們沒有冰就無法倖存。」

·美國四分之一的鳥類由於全球暖化正處於絕種的危機中,估計歐洲七成五的鳥類生態區會縮減。

·科學家表示假如全球暖化依目前的速度惡化,世界二成以上的物種很可能會絕種。

世界領袖這麼說:

·「好消息是,現在我們擁有能力與所有工具來解決全球暖化問題,但我們不該猶豫不決,絕不可以耽擱。」 --美國第四十五任副總統高爾

·「我們都看到科學報告,也都看到危機迫近,該馬上採取行動了。」 --美國加州州長阿諾史瓦辛格

·「我想科學界已表明氣候變遷正在發生,情況很嚴重,我們必須採取行動。」 --加拿大總理史蒂芬‧哈伯

·「我們要在社會和經濟發展各領域擴展永續發展的理念。」 --韓國環境部部長李致范

·「我們正處於無法回頭的關鍵時刻,新的工業革命也就是永續發展,正等著我們。」 --法國前總統席哈克

·「今天澳洲正式宣佈我們將成為京都議定書簽署國,這是澳洲在國內以及國際社會對抗氣候變遷的一大進展。」 --澳洲總理陸克文

·基於過去氣候變遷和缺水的問題,曾導致世界的不和諧,聯合國秘書長呼籲:「水資源還足夠供應我們每個人所需,前提是我們必須保持水源潔淨,更妥善運用,公平地分享。」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

·「在此議題中,我們已過了關鍵的轉折點,任何人還繼續忽視它的威脅與成因,挑起幼稚的辯論,來混淆、阻擋此議題,將為這一代與下一代帶來可預見的最大傷害。」 --南非環境部長馬蒂納斯‧凡‧史寇威克(Marthinus Van Schalkwyk)

您可以幫忙的是:

一、不吃肉,拯救生命與地球

·聯合國於06年所發表的報告《牲畜的巨大陰影》證明畜牧業造成百分之十八的全球暖化,比全球所有交通工具所造成的暖化還多。

·地球學會於07年的報告中指出,素食所耗費的資源只有肉食的百分之二十五,從肉食轉變為素食對減緩氣候變遷的功效,比從雪佛蘭越野車換成豐田混合動力車至少多一半以上。

·「請少吃些肉,肉是排碳量高度密集的商品。不吃肉、騎腳踏車、少消費,這樣就可以協助遏止全球暖化。」 --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遷小組主席拉杰德拉‧帕卓里

·國際環境組織「拯救地球」在網路上發起素食宣誓活動 www.vegpledge.com ,這個活動專門幫助任何想利益地球的人宣誓吃素!

·芝加哥大學地球物理系教授吉登‧埃胥爾(Gordan Eishel)和潘蜜拉‧瑪汀(Pamela Martin)的研究顯示,從標準的美式飲食轉為純素食,每年可以減少一點五噸碳排放,比從運動休旅車轉為開豐田普銳斯油電混合車還多百分之五十。

·馬克彼特曼(Mark Bittman)並非素食者,他於《紐約時報》一篇文章中指出吃肉對我們地球、健康與貧困者帶來慘痛的代價。

·所有荷蘭人如果每週有一天不吃肉,就可達到荷蘭政府希望家家戶戶一年所減少的碳排放量目標。

·素食者即使開悍馬休旅車也比肉食者騎腳踏車還要環保。

·南美洲有四億公頃的黃豆作物是種給牲口吃的,如果直接給人類食用,只需兩千五百萬公頃,即可滿足全世界所需。

二、資源回收確實能造成影響

·加州估計全州的資源回收所節省的能源,足以提供一百四十萬戶電力,減少二萬七千多噸的水污染,拯救一千四百萬棵樹,減少的溫室氣體排放量等同於三百八十萬輛車。

·丹麥科技大學研究發現回收廢鋁比不回收可省下百分之九十五的能源;回收塑膠可省下百分之七十;回收紙類省百分之四十。

三、多種樹利益我們的地球

·在卡塔胡拉縣(Catahoula Parish)最潮濕的地區種植闊葉樹苗兩年後,路易斯安納理工大學的科學家發現,每畝人造林吸收的二氧化碳量相當於開車一整年的碳排放量。

·美國林務署調查顯示,在芝加哥都會區的兩個郡內,種植九萬五千棵樹,能使空氣更乾淨,並降低冷暖器的使用,三十年後將省下三千八百萬美元。

四、減少碳排放量,使用替代能源的交通工具

·芝加哥大學的研究顯示,駕駛豐田普銳斯油電混合動力車每年可減少一噸的碳排放。

·據愛荷華州立大學2003年研究顯示,食用當地生產的食物,碳排放量較低。非當地生產的食物平均需要運輸 1494 英里,當地生產的食物則只需要 56 英里。

·我盡量騎腳踏車上班以節省能源。 --歐盟副主席瑪格特‧沃斯特隆(Margot Wallstrom)

五、節約能源與可再生能源,能幫助重建地球

·美國能源效率委員會建議大眾採取行動節約能源,例如:關閉待機電器、使用能源之星電器、及電腦自動溫控器、在熱水管外包裹保溫隔熱層、並使用節能燈泡。

·安裝太陽能電池板作為替代能源。

全球暖化的警訊、各國領袖怎麼說、我們可以幫忙的事:影片下載: http://godsfollowers.org/magazine/veg/video/NASA5.asf

大爱电视·互爱讨论区 · 2008。11。24

亚庇慈济本周末在Centre Point棕榈广场办 《慈济志业人文展》


这是我为慈济写的一篇新闻稿,上个月已经见报一次,亚庇电台说可以为我们宣导,于是加多一些内容,传真了过去。

打算这个星期再次见报,友善提醒民众大德前往参观。

两天的志业展,我会在那儿站岗。

“臺灣佛教慈濟基金會亞庇聯絡處將在本月6及7日一连两天举办《慈济志业人文展》,地点是在太平洋大厦四楼的棕榈广场大厅,星期六展出时间早上11点至晚上9点,第二天展出时间早上11点至下午5点。

四十二年來,慈濟以台湾花蓮為起點,向国际撒播無私大愛;無論哪裏有苦難,只要腳走得到、手伸得到的地方,慈济人就盡力而为。

此次举办之《慈济志業人文展》,主要是透過一張張扣人心弦的看板相片,让大众更深入了解慈济之缘起,還有慈濟人的无声说法,呈現慈濟四十二年來,以「克己、克勤、克儉、克難」之精神,跨步國際推動「慈善、醫療、教育、人文」四大志業,和「环保、国际赈灾、骨髓捐赠、社区志工」八大法印。

除了志业人文展,「静思书轩」亦将摆设靜思文化摊位,展出各种类的静思文化产品,包括书籍、杂志、光碟、环保餐具,和素食营养产品。

眾生共業,天災人禍,都是人心所造;道德淪喪,造成四大不調,近年来更發生許多驚世的災難,包括今年五月緬甸風災和四川強震,造成多少人命傷亡、家園破碎,身心受創……令人看了實在不捨。

证严上人说:「唯有凝聚愛的力量,才能為受災受難者拔除痛苦。」

慈濟人不忍眾生受苦難,第一时间踏上受創的国土,至今依然用愛接力,膚慰人心,愿受傷的心靈早日康復,也將善種子播撒在人人的心田。

大爱台摊位将播放四川地震与缅甸风灾的新闻深入报导,尤其是有关慈济志工深入灾区赈灾协助重建的最新进展。

证严上人慈示:生命的長短無法預料,唯一能够把握的,就是善用生命,為人群付出,達到淨化人心,让社会祥和,天下灾难也将相对减少。

诚邀社會人士與會員大德莅临参观《慈济志业人文展》,让慈济与您分享付出的喜悦,与感恩的力量,更期盼您加入大爱志工的行列。”

Sunday, November 30, 2008

孔子有个洋名叫 Confucius


从国家与城市之改名,再使我想起,中国很多城市的英译,以前都是很英式化的,好像是在香港回归中国那段期间才逐渐改成汉语拼音。

如北京,以前读历史时还是叫Peking,不知几时开始改叫Beijing?

以前曾看过一部英文片,叫 55Days in Peking (北京55日),讲述在1900年慈禧太后时代,各国列强入侵北京55天期间所发生的事情。

主演者有Charlton Heston与David Niven等人,从英国人的角度去看当时的中国历史。

不知道著名的“北京鸭”,在菜单上仍然叫“Peking Duck”还是改叫“Beijing Duck”?

而广东已经从Canton改叫Guangdong,但广东话Cantonese英文又怎叫?

Do you speak Cantonese?

Do you speak Guangdongnese?

后者听起来就怪怪的。

但也不是所有城名地名都改用汉语拼音。

如香港还是叫Hong Kong,未曾听说中国有意将之改为Xiang Gang。

还有中国本身的国名,也未听说要改叫Zhong Guo?

否则,Do you speak Chinese(你会说华语吗)?是不是要这样问:Do you speak Zhong Guo Hua?

当然我们也可以这样问:Do you speak Mandarin?

Mandarin是指中国官员的“官话”,也就是华语,在中国是叫普通话。

Mandarin在英文里也是指公务员。

有一种来自中国的柑子也是叫Mandarin。

至于中国的英译是China,其实是指以前的秦国。

我中学读的是英校,记得当时我的历史老师跟我们说,秦始皇是中国的第一位皇帝。

英国人可能就因而取Chin(秦朝)而称中国为China。

不过,当时我在脑海里疑惑着:中国的第一位皇帝不是黄帝吗?

除了地名国名,英国人还把人名也英式化了。

立即就想到,孔子的英文名叫Confucius (孔夫子)。

孔子的英文名独树一帜,够洋化吧?

孟买恐袭份子身上带有大马身份证?


早上驾车听到电台说:发动孟买恐袭的激进份子有来自我国的学生。不过,政府声明孟买恐袭与我国无关。

好奇之下,上网去找相关新闻。

CNN网引述报导说:这些年轻袭击者之前假扮学生,住在孟买公寓,身带大马身份证。

新华网说:年轻袭击者来自巴基斯坦,曾以大马学生身份在当地生活。

星洲互动则说:他们多为巴基斯坦人,在逗留孟买期间偽裝為大马學生。

看样子,有关恐袭份子可能只是假借大马学生身份。

但,他们是从何取得大马身份证的?

从新华网的一张图片看来,被拍到面孔的一名年轻袭击者,不怎么像巴基斯坦人,长得倒是有点像马来人。

自己也是孤陋寡闻。

第一次听到英文新闻报导时,是说印度Mumbai发生恐怖袭击,当时还以为Mumbai是另外一个都市,但第二天看中文报时,却说是孟买。

孟买不是叫Bombay吗?几时改名叫Mumbai?

记得在80年代,英国乐团The Police就有一首歌叫:Bomb away in Bombay。

是不是Bombay字里有个Bomb字,意头不好?

不过,其中文译名孟买,其音又似乎比较接近Mumbai。

使我想起缅甸也从以前的Burma改成现在的Myanmar,而中文译名缅甸的“缅”字也是比较音近“Myan”字。

我猜想,可能Mumbai和Myanmar才是它们当地的原本发音,英国人进去后,将许多名字都改成英文发音,但当这些国家独立后,它们又用回原本的名字。

非常巧合,Mumbai和Myanmar的头一个英文字母,都是从B(Bombay, Burma)改成M。

再使我想起,中国很多城市都改成汉语拼音,如北京从Peking改叫Beijing,广东Canton改叫Guangdong。

那香港是否也该从Hong Kong改叫Xiang Gang?

还有中国,是否应该改叫Zhong Guo?

毕竟China取自秦朝国名,然而秦朝,早就灰飞烟灭了。

放生不如护生


上星期,海涛法师到沙巴来弘法。

对海涛法师所知不多,根据报纸报导,他此行似乎只是以“放生”为主。

对于“放生”,也有一些看法说:“放生”的原意很好,但若是造成业者要特别去捕抓,卖给你去放生,这样的做法,其实已经是本末倒置,“放生”变成“害生”。

根据这个说法,举办大规模的放生法会,岂不造成更多动物被捕猎被抓,“放生”岂不变成“放死”?

放生也将破坏生态环境,尤其是当你将它们放生到陌生的环境,它们会因不适应而死亡。

我觉得,放生应该顺其自然,不用刻意去做。

也读过圣严法师说:放生不如护生。法师说:佛教提倡放生,是为了保护自然生态,不要滥捕、滥杀。

如果刻意去买来放生,这买卖的过程中,结果就适得其反了。

有些人喜欢放生做功德。

过后如果自己又大鱼大肉,岂不“抹杀”了以为自己立下的功德?

与其如此,不如吃素,相信吃素的功德更大。

这只是我对放生的一些意见。与宗教无关。

Friday, November 28, 2008

不要用人民的钱救市


联邦国际贸易及工业副部长刘伟强说:我国去年流失的380亿元资金,非外资撤离,而是本地公司的海外投资。

这数据来自联合国贸易发展(UNDP)的世界投资报告。

根据该报告指出,我国去年的流入外资是马币290.4亿元,而外流投资是380亿元。

安华不认同刘伟强这段话,并要他收回,和在国会召开特别会议讨论这项课题。

380亿元是个整数,不能断定它是全部外资,还是本地公司到海外投资。

另一项事实是:大马是唯一外资净外流的东盟国家,其他国家都是外资净流入。

无论如何,那是去年的数据。

今年,外资肯定已大举撤离,否则政府就无需通过ValueCap向公积金局借贷50亿元救市,又将现有的50亿元债券延期至未知。

这些外资,不止是投机基金,也包括长期投资基金。

ValueCap的举措,岂非等于从外资手中接手买过这些股票。

但可以支撑到多久?

国行总裁说,目前还不是最坏,最坏是在明年。

千万不要到时又说再用人民的钱注资。

如果马币跌到4元水平


摩根史丹利建議投资者買進马币期權,因為在國行“弱勢貨幣”政策下,马币匯率波動將變大。

摩根史丹利预测,年底的马币將會下滑至3.75元,而至明年6月底,还会下滑到4元水平。

也就是说,如果此时你以3.60元买进,年底以3.75卖出,每一美元可带来4.17%回酬。

如果留到明年6月,每一美元可为你带来11.11%回酬。

这些回酬率,远比银行订存高3成至3倍。

所以根据经济原理,当银行利率下跌,国家货币也跟着滑跌,因为投资者会把资金取出,转往提供较高利率的国家去。

再根据经济原理,当银行利率下跌,国家通膨率将会升高,因为百姓宁可拿钱出来消费。

所以国行必需面对一连串的抉择,而这些抉择,时常都自相矛盾。

为刺激经济,国行最近调低利率,但通膨率将随之回升,外资将外流加速,马币将加速下跌。

为刺激经济而采取的振兴措施,可能就事倍功半。

若要外资回流,马币走强,通膨率下降,国行就需让利率回升。

所采取的振兴经济措施,仍然事倍功半。

国家最大的需要是信心,这个信心需要来自外资,也需要来自人民。

还有诚信。民无信不立。

如果马币真的跌到4元水平,那不是比固汇制时期的3.8元还糟?

难道国行会任其滑跌,束手无策?

讲到汇率,其实是个零和游戏。

虽说当前风暴是个全球性现象,各国货币理应同步下跌,包括美元在内。

但投资者仍需把资金换成一种货币(currency),结果还是选择了美元。

当前美国经济虽然摇摇欲坠,岌岌可危,美元兑其他货币依然坚挺,便是这个原因。

国能因石油而让电费涨价,却因煤炭而不能让电费跌价


这是一个没有诚信的国家。

当油价飚涨,国能以此为由,说成本猛涨,因此争取电费起价,结果如愿以偿。

当油价滑跌,国能却改口说,其成本主要来自煤炭,还学贸消部长的口气说:除非煤炭跌至75美元,否则电费不能调低。

他说:原油價格從147美元跌至目前约50美元,但煤炭價格的跌幅卻不如原油,目前还在80至90美元之间。

这位高级副主席还作出惊人透露说:“我們沒有購買石油以供發電,所以我們無法調低電費。”

既然没有用石油发电,当初为何却以石油价格飚涨为由来调高电费?

國能此举,的确不可原谅。

国内成本高昂,其实还有两个因素。

第一是外汇成本。尤其是近来马币节节滑落,不止国能,许多企业包括马电讯,IOI等都不能幸免。

第二是国能与全国13家独力发电厂签署的特殊合约。

副能讯部长在国会透露:从04年至08年5月期间,国能已缴给这些独立发电厂高达429.2亿元。

平均每年107.3亿元。

这些电力,其实是供过于求。

我国的储备电力高达40%,远比国际标准的15至20%高出一倍。

意思就是,人民没有用到这么多电,国能也不需要储备这么多电,但鉴于前朝的合约,国能都必须向这些发电厂购买固定的电力。

根据数据推算,如果将储备电力降至20%,国能4年来可省80亿元。

通过提高电费,国能把这笔电力成本pass给人民,让人民承担这笔费用。

除了油价,在电费方面,人民还是输家。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