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 2008

迦玛 写 黄明志: 卫道人士 当然不爽


每逢星期一,我都会看中国报一个叫《星月杂谈》的专栏。作者叫迦玛(Jamaluddin),是位马来作者。

开始时,以为它是翻译稿,直到看到光明日报一篇访问,才发觉这位作者不止会写会讲华语,而且写得说得比许多华人还流利更标准(他曾出现在RTM2的《你怎么说》节目)。

他曾在北京大學深造,在北京工作7年,直至1994年返回大馬,目前是一家教育顧問機構的首席執行員。

父亲是前马共份子。母亲刚在10月20日去世,享年84岁。根据媒体报导,她是左翼马来妇女运动家、马来亚共产党第十支队战士,叫Shamsiah Fakeh。相片便是迦玛的全家福,摄于1964年,图中最小的就是他。

迦玛有自己的网站,但好像很久都没有update,所以只能从中国报读他的专栏,有时也会在《当今大马》读到他较长的文章。

访问他的《光明日报》记者这样描述他:

“迦瑪是近期爆紅的評論人。他思想開通,思考精密,對國家課題有獨到的見解,而讓他得以在一眾評論人中更顯突出的是,曾在中國北京居住數十年的他,雖是馬來人,卻精通華文,且說得一口流利的“京片子”,不僅如此,他也比一般馬來評論人更關心華人政治。”

其实,本来不是要谈迦瑪,不过,今天读了他这篇:《衛道人士 西北不爽》,谈到黃明志,引起我很大的共鸣。

就让我转贴迦玛这篇精彩文章与大家共享。

“黄明志的《丘》片、《濫》片、《罵》片一一欣賞了,果然是很HOT的本土化中文創作,撇開它粗俗的一面,內涵絕對一針見血。

馬來西亞教育制度,特別是所謂源流教育,存在先天不足,后天失調的嚴重缺陷。面對這種狀況,一些人默默低調地作了自我調適。經濟拮据的華裔家庭,為子女選擇了“華小→國中→國立/私立大學”的升學途徑;經濟寬裕的華裔家庭,則為子女選擇了“私立/國際小學→私中/國中→海外大學”的升學途徑。

不能否認,一些人自始至終都無法從種族潛意識中自拔,認為唯有“華小→獨中→華文大學”才是大馬華裔的選擇,否則就有背叛華教之嫌。

華文媒體評論人和專欄作者幾乎一面倒,對黃明志作負面評價,口誅筆伐,無情鞭撻。公正地說,獨中生不是沒有好的。但普遍上英文夠濫、國文更濫,華文也不怎么樣,這絕非黃明志一個人的問題。把實話說出來的好處是讓社會正視問題,開明地調整方向,尋求解決途徑和改進方式。

但令人遺憾的是,很多高高在上的報人和教育工作者不去探討黃明志作品的內涵,卻給這位勇于和善于表達觀點的年輕人狠狠一記悶棍,恰恰與禁酒、禁男裝、禁瑜伽的呼聲,有異曲同工之妙。難怪黃明志再創一首饒舌曲《不罵粗話》,獻給年頭還在讚美他的衛道人士。

不能低估的是,黃明志的作品如今在大馬華裔青少年中,引起了鉅大的迴響,撞出了火花與共鳴。學生們不斷地重複他的Sentence Making,而且琅琅上口。

如果說黃明志低俗,他俗不過有“敦”字頭的林良實;如果說他的作品色情淫穢,他色不過“拿督斯里”的作品那般鏘鏘“好詩(濕)”。

從另一個角度看,黃明志的作品顛覆了傳統守舊的思維模式,衝撞了壓抑封閉的文化禁錮,撕開了齷齪虛偽的衛道面具,暴露了種族民粹的潛意識膿瘡。

黃明志不是無知,也沒有失策,當他的作品《我愛我的國家》說出華人心聲的時候,媒體和族群給予他強力支持。這回他的作品試圖把一群小孩的話,說給從不認真聆聽的大人們聽時,大人卻改變了立場。

《罵》片歌詞唱道:“我沒有變,我就像你喜歡我說實話,但是實話千萬不能踩到你的尾巴”。黃明志啊黃明志,你故意去踩別人的尾巴,衛道人士當然西北不爽!”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