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4, 2017

华小5,000万拨款的迷踪

前天提到财政部追加预算30.81亿,其中2.98亿是给教育部的预支拨款。

这笔拨款应该也包括拖欠华校的5,000万元在内,但,为何第二财长佐哈里周一在国会发言时说,这笔5,000万拨款仍未交给华小?

佐哈里说,由于财政部去年只为华小准备1,650万元,而负责援助华小的社会领袖坚持要5,000万元,所以这笔拨款未曾发出。

所以不是因为华小应得的5,000万元被挪去了赈灾,而是华裔领袖拒绝接受被缩减的拨款。

也有可能其中3,350万元被挪去了赈灾,所以只剩下1,650万元给华小。

问题是,这些拨款可以挪来挪去用的吗?每年预算案里不是已经有个供灾难用的急难拨款了吗?为何会用到教育部的学校拨款?为何每次都往华校拨款打主意?难道华校拨款可有可无?还是华裔领袖没有积极去申请/争取?

再说,赈灾和教育根本是两回事啊!

根据佐哈里的说法,1,650万元已经在教育部手里,教育部另外申请3,350万元额外拨款,财政部仍在考虑当中。

也就是如之前教长马茲尔(Mahdzir Khalid)说的,财政部未必会答应补回余额给华校,现有的1,650万,有多少拿多少,要不要随你。

但教育部已经追加高达2.98将近3亿元的拨款,看样子3,350万余额并不在其中,因为佐哈里已说要不要批还在考虑中。

从追加到的2.98亿元,教育部要发放5,000万给华校是绰绰有余,为什么不能先“挪”出来呢?

如果华小的去年拨款还未拨下来,为何副教长之一的张盛闻却坚称华小5,000万拨款已经陆续发放?这笔钱如果不是来自教育部,又是来自哪里?

我想,若不是佐哈里的资料不update,便是有人没有说实话。

根据张盛闻21/3日的文告,他只澄清说“马华领导层曾和财长首相详谈,首相也答应把1,650万元增加至5,000万,所以我们在今年26/2日开始分发拨款”。

张盛闻的澄清,似乎越澄越不清。

首相只是口头答应,但照第二财长佐哈里20/3日在国会的说法,财长首相似乎还未指示他把华小拨款提高至5,000万呢!

既然如此,何止5,000万未发放,连原先被缩减的1,650万也未发放,如果马华自上个月26日就已开始分发拨款,这笔拨款数额多少?又从何而来呢?

这当中是不是有人没有说出真相,所以越说越离奇?

顺便也就提一提近来似乎又热起来的统考课题。

昨天读到高教部长伊德里斯祖索说,高教部愿意和董总商讨统考事宜,条件是董总愿意将考试交给国家考试局处理。

高教部长这番话,真是离晒谱。如果独中考试交国家考试局处理,那还能叫统考么?

他还提出五大理由为何政府不承认统考,不外是独中教学未依据国家基本课程、统考不是由教育部国家考试局评分、马来文程度和历史内容和SPM的不一致,以及国立大学的入学条件是要SPM的马来文优等和历史科及格。

五大理由其实还是围绕在马来文和历史科目。

但这些不都是人为的吗?

倒是想知道,政府大学也收海外学生,他们肯定没有SPM,政府大学难道也要他们先取得SPM马来文优等和SPM历史及格吗?肯定不是。

既然海外学生可以根据他们的考试成绩进入我国政府大学,为什么独中生就不可以呢?

说到历史科,可以多一些世界各国历史和本地历史,不要只是专注在阿拉伯和回教文明史吗?我们又不住在阿拉伯,为何阿拉伯历史似乎比我国历史更重要?

想不到的是,土权主席伊布拉欣阿里也说要开圆桌会议来讨论承认统考事宜。他说“我们必须甩开政治与种族观念,依据学术与专业角度来谈论此事”。

虽然我不知此事和土权何关,但他言下之意,好像准备接受统考,并将会议的最终方案推荐给政府。

有没有受宠若惊?

至于之前说要在国会提呈动议的安奴亚慕沙,最近动作特别多,也有点反常。

他前天宣布不竞选大马足总会长职了,昨天他又宣布一项公开作文比赛,奖金高达一万元,作文题目:“林吉祥被指是种族主义者、反回教及52年的独裁者,真的吗?”

他对统考的支持,还有没有下文?我倒很有兴趣知道。

这最后一里路,希望不是一条很长可能永远都走不到也走不完的一里路。

Thursday, March 23, 2017

假如新闻是假的........

财长首相几次抨击有“某些人士”、““不爱国人士”、“散播假新闻和错误讯息的人士”,导致国油和沙地Aramco的交易差一点告吹。

这名“人士”是谁?纳吉一直没有点名出来。但这一次,他直指是一名“国家前领导人”。谁是这名“国家前领导人”?画公仔就不用画出肠来了。

他说,就因为他是国家前领导人,所以让很多人信以为真。

至目前为止,还未读到这名前领导人的回应。

究竟纳吉口中的“某些人士”是这名“前领导人”还是另有其人?这之前,大家都以为“某些人士”是国油CEO祖基非,因之前他发表了国油有足够资金也不知有外资参与RAPID计划的言论,所以他的嫌疑最大。

(请参阅《某些人士不爱国》20170320)

很凑巧,昨天,国油脸书上载了一段4分钟长的影片,便是有关当天(28/2)双方接受记者的访谈。

先是由沙地能源部长卡立(Khalid Al-Falih)表示对此次的合作表示高兴bla bla bla,接着一位女记者发问两个问题。

一是既然RAPID工程已经开跑,为何半途又和Aramco合作(joint venture)?二是在之前的洽谈间,Aramco有没有要从该联营计划退出过?

第一个问题,相信也是大家心中的一个疑问,如祖基非透露过的,国油有足够的资金,工程已经进行了六成,现在才来找JV伙伴,实在不寻常。

第二个问题,记者显然也读到了早前的报道,那便是,沙地Aramco在进行了一项可行性研究后结论是计划的利润不可观,因此宣布退出该计划。

先由Aramco CEO阿明(Amin H Naseer)回答第二个问题。出乎意料之外,他却说双方三年前就已开始洽谈,这期间Aramco从未考虑过要退出该计划。

噢?那之前Aramco退出的报道,难道是假新闻?

那第二财长佐哈里证实有关报道也是假的?

接着由祖基非回答记者的第一个问题。他说,国油参与JV计划不是什么新闻,可以和Aramco合作更是感到荣幸,而且对方将确保提供长期性的原油供应,双方可以在这个区域和这个领域一起发展。

哦?那之前祖基非指国油不需要和外资以及没听说要和Aramco JV的报道都是假新闻?

如果都是假的,为何当时不见当事人出来否认呢?

再如果如Aramco CEO卡立说的,Aramco从未考虑过要退出,为什么财长首相又不断重复指说有人要破坏双方合作,导致对方几乎撤资呢?

大家口供前后不一,是不是很奇怪?

“前领导人”会不会回应财长首相的指控?等着瞧。

https://www.facebook.com/petronas1/videos/10154733082758171/

Wednesday, March 22, 2017

是不是因为财政很烂?

年度的追加预算又来了!这一次,财政部追加30.81亿元,主要是批给七个单位和部门。

这七个部门/单位分别是:教育部(2.98亿元)、交通部(2.16亿)、卫生部(1.04亿)、妇女部(1.28亿)、外交部(2,413万元)、选委会(6,278万元)和另外22.48亿拨入法定基金(Statutory Fund)。

财政部也另外要求通过批准一项9.9亿额外拨款,作为去年发展开销的追加预算。

去年也有这笔额外3.9亿的发展开销,意即今年这笔追加发展开销涨了2.5倍,报道笼统地说是用在经济社会和基本行政开销上。

算起来今年追加总额其实应该是55.18亿(30.81+9.9+14.47),其中的14.47亿是无需寻求国会通过的。

竟然还有无需国会通过的开销?报道指这些开销包括:公务员退休基金(14.24亿)、国家元首拨款和王室津贴(818万)及司法薪资调整(1,466万)。

这次的追加预算是由副财长奥斯曼(Othman Aziz)提呈的,不是财长首相。

请注意,无需国会通过的最大部分开销是给公务员退休基金(KWAP)的拨款,单单这个项目就占去了99%。

我不懂为何这部分无需经过国会通过,是不是因为这些都是必须支出,所以无需通过?

好像有点不对吧!如此岂非可以在这些项目上无所节制?

去年也有这样一项给KWAP的拨款,数目是22.9亿,叫担保开销。拉菲兹质疑因为KWAP面对财务困难,所以才需要政府拨款。

记得吗,KWAP借了40亿给1MDB的子公司后来变为财政部子公司的SRC,其中4,200万却去了MO1在阿马银行的私人户口?

(请参阅《SRC借钱未还,KWAP获拨公款》20160330)

SRC的账目只做到2012年。前天,财长在国会书面报告,稽查师Deloitte有意辞去SRC的稽查工作,所以SRC的账目至今都还未做出来。

不止如此,去年Deloitte不也不愿稽查1MDB的账吗?

真够荒唐吧!两家官联公司,一家当时还是由财长首相亲自当顾问主席,另一家直接由财政部掌管,几年的账竟然都做不出来,也没有稽查师愿意稽查它的账。

1MDB最荒谬,所谓Big 4的四大稽查楼都先后稽查过它的账目却也先后辞去工作,可见这家GLC的账目真的大有问题。

说离题了。总之,去年拨与KWAP的22.9亿和今年的14.3亿款项加起来37.2亿,不知和KWAP借予SRC的40亿贷款有无关系?

说回追加预算案吧!其实还是老课题,便是自2009纳吉接任首相以来,每年两次都惯性的追加预算,一次在三月一次在九月,已经成了常态。

去年三月的追加预算是33亿,如果加上另两项额外追加则是60亿,算起来今年的追加比去年略少。

(请参阅《尽量追加,反正有GST........》20160325)

问题是,为何每年都要追加两次预算?是不是因为有人不会做预算,年年都超支,所以才要在后来再追加回来?

那我可以说,这位每年都要追加预支的财政真的做得很烂,既然做不好,早就应该换人做了!

让我们逐一看看各追加项目。

除了法定基金拨款,最大项目便是教育部的2.98亿拨款。相信这笔拨款也包括拖欠华校的5,000万在内。

这5000万华校拨款,也不过占了教育部此次追加的六分之一。但,为什么还未拨出来呢?

交通部的2.16亿预支,其中7,837万是MH370的搜救经费,去年则用了5,824万。

卫生部的1.04亿预支是用在支付医院支援服务。

妇女部的1.28亿开支则为残障人士、贫穷家庭和乐龄提供社会经济援助。

外交部2,413万元开支是为应付因马币贬值所造成的海外大使馆营运开销增加。

选委会6,278万元预支是在去年的砂拉越州选(6,000万)以及半岛大港和江沙的两个补选(278万)。

Tuesday, March 21, 2017

又是中国公司?

自从普腾五年前被私有化下市后,似乎就很少写普腾了。

虽然私有化,业绩并未见有好转;为此,政府去年还提供了一笔15亿低息贷款,有没有帮助到?若有帮助到就不需忍痛求售了。

倒是不明白,如果第二国产车Perodoa可以赚钱,为何普腾数十年来仍然面对亏损,叫人民不断为它买单?

被赛莫达的多元资源(DRB)私有化后,亏损也未见减少,叫母公司也吃不消,终于公开叫卖。

之前就有报道说中国吉利集团(Geely)有意收购普腾51%股权。

读到这里,可能你在心里喊道:又是中国公司?问题是,可能这家中国公司都不敢买它。

月初的时候,吉利不是放话说放弃收购普腾,不买了?

什么原因?吉利董事长李书福说:普腾管理层“朝三暮四”,今天这样,明天那样,一直改变计划。

吉利董事长李书福是那样说的。奇怪普腾至今都没有作出回应,对吉利的“拒购”无动于衷。还是,它已找到另一个潜在买家?

其实是还有另一个潜在买家,便是法国的标致雪铁龙集团(PSA),但,它也已转为收购通用汽车(GM)旗下的Opel了。

普腾最后花落谁家?目前仍是个未知数。

另一厢,轮到也是中国公司的中粮集团(COFCO)受邀收购FGV股份。

消息一出,FGV股价立即冲破了2元水平。

报道称,另一潜在买家也是属于赛莫达的贸易风(Tradewind)。

无独有偶,贸易风和FGV旗下的MSM同是国内进口白糖的duopoly垄断商。

但FGV CEO查卡里亚否认与贸易风洽谈,那就只剩下中粮是唯一的洽谈对象了。

希望FGV不会像普腾那样“朝三暮四”,拖拖拉拉的,否则中粮等得不耐烦也“拒购”的话,那就白费心机了。

根据资料,中粮是“全球领先全产业链粮油食品企业,年经营量达1.5亿吨,种植、食品、加工、包装、地产等业务遍布140个国家。

该集团拥有11家上市公司,7家在香港上市,其余4家在中国内地”。

垦殖民对这件事情怎么看?我很好奇。

Monday, March 20, 2017

某些人士不爱国

当读到财长首相痛斥“某些人士”不爱国,向沙地政府提供不实资讯,导致我国差点失去沙地国油Aramco的巨额投资时,我还以为他又在针对着反对党指桑骂槐。

纳吉这番言论,就证明了Aramco之前的确曾宣布退出国油的边佳兰RAPID计划,却在两三个星期后又配合沙地国王的亚洲行,前来我国签署高达310亿美元资金的合约,70亿美元的RAPID计划亦在其中。

当时还有高官驳斥沙地Aramco撤资传言乃无的放矢,这位高官就是来自本州的首相署EPU部长阿都拉曼达兰。他说双方谈判从来不曾中止过。

白纸黑字,难道传统媒体也在报道假新闻?不可能吧!

那纳吉痛斥的“某些不爱国的人士”是谁呢?不管之前或现在,都未曾见反对党人士,包括拉菲兹或潘俭伟在内,公开反对过沙地Aramco投资国油的RAPID计划。毕竟,有外资进来是件好事,反对党不可能对每件事都为反对而反对吧!

纳吉说,沙地政府是因为接收到我国处于政治风险级别的错误资讯,指我国不稳定、公积金局接近倒闭,以及政府无能力支付购公务员薪金等等,才说要退出。

有位博客Ganesh找出了《星报》之前报道,国油CEO旺祖基非(Wan Zulkiflee Wan Ariffin)曾对沙地Aramco宣布从RAPID计划撤资的报道表示诧异。

他说,对方根本没有参与计划,怎可说退出计划?

旺祖基非也强调,从第一天开始,国油就已宣布有足够的资金为RAPID计划融资,我们不需要也不会依赖外来资金,何况目前我们的工程已做到了60%,成本在预算内,提炼厂预计可在2019年完成,跟着就兴建石化部分。

原来RAPID已经建成60%,国油资金也足够,那为什么还要沙地政府投入70亿美元呢?70亿美元,等于马币约310亿,难道又乘机为1MDB填债?

不可能吧,我认为沙地不会注资,而是以Aramco的IPO股份或以原油代替。

这点在上两篇的文章里曾提到,很高兴看到博客Ganesh也这么认为。

可见国油CEO本身都不认同让Aramco参股,还说国油有足够的资金,不用外来资金参与。他甚至不知道Aramco曾表示要参股,才会问:为何一个没有参与计划的公司突然说要退出?

看来,邀请沙地国油参股是纳吉政府本身的意思,之前可能没有知会过国油,国油CEO才会说不知情。

然后,他还在沙地国王率团前来签约的前几天开记者会发表上述言论,似在说给财长首相听。

纳吉口中的破坏分子,莫非是他,不是反对党?可是,签约当天,旺祖基非不是代表国油,而且还笑得非常开心?

提笔至此,让我觉得好像在看一部侦探推理,如何也不会想到纳吉首相指的“不爱国者”,可能就是国油的CEO。

我倒担心祖基非会因此丢官。

http://sahathevan.blogspot.my/2017/03/petronas-ceo-wan-zulkiflee-may-be.html

http://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7/02/22/petronas-clears-the-air-on-partnerships/#M5rs4Gy0OD6tJ4th.99

http://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7/02/25/let-petronas-do-its-job/

Friday, March 17, 2017

沙地无现金投资?

沙地国油Aramco和我国国油Petronas签的合约,根本没有提到70亿美元投资数额?

根据Aramco网站新闻,里边只提到双方签署一份买股协议(SPA),以允许Aramco参与国油在柔佛的RAPID股权计划。也没说各持50%股权。

我很好奇,为什么是叫买股协议(Share Purchase Agreement),而不叫什么联营协议(Joint Venture Agreement)?

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Aramco将投入的资金数额,只说Aramco将提供大部分的原油供应,而国油则提供天然气、能源和其它供应。

那70亿美元这个数字何来?是我国政府自己透露的。

那昨天怎会有新闻报道说,沙地政府要求打折5亿美元?

所以我一开始就觉得,沙地可能会以交换股权方式来参与国油RAPID的投资,即以本身Aramco上市的IPO来换取RAPID股份,如此的话,沙地根本就不会有资金进来,反而是我国持有对方Aramco的股票了。

另外一个可能,便是Aramco将以提供原油方式来取代。昨天提到对方将负责提供最少70%原油进口,但协议则是“大部分”的原油供应,即是有可能超过70%。

RAPID等于成了Aramco的长期固定客户,沙地何乐不为?

再加上对方要求在销售和管理有“话事权”,可以说,两者合作,其实对Aramco比较有利。

这也难怪,大家记得上回我曾提到,Aramco在进行一项可行性研究后,已经宣布退出RAPID计划了吗?第二财长佐哈里也证实了这点,却在短短两三个星期后峰回路转,Aramco由沙地国王亲自率团来和国油Petronas签约。这个变化是不是太快太突然了呢?

如果我方不给对方一些甜头,对方会“回心转意”吗?

而今,对方还说要一年后才要进一步洽谈呢!

想想也是,当今油价低迷,沙地政府为何还要到海外投资在油气领域?根本都不用急,沙地急的是要将Aramco挂牌上市筹募资金,那才是重点。

http://www.saudiaramco.com/en/home/news-media/news/saudi-aramco--petronas-sign-share-purchase-agreement-for-equity-.html

今天还要谈另一件事,便是有关我国糖价。

消费部长韩查说,我国从泰国进口50%白糖,但我国糖价还比泰国便宜,而且才涨了11分,所以人民应该感谢他不是埋怨他才对。

这又是什么逻辑?因为50%白糖从泰国进口而我国糖价仍然比泰国便宜所以就要感谢他?

我曾提到,当今原糖价格和2013年原糖价格其实相差不远。

昨天,潘俭伟以数据驳斥韩查的说法,指根据全球原糖价格,我国零售白糖应该降价而非涨价。详情大家可以看这里:

http://www.theedgemarkets.com/my/article/%E6%BD%98%E4%BF%AD%E4%BC%9F%EF%BC%9A%E7%99%BD%E7%B3%96%E7%90%86%E5%BA%94%E9%99%8D%E4%BB%B7%E8%80%8C%E9%9D%9E%E8%B5%B7%E4%BB%B7?type=%E6%96%B0%E9%97%BB

Thursday, March 16, 2017

谁最需要钱,谁就输了!

安奴亚慕沙澄清,他被冻结玛拉主席职务,统考课题只是原因之一。

我觉得它连原因之一都不是,因为那是后来的事。之前,公款买车、赞助球会和澳洲卖楼等丑闻才更严重。

承认统考只是他个人立场,何须停职这么严重?何况,之前他不也说过他是种族主义者吗?

今天来谈上市油公司蚬壳(Shell),因为有股友问:为什么这家公司不见了,是不是除牌了?

Shell没有不见,也没有停牌或除牌,它已经换了一个新名字叫Heng Yuan(恒源)。

至于油站迟些也会换招牌,就像上次Esso卖给Petron也是隔了好一段时间才把油站换上新招牌。

为什么换了个中文名字?它不是荷兰公司吗?

的确,但它已将大马臂膀卖给这家中国公司。不止大马,它也脱售了它在全球的其它炼油资产,包括挪威捷克英国法国德国等国。

恒源是在去年以6630万美元(当时约马币2.75亿元)收购蚬壳的51%控制权。

(请参阅《油价暴跌,两只油股却大涨》20160202及《Shell只值1.80元?》20160203)

EPF和国投(PNB)也持有Shell股权,所以它也可以称为半个GLC。

连Shell也卖给中国公司,不知那些种族分子怎么看?当然他们也无可奈何,毕竟Shell的大股东是外国公司,它爱卖给谁就卖给谁,否则,他们大可叫国油买Shell的股份啊!

问题是,自从油价大跌,国油已经减少投资,怎还会把Shell买过去?

最近的边佳兰炼油和石化综合发展计划(RAPID),还需沙地阿拉伯投入70亿美元收购一半的股份呢!

说到RAPID计划,签约才不过半个月的时间,沙地政府就要求国油至少5亿美元的折扣!即是说,收购价减至65亿美元以下,至于股权是否仍然保持50%?那就不得而知。

然后,沙地的资金要一年后才能汇过来。可是,RAPID不是随时可能已经开始动工了吗?如果一年后沙地变卦,那怎么好?总不能工程半途喊停吧!

此外,对方也要求在销售和管理方面有“话事权”,以及提供至少70%的原料进口。

为了取得资金,相信国油不得不接受Aramco的要求吧!最怕是如我上次说的,与其把70亿美元折扣后的65亿美元资金带进来,沙地改为要国油认购Aramco的上市IPO当contra,国油要如何是好(请看《没有提到26亿捐款》20170301)?

沙地也有它的议程,那便是将其国油公司Aramco上市筹资,但它投资我国国油RAPID计划也需要资金。

对沙地政府来说,哪个计划比较重要:沙地Aramco的上市计划,还是我国的边佳兰RAPID计划?谁最需要资金,谁就输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