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6 January 2019

土团党悄悄在沙巴成立区部?

土团党已经悄悄在沙巴东海岸登陆,成立了第一个沙巴区部?

周末的时候,在东海岸版出现了一则新闻,土团党宣布在拿笃诗南区正式成立区部。

当读到该则报道时,心里有点怀疑,照理,“土团党成功东渡沙巴”,这样一则的“天大”新闻,不是应该出现在头版头条吗?

宣布土团党诗南区部成立的是自称是该区部主席的杰尼库门(Jani Kulmen),他是在他的住家发布这项消息,陪同者有其区部副主席勒逊英基()及该区党员和支持者。

既然是沙巴首个区部成立,为何不见半岛的土团党领袖出席,共襄盛举?他们有没有受到通知,承不承认这个沙巴区部?

杰尼说,该党目前有2,319位党员,已开了47个支部,是该党在沙巴拥有最多党员的区部。

报道说,杰尼也是PEKIDA沙巴领导层之成员,他带领PEKIDA成员和本地穆斯林土著入党,目的是要捍卫本州土著及伊斯兰的权益,并会权力支持领导敦马、慕尤丁和署理主席慕克里,并认为只有土团党才能维护土著与伊斯兰的地位。

既然杰尼是Pekida成员,那他和Perkida的阿克占应该是不同阵营。

本州学者再纳阿查曼(Zainal Ajamain)评论说,他觉得很有趣,因为该区人口主要是武吉斯(Bugis)族群,他们之前支持巫统,现在改为支持土团党,他们要如何与主要支持民兴党的苏禄族群分庭抗礼?

话虽如此,从图片看来,当天的出席者不像是武吉斯人,比较像是苏禄族群。

阿查曼不认同沙巴公正党副宣传主任Musli Oli说的,民兴党应该解散及党员加入土团党,但他认同,除了赢取上届大选,民兴党并没有一个明确方向(请看《“One-off” Party》20190114)。

他说,民兴党本来就没有一个清楚理念,如今成了州政府,其领袖反而不知所措;万一主席沙菲益有什么三长两短,党内恐怕没有适合的接班人。

其实,土团党何尝不是如此?尤其是以敦马现在的年纪,当务之急应该是尽快培养适当的接班人,但老实说,我看来看去,党里似乎还未出现这样的人选。

这或就是为什么,敦马急着甄选巫统领袖加入土团党吧!

Tuesday, 15 January 2019

政府买卖土地,不可过问

前朝政府通过财政部成立的国家土地资产公司(ATNB),在大马橡胶局(MRB)和公积金局(EPF)间的土地买卖扮演仲介角色,从中赚取了7.8亿元,之后,它还在1MDB、赛莫达和印尼商人Peter Sondakh等人手中获得各种地皮。

这是《The Edge》上周所揭露的。

原名叫National Content Development Corp的ATNB在2007年成立,后来在2011年易名为ATNB。

根据相关的法定法令,橡胶局的资金只可用在橡胶业发展和研究,不可用于其他用途,财政部竟然想到一个方法,就是将子公司ATNB作为橡胶局和EPF土地买卖的仲介,将交易价22.8亿元当中的7.8亿元,作为ATNB当仲介的收益。

也就是说,橡胶局因此少赚了7.8亿元,因为这笔资金流入了财政部子公司ATNB。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EPF因此多付了7.8亿元,因为橡胶局并没有收到这笔资金,反而是去了毫不相干的ATNB(请看《轮到大马橡胶局丑闻曝光》20190104)。

橡胶局现任主席奈尔(Sankara Nair)表示,EPF不可说不知情,因为橡胶局、ATNB和EPF子公司Kwasa Land是在2011年8月16日的正式仪式上签约,因此EPF是知道土地“买贵了”。

奈尔质疑,这样的交易方式如何像纳吉说的让EPF的会员们受益?

他也透露,橡胶局当时只是被指示卖地,“什么都不可以问”,但时任原产业部长东博不可能不知道土地市价,因为他本身是专业的土地估价师。

之前,东博回应说,当时的交易是根据政府发出的指示进行的。

类似情况,相信不止这一单吧!你可以想象,EPF还有多少资金被当朝者挪用去了哪里。

《The Edge》揭露,ATNB又和1MDB扯上了关系。原来,前年被用来收购Mulia产业公司51%股权的MKD Signature,是ATNB子公司Sentuhan Budiman持有的另一家两块钱子公司。

记得吗,当1MDB的丑闻在2015年爆发,为了减债,前财政首相开始分段变卖1MDB土地,除了指定朝圣基金、KWAP、LTAT/阿芬等GLC买地,也找来了印尼Mulia集团以6.65亿马币购买一块1.38公顷(3.42英亩)的TRX土地,也就是后来建106交易塔地标的地段(请看《印尼Mulia买TRX土地?》20150514)。

由于受到1MDB丑闻困扰,导致Mulia融资困难,于是,财政部于前年透过MKD Signature收购Mulia产业发展的51%控制股权,唯价钱不详(请看《106交易塔的古怪交易》20180110)。

所知道的是,MKD Signature向汇丰银行贷款了20亿元。

《The Edge》报道,财政部通过MKD Signature收购Mulia股权的举动,是为了掩饰财政部购回原本应该完全由Mulia发展的项目上。

显然,TRX资金仍然不够,去年六月,TRX要求希盟政府注资15-25亿元,作为完成TRX金融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基金,财政部原先拒绝有关要求,最后还是不得不改变立场,决定注资28亿以完成TRX计划(请看《商业价值并不等于利润》20180627)。

《The Edge》继续揭露,除了TRX,ATNB也通过子公司Sentuhan Budiman持有亚逸依淡产业(Ayer Itam Properties)股权,之前叫1MDB RE(Ayer Itam)。

1MDB在2013年以13.8亿元收购槟城亚逸依淡的234英亩土地,后来却转名给ATNB子公司My City Ventures(MCV),而该子公司原本却是1MDB子公司。

去年,财长林冠英透露,MCV已在2017年8月24日“偷偷”卖给中国丝路东南亚地产(SRSEARE),代价是27亿马币,该公司是家在开曼群岛注册的公司(请看《The China Connection》20180731)。

诡异的是,MCV股份却从未转移给该家中国公司,报道说,MCV股权买卖可能只是个假象,27亿马币可能是财政部当时“自掏腰包”以偿债给IPIC的。

不过,根据英国《FT》当时报道,中资是通过资产教后方式(asset swap)支付10亿美元给1MDB,以协助后者解决公司35亿美元债务之部分(请看《中国助1MDB还债?》20161208)。

此外,ATNB在浮罗交怡有两项投资,也是与Peter Sondakh有关。

众所周知,Sondakh是纳吉好友,去年大选后,纳吉两夫妇原本欲到印尼度假不遂,就是Sondakh提供飞机的。

2016年,FGV欲以市场贵三倍的价格收购印尼Eagle High的37%股权,公司老板便是Sondakh(请看《FGV高价展宏图》20160317)。

由于未被国行批准,联土局改以通过私人子公司FIC进行收购,并获政府融资,结果亏了65%,现在应该更不止(请看《另一联土局丑闻等着曝光》20180221)。

好像越扯越远了。说回ATNB在浮罗交怡的投资,它通过子公司Twin Eagles Ventures持有两家公司Garuda Suci和Integrated Nautical Resort(INR)的30%股份。Garuda发展及管理浮罗交怡国际会议中心(LICC),INR则拥有St Regis酒店。

浮罗交怡发展机构(Lada)持有两家公司的30%股份,Peter Sondakh持有其余40%股权。

根据公司注册局资料,INR向财政部的大马开发银行(PMB)贷款2.47亿,Garuda也向PMB贷款5,775万元以及一项政府贷款1,500万元。两家公司自2013年以来一直亏损经营。

针对ATNB在上述交易所扮演的角色,倒很想听听纳吉怎么回应,希望他不要再答非所问。

Monday, 14 January 2019

"One-off" Party

一名网友留言,指Tausug和Suluk属同一个族群;Tausug是苏禄族自称,Suluk则是马来人对苏禄人的称呼云云。

我觉得不完全正确,就好如华人在外国人眼里都是Chinese,其实我们还有分客家福建广东人等,各省籍又再分好几种,如客家还有河婆、大浦、龙川、惠州等。

根据网上资料,Tausug多住在海上,主要来自Tawi Tawi岛。

拙文《州内的苏禄NGO还真不少》(11/1)提到,《沙巴苏禄裔协会》(PPSS)和阿克占的Perkida划清界线,指后者的成员多是Tausug族群。

可见在苏禄族群里,他们还是有分门立派的,所以才会出现好几个苏禄NGO。

补充完毕。

今天来谈昨天读到的一则新闻,便是沙巴公正党的副宣传主任Musli Oli以“分析员”身份建议:民兴党领袖应该解散其党,以让土团党进入沙巴,就好像当年沙统解散,被巫统取代那样。

先不说他的言论是否具有什么政治动机,倒觉得他的见解很有趣。他说,民兴党只是个“一次过”(one-off)政党,没有一个明确方向,成立只为了赢取上届大选。

为何沙巴巫统领袖不要加入像民兴党的本土政党?Musli说,就是因为他们认为它不会持久。

Musli也抨击民兴党拒绝加入希盟,造成本州在联邦体制内缺乏力量。

Musli说民兴党只是个“一次过”政党,依他的说法,土团党当初成立,不也只是要纳吉下台吗?那土团党也算不算是个“一次过”的政党?

一名不具名的民兴党领袖对Musli的言论不以为然,他说,民兴党不可与当年的沙统相提并论。民兴党目前是执政党,根本没有必要解散,而当年的沙统是因为落败,只好解散。

此外,他说,民兴党是个多元种族政党,不像沙统是个回教徒政党,土团党也同样是个种族政党,民兴党领袖不可能解散一个多元政党而加入一个种族政党。

Friday, 11 January 2019

州内的苏禄NGO还真不少

州内到底有多少个苏禄人组织呢?

昨天读到报道,有个《沙巴苏禄裔协会》(Persatuan Peranakan Suluk Sabah, PPSS)澄清,指该会从未表态支持敦马领导的土团党进来沙巴。

该协会秘书长拉逊马津迪(Lakson Majindi)说,Perkida主席阿克占日前发表有19,000名苏禄人要加入土团党的言论,与该协会毫无关系。

他指责阿克占不应该利用州内的苏禄人来搞政治,反之他应该集中在推动其NGO之职责;而事实上,阿克占领导的Perkida,其成员大多数是来自一个叫Tausug的族群。

拉逊说,沙巴苏禄裔协会信任民兴党、民统和希盟组成的州政府,相信它有能力照顾州内各族群,包括苏禄裔的权益,因此,无需由政党与NGO挂钩。

明显的,这位PPSS秘书长拉逊要和阿克占划清界线,指后者不该代表州内的苏禄裔说话,因Perkida里的会员大多数是Tausug族。

两天前提到的两个苏禄NGO,分别是PPSBS和DPSS,名称都和PPSS相近,难道他们自己的民族都不会感到混淆吗?

PPSBS和DPSS都表示支持阿克占带领他们加入土团党,原因竟然是,因为土团党党名有“Pribumi”这个字,因此可以照顾像他们这样的原住民。

苏禄人,可以被当作本州的原住民吗?他们不都大多是从邻国过来的吗?所以才会被当作是外来移民啊!

对这些自认为是原住民的苏禄人,至今未闻卡达山等族群开声抗议。

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何像阿克占等这些苏禄人要加入土团党?

其实,首长沙菲益也是苏禄巴夭人,祖先来自邻国,阿克占为何选择支持敦马的土团党东渡,而非如这位PPSS秘书长拉逊般支持同族的沙菲益呢?我想,这与当年他因假IC事件在内安法令下被捕有关(请看《阿克占这场被“政治化”的闹剧》20110531)。

事后,他还当上马来NGO Pekida的沙巴主席,又自封沙巴的苏禄苏丹,被赶出Pekida后,自组Perkida自任主席,可见此人实在不简单,若非有人“罩着”,他怎敢如此肆无忌惮?

Thursday, 10 January 2019

政府公司交易不会有舞弊?

前财长首相纳吉答非所问,似要混淆视听,说当年的大马橡胶局土地买卖事件并没有舞弊问题。

他如此解释:大马橡胶局是政府机构,而购买土地的国家土地资产公司(ATNB)也是属于政府所有,所以没有所谓的舞弊。

他言下之意,就是政府机构之间的交易,就不会有舞弊。这样的解释,你能够接收吗?

我不能够接受咯,看看1MDB和其他政府机构的土地交易,那些资金都去了哪里?

同样,纳吉应该交代的是,ATNB当土地仲介所净赚的7.8亿元,用去了什么地方?

郭素沁说这笔资金下落不明,ATNB是财政部子公司,身为时任财长的纳吉应该交代这点才对,而不是说GLC和GLC之间的金钱交易就不会有舞弊问题,谁相信?

纳吉还想误导民众,强词夺理道,公积金局的子公司Kwasa Land向ATNB买地,是一项惠民计划,公积金局已从这项交易共赚取了数百亿元。

他补充,政府没有进行公开招标,就把橡胶局的土地直接卖给公积金局,以确保后者获得巨额利润。

他知不知道自己在一派胡言,橡胶局没有直接将土地卖给公积金局,而是通过ATNB,让ATNB赚了7.8亿元,而这家公司是财政部子公司。纳吉应该解释:为何要多此一举?

EPF的惠民计划是一回事,ATNB做为橡胶局和Kwasa Land的土地仲介是另外一回事,他应该解释:为什么EPF不能直接向橡胶局,而是要透过财政部特别成立的SPV公司ATNB买地,让后者净赚了7.8亿元?

凯里莫名其妙地插口认同纳吉,指GLC之间的土地交易,溢价的钱最终归政府所有,因此他不认为是一项课题。

哦?难道他还未听闻1MDB的丑闻?都是惯常的Modus Operandi,你会发现,纳吉就是喜欢成立“仲介”公司,先由政府拨地给“仲介”GLC,再转卖出去。如此的转账手法,凯里真的相信钱最终归政府所有吗?

那就请财长林冠英公开ATNB的账目,查看7.8亿元的下落。只怕是像1MDB的账目一样,一直都做不出来。

EPF已经回应此事,指对前朝政府指示橡胶局先将土地低价卖给ATNB一事不知情。

橡胶局主席奈尔(Sankara Nair)指纳吉闪烁其词,并没有交代核心问题。

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473058/%E3%80%90%E6%89%93%E9%96%8B%E5%A4%A9%E7%AA%97%E3%80%91%E6%94%BF%E5%BA%9C%E5%85%AC%E5%8F%B8%E4%BA%A4%E6%98%93%E4%B8%8D%E6%9C%83%E6%9C%89%E8%88%9E%E5%BC%8A%EF%BC%9F?fbclid=IwAR2hLS9Ih3SBp_kKkYW_c-jgJ7ya2ytBCawTRQzSdKceyTz9bFeSSB5gu0g

Wednesday, 9 January 2019

苏禄不是外来人,是本州原住民

前天提到取得19,000人登记成为土团党党员的Pekida,一个马来NGO,竟然闹双包?

昨天,一个自称才是正牌沙巴Pekida的组织开记者会澄清,Pekida和另一个叫Perkida的马来NGO只是名称相似,但两者毫无关系,是两个完全不同的NGO。

这个Pekida的哥打马鲁都主席阿末里万(Ahmad Ridwan Ghazali)强调,阿克占领导的NGO全名叫Perkida(Pertubuhan Kebajikan Dakwah Islamiah Negeri Sabah),只在沙巴注册;而他的Pekida全名叫Pertubuhan Kebajikan dan Dakwah Islamiah Malaysia,是个全国性组织,主席是吉打的加马鲁丁(Jamaludin Yusof)。

阿末说,Pekida在本州只有5,421注册会员。

而阿克占在上周宣布支持土团党时透露,Perkida在本州共有15万名成员。

阿末补充,Pekida是个中立组织,同时支持土团党的敦马和民兴党主席也是州首长沙菲益。

话虽如此,阿克占当过沙巴Pekida主席却是事实(请看《原来「苏禄苏丹」也是PEKIDA州主席》201111220),是不是因为当年闹出荒谬的自封苏丹闹剧被迫辞职?那是有可能的。不过,当时他只宣布退出巫统。

是不是后来他又自组名称相近的Perkida?那就不得而知。

Perkida只是一个州组织,阿克占说拥有15万名会员,我怀疑他是不是报大数。

阿克占说,他早在去年就已加入土团党成为永久性党员(life member)了。

但,土团党至今都还未正式登陆沙巴,如此说来,他可是土团党的第一位沙巴党员?

至今未闻阿克占针对“正牌”Pekida的声明做出回应,但他捷足先登,率先带领19,000人加入土团党,怎不叫土团党尤其是敦马对他另眼相看?

更何况,除了自封苏丹,他还有涉及当年假IC事件,并因此在内安法令下被扣两年的历史?可见此人实在不简单。

与其同时,已经有两个苏禄组织支持他,要求土团党东渡沙巴。

无法确认这两个苏禄组织的“合法性”,它们是沙巴苏禄巴夭子民和谐团结组织(Pertubuhan Permuafakatan & Perpaduan Masyarakat Peranakan Suluk Bajau Sabah,PPSBS)和沙巴苏禄商会(Dewan Perniagaan Suluk Sabah,DPSS)。

虽说是两个组织,秘书长是同一人,叫莫哈末沙亚迪(Mohd Sayadi Bakal)。

这两个苏禄NGO要加入土团党的原因会叫你傻眼。

沙亚迪说,对他们来说,土团党是个能够代表他们身为“原住民”的最佳政党。

他解释道,土团党吸引他们的地方,就是党名里的”pribumi"这个字眼,因为“我们需要一个能够照顾沙巴原住民的政党”。

“Pribumi",意思就是比土著(bumiputra)更早的原住民。

沙亚迪的意思就是,本州的苏禄人不是外来的非法移民,他们是比土著更早就住在这里的原住民。

沙亚迪这样说,肯定会引起本地土著的大力抗议;曾几何时,苏禄人变成了本州的原住民?他们本来就是从菲律宾过来的外来人啊!

说来有点矛盾,因为“原住民”这个字眼,是人民党时代出现的称呼,就是把本州的嘉达山杜顺巫律等族群列为“原住民”,以和半岛的马来土著区分,相信这也是敦马当年的指示。

“原住民”这个称呼,并不获嘉达山等族群接受,认为有污蔑之意,与“二等公民”无异,唯当时也只能忍气吞声,一直到百林的团结党在1985年赢取了州政权,立即用回“土著”的称呼,以取代“原住民”。

却没想到,数十年后,敦马成立新党,党名也用上了“pribumi”。

回到正题。沙亚迪声称,本州的苏禄和巴夭人已达到150万人,几乎是整个沙巴人口的一半。他是不是又报大数?

他力撑阿克占的Perkida,说既然西马政党如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在沙巴都这么久了,诚信党也是不久前才进来,不让土团党东渡,那是没有理由的。

他说,这是个民主国家,沙巴汉有权利选择加入哪个政党。

媒体报道,目前至少有三个NGO正在努力将土团党引进沙巴。但你有没有注意到,这三个NGO,即Perkida、上述PPSBS和DPSS,都和外籍人有关?

他们要加入土团党的理由,是因为土团党可以代表身为“原住民”的他们。

我想,这与在半岛的嘛嘛党员对巫统特别忠诚,比马来人更马来人,心态是一样的。

Monday, 7 January 2019

沙巴巫统被「沙巴苏丹」捷足先登

沙巴巫统国州议员等着加入土团党的当儿,做梦也没想到会被一个马来NGO捷足先登。

这个马来NGO叫PEKIDA,全名是《Persatuan Kebajikan Islam dan Dakwah Islamiah Malaysia》(大马伊斯兰福利及宣教组织),是个亲国阵的半岛组织,但在本州成立分会。

上周,其州主席阿克占声称,已在本州取得19,000人登记成为土团党党员,其中12,000人是其PEKIDA成员。

他补充,PEKIDA在本州一共有15万名成员,在下来六个月内,所有成员都将加入成为土团党的党员。

虽然如此,土团党一名资深领袖回应,说到目前为止,该党并未收到来自沙巴PEDIKA这个NGO成员的入党申请表格。这名发言人说,虽然来自沙巴基层给予土团党的支持日增,土团党尚未决定是否要东渡沙巴。

针对上述新闻,沙菲益做出回应,希望土团党不要忘了在大选前表明不东渡沙巴的承诺,这是因为土团党成立初期,民兴党曾助它一臂之力,这是双方的默契。

现在难题来了,一个NGO的主席说有19,000人登记入党,半年内所有15万PEKIDA成员都会入党,土团党会不接受他们吗?

PEKIDA的沙巴主席叫阿克占,说起此人,大家对他应该不会感到陌生,因为在2011年2月2日,这位仁兄曾在亚庇里卡士的住宅,在60名“菲律宾南部苏禄省高官”的见证下,“登基”成为苏禄王朝的第33届苏丹(请看《苏禄王朝后裔自封苏丹是一场闹剧》20110211)。

这名「苏禄苏丹」自称在沙巴拥有50万名追随者。

朝野领袖因此报警,他在刑事法令反恐条文下被扣,却在七天后无条件获释。

根据报道,阿克占是名商人,早在1995年的时候,曾因涉及假IC事件而在内安法令下被扣两年,当时他也是沙巴巫统党员。

换句话说,当年的「M计划」有他的份,但他只被关了两年就放出来,在其族群不止成了一条好汉,还自封「苏禄苏丹」。

由于受到来自朝野以及四面八方的压力,这位自封苏丹的阿克占获释后,宣布退出巫统。他的文告相当耐人寻味,说他不得不退出加入逾20年的巫统,对沙巴巫统的成长和扩展,他也曾立下不少的汗马功劳(请看《苏禄苏丹退出巫统》20110223)。

其实,他在巫统党内并没有任何党职,若非“自封苏丹”事件,他可说是默默无名,那他的所谓汗马功劳,所指何物?不知是否就是指「M计划」?

2012年,时任首相纳吉宣布成立一个皇委会,以调查沙巴非法移民的问题,却没想到,阿克占摇身一变,以PEKIDA州主席的身份,反对该皇委会的成立(请看《沙巴非法移民调查皇委会避重就轻》20120814)。

皇委会也调查非法移民取得大马身份证的问题,他是否因为心虚,所以反对联邦成立该皇委会?那就不得而知。

无论如何,他后来在出席皇委会的听证会上也提到他自封为苏禄苏丹的始末,说是为了要菲律宾放弃向沙巴索土,是为了国家利益才那么做(请看《基兰要阿克占当「沙巴苏丹」》20130815)。

他更爆料说,他在“登基”前曾和警方讨论过,没想到警方事后却逮捕他。

可见他不会无端端自封为苏禄苏丹,若非背后有人为他撑腰,他岂敢那么做?

他在当时的听证会上坚持说,本州完全没有幽灵选民也没有非法移民,虽然没有合法文件,他们都是合法移民。

他甚至提到当年苏禄恐怖份子入侵沙巴拿笃事件,说如果他被正式册封为沙巴苏丹,当年的入侵事件就不会发生。

他也语出惊人,说在敦马和阿都拉当首相期间,他曾安排苏禄苏丹基兰三世先后会见了两任首相。

如此说来,对巫统领袖来说,阿克占并非默默无名,他可说是一名重要人物,如今他要率领19万人加入土团党,土团党焉有拒绝之理?这可够头痛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