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6, 2017

吉利买普腾,意在莲花

昨天谈到吉利集团原先有意收购普腾的51%股权以取得管理权,结果收购49.9%。

从51%减至49.9%,这1.1%的减幅,差别会有多大?

少于50%的股权,吉利为何会愿意接受?里边有没有不为人知的另作安排?管理权方面又如何分配?

DRB董事经理赛费沙说,吉利将与普腾现有管理团队共同管理普腾。

如何共同管理法?他说,吉利将在业务运作,包括生产、销售和营销业务方面做主导(take the lead)。

这样子说,从生产线到营销业务,不就等于整个管理权由吉利在做主导吗?

看样子,DRB只是保留了控制权(51%股权),至少名义上普腾还是我国国产车,其实管理权还是给了吉利。

毕竟,吉利原本已经放弃收购普腾,DRB在这方面若不让步,吉利不可能改变主意。

不过,如我昨天所说,吉利可能意不在收购普腾,而是在取得英国莲花的控制权,即取得莲花51%股权,另49%股权则卖给赛莫达的Etika集团。

注意,虽然DRB卖掉了莲花,赛莫达通过他另一家公司持有49%股权,也算是脱售普腾并放弃普腾管理权的另一种妥协。

对吉利来说,它并没有损失,虽然持有少于一半的普腾股权,公司管理权仍将归它。

Thursday, May 25, 2017

普腾还算是国产车吗?

普腾还算是国产车吗?这是个有趣的问题。

敦马说,普腾已经卖给中国人了,所以不再是国产车。

第二财长佐哈里不同意,说普腾依然是国产车,是国家的骄傲;是国产车因为DRB仍然持有50.1%的股权。

说的也是,但政府将敦马的pet project辗转卖给外资,还是中国外资,我想他蛮不是滋味,所以才说普腾不再是国产车。

是的,大家应该已经从媒体得悉,普腾还是卖了给中国的吉利集团(Geely)。

多元资源(DRB)昨天宣布,普腾的49.9%股权将卖给吉利,奇怪的是没有透露价钱,反而透露脱售普腾子公司莲花(Lotus)全部股权的价码是一亿英镑(约5.6亿马币)。

难道普腾售价太便宜,因此不敢公布?

恕我小人之心,因为我想到10多年前,普腾曾以一欧元把一家以7,000万欧元买进的子公司Agusta卖掉,等于是把一项7,000万欧元投资write off掉(请参阅旧文《公帐会要查:普腾为何以一欧元卖掉Agusta》20090411)。

五年前,DRB是以每股5.5元向国库买进普腾股权,今次售价多少?DRB执行董事赛费沙(Syed Faisal)没说,只说是合理价格。

什么是合理价格?我怀疑可能低过当初的买进价格,等于是亏损脱售,所以他拒绝透露。

说回吉利集团,记得两个月前,它不是已经说不买普腾了吗?怎么最后还是倒回它呢(《又是中国公司?》21/3)?

那时吉利放弃的原因是因为“普腾管理层朝三暮四,今天这样,明天那样,一直改变计划”。

中国人大概不知道,这就是马来西亚官员的做事方式,朝令夕改,国人早就习以为常,外国人自然就不习惯。

看看大马城计划吧,连协议都签了竟然可以在一年多后“毁约”,定金和按期付款也退还给人家,如此不讲信用,谁还敢跟我们做生意?

普腾事件上,后来知道,当时吉利放弃的原因,是因为DRB/普腾不愿放弃管理层(请参阅《不愿放弃管理层》3/4)。

原本吉利有意收购普腾的51%股权,自然也要求拥有公司的管理权,相信后来经过妥协,如今只收购49.9%,让DRB继续持有管理权,算是皆大欢喜。

这或也解释为何吉利说不买又买普腾吧!但,吉利岂会放心任由普腾现有管理层管理?还是管理层各半?那也不容易实行。

我觉得吉利收购普腾,其实意不在普腾而在取得莲花的51%股权,另49%股权将卖给赛莫达的Etika汽车集团。莲花是英国老牌跑车制造商,赛莫达即是DRB老板。

敦马说,普腾成了外国车,我们也失去了一个国家象征(one of country's icons)。

一个不断拿钱来贴的国家icon,代价值得吗?这几十年来,有多少国家icon是这样无止尽的贴钱亏钱的?数之不尽。

例如普腾,报道说之前花了35亿资金在R&D,我不知这是DRB收购过去后所花的数字,还是自普腾成立以来的R&D成本,听赛费沙的口气,应该是DRB花在普腾的R&D。

五年来35亿,平均每年花7亿在R&D?这也太挥霍了吧!还叫政府reimburse?

总之这是个惊人的数字,普腾要求政府reimburse;针对这,佐哈里说,政府决定拨11亿元做为补偿金额,其余24亿普腾必须自行吸纳。

你看,在补贴赔偿企业方面,政府是不是很大方?

普腾还欠政府一笔15亿低息贷款,以及一批12.5亿可赎回可转换累积优先股(RCCPS),如果普腾未在优先股期满时赎回及未支付利息,政府有权行使转换权,届时持有普腾79.28%股权,再次成为普腾大股东。

听起来好像马航当年的做法,如出一辙。

可能就是基于这个原因,普腾急着要找新买家,因为政府捉襟见肘,已经无法继续补贴下去了。

更何况普腾是敦马的pet project,你认为财长首相会愿意继续毫无节制的补贴下去吗?

赛莫达当年收购普腾,大概未预料到这点吧!

Tuesday, May 23, 2017

《大马城》愈演愈精彩

财政部第二最有权力的人不是第二财长佐哈里,而是最近人红是非多的财政秘书长伊万。

始料未及,大马城居然引发出“内斗”,伊万涉及其中,如今愈演愈剧烈,简直可以拍出一部像《豪门恩怨》的连续剧。

继Raja Petra爆料指财政秘书长伊万是导致IWH-CREC协议生变的幕后主使,如今《Malaysian Insight》爆料,布城已经指示反贪会调查Budiman委员会的工作,是否涉及“潜在利益冲突”。

Budiman委员会,曾告诉大家,是由财长首相成立,赋予1MDB合理化计划任务,主席是第二财长佐哈里,1MDB的CEO阿鲁是主要成员之一。其他成员则不详。

无论如何,之前传出消息指这个委员会已被解除任务,佐哈里否认被解除,而是因为任务已经完成,所以自六个月前就没有再开会了。

他列出委员会所达成的四项任务,分别是:脱售1MDB能源资产予中国广核集团(CGN)、重启TRX中心发展、总结大马城相关的国际竞标,以及处理1MDB和IPIC的仲裁程序解决涉及35亿美元的纠纷。

说到解决IPIC的纠纷,他不是说过他对有关事件不知情吗?怎么如今他却说是以他为主席的委员会的功劳?

虽然他否认Budiman已被解除任务,财长首相几天后在宣布伊万兼任大马城和TRX城主席时,他也宣布Budiman委员会停止运作。这与委员会被解除任务有什么分别?因为现在已经由伊万全权处理啊!

财长首相为何指示反贪会调查Budiman委员会?难道该委员会成员涉及不法金钱交易,所以阿鲁才会因“潜在利益冲突”而被罢免职务?

《The Edge》报道,阿鲁曾和林刚河出席「一带一路」论坛,阿鲁更协助安抚显然不满大马城售股交易告吹一事的中国政府。

CREC是一家中国国有企业。

阿鲁竟然不是随财长首相参与「一带一路」论坛,反而是和林刚河过去,还试图安抚不满大马城进展的中国官员?阿鲁此举真不可思议。

此报道若属实,那就难怪阿鲁会被冠以“潜在利益冲突”罪名。

报道也说,中国官员并不愿意接受7.41亿元的订金退款以及4,488万元搬迁成本的中期付款退款,因此他们也对林刚河兑现退款支票不满。

照这个说法,我不认为王健林会愿意取代CREC投资大马城的发展项目,那样做,岂非等于在“太岁头上动土”?

说回伊万,若非背后有人撑腰,他岂敢如此大胆,说服财长首相宣布和IWH-CREC的协议告吹,较后还强调那是final decision,不会有回头路。

言下之意,就是叫IWH和CREC都死了心。难道他不怕会得罪中国当局,还有柔佛苏丹?别忘记,柔佛皇室在IWH是有股份的。

说到这里,你会想到谁这么胆大包天,不按牌理出牌,连中国政府和柔佛皇室都敢得罪?

相信你想的和我的一样。

https://www.themalaysianinsight.com/s/3418/

Monday, May 22, 2017

一切等到大选后?

白糖甫在三月起价,现在又要起价?

上星期,白糖垄断商MSM在股东大会上披露,公司正在和政府争取提高白糖零售价。

至今未听到政府的回应,希望不要像上回那样,在没有预告之下悄悄起价,叫消费者措手不及(《油价不起糖价起》2/3)。

这回,公司还是以“盈利下跌”为由要求起价。

注意,公司只是“盈利下跌”,不是因为亏损,这样也可以做为要求起价的理由?真是厚颜无耻!

更无耻的是,它还好意思承认,“还好原糖价格处于下跌趋势,从去年11月每磅22美分(约95仙)跌至目前每磅15.5美分(约66仙)”。

既然原糖价格下跌,实际上跌了整整30%,意即原料成本也跟着下跌了30%,那还成白糖涨价的理由吗?反之不是应该将零售价调降吗?公司的逻辑,真是荒谬至极!

顺带一提,MSM是FGV的子公司,MSM的主席也是FGV主席伊沙,他原本也是联土局主席,今年年初被撤换,由沙里尔接任,唯不明白为何他的FGV主席职不受影响。

根据FGV的CEO扎卡里亚透露,上一回公司是要求涨幅40仙的,结果政府只批准涨11仙,所以公司要求政府再提高29仙。

难怪有些媒体指公司要求涨价29仙,有些说是40仙。

政府会应MSM的要求吗?那也不奇怪。不过,开斋节即将到来,最快也会等到开斋节过后,即六月尾吧!又或者,等到大选过后?

MyCC(竞争委员会)是不是该说点什么或采取些什么行动,难道就任垄断糖商任意起价吗?还是要像反贪会那般,说什么为免成为选举课题,被政党大做文章,所以一切都等大选过后再说?

Friday, May 19, 2017

谁是实权财长首相?

自从Raja Petra“变节”后,我就绝少看他的部落格了。

昨天,他的一篇贴文却很不寻常的大力抨击财政部秘书长伊万,还揭露他的私生活。

明明成了在朝的枪手,天天歌功颂德,今次却如此攻击“自己人”,的确显得很反常。

因有他的爆料,围绕着大马城的许多谜团,也立时迎刃解了一半。

今天就来八卦一番。

事情从IWH-CREC被解约开始,一切就变得不寻常了。记得当时,财长首相原本要到那里出席一项活动,却在最后一分钟取消,之前竟然没有一点先兆,不止财长首相本身不知情,连IWCity的林刚和也不知道(《大马城变不成中国城》4/5)。

如今还原真相,Raja Petra写道,原来是伊万告诉财长首相IWH-CREC“毁约”,协议因此失效,财长首相才在最后一分钟取消当天的行程。

至于阿鲁被解除大马城和TRX城的职务,也是伊万出的主意,就是以“潜在利益冲突”为借口来说服财长首相;但阿鲁的“潜在利益冲突”是什么?

虽然阿鲁仍是1MDB的CEO,他仍得向1MDB主席伊万报告。

Raja Petra说,伊万要把阿鲁除掉,这样他就可以把大马城计划转给万达集团,因为阿鲁不认同解除和IWH-CREC的协议。

这点我觉得欠缺说服力。为何伊万非要给万达不可?Raja Petra没有深入解释,话锋一转,他说伊万曾在四月和万达-Malton会面讨论“接管”大马城一事。

和Malton讨论就有可能,和万达谈?怎么有可能?除了王健林本身,其他人岂可替他做主?

当财长首相和王健林会面的时候,媒体都说王健林只字未提大马城。

是不是伊万蓄意向财长首相制造一个假象,以为王健林对大马城计划充满兴趣,还提到什么100亿美元的资金?

所以我说,这些都是财长首相自己说,不是王健林亲口说的。

我觉得事实上伊万只和Malton讨论和万达合作的可能性,并把EPF拉进来。

Raja Petra说,这些都是伊万本身向媒体爆的料。

说的也是,如果不是当事人自己爆料,媒体又怎么知道这些事情?

众所周知,Malton和首相夫人交情匪浅,可是,Raja Petra很巧妙的不提这点。

无论如何,Raja Petra的博文只解了一半的谜团。比如说,如果Malton有份,为何它后来否认?而EPF至今都未对当时的传言作出回应?

伊万的“诡计”,财长首相难道完全看不见吗?否则,为何他还要委他当大马城和TRX城的主席,及最后还肯定不会恢复之前的协议,意即IWH-CREC不会再有机会,虽然中国总理李克强向他表示应该保留协议?

财长首相的说词也与首相署EPU部长阿都拉曼达兰的说法相异;阿都拉曼说,IWH-CREC可以重新竞标。

是不是这些都不在财长首相的掌控之中,决策者另有其人?

这意味着,在大马城课题上,里边有人意见不合,所以Raja Petra才会撰文抨击伊万?

谁才是实权首相?

Thursday, May 18, 2017

第二最有权力的人

现在是演哪出戏?

前一天,首相署EPF部长阿都拉曼达兰才说IWH-CREC可以重新竞标,昨天下午财长首相却说:大马城不卖了!之前签订的协议已被终止,也不会被恢复(it is final and will not be reinstated)。

意思就是,政府将保留土地的100%股权,不会将土地卖回给IWH-CREC。

让我狐疑,不是说要变卖资产来还1MDB的债吗?如今说不卖土地,那要拿什么来还债?

财长首相说,将征求建议书(RFP)以挑选大马城项目的主要发展商。换句话就是,财政部将该地段建起来后才逐项出售,以“确保取得对纳税人最佳的交易”。

他又补充,政府已经和万达集团讨论后者成为大马城主要发展商的可能性。

即是说还没有敲定,一切是财长首相一厢情愿,否则也不需要另外公开招收主要发展商的建议书了。

正式受委大马城及TRX城主席的财政秘书长伊万说,公开招标的截止日期是6月30日,两个星期后(14/7)决定主要发展商人选。

如果王健林没有竞标,伊万会将截止日期延后吗?是不是非万达集团不可呢?

我觉得,财长首相公开征求主要发展商(main developer),是不是为了回应潘俭伟几天前的提议,即给我国发展商机会,把发展项目分为多个部分及阶段,让本地发展商有机会竞争,以提供最佳价值?

实际上,纳吉心目中的理想选择,还是王健林的万达集团?

也有可能这是个折中的选择,万一万达不要参与,那至少还有竞标者可选。

说到伊万,他可说是财长首相下来最有权力的人;不止是在财政部,而是在整个政府行政体制。

何解?身为财政部秘书长,所有来自各部门包括财政部本身的发款都必须通过他才可以放行。

你可以察觉到,如今身兼多职的他,尤其是做为1MDB/大马城/TRX城三家最具争议性又是财政部本身子公司的主席,会不会存在着“潜在利益冲突”?当中不言而喻。

情况就与纳吉兼任首相和财长两职一样,最大的预算案拨款每年都去了首相署和财政部,这其中的“利益冲突”最为明显。

这就要怪敦马当年立下了先例,导致后来的首相也有样学样。

但这几年来大家也看到纳吉的财政能力实在很糟糕,前年还被财经杂志选为「最差财长」这个“荣誉”,早就该把这个重职让给有能力者去担当。

问题是,国阵里,还真找不到看不到有这样的一个人才,可以说这是人民的一个最大不幸吧!

伊万的身分和财长首相一样充满争议性,身为掌握国家财政收支大权的他,理应保持一定的中立性,如今他同时是至少三家财政部子公司的主席,你认为他还可以保持秘书长的中立性吗?我觉得很难。

不止如此,他也坐在至少十家法定机构/GLC的董事局里,他是其中六家的主席,包括税收局。

所以我说,与其说阿鲁有“利益冲突”,财长首相和财政秘书长才存有最大的“利益冲突”。

从1MDB/SRC丑闻,我们就发现弊端了,但我们什么也没能做,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有人明目张胆。

Wednesday, May 17, 2017

阿鲁失宠记

在敦马时代,达因曾当过两次财长。第一次的时候,他也是巫统财政,管理党的财产。

据说,只是据说,在他身兼官党两职的时期,他常常官党不清,把国家资产当作党资产来管理。事实是否如此?那就要问回他或敦马才知道了。

可见党政不分,是由来已久的事情。所发生的26亿事件,不也是基于同样的情形吗?当事人表现得理直气壮,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

达因的行为是党政不分,大马城的情况也相似,却是官职不分,这都是因为身兼多职造成多重身份的结果。

大马城/TRX城原本已从1MDB转至财政部名下,并由阿鲁连同第二财长佐哈里在负责。

上周,阿鲁被罢免在大马城的主席职和TRX董事职;本周,财长首相透露,阿鲁仍将继续参与TRX的发展工作。这包不包括大马城?不得而知。

佐哈里也不再负责1MDB和大马城计划。他说,由他主导处理1MDB重组工作的Budiman委员会早在半年前就被中止了。

他没有解释为何该委员会会被中止,他只说,现在是由首相署和1MDB董事局负责主导大马城/TRX发展计划。

这就让人好生奇怪,既然两者现在是财政部(MoF Inc)子公司,就应该由财政部亲自负责,为何是由首相署和1MDB董事局负责?

法律上,它们不都是各自不同的机构/单位吗?

打个比方,A公司的管理层去管B公司,是不是很奇怪?难道B公司没有自己的管理层?这样做又合法吗?

再来,为什么是由首相署去负责财政部子公司?这样也不恰当啊!

我理解首相和财长是同一人,而1MDB主席也是财政部秘书长,但在理在法总不能如此“张”冠“李”戴”,乱成一团吧!

如果说阿鲁身份有潜在的“利益冲突”,财长首相和财政秘书长多重身份的“利益冲突”已经不是“潜在”,而是非常“凸显”了。

顺带一提,财政秘书长伊万就是差点取代洁蒂当国行总裁的那位。

首相日理万机,根本无暇管理这么多;于是,首相署的EPF部长阿都拉曼达兰被赋予重任,监督大马城计划的进展。

阿都拉曼看来已取代了阿鲁的身份,当财长首相在大马城计划上的代言人。

昨天,他首度就大马城发言。他说,只要出价好,IWH-CREC可以重新竞标大马城。

言下之意,就是价钱的问题,“因为地价已经大幅上扬”。

他也否认政府反反复复,之前的协议被取消,是因为IWH-CREC没有履行先决条件。

政府至今都没有透露未履行的先决条件是什么。应该不是定金的问题,从财政部将定金退还给IWH-CREC看来,对方的确有付定金。那又是什么问题呢?
------------------------------------------------------------------------
下午的时候,财长首相宣布为大马城成立一个新的管理层(management team),并委任伊万为大马城和TRX城主席。

如此一来,伊万将身兼四职,他除了是财政部秘书长,也是1MDB、大马城和TRX城主席。他应付得来吗?

财长首相早前说,阿鲁仍将参与TRX的发展工作,但他都不在大马城及TRX城的董事或管理层里了,他目前只有一个职位,便是1MDB的CEO,还要向主席伊万报告,你认为伊万会倒过来向他“咨询大马城的未来方向”吗?

第二财长佐哈里也不在管理层内,两天前他就说了,现在由首相署和1MDB董事局负责主导。唯有这一次,他对大马城的课题最知情。

在大马城课题上,现在你看到了,财长首相最有权力的左右手,就是伊万和阿都拉曼达兰。

阿鲁已被打入冷宫。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