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9 October 2021

安华开始语无伦次

安华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公正党举办一场“拯救马六甲,一切从马六甲开始”活动,四名出走国盟的甲州议员被奉为座上VVIP贵宾,“受到热烈欢迎”。

安华在会上说,他们四人值得尊重,因为他们选择与身为反对党的希盟同在,而非在希盟执政时同在。

安华有说错话吗?照他的逻辑,他是不是也可以接受喜来登叛徒所引发的叛变?那时,整个土团党连同阿兹敏带着10名公正党议员“选择与巫统等反对党同在,而非与当时执政的希盟同在”,他们的举动也应该受到尊重吗?

马六甲当时也有四名州议员,两名来自土团党、一名行动党和一名公正党,宣布退出希盟,导致甲州政权跟着易手,安华不可能不知道吧?

当年背叛希盟的甲州议员,其中两人这次又背叛了国盟/国阵,他们是土团党的诺艾芬迪和前行动党的独立议员诺伊占,他们还有脸回去希盟,希盟也大人大量,愿意接受回他们?有了两次背叛的记录,希盟不怕会再一次被背叛?

说好的改革呢?说好的反跳槽法呢?安华日前才批沙比里改革缓慢。如果本身真心也要改革,那就应该以行动来证明,不要借口说反跳槽法未通过,所以我们可以接受青蛙跳。

这已经不是法令问题,而是原则问题啊。

如果你不能接受对方向你挖角,那你就不应该接受任何跳槽行为,而不是跳来己方就照收不误,没有问题。若在来届选举再让他们代表已方上阵并胜出,你敢担保他们不会再跳吗?

昨晚的活动虽然不是入党仪式,报道说,四人受到英雄式的欢迎。伊德利斯说,没有人指责他们是背叛者,他们没有被喝倒彩,感觉好像已经进入希盟大家庭。看来只要条件谈妥,例如是否获得上阵,伊德利斯要求的首长职,入党只是迟早。

他们最有可能加入公正党。像诺伊占,他好意思回去行动党吗?行动党会接受他回巢吗?

不知道甲州选民对跳槽者的看法如何,如果他们仍旧中选,那也是选民作出的选择,外人也无话可说了。

利令智昏,权更易令智昏。在政治,不管朝野,都很容易被权利冲昏头。

Monday, 18 October 2021

巫统和伊党已失去共识

如果阿末扎希没提,差点忘了还有全民共识(Muafakat Nasional)这个联盟的存在。

它是巫统和伊党两年前缔结的一个联盟,但自去年伊党也加入国盟(PN)后,巫伊两党就似乎渐行渐远,全民共识也等于名存实亡了。

阿末扎希表明,无论是这次的马六甲州选或下届大选,巫统将以国阵旗帜上阵,不会和土团党合作,也不会有全民共识的出现。

他说全民共识并没有合法注册,巫统也多次遭到背叛,因此是时候检讨两者之间的合作关系。

阿末扎希说的如此肯定,显然是觉得巫统拥有足够的号召力,无需依靠他党协助,仍有本事在州选或大选脱颖而出。

以马六甲为例,在509时的州选,希盟虽以15席胜出,但其余13席被巫统囊括,使巫统成了唯一的州反对党。那时土团党还在希盟,赢得2席,行动党则获8席、公正党3席和诚信党2席。

伊党当时没有加入任何联盟,独自上阵马六甲28个州议席的其中23个,但全军覆没。

若以上届州选成绩做为参考,你就会了解谁更需要寻求谁的合作,以确保取得最大的赢面。

虽然巫统的去意已定,土团党并未放弃任何努力。党总秘书韩查就叫马来政治领袖应该抛开政见,团结就是力量,不要让希盟有机会再执政。

伊党也想在甲州议会占一席之地,当然希望避免多角战,那只会削弱本身胜出的机会,最好能够一对一,唯一的法子便是与巫统和土团党合作,不要有“内斗”。

伊党最高理事凯鲁丁将三党的“内斗”归咎于敌对党的挑拨离间,说是魔鬼在煽动,以让三大政党瓦解。

明眼人看得出,这都是三党之间产生的矛盾,与反对党完全无关。伊党和巫统在全民共识下结盟,转个身又加入国盟,料想左拥右抱,左右逢源,没想到巫统却拒绝加入国盟,而后和土团党摩擦加剧,让伊党好为难,不知要靠哪边站。

总括一句,土团党和伊党需要巫统的合作,多过巫统需要两党的合作。

至于阿末扎希说全民共识未合法注册,但两党不是早已同意要注册的吗?根据安努亚慕沙说法,是阿末扎希自己建议不要注册的。

原来阿末扎希对伊党加入国盟很不满,伊党还说要土团党加入全民共识,更引起巫统不悦,问伊党到底要全民共识还是要国盟。

土团党最后也未加入全民共识,全民共识始终未获注册。

霹雳倒大臣事件更加深了巫伊两党间的裂痕,因伊党不愿对时任土团党大臣阿末法伊沙投不信任票,还强调不会加入由沙拉尼当大臣的巫统政府,也因如此,沙拉尼的第一批行政议员名单没有伊党代表(请看《朝野上演着相同的剧码》20201231)。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在甲州,三党间巫统会占较大优势,一旦出现多角战,料希盟仍将坐收渔利,相信这是土伊巫三党所不愿看到的结果,但谁会作出最大的让步呢?牺牲小我,还是三败俱伤?

选委会已将甲州选的投票日订在11月28日,提名日在11月8日。这段期间,可以有很多变数,巫统到时会不会回心转意,接受和土伊两党合作,以免州政权落入希盟手中?

巫统还要当心土团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做回巫统一单,便是要挟撤回对伊斯迈沙比里首相的支持。但土团党可能也不会得逞,因希盟和沙比里签了谅解备忘录,应该不会同意土团党对沙比里投不信任动议。

Thursday, 14 October 2021

MARA Digital 的经济阴影

表明不再支持首长苏莱曼的其中一名甲州议员诺伊占,因迟迟不愿归还其官车,已遭警方开档调查。

警方充公其官车并已交回给州秘书署。

诺伊占原是行动党议员,去年退党成为亲国盟的独立议员,受委农业企业及合作社委员会主席。

伊德利斯和诺艾芬迪在辞去行政议员职后已归还官车,唯诺伊占拒绝归还,说州议会已解散但其他行政议员也没有归还为其理由。

诺伊占显得强词夺理。州议会虽已解散,他们成为看守政府,总不成让甲州陷入无政府状态吧。

今天要记录的是伊斯迈沙比里委任了巫统宣传主任沙里尔(Sharil Hamdan),出任首相署经济主任(Pengarah Ekonomi)的新闻。

他不是被控接受纳吉100万而面对官司的那位沙里尔。这位年轻的沙里尔也是巫青副团长,他是在去年3月出任党宣传主任,即在国盟执政后不久。

沙里尔受委首相署经济主任,是不是取代沙比里原本有意委任为特别经济顾问的纳吉呢?有关传言久久未获证实,据说因为受到土团党反对,同时面对民众恶评,原因最明显不过,在此就不再赘述了。

沙里尔的经济主任职属不属于部长级官职?文告没有说明。

根据报道,沙里尔拥有经济学位,曾在麦肯锡(McKinsey)顾问公司任职三年,之前当过凯里的政策官员(Policy Officer)两年,为凯里准备演讲稿。

沙比里需要别人给他经济事务上的advice,何解?首相署不是有经济(EPU)部长慕斯达法,财长扎夫鲁也可以给他advice啊!

我想这与数年前成立的玛拉数码城不无关系。

当时的刘蝶广场发生了一宗手机偷窃案,很不幸的被有心人扭曲成种族课题,该名小偷也莫名其妙的被捧成民族大英雄。

沙比里是那时的乡村部长,玛拉机构隶属其部门。于是,他成立了玛拉数码城(MARA Digital Mall),叫马来人不要光顾刘蝶广场,说马来人也有本事开电子店,产品也将只卖给马来人。

沙比里当时还夸口说,要在每个州开至少一家数码城。据知后来也相继在雪兰莪、柔佛、彭亨和吉兰丹等州开了分行,却因生意惨淡兼经营不善,最终宣告倒闭,目前应该只剩下一家在吉隆坡(请看《MARA Digital 2.0, anyone?》20170927)。

如果只照沙比里日前建议的,土著股份只能卖给土著,像玛拉数码城的情况,最后却是无疾而终,土著股权没有上升也罢,它是不增反减,得不偿失啊。

经济策略岂可意气用事?更不可一成不变,墨守成规。想象一个封闭经济,它就像在MCO期间封城锁国,多少行业因此关门大吉关闭。理论是一样的。

沙比里应该是从玛拉数码城上了宝贵也昂贵的一课,所以需要经济“专家”为他提供意见。

https://guangming.com.my/【打開天窗】再見還是朋友

Wednesday, 13 October 2021

有事才找行动党

马六甲州议会已经解散10天了,选委会至今还未宣布州选日期,不知背后是不是还在讨论,到底要不要州选,还是颁布州级紧急状态,像砂拉越州选那样延后举行?

如果马六甲可以州选的话,没有理由砂州不可以,该州势必要求提早结束紧急状态,还有两个补选也在等着进行,总之牵一发可动全身,不可不慎重处理。

当然还有一个选项,也是宣布不再支持州政府的四名州议员的如意算盘,便是寻求希盟支持组新政府。但此建议已被行动党否决。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却原来,早在八月的时候,巫统就已向行动党求助了。根据甲行动党主席郑国球披露,甲州议长也是甲巫统主席阿都拉勿要求行动党加入,已避免州政府垮台。

不觉得很好笑吗?不管是巫统或土团党,每次有事必定找希盟帮忙,霹雳如此,慕尤丁被逼宫时如此,沙比里任相也如此,如今马六甲也来这一招,希盟也很好谈,几乎每次有求必应,但不觉得每次都被揾笨了吗?

这次,行动党不再“上当”了。郑国球以对方欠缺诚意而拒绝,而且巫统本身是问题的一部分,希盟为何要介入?

已被开除党籍的伊德利斯指责甲巫统领袖言行不一,违背了党不要和安华和行动党合作的原则,为保住甲州政权,甲州的叛徒偷偷献议行动党行政议员和其他官职,应被对付才是。

壶笑锅黑。伊德利斯不也连同另三人同样向希盟求助吗?其中两人去年还背叛了希盟呢!这够不够尴尬啊?

有人在甲州多处挂起“马六甲叛徒”的横幅,上面印着伊德利斯和郑国球的照片。伊德利斯被开除,郑国球拒绝合作,谁是挂横幅的背后主使人,可说呼之欲出。

另一方面,希盟以前首长苏莱曼在州议会解散前已明显失去多数州议员支持为由,拒绝承认他成为这期间的看守首长。

文告指出,拥有多数支持的阵营应该有领导州政府的机会。拥有多数支持的阵营,指的当然就是希盟。这样说,不等于接受对方的四名“叛将”加入吗?

既然朝野决心要改革,包括要提呈并通过反跳槽法,背地里却做着相反的事,选民又如何看待及信任呢?

但就如之前提出过的,退党成为独立议员者,他们并没有加入任何政党或联盟,理论上他们并没有“跳槽”,反跳槽法是不是也要考虑这样的情况呢?

也是前首长的伊德利斯指控州政府在填海工程的采沙税上欺骗联邦政府,当中涉及巫统领袖,这也是他撤回对甲州政府支持的原因。

反贪会保证会进行彻查。州秘书卡米尔(Kemal Mohamad)提醒伊德利斯,当初加入州内阁时曾宣读保密誓言,违反者将被法律对付。这么说,岂非承认此地无银?

从另一个角度想,如果不是此次风波,伊德利斯会如此爆料吗?当然不会。

Tuesday, 12 October 2021

不要行动党副议长,你吹咩?

随着阿末马斯兰以要专注在党总秘书职务而退出副议长提名,巫统在提名日的最后一天改为推荐金马仑议员南利莫哈末诺,并获党主席阿末扎希和首相沙比里同意。

南利是一名退休高级警官,在两年前金马仑补选代表巫统胜出,是第一位半岛原住民(orang asli)国会议员。

鉴于土团党/国盟表态不同意修宪增设第三副议长职,因此,法律部长旺朱乃迪应该不会提呈相关动议,因为不会达到三分二议员的支持。

土团党此举,显然是冲着希盟/行动党而来。当时提议将副议长增至三人,便是为了让反对党议员也能当副议长,而希盟也已推举倪可敏为反对党的副议长人选。

既然不会有第三副议长,而朝野各自推举了一名人选,即是说,届时将只有一人中选。

若以资格来看,倪可敏当过希盟时期的副议长,可说胜任有余;可是若以朝野阵营来投票的话,南利中选的机率就比较大。

慕尤丁代表土团党/国盟表态,反对的理由是:第三副议长不是政府与希盟MoU里的其中条件。言下之意,就是不同意由反对党议员当副议长。反对党议员若不能当副议长,那议长就更不用说了。

但正副议长本来不就应该是独立的吗?宪法并没有阐明议长必须由执政党议员出任,第57(1)条文只说议长和两名副议长必须是国会议员,并没有说必须是执政党的国会议员,所以当初提议修宪委任一名来自反对党的副议长,此说就很奇怪,为何没有人纠正这点?

宪法规定副议长必须是国会议员,但议长则也可以是有资格成为国会议员者,所以希盟当时就委任了不是国会议员的阿里夫为国会议长,国盟上台后,慕尤丁改委原本在希盟时期是选委会主席的阿兹哈,取代了阿里夫。

虽说阿兹哈没有政治背景,其偏颇作风,成了有史以来最具争议性的议长。

Monday, 11 October 2021

再见不是朋友

本周的政治焦点将会继续在马六甲。

原本打算以退为进,宣布不再支持苏莱曼首长的四名州议员打错算盘,以为像两个月前换首相那样只是把首长换掉,没想到首长苏莱曼劝谏州元首敦阿里解散州议会,州元首也已经御准。除非事情生变,否则州选举必须在未来60天内进行。

虽然疫情已经开始缓和,国家也开始开放各个领域,也包括可以跨州跨国,但适不适合举办选举呢?会不会像去年沙巴州选过后,导致疫情反弹并且迅速蔓延?这些都难以预料,谁也不知道,值不值得冒这个险?

巫统党主席阿末扎希建议参照砂拉越的做法,宣布紧急状态,也就是说,不会有州选,以巫统为首的政府将扮演“看守”的角色,直至紧急状态结束为止。

但这不是四名州议员所预期的结果,三人还因此失去了党籍,真是抓鸡不着蚀把米,得不偿失。

独立议员诺伊占去年从行动党退党,行动党不可能接受他回巢,加入行动党之前他曾是巫统党员,如今他情归何处?公正党似有意思收他,以及另一名已被土团党开除党籍的诺艾芬迪。

公正党不同意举办州选也不同意紧急状态,认为解散州议会的决定过于仓促,州元首应该撤回决定。

诚信党主席末沙布则“道贺”已遭巫统开除的前首长伊德利斯,并赞他做了勇敢的决定。

当国盟去年成功夺权时,伊德利斯以为他能当回马六甲首长,没想到却给同样来自巫统苏莱曼“抢”了去,此次他显然想借助希盟的力量重当首长,难道希盟一点都不计前嫌,肯助他一把吗?

尤其是来自诚信党的希盟甲首长阿德里,他难道不想争回他的首长职,愿意让给伊德利斯做?

Friday, 8 October 2021

不要第三副议长

沙比里提名阿末马斯兰为副议长人选,土团党以他当时官司缠身而拒绝,而后他无罪获释,罚款了事,土团党未置可否,让身为国盟主席的慕尤丁表达立场(请看《纳吉任期的副财长》20211001)。

慕尤丁答非所问,只表明国盟不同意修宪增设第三副议长职位,未回应是否接受马斯兰受委副议长。

他说,政府与希盟签署的MoU并没有提到要多一位副议长。

国会复会时,因有提议将副议长增至三人,让反对党议员也能当副议长。因此,国盟应该是反对让反对党议员当副议长,而不是反对马斯兰。

希盟也推举倪可敏竞选副议长,国盟应该是拒绝由反对党议员出任。记得阿兹哈曾邀请倪可敏代班,却因被阿兹敏施压而撤回吗?

真不理解,副议长又不是什么至高无上的职位,也无利益可言,国盟为何就是要反对呢?

既然国盟反对,若国会及法律事务部长旺朱乃迪提呈动议,恐怕无法达到三分二议员的支持,因反对的国盟议员就占去了50位(土团党31人、伊党18及立新党1人)。

虽说慕尤丁表示国盟反对修宪委任第三副议长,马斯兰似乎对号入座,以要专注在党总秘书职务为由,宣布拒绝接受出任副议长提名,同时强调他的决定与慕尤丁的声明无关。纯粹巧合乎?

如果是分身乏术,马斯兰应该在被提名时就婉拒,而非等到三个星期后才改变主意。

马斯兰说巫统另有人选,假设没有,即倪可敏是唯一的副议长人选,那到时他是否自动当选呢?如果国盟是因为拒绝反对党议员的话,到时会不会提出反对,或提名自己的议员呢?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