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9, 2008

少数民族就要委屈求全、忍辱偷生吗?


刚读到邱家金教授的访谈时,报纸说他是接受《前锋报》的专访,但在《中国报》网站读到的,却说他是接受《中国报》的访问。

因此,不知他是一下接受两报的访问,还是一报引述另一报的访谈内容?

对邱家金教授的访谈内容,有许多部分不敢苟同。

1。例如他叫华裔身为少數種族,应该放棄華語作為媒介語,以走出種族框框及在充滿競爭的世界上生存。

为了在充满竞争的世界上生存,多认识一种语言,不是更有利吗?

2。小学生接受母语教育,会吸取得更快。但这些学生无疑起跑快,却输在终点。更糟的是,他们欠缺创意及语文能力。

不懂教授指的终点在哪?欠缺创意及语文能力与否,与接受母语教育无关,大学失业生不多是友族学生吗?

3。非巫裔必須妥協,放棄推行本身的華、淡小教育,採用統一源流教育制度,這個國家才可享有和平。

国家和平与否,也与统一源流教育制度无关。难道那些长年战争的国家,是因多元源流教育制度而起的吗?看看中东、印巴一带,起因是种族与宗教,与教育源流无关。

4。現有的多元源流教育制度,已製造出一批不諳國、英語的人,他們無法跟其他族群溝通,最后也不能和世界競爭。

不谙英语者,可能更多来自政府学校,他们无法溶入社会,无法配合职场的需求,造成他们的失业率偏高。

5。身為少數民族,我們須有施與受(give and take)精神,也須妥協。此課題(單一源流國民學校)最終會被帶上國民(?)討論與議決,那最終誰會贏呢?

自我矮化?自我边缘化?奴婢心态?

6。大馬華裔应謹記他們已在大馬落地生根,不應在大馬延續發揚祖輩的中國民族主義,而執著于推動華小源流教育。

推动华小源流教育就是发扬中国民族主义?教授有这个想法叫人不可思议。

7。本地政客為了撈取政治資本,不斷鼓吹源流教育制度,而不能獨立思考的大馬人及團體,則讓這些政客牽著鼻子走。

教授不可能不知道,一直提起教育源流课题的这些本地政客,他们并不是来自华基政党,教授怎能如此本末倒置,是非不清?

总之,教授将时下一些问题都归咎于多元源流教育制度,其实是非常牵强的。

根据教授的说法,那国与国之间又怎么讲?大家语言不同,民情不同,教育源流更大不同,那就不能互相往来了吗?

教授的言论让人觉得:因为我们属于少数,那就要委屈求全,忍辱偷生。

其实,就算实行单一教育制度,如果个人的心态不改,问题还是存在的。

教授的言论,再使我想起大选期间,有些商家领袖公开表态支持某些政党,他们的心态,同样是不正确的奴婢心态。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