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4, 2008

国油不让 Shell 和 Exxon 降油价?


潘俭伟在国会作出惊人透露说: Shell 和 Exxon 有意将汽油零售价调至更低价格,却遭到国油反对。

因此,他促请沙礼尔澄清,政府是否已经制订汽油底价,以避免石油公司公开自由竞争。

与其设定底价,潘俭伟建议政府制订顶价,让国内油价在顶价下自由浮动。

假设1.9元是政府制订的顶价,油公司可以自行決定其油價,但不可高過1.9元。此举将可促进油公司之间的競爭,消費者也可享有更廉宜的燃油。

觉得潘俭伟这个建议应该可行,让石油公司自行决定油价,就像新加坡那样,那政府也无需整天伤脑筋,市场的供求自会为汽油找到其均衡价格(equilibrium price)。

林冠英说:根据当前國際油價,汽油零售價应该调到1.52元。

沙礼尔也承认:当前零售价与实价的确出现38分差额。

也就是说,你我每打一公升油,就要倒贴回38分给政府。

但他还是老调重弹:政府不是為了「謀利」,而是要避免油站業者蒙受巨额亏损。

显然,贸消部长认为保护油站业者的利益,比保护消费者的利益更重要。

油站业者真的会蒙受巨额亏损吗?

部长的顾虑太多了,他忘了他们早在6月一次过赚取42%的暴利。

觉得部长在物价和油价之间持着双重标准。

一边厢,他促请商家要響應政府号召,参与减价行动,以加强消费者的信心。

他说:减价是要确保刺激内需,进而带动经济成长。

另一厢,他又不许石油公司根据市场价格减低油价,甚至还要设定底价。

从部长这几个月来的言行,觉得他对经济原理不是很懂。

单单针对油价所实行的措施,只看眼前,不看长远,往往吃力不讨好,费时费力,结果是弄巧反拙。

现金回扣即其一,柴油补贴即其二。

出尔反尔、朝令夕改、言行不一的举措,已经不计其数。

这样的成绩单,应该不及格。

比较欣赏他当公帐会主席时的表现。

有些人比较适合做监督的工作,有些人比较适合做主导与决策性的工作。

喜欢读潘俭伟的文章,觉得这么好的人才,应该担当部长才对。

好的人才,为什么好像都在反对党?

让我突发奇想:应该让潘俭伟做贸消部长,他的表现会不会比沙礼尔好?

2 comments:

Alex Lim said...

好的人才,为什么好像都在反对党?

众所周知,真正想为人民服务,和从人民的利益作为出发点的人,都会是在反对党找得到的。然后那些为自己利益及自己人或后裔的“钱”途着想而参政的,在国阵内多得数不清。

经过308大选后,那些领袖的素质可以看得更清楚。以前执政时,又常出错或做错事又乱找借口,现在成为反对党后不会辩驳又乱发言。终归一句,就是做也不会,讲也不行。还有,往往那些一发言就成为笑柄,全都是来自国阵领袖。

我真的不知道国阵领袖的教育文凭到底是真的,还是靠关系得到的,除了会贪污滥权以外,你们还会些什么呢?

· 康华 · said...

也有可能在反对党,才可以畅所欲言,一旦在朝,就诸多限制,不能乱讲话乱做事,无法发挥。

也有可能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讲别人很容易,自己做也未必做得好?

不过,看最近Zaid的遭遇,让人觉得,在朝的好人好像都容易被人排挤。

所以好人或是人才,都去了反对党?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