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6, 2009

豆蔻村:是谁在推卸责任?


林冠英指前朝是豆蔻村事件的罪魁禍首,並要許子根向村民交待。

当时,对林冠英这番谈话不以为然,觉得他不应那样讲,似有推卸责任之意。

昨晚看新闻,对许子根的一番谈话更加失望,觉得他更像一个推卸责任的人。

许子根说他不会与林冠英争论有关课题。

“因为我希望身为州首长的他能将全副精力专注在解决槟州的问题上;否则,若与他争论这项问题,他会指责我耽误他解决这项课题。”

这是甚麽谬论?

有关问题是许子根当首长的时候制造出来的。我以为至少在受到记者访问时,他应该作出一些解释,而不是这样避而不谈,把问题推得乾乾净净。

至少,我觉得许子根必须对以下的来龙去脉做出一番解释:

“1999年,豆蔻村居民曾经要求槟城州政府,将他们的土地列为传统乡村,以作为文化的象征。

2004年,槟城州国阵政府将豆蔻村土地批给槟城州政府公务员合作社,以及Nusmetro Venture私人有限公司。当时所通过的土地转让价钱是642万令吉,而有关土地的市价超过3000万令吉。随后,槟城州政府还给予发展商50%折扣,土地售价只有321万令吉,也就是市价的10%。在整个土地转让的过程中,槟城州政府不曾咨询过村民。

这起事件很清楚地反映着曾经执政的槟城州国阵政府,是如何地滥用权力去让一小撮的朋党谋取暴利,而人民的基本权益却被随意掠夺。

豆蔻村的土地案件被带到法庭,高等法院判居民胜诉,但是高等法院的判决却于2009年5月11日被上诉法院推翻。居民上诉至联邦法院,联邦法院于2009年6月24日驳回居民的上诉。

2009年7月2日,法庭工作人员在大批警方的护送下,前往豆蔻村张贴搬空令,要豆蔻村居民最迟于8月3日搬空村子。”


有关土地交易是许子根还在当首长时发生的,身为首长,他实在难辞其咎。

许子根有必要作出解释,为何一块市价超过3000万元的土地,转让价只是区区642万元,比市价低了78.6%?

这已经够离谱,但叫人民更吹涨的是,非常慷慨的州政府再给予发展商高达50%折扣,土地售价只有321万元,比市价低了接近90%!

如此大平卖,许子根一定有他的理由,相信人民很乐意听一听。

13 comments:

tamiya said...

那个伪君子不敢的啦,土地蔽案那么多宗,他有哪些出来解释过?

来去都是说,法庭已经定案,还是已经调查过了,没有问题???

上次还上到电视台辩论呢,康华兄您没有看吗?这样的人,部长喔。。。可是走后门的。。。

下次大选倒希望看他如何再次兵败如山倒,进而黄河入海流。。。

林廷辉 said...

这才是所谓的许子根嘛!

别期望一个没良心的人,会说出什么有良心的话。

· 康华 · said...

tamiya,不好意思,平时很少看电视;最近因为背痛,待在家里的时间多了,所以较有机会看新闻。

你提的辩论我没有看到,只知道槟城好像很多土地弊案,这里最近也被揭发了一宗,相信还是冰山的一角,明显是有内鬼,里应外合才会发生。

但,对这,当局好像没有一点反应。

· 康华 · said...

延辉兄,不想拿宗教和政治来混为一谈,但,我认为,既然自称为佛教徒,就算不相信因果和业报,也应该“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所以我说对他昨晚的那番话很失望。

也许,宗教和政治真的不能混为一谈。

tamiya said...

您的背还没有好?已经很久了哦。。。

老丁说:不要一直回顾过去,要展望未来。。。

所以,不必有什么反应,如果一定要有反应,也是“无聊”,“不够资格”,“胡闹”,“肤浅”,“炒作”。。。

· 康华 · said...

tamiya,我的腰背好很多了,但隐隐还是会发作,所以要小心翼翼。

路見要鳴 said...

康华兄,
谢谢你,
让我在安那琪的网站,
得到更多详细的情况!

chchoo said...

康华, you are right, we need to look for the root cause, solve it and to prevent the same thing from happening again. DAP Penang is opening up a can of worms and I hope they are well-prepared for it, unlike how DAP Kedah reacted to PAS.

Anyway, I do not see or hear any words coming out from Gerakan bloggers these days, on this issue in particular, most likely they are hiding somewhere now.

· 康华 · said...

要鸣兄,对巫统只会唯唯诺诺,岂不等于在助纣为虐?他太令我失望了。

chchoo, although claiming it was the previous government's doing, I can see Lim Guan Ying's sincerity in solving the problem.

Meantime, I think MACC should also probe into how the land could be sold for dirt cheap during the previous government.

雪山锺某 said...

你确定你的资料是对的吗?

· 康华 · said...

钟某兄,请点击我文里的两个网址:马来西亚中文博客网/安娜琪和英文报The Sun的报导,里边也有各link的网站,还有各大报章报导,包括政治人物自己的言论,应该不会错吧?

雪山锺某 said...

康华前辈:
你是否原因听听我方的版本才来做结论?民政党不想再多做解释因为这件事情已经被歪曲了,解释也没有用。我们欢迎他们去报案,最好快快去,因为我们的清白只有反贪局才能够还原,因为我们想不到任何办法去还原我们的清白。所以唯有保持沉默。我方的版本请到我的部落去阅读。谢了!

· 康华 · said...

钟某兄,

我已在你的部落格做了答复,但是线好像有问题,没有被接受。

你的文章让我对豆蔻村事件有了更深的了解,谢谢。

不过,不知专家所评估的地皮价值是多少?报导说是3000万元,但成交价只是321万元,90%的差价,实在太大了吧?

请别误会我在偏袒一方,我在文章开头就说对林冠英不以为然,指他“不应那样讲,似有推卸责任之意”,但当晚看新闻,许子根幸灾乐祸的回应,我觉得他也像在推卸责任。

许子根至少应该作出澄清,像你的文章那样,要让人民知道事情的真相,而不是摆出此事“与我无关”的样子。所以我在文末不是有说吗:“许子根一定有他的理由,相信人民很乐意听一听”?但,许子根似乎没有做到这点。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