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3, 2009

民联不堪一击,国阵正中下怀


为了一个宰猪场课题,即退出民联,显得有点小题大作。

这显示了甚麽?

吉打民联这个组合给人的印象,就是同床异梦、貌合神离、不堪一击。

本来就是一个308後时势造成的勉强组合,若没有意愿去维持、去挽救的话,这个pakatan如何继续pakat下去?

这也正中了国阵下怀,巴不得公正党也退出民联。

等于民联瓦解,那国阵就有机会重执政权。

不知李源益在宣布退出之前,有没有先知会过中央?

若有,而中央也点头,那行动党领袖可真的一点智慧都没有。

首先,行动党在吉打只得一位议员,他也不是行政议员,他退不退,对州政府毫无影响。

有些不明白,既是民联一员,当初组织政府时,行动党没有争取行政议员一职吗?

此外,行动党只在吉打退出民联,但在其他州及国会里,仍然留在民联。

这是怎样的一个合作体制?

除了吉打,行动党都可以和回教党公正党合作?

我觉得这样的一个合作方式非常怪。

至于有关宰猪场,原本就没有准证,却能够在那儿长期操作,报导说已操作了十多年,那倒是奇事一桩。

既是非法屠场,那当局有没有义务为业者找一块适当的地点?

读到今天的报导说,似乎已经有了一个新的地点。

但,州政府比较恰当的做法,应该是待新屠场建好及有关业者搬至新点後,才来拆除旧屠场,这样的做法会不会比较好?

12 comments:

Grass said...

这就是党内无派,千奇百怪。民联国阵都一样。连一间小公司都可能有派系。

tamiya said...

很多人就是要合理化非法的事情,比如在PG豆蔻村的事件,越读越好笑,我不懂那个地方在哪里,问了身边的人,竟然没有人知道。

然后,那些人说要写信给联合国去要求取消PG世遗资格,我在想,他们是啥?

Fairnation said...

吉打"牛"多,吃得草多脑生草。盖过合法合卫生的,才来拆就没有很大的阻力啦。也不用被人见缝插针!

拆除宰猪场可能在不同族群里有两极化的反应, 这是矛盾所在。

· 康华 · said...

Grass,

可能这就是人的问题吧!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有问题。

tamiya,

豆蔻村事件也是读得我一头雾水。

觉得林冠英不应一直提这是前朝的事,好像在推卸责任。现在是他当官,他应该提出解决的方法。

Fairnation,

认同你说的。先拆後建,就不够通情达理了。

LTL said...

做惯了反对党,凡事都反;
做了执政党,做事就蛮干?

X大没脑,脑大生草。
唉,回教党,真的是脑大生草!

鱼米之乡 said...

做惯反对党,凡事都反;
做了执政党,凡事都蛮干?
唉,回教党!

· 康华 · said...

我觉得行动党和公正党在吉打的情况,与马华和民政在国阵的情况相似,是少数对多数的问题。

tamiya said...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n/10123.html

豆蔻村的事请看这个。

Fairnation said...

吉兰丹 只有一位华裔州议员,同样也是回教党执政,只是那里温和多。
吉打的就很激进。

小生只是觉得有怎样的选民,就有怎样的政府。 只能说那里的大多数选民都比较保守激进。

chchoo said...

康华, your last comment is excellent. We cannot have both majority rules and "my rights" at a single side. We have to lift ourself one level up and think for all sides.

Alex Hi said...

这就得考验领袖们的处理手法和人民的智慧了,究竟是国阵还是民联较好呢?目前无第三政党的出现,唯有从中做出选择了!:(

· 康华 · said...

真是无奇不有。

今天读到报导说:吉打回教党叫行动党议员跳槽去公正党?Unity Government 2.0版?

冰冻三尺。吉打回教党和行动党出了什么问题吗?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