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 2009

A流感病毒是“搭”飞机来的


我国A流感确诊病例,已经快接近两百宗。

刚开始都是从外国入侵。

最近,由本土感染的病例已开始增加,很明显是从外国感染者所传染。

开始时就有些困惑,那些从外国回来而被确诊感染者,他们是在哪个时段被感染的呢?

经过一番推理,我怀疑他们是从他们起飞的机场开始被感染的。

也就是说,在他们起飞前,甚至是在前往机场之前,他们的身体状况还是好好的,却是到了机场後受到感染,然后,他们也把病毒带回国。

也就是说,各国的国际机场是最容易受到感染A流感病毒的地方。

我的怀疑不是没有理由的。

看看每个受到感染的国家,为什么不是整个国家的国民都受到感染,而是那些从国外回国的国民的中病率最大?

果然,今天读到一则新闻,加拿大卫生研究员确定,A流感病毒是“搭”飞机来的。

根据该报告指出,A流感从三、四月起,在美国和加拿大迅速蔓延。

“这期间,共有235万个乘客由墨西哥出发,前往164个国家的1018个城市。而前往洛杉矶的乘客最多,有22万1494个;其次是纽约,有12万6345个;在美国以外,接待最多墨西哥乘客的是加拿大的多伦多,有4万4854个。全球飞机乘客约六分之一的目的地是美国和加拿大。”

也就是说,A流感病毒的源头是墨西哥,输送到美国洛杉矶、纽约,和加拿大的多伦多,跟着就从这两个国家迅速蔓延到全球各地去,一发不可收拾。

可见,各国国际机场是最容易中A流感病毒的地方,搭飞机更容易把病毒输送到其他国家去。

有鉴于此,我们是不是应该尽量少搭飞机,也尽量少到机场去?

情况真的恶化的话,甚至禁止人民搭飞机?

禁止人民搭飞机,当然是不可能的事,起码航空公司会大表抗议。

使我想起在学生时代,看过一部电影Cassandra Crossing,演员有Sophia Loren, Martin Sheen 和 Richard Harris。

剧情讲述一列火车的旅客都被一种迅速蔓延的病毒传染上了,国际警局为了不让病毒传染给其他人,在火车旅客的不知情下,打算在火车开到Cassandra大桥时把整列火车炸掉。

假设你就是那位必须执行职务的人。

当你面对这样的情况,为了沿途成千上万的车站旅客及居民的生命安全,火车上数百名旅客的生命就操纵在你手中,你下得了手吗?

4 comments:

tamiya said...

常常就有这样的矛盾。。。

记得以前我问谢景贵师伯,如果牺牲了小部分的人,却拯救了更多的人,我们如何处理?

他淡淡的说,我们如果是慈悲的心怀,我们会想着如何没有任何牺牲。。。

我想,这个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吧。就算是佛陀,难道自己割肉喂鹰,就是慈悲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难道就可以这样的自残?

· 康华 · said...

你让我想到慈悲与智慧。我们可能慈悲为怀,但往往没有做最好决定的智慧。

Botak said...

中國機場在旅客下機前都先檢查, 雖耗費人力物力, 卻很實際. 我們竟然叫人自我隔離. 有錯沒錯三百大板, 卻不知道除了那幾個國家, 其他的國家都有可能.
因為, 像你所說的.病毒是搭飛機過來的.

Bukit Koman said...

Anonymous chong said...

不需要反毒工委号召,不需要政治人物引领,
只要带着一颗良心,只要热爱家园,尊重生命!!!
家园将毁,人命将亡,
是时候凝聚我们的力量,
为生存权被剥夺平反!!!
我们不是小部分人的声音,
7月5日,这个星期日,
下午3点钟,武吉公满民众会堂前,不见不散!

关心山埃采金事件的朋友,我收到以上的信息,
请广泛传达,我们以行动支持武吉公满的朋友!
不论肤色不论政党不论背景,
只要每个人都有生存下去的权力!
我会出席,以行动支持!大家也应该支持!

July 2, 2009 9:51 AM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