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8, 2009

陳立恆:欠缺哲學的教育


聖經說,神以祂的形象創造了人類。

但是,人類究竟是不是真的優於其他動物,而為萬物之靈?這個千古大哉問,讓不同時代、不同領域的專家學者們喋喋不休地琢磨了幾千年,撇開文字傳承與科技運用的決定性優勢,人類之所以比其他物種更具有超越自我的能力,應該歸功於擁有追求無形價值的天賦,在原始需求的滿足之外,我們懂得探索形而上的美好,從建構信仰、藝術、哲學、道德等等的過程裡,人類於焉被賦予一個更接近神的形象。

而從近年來的時局觀察,不難發現到人類的形象似乎離神愈來愈遠,以捅出金融風暴的華爾街始作俑者們為例,當他們害得全球千萬人失去工作、房子或是畢生積蓄以後,依然面不改色的地接受千萬納稅人血汗攢下的紓困金,發給自己做為紅利或是離職金的一瞬間,我們看見了撒旦的眉目陰森。

一味追逐物質 註定向下沉淪

真正讓人背脊發冷的是,走火入魔的不只是一條華爾街,全世界都像慢性失血一樣,一點一滴地喪失了追求無形價值的天賦。驀然回首,藝術只是為了投資,信仰只是為了包裝戰爭,哲學與道德僅換來幾聲輕蔑,原本海闊天高的生命量尺,如今都是用手機、電腦、股票、汽車、華屋等等來做計算單位。《易經.繫辭傳》有云:「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道為根本而器物是表象,當我們本末倒置的放棄了「形而上」的飛天長翼,任自己投身在「形而下」的物質世界之內,一切與道德無關,就註定陷入向下沉淪的漩渦裡一去無返。

前陣子讀到了聖雄甘地詮釋人類自毀的七大罪狀:「欠缺勞動的財富;欠缺良知的享樂;欠缺品格的知識;欠缺人文的科技;欠缺原則的政治;欠缺道德的商業和欠缺犧牲的信仰」,簡單幾句話,生動勾勒出一個在「形而上」與「形而下」之間嚴重失衡的現代人類,最終難免變得面目可憎。遺憾的是,如今則變成了標榜科學與民主的現代文明社會的真實寫照。

價值觀的偏差 導致社會失衡

在如此失序的深淵裡,我們聽到了各界呼籲肇事者負起責任的聲浪,也警覺到過度膨脹的資本主義帶來的危險與荒涼,但是下台、減稅、賠償、舉債都不是回歸基本(back to basics)的解決方法。真正失衡的起點,源自教育體系對於建立正確價值觀的漠視與偏差,也對於泛稱哲學的道德標準、精神理想、文化薰陶等等嗤之以鼻;導致家庭、學校甚至於整個社會教育,只用形而下的經濟力及技術性來評斷高下成敗,形而上的真、善、美反而被貶抑到「不實用」、「變現性低」的範疇,加上學校與社會都不願觸及政黨與宗教的敏感神經,從此日復一日,間接地將大眾的價值觀真空化,乃至每天聽聞害人者獲得獎勵、貪汙者厚顏狡辯、侵略者自詡正義,卻都沒有得到應有的制裁與糾正。承接聖雄所點出的人類七罪,這種「欠缺哲學的教育」也可被視為現代文明的第八罪狀。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人類是不是以神的形象而生,你我可能有不一樣的解讀,但可以肯定的是,唯有人類重新培養對無形價值用心感應、欣賞的資質,才能在每一個風暴的山水窮盡處,看見白雲出岫的生機。

(作者為亞太創意產業協會理事長暨法藍瓷總裁)
【2009/03/04 聯合報】@ http://udn.com/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