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8, 2009

压力过大 身体遭殃


“我认为你真正的问题是压力过大。”当我向医生抱怨,说他给我做的肌肉注射治疗未能减轻我脖子和肩部的疼痛时,医生回答道,“你自己在生活中遇到的问题,不能全怪在我的头上。”

我不由自主地哭了起来,这似乎更证明了他的诊断。

其实我以前也听过这样的说法。在我腰部疼痛、肠易激综合症和颞下颌关节炎发作的早期,很多医生都用到“压力过大”这个词。而这每次都让我感到十分愤慨,听上去就像在说“这是你脑子弄出来的问题”,或者“你是在没病装病”。

其实,这种想法已经过时了,杜克大学医学中心(Duke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行为型慢性疼痛舒缓项目”负责人克里斯托弗•爱德华兹(Christopher L. Edwards)说道。

几十年前,如果医生说某种病症只是心理作用,那等于就是说患者在装病,因为当时几乎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身体患病和大脑有任何关系。“现在,我们意识到大脑活动会影响身体状况,而身体上发生的变化也会影响到大脑,” 爱德华兹说,这一知识将有助于我们治疗相关的一些疾病。

爱德华兹医生说,在目前经济危机的情况下,他在北卡罗来纳州开办的疼痛舒缓项目接受的病人越来越多。“经济环境与我们接诊的压力失控病症的发病数量有着很强的相关性。”心理压力会以多种形式转化为身体上的痛苦和疾病,人体本能的“打或跑”反应机制就是其中之一。

当大脑感知到威胁存在时,就会启动交感神经系统,指示身体释放出肾上腺素、皮质醇和其他有利于身体做出动作的荷尔蒙。这些化学物质共同作用,让肌肉紧张,消化系统减缓,血管收缩,心跳加速。如果要从柱牙象口中逃命,这些生理反应还是挺有用的,但如果威胁来自于股票缩水和失业危险,人体的预警状态就会无限地持续下去,肌肉长时间紧张,从而可能导致偏头痛,双颌肌肉紧张、脖子和肩膀处起硬块,以及下背部疼痛等。

有些身体部位早已因长时间看电脑、睡眠不足、磨牙和姿势不当等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在消化道系统中,食管、胃部和肠部分布有广泛的神经细胞,这些细胞被称为内脏的大脑,它们对人的思维和情感变化反应极其灵敏,这也是某些情绪会引起胃部抽搐的原因。

当焦虑长时间存在时,这些神经细胞会引发胃灼热、消化不良,还有肠躁症,即结肠的正常蠕动失去节奏,造成胃肠胀气以及腹泻和便秘交替反复发作。“压力不一定会导致痛苦,但会加重已经存在的身体疾病,减弱人体自身的调节机能。”爱德华兹医生说道。

压力还使体内的生化环境发生变化,从而影响免疫系统,导致人体对病毒和细菌感染反应迟缓或者过激,引发过敏、哮喘,以及牛皮癣和湿疹等皮肤疾病。

压力还会抬高人体的炎症水平,这往往是和心脏疾病密切相关的。《身心医学》(Psychosomatic Medicine)杂志近期的一项研究发现,即使是在少年时期承受的压力,也会提升体内C反应蛋白的含量,这是反映人体炎症水平的指标,C反应蛋白过高会导致心血管疾病未来的发病率上升。

有很多种方法可以减轻压力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最好的方法之一就是锻炼身体,运动不仅能促使身体释放出脑内啡这种让心情变好的神经传递素,还能帮助身体消耗掉过多的皮质醇和肾上腺素。

在压力之下,“人体系统会产生大量的负面情感能量,并试图找到一个释放的途径。”联合健康集团(UnitedHealth Group Inc.)“最优健康行为解决方案”(OptumHealth Behavioral Solutions)的医学总监、心理学家戴维•怀特豪斯(David Whitehouse)说,“压力会杀死脑细胞,人体做出反应,生产出更多的脑细胞,而运动有助于激活新生细胞,并在细胞之间建立新的联系。”

许多专家还建议保持充足的睡眠、饮食规律和平衡,以及加强社会交往等。这些都是压力过大者容易放弃去做的事情。机能反馈疗法以往被视为另类疗法,现在已得到主流医学界的认可,来帮助人们减轻压力带来的影响。

爱德华兹医生在杜克大学有一个机能反馈疗法实验室,病人在那里监控自己的心跳、呼吸频率、体温等重要生命指标,并学习如何通过放松技巧来加以控制。爱德华兹医生说:“我们的目标是,一旦教会你怎么做,你这辈子就可以一直这样做下去。”在脑部如何感知痛苦这一方面,情绪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20世纪60年代,加拿大心理学家罗纳德•梅尔扎克(Ronald Melzack)和英国内科医生派特里克•沃尔(Patrick David Wal)在对二战的士兵进行观察后,提出一项突破性的理论。“两个因炸弹爆炸受到几乎相同伤情的士兵呆在医院的同一个病房里,”爱德华兹医生解释说,“一个士兵会说:‘医生,赶紧给我缝合伤口好吗?我还等着归队呢。’而另一个士兵可能在痛苦中哭喊、呻吟和抽搐。”

梅尔扎克和沃尔医生认为,人体脊髓有一些化学物质构成的门,控制着痛苦信号从身体传导到脑部;大门的开关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病人的情绪状况。

正面情绪能减弱疼痛的感觉,而负面情绪会使痛苦传导的大门打开,因此有时候,即使起初造成痛苦的因素已经消失,但疼痛也会持续下去。

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认知行为疗法在释放负面情绪方面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这种疗法涉及对某种情绪背后的事实进行自我审视和挑战。

纽约州布朗克斯市Montefiore医学中心的心理训练主任、认知行为治疗师凯瑟琳.穆勒(Katherine Muller)说:“我们会说,我理解你的恐惧,但恐惧并非已经发生的事实,让我们来看看你的现实生活吧。”

确实,如果听到别人说,你的病痛是压力引起的,你会觉得这是一种冒犯,穆勒医生说,“正常人都有一种观念,认为‘我能应付压力’,而这些病症表明,其实你无法应对自如。”

其实,很多成功人士发现,较低水平的压力和担 情绪有助于身体的正常运转。“然而,如果压力太大, 虑就会主导你的情绪;你还得继续上班,继续给家里做贡献,但压力会不断施加负面影响,直到有一天你的身体突然说‘天呐,我再也受不了了。’”穆勒医生说道。

那么,与压力相关的病痛是否都是脑子弄出来的问题呢?“所有的痛苦,所有的体验,一切都在你的大脑之中。”爱德华兹医生说道。不过,这是一个好消息,因为现在和60年前不同,已经有很多方法用来控制思想和情绪,从而减轻你的痛苦。

好了,医生,赶紧给我缝合伤口,我还等着归队呢!--我决定这样想。

Melinda Beck · 华尔街日报·2009-3-27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