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9, 2009

Earth Hour:我今天被动式的响应


昨天晚上,有多少人响应Earth Hour的“熄灯一小时”运动呢?

昨天晚上,出席了一位旧同事的女儿的婚宴,那段时间,婚宴还在进行中,酒店不可能关灯来响应;不好意思,我自己当时也把有关运动忘掉了。

倒是今天,忙了一整天的活动,晚上便说到外面吃饭。

来到月桦,看到四周一片黑漆漆,一问之下,饭店人员说是停电,因为附近有车撞断了电灯柱,造成该区大停电。


于是,我们就在饭店进行烛光晚餐,一直到吃饱离开,电流还没有恢复。

所以我们延迟了一个晚上才来响应Earth Hour。

不过,却是被动式的。

就像我上回说的,在沙巴,停电是家常便饭,我们也都习以为常。

从正面角度看,要感谢沙巴电力局,如此三天一小停、五天一大停的停电方式,大概为我们省下了不少的电费钱。

忽然想到,就算全国每一位公民都来响应“熄灯”运动,我们究竟能省下多少能源呢?

记得年初,国能不是有报告吗,说因为在敦马朝代所签下的怪合约,不管有没有用到,国能都被逼向独立发电厂(IPP)购买所有IPP所生产的电力?

去年就出现40%的电力过剩。

也就是说,国民根本就不需要用到那么多电,去年有高达40%的电力被白白浪费掉。

国能预算,今年的电力过剩,会提高到47%,国家有接近一半的电能无处可用。


可以想一下,昨晚的Earth Hour,全国上下一起关灯一小时。

但是,这一小时内,国能所提供的电能,虽然没有被consumed,国能还是需要承担有关的成本。

如此一来,这一小时的电能,我们究竟是节省下来了,还是被白白浪费掉?

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因此,要真正做到能源节省,就必须要治标,国能应该要求这些IPP减产,那国能就不用买下这些电力,这才是节省能源的治标方法。

2 comments:

朱刚明 said...

Government should provide free or "virtual-free" electricity to all the investors, factories, SME, businesses, or local councils, so that they can use the savings for other useful purposes, instead of wasting it. It's like subsidising them during this difficult period.
It's a sin for committing act of wastage.

· 康华 · said...

很好的建议,但政府怎么会肯?要求调降电费,都那么辛苦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