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3, 2008

国库、国民投资和退休基金,是股东还是债主?


ValueCap的三个大股东:国库、国民投资和退休基金的真正身份,是股东,还是债主?

根据大马局内人今天报导,ValueCap欠三个股东的51亿元债券(bond),将在明年二月届期。

咦,一路来的报导,不是说三个股东注资50亿元做股东资金(equity)吗?曾几何时,股东资金变为了债券?

上一回,笔者就曾质疑:为何这次加注50亿元的资金,不是要求三大股东加注,反而是向公积金借贷?

有没有这样的可能:向公积金借来的50亿元,其实是要偿还三大股东(还是债主)的债券?

若是这样,ValueCap最终还是倒回拥有50亿元资金,而不是加倍至100亿元。

也就是说:与其由三大机构承担风险,如今是由公积金独力承担起救市的风险。

公积金的钱,就是你我的血汗钱。但,至今仍未听到这50亿元的借贷利率是多少。若是债券,相信不会很高。

当然这些只是猜测而已,因为ValueCap不是上市公司,作业无需透明化,所以当局无需公布其业绩,所以我们仅能凭猜测。

不过,大马局内人一向有其真实性在内;上述报导就算不中,相信其真实性亦不远。

报导说,文件显示,有关债券原本已在2006年2月到期,不过,公司获得延期3年到明年2月。

笔者曾提及,ValueCap的成立作用是为了救市。敦马当时的原意,或就是仅让它操作3年,希望在3年内大功告成,然后就像解散Danaharta那样,将ValueCap解散。

因此,有关资金若是为期3年的债券,那也是有可能的。但,为什么当时不说明这点?它为何会在2006年获得延期多3年?

2006年,已经是牛市时期,哪里还需要ValueCap救市?

如今ValueCap向公积金借钱救市,但公积金本身也在股市投资,从公积金角度来看,其实是多此一举,也没那个必要。

因此,借钱给ValueCap,公积金有责任向人民交代,有关利率若干,是否高过会员的派息率?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