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5, 2008

不是每个人适合做领袖,不是每个人适合当官


贸消部长说:内阁将讨论油价课题,以决定是否实行油价浮动制,还是设定底价。

当油价飚涨时,说要自由浮动制的是他,当油价滑落时,说要限定底价制的也是他。

好像在玩游戏,但玩游戏也有玩游戏的规则,怎可以一边玩一边更改游戏规则?

在这一场油价游戏中,规则几乎天天在变,变得只对一方有利,另一方却处于被动位置,又不能不陪一方继续玩下去。

如此一面倒的游戏规则,规则任由一方制订,却也天天在变,另一方岂不永远输定?

只怕是当内阁做了决定,油价走势又背道而驰而对政府不利的时候,部长又改变主意。

如此优柔寡断,举棋不定的做法,我很怀疑,拥有这种性格的人,究竟适不适合做领袖?

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做领袖,也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当官的。

副首相目前身在外国。他说:油价不可再跌,否则有日当它上回去的时候,它会上得更多。

这是那门子的逻辑?

与其同时,他又强调国家将以“扩张”的方式来振兴经济。

政府不是要人民多消费少储蓄吗?

既要“扩张”经济,政府就应该将油价降至反映它的实价的水平,便是部长自己透露的1.4元。

把每公升60分还回给人民,那人民就有更多的消费能力以刺激经济回升,国家通膨就可以更迅速地下跌。

如此就不用“强制性”要人民减缴公积金,反而令一些雇员因“可支配收入”(disposable income)增加,被迫多还所得税给政府。

同样,那时候,商家也就没有借口不开始降低物价了吧?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