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8, 2008

证严法师——台湾的庄严


也许是因为在国际场合长期被大陆当局“打压”的关系,台湾人经常强调“台湾的尊严”,而捍卫“台湾的尊严”也是民进党在大陆海协会会长陈云林访台期间,发动群众如影随形地“呛陈”的原因之一。

可是,民进党在11月6日发动的围城行动,不仅因为“马陈会”提早举行而成了“无的放矢”,还因为“呛陈”队伍的移师圆山大饭店,迫使陈云林提早结束他的拜会慈济功德会创办人证严法师之行,造成了真正能体现台湾价值、真正为举世公认的“台湾的尊严”无法得到有效彰显的反效果。

当天,陈云林和海协会一行只有两个拜会活动,一个是和海基会成员一起到台北宾馆拜会马英九,另一个就是前往台北县的关渡慈济人文志业中心拜会证严法师。在这两场拜会中,“马陈会”八成是台湾方面主动要求,陈云林只好“客随主便”,拜会证严法师却是陈云林主动提出的。

人间观世音菩萨

知道慈济功德会在全球各地的善行义举的读者,不难了解为什么陈云林要主动求见证严法师。对于那些不了解慈济志业,也不知道证严法师是谁的读者,可能会心生疑问:这个老尼姑到底是谁?她究竟何德何能,居然连陈云林这样的一个中共高干都要纡尊降贵,要主动求见,还为了自己无法到花莲亲自拜见,要劳烦证严法师到台北县会面而深感抱歉?

为此,笔者只能不吝笔墨,简单地介绍一下证严法师。

证严法师,俗名景云,1937年出生于台中,因父亲早逝、母亲多病,悟人生之无常而出家。1966年,在花莲山上清修的证严法师,偶然在地上看到“一滩血”,得知一个难产的山地妇人因交不起保证金而被医院拒于门外,遂发下宏愿,要建造一所专门给穷人看病的医院。当时,要建一所医院起码需要8亿新台币,对一个清修的比丘尼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然而她后来不仅在花莲建成了第一所慈济医院,还把慈济志业扩展到全球。

四十多年以来,证严法师筹集了逾百亿新台币的善款,在慈济功德会的帮助下,全球各地蒙恩受惠的贫民、病人、灾民不计其数。

如今的慈济功德会,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庞大的国际性慈善救济组织,其“业务范围”涉及慈善、医疗、教育、人文、环保、社区志工、骨髓捐赠、国际赈灾,用慈济的术语来说,就是“四大志业八大法印”。今年初,慈济功德会也成功“登陆”,成为第一个在中国大陆合法营运的台湾宗教性质的慈善组织。

在证严法师的道德感召下,台湾几乎五分之一的人口或多或少参与了慈济的慈善活动,在全球有一千多万慈济人,人数还在不断增加中。

这一切,都源于这位貌不惊人的比丘尼当年在地上见到“一滩血”而发下的悲愿。可以说,没有证严法师,就不会有慈济,更不会有今天在世界各地无怨无悔地救人助人的千万慈济人。也因为如此,证严法师赢得了世人发自内心的普遍尊敬,有人称她为“东方特里萨”,更有人称她为“人间观世音菩萨”。

台湾的价值和尊严

还有一点要指出的是,在今天台湾佛教界倍受尊敬的佛教四大领袖当中,只有证严法师是道道地地的台湾本土人,其他三位——佛光山的星云法师、法鼓山的圣严法师、中台禅寺的惟觉禅师,都是从大陆到台湾的外省人。

陈云林在“马陈会”听到礼宾官的那一声“总统莅临”时,默认以对,充其量只是“不否认”。当他以大陆海协会会长的身份,去拜见一位台湾本土佛教领袖,还代表自1991年华东水灾以来,就不断蒙受慈济恩惠的大陆人民当面向她致谢,就是一种“承认”了。说得更具体些,陈云林拜会证严法师,是代表大陆方面对源于台湾民间,以慈济大爱精神为代表的台湾公民文化的承认和肯定。

记得几年前,曾任海基会副秘书长,现为凤凰卫视评论员的石齐平在接受我访问时,就曾经预言,证严法师将继李敖和龙应台之后,成为下一个引起中国大陆人民重视的台湾人物,而证严法师创办的慈济功德会及其义工所承载的“慈济精神”,也将深深地感染大陆人民的人心。

随着陈云林的拜会证严法师,并邀请她访问大陆,石齐平的预言可以说是应验了。他当时还愤愤不平地说:“证严法师是台湾的价值。这个价值摆在全世界,台湾都能傲然挺立。诺贝尔和平奖如果有一天不颁发给慈济的证严法师,这个和平奖废了都可以!”

谨在文末呼吁海峡两岸共同向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提名这位不仅象征“台湾的尊严”,而且是“台湾的庄严”的比丘尼,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作者: 张从兴 《联合早报》 中国新闻组助理主任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