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09

我们就是这样子治国


大道展延涨价为期一年,代价是政府须赔2.8亿元。

正如工程部长说:这些赔偿金也是来自人民的钱。

也就是说:无论如何,人民永远都是最大的输家。

无论如何,大道永远都是最大的赢家。

而政府永远都是最大的帮凶。

从没看过有这麽样的合约,处处在为对方着想,拿人民来做鱼肉,而且一签就是几十年,这算勤政爱民麽?

活脱脱的官商勾结。

这些合约,都是前朝所签下的。

公开了合约,但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人民又能做甚麽?

前朝,就是执政22年的敦马时代。

这方面,敦马难辞其咎。

但,他早已下了台,他可以幸灾乐祸,可以在那里大数阿都拉的不是,却无需为自己的过去的许多过失负上任何责任。

这次大道涨价的处理方式,在在显示了另一个新旧朝代在交替期间所产生的矛盾。

新朝,就是如果顺畅,即将来临的纳吉时代。

根据媒体报导,当内阁批准大道涨价的时候,阿都拉似乎并不在场。

难怪当他被问及的时候,他才如梦初醒说:这个决定已不合时宜。

等於掴了当时出席内阁会议的全部成员们一巴掌:你们全部都已不合时宜。

但,那是内阁在半个月前才作出的决定啊!

那是一个多麽荒缪的决定。

一方面还在高谈阔论着一个数额比第一振兴配套的70亿元高的第二振兴配套或迷你预算案,另一方面却又想方设法,如何把钱从人民口袋里抽出来。

新朝的治国手法,从近来的一系列事件中,多少已经可见一斑。

难怪已经有人在国会里说:其实阿都拉并不需要下台。

说这话的这些人不是来自在野,而是在朝的议员。

四月一日,未必是愚人节。

这也是我所感到担心的。

Friday, February 27, 2009

请用文明来说服我


在龙应台的《请用文明来说服我》书里,我读到了这麽两句:

沒有品格,權力會演變成災難

沒有文明,國家會淪落為巨獸

当下,我们又回到了品格欠缺与没有文明的社会与国度。

看到这些年轻人的无礼和鲁莽行为,就是该党所要培养出来的素质吗?

使我想起刚刚在上个月,该党的一位元老语出惊人:为杜绝金钱政治,建议废除党内的青年团与妇女组。

看来,这位元老,如今又多了一个要废除青年团的理由。

这些年轻人,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这些人,竟然也包括国会议员在内,还有一些区团的团长,为团员们立下最坏的榜样。

不知道他们在进行这不智也自取其辱的行动之前,有没有先知会过他们的总团长?

也许,那也没有甚麽分别,因为他们的总团长也立过同样最坏的榜样。

几次举剑的行为,看得他人心惊胆跳,那已无需赘述。

在几次的场合,报纸也有图文并茂,这位热血满腔、义愤填膺、举起拳头怒吼的愤怒青年,也教人看得忐忑不安。

他是负责国内教育事务的部长,他要立下甚麽样的典范给我们的学生,我们的下一代?

就是相信用语言和肢体上的暴力去发泄、去解决问题?

所以他的年轻团员们有样学样,凡事皆以暴力的方式去泄怒、去泄恨、去怪罪於他人?

对国家的前途,我很悲观


老实说,我对国家的前景真的没有一点信心。

如果政客们还是以这样的方式来治国的话,国家很快就会像很多非洲国家那样,甚至像津巴布韦那样,只能用“民不聊生”来形容。

人民已经身在水深火热当中了,政客们还在那里争名、争利、争权、争位,真的是为国为民吗?还是为私为己?

相信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大道事件,使我想起庄子《朝三暮四》的故事。

先废除两条大道收费,让人民高兴一番,然后再涨五条大道收费,那人民究竟是赚了还是亏了?

人民一直都被当傻子,但也无可奈何,只能看着政客们的胡作非为。

而贸消部长还一直在批评商家不肯降价,那我们的油价呢?那这些大道有没有听从部长的话呢?

最不可理喻的是,有关大道涨价一事,首相竟然好像毫不知情。

等到工程部长向外公布後,首相才来要内阁开会讨论。

当此经济不景时刻,路费不降还涨,如此大件课题,岂有不事先知会或在内阁讨论之理?

还是在之前的内阁会议上,首相因为缺了席,还是在会议上又睡了一觉?

如今才说要检讨有关决定,就会给人一种政府办事总是反复无常的感觉。

当然这种反复无常的办事方式,已经是不胜枚举,这并不是头一桩。

最新的另一桩,就是建造廉价机场一事。

一边说建,一边说不建,这样不认真的态度,就像小孩玩泥沙,或好像不用钱那样。

情形就与当年建半弯桥的态度一样。

再这样子下去,国家不很快就被这些人玩完?

这些政客只顾着玩政治,已经无暇管理国家大事。

且看最近以肮脏手段争权夺利的事件层出不穷,你可以想像,再下去,他们还会耍甚麽更不齿更不堪入目的手段出来?

我不敢想像。


如果没有意外,当四月一日到来,阿都拉时代将正式结束。

幸也?祸也?我不敢说。

我只能说:对国家的前途,我很悲观。

Thursday, February 26, 2009

君君 臣臣 父父 子子


在黄洁冰事件上,当卡立说将请示雪兰莪苏丹时,心里就觉得奇怪,有那个必要吗?

果然,雪兰莪苏丹未向卡立提出任何劝告,而是让卡立自行做决定。

显然,有霹雳之前车可鉴,雪苏丹不给意见,让民选政府去做决定,实是明智之举。

反而是在牛与车的事件上,卡立说:苏丹不反对他把私家车充当官车来用,也不阻止他捐赠牛只给人民。他说,苏丹甚至鼓励他把这种福利活动延续到吉隆坡。

总觉得反贪委员会不懂轻重缓急,在这两起事件上,太过小题大做,难免令人质疑这个委员会的独立性,到底能有多独立。

那46头牛,并非由卡立独吞,或派给他的皇亲国戚去享用,他是送给马来人过哈芝节。

弃官车不用而改用私家车,为政府省钱,不是反而应该大事赞扬吗?

卡立的行为,算得上是贪污滥权吗?

公道自在人心。


昨天,国会被告知:去年在澳洲因攜帶兒童色情片入境的馬航機師,就是反貪委員會主席阿末赛的儿子。

此事早在去年二月就发生,报纸也有刊登。记得当时只说该机师是某高级官员的儿子,而有关单位也说要进行调查等等。

一年已经过去,未听闻有任何调查的进行和下文。

直至最近,网络上才流传开来说,原来机师的父亲,就是反贪委员会主席。

Merdeka Blog就有关事件提出了几个问题,值得大家省思。

当然,对阿末赛来说,儿子是25岁的成年人,他在外的言行举止,他要自己负责,与父亲的职务,应该是两回事。

但,假设有人乘机以此要胁或作为一项交易,阿末赛能够保持他的独立性吗?

他能够不畏强权,大公无私地公平行事吗?

Wednesday, February 25, 2009

从陈冠希的角度看陈冠希事件


哄动全港的艺人艳照案,主角陈冠希昨在加拿大卑诗省最高法院作供。

他承认在网上流传的艳照,均是他或照片中的女子拍摄,但他无意让第三者观看。

他怀疑维修电脑时,被人暗中将已删除的艳照还原盗去。

陈冠希原本希望力保涉案女事主身份,并说“她们受够了(They have suffered enough)。”但在辩方大律师追问下,陈冠希被迫确认其中四名相片女角的身份,分别是艺人张柏芝、钟欣桐(阿娇)、前艺人陈文媛及模特儿颜颖思。

香港媒体报道,因艳照事件退出香港娱乐圈的陈冠希(28岁),因担心人身安全,拒绝回港就eLiTeMULTIMEDIA电脑公司前技术员史可隽(24岁)涉不诚实取用电脑案件作供,故香港法院移师到其出生地加拿大,向他取证。

久未露面的陈冠希昨在加拿大时间早上9时45分(香港时间昨日凌晨1时45分),由多名保镖护送下抵达法庭,其时神情肃穆,对记者提问一概不答。其母Carol亦有到庭听审。10时20分,正式开庭,陈冠希先后接受控辩双方律师提问。

维修前已删除不知可还原

陈冠希以英语供称,在网上流传的艳照,均是在男女双方同意下,在01至06年间拍摄。

“我绝对无意让任何人看那些相片,他们侵犯了我的私隐,偷了我的东西。”陈冠希说。

至于相片流传,陈冠希怀疑是维修电脑引起。

他解释曾在中环的eLiTeMULTIMEDIA电脑公司,购买四部苹果电脑,当中三部是手提式,一部桌上式。

他重视私隐,每部电脑均有私人密码,而且只有他知道密码。

陈冠希说,其中一部在06年搬家时遗失。

至06年暑假,他将一部手提电脑及一部桌上电脑,带往该电脑公司维修,其中的桌上电脑,更曾留在该公司几日。

他承认该部桌上电脑藏有艳照,但维修前已删除,怀疑电脑公司有人偷偷将艳照还原,并将艳照盗去。

“当时我不知道资料可以还原,或要保护垃圾桶内的资料。”陈冠希说。“我认为我删除档案,扔入资源回收桶,便是删除了。”

“我决心保护她们的清白”

陈冠希说,警方曾将一张内藏1,300张照片的光碟,向他展示,基于照片的编排方式,他肯定照片源自其电脑。

他又解释只有约400张相片在网上流传的原因。“光碟内的1,300张照片,很多是重复或是生活照,没有市场价值,故他(指发放艳照的“奇拿”)没有发放。”

至08年1月,当他身在北美时,友人告诉他艳照在网上流传,他的反应是“我非常震惊”。对于照片分阶段放上网,他认为显然有人恶意以艳照攻击他。

对于女事主的身份及与她们的关系,陈冠希一早表明不会透露,并说:“我决心保护她们的清白。她们受够了。(I'm determined to protect their innocence. They have suffered enough.)”

但在当地女法官要求及辩方大律师追问下,陈冠希被迫确认相中人身份。辩方大律师问相片中人是否张柏芝、钟欣桐(阿娇)、陈文媛及颜颖思后,他被迫答“是”。

去年1至2月间,被传媒称为“奇拿”的网民,连续两星期在网上发放陈冠希与疑似艺人的艳照,总数多达433张。

警方拘捕史可隽后,指他于06年1月1日至6月8日,三度不诚实取用电脑,案件今年4月6日在观塘法院开审。

2009-2-24: 中国新闻网 编辑: 吴涛

Tuesday, February 24, 2009

迷你预算案:雇主减缴员工公积金?


迷你预算案预告在三月十日公布。

根据惯例,这个预算案由财政部负责,由财长在国会公布。

这几天读报,发现负责这个迷你预算案的,好像不止财政部一个部门。

例如之前提到的首相署EPU总监,昨天他又透露说:这个預算案涵蓋層面廣泛,包括放寬條例、財政、開銷、稅務、降低商業成本援助、降低裁員機率政策,以及提昇各部門的實施程序等。

他没再说它是一个“不涉及拨款”的预算案。

心里有点疑惑,他身在首相署,如何对这个由财政部准备的预算案“了如指掌”?

话虽如此,身在财政部里的财政副部长江作汉也未必对有关预算案“了如指掌”。

几天前,他说:第二振興經濟配套或迷你預算案涉及款项超过300億元,人人从中受惠。

昨天,兼任财长的副首相却否认迷你预算案数额高达300亿元。


今天的南洋煞有其事的头版标题是:雇主减缴员工公积金。

同时列出其他措施,包括:放宽土著股权条例、削减公司税销售税、拨款予中小型企业等。

给人一个错觉,以为有关预算案提早出炉。

细读之下,才发现原来只是贸工部长的建议。

既然只是建议,却如此隆重其事地对外公布,好像有点越俎代庖,实在罕见。


很不明白,公积金是属于贸工部负责的范围麽?

为甚麽是由贸工部来建议?

对雇主来说,这个建议固然很好;对雇员来说,他们的福利却被剥削了,这可不是个好建议。

这与公积金主动为雇员减缴公积金的措施,几乎如出一辙。

雇员减缴本身的公积金部分,至少那还是他的收入。

雇主减缴员工的公积金,等于是员工被迫减薪。

这样一个建议,恐怕职工会们要大表抗议。

Monday, February 23, 2009

我有一个预感:EPU总监地位不保


我有一个预感。

当纳吉正式上任首相职位时,首相署的经济策划组(EPU)总监将被调职。

前阵子,这位总监说:第二經濟配套可能“不涉及任何款项”,而是“探討簡化程序、減少繁文縟節、放寬管制(deregulation)及市場自由化的策略”。

虽然兼任财长的副首相说:总额还未确定,但其副部长江作汉已预先透露说:总额将超过300亿元。

如今,拉务廉价机场究竟建或不建?变数好像一直在变化中,叫人迷惑不已。

前阵子,副首相已经公布说取消有关计划。

上周末,这位EPU总监却又透露:政府并没有取消拉务廉价机场的计划,目前还在与有关方面商讨中。

而今早《大马局内人》却报导说:确定拒绝拉务廉价机场计划 (rejection of Labu LCCT is firm)。

之前,首相兼任财长,因此,首相署EPU和财长的目标一致,对外放话不会南辕北辙。

但,自首相和副首相互调职位後,首相署和财政部看法就开始分歧,最近更各走极端。

迷你预算案和拉务机场计划即是二例。


试想想,一旦副首相坐正,这位EPU总监若还是处处与他唱反调,纳吉会不把他调走吗?

且待四月到来,要是副首相正式坐正,EPU总监的地位会不会不保。

牛车公署的办事效率超速


MACC 代表甚麽?

林吉祥说:是Malaysian Agency for Car and Cows。

原应独立行事的反贪委员会变成了牛车委员会?

这个MACC说他已掌握確鑿證據,可檢控雪蘭莪大臣卡立兩宗濫權舞弊案,包括花11.4萬元購買46頭牛,以及濫用公款7797元維修他的私人轎車。

卡立已经解释说:那46頭牛是去年哈芝節宰给敦拉薩镇的贫民们。

那算不算滥权呢?

而他没用官车,选择以私人轿车做官用车辆。

这算不算贪污呢?

公道自在民心。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离奇的是,即是独立机构,自称本身也有检控权,那为何还要请示总检察长呢?

他的解释是:因为涉及重要人物,所以交由總檢察長定奪,以示公正。

但之前不是说:不管对方是甚麽人物,只要犯罪,照告不误吗?

为什么现在突然又有轻重之分呢?

当MACC刚成立时,他大义凛然和大公无私的谈话,教我肃然起敬。

现在,我看不出MACC和之前的ACA,有甚麽不同?

连慕希丁都忍不住说:在未向当事人录取口供之前,就公然向媒体宣布将控告对方,这是非常罕见的情况。

既要交总检察长定夺,那有必要迫不及待地公告天下吗?

司马昭之心,实在无需多言了。

Sunday, February 22, 2009

Benjamin Button的人生哲理

昨晚带太太孩子去看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

片子很长,8.30pm开映,出来11.10pm。

这是一部很奇特的电影,建议大家都去看。

故事有点像刘德华的《童梦奇缘》,应该是这个片名吧?忘记了。

难怪这部戏的中文译名也取了甚麽《奇幻逆缘》。觉得有点俗气,不像原名那样,比较像一个名人的传记。

Benjamin Button出生就是一个老头子,他倒着成长,愈长愈年轻。

然后,他遇上了他最爱的女子Daisy。

整出戏以倒述的方式,娓娓道来就像一部小说,可以说是一部文艺小说。

加上片子又长,有些情节也真的要很耐心的看,就有几位观众大概觉得沉闷,中途走了出去。

故事情节有很多人生哲理。

比较特出的就是描述Daisy遭遇车祸的那段。

世间不就有那么多的如果吗?如果我不在那个时候出门,如果她不接那个电话,如果司机不停下来喝那杯咖啡;如果,有太多的如果;但,事事岂能都在你的预料和掌握之中?

所以意外就那样发生了,所以两人就那样碰上了,所以故事就那样形成了。

Benjamin Button是由Brad Pitt主演,从一个瘦小的老头子变成一个年轻高大的小伙子,面貌可以靠化妆,但体形如何变大变小?应该是用电脑技术吧。

可能是Brad Pitt的关系吧,觉得他演文戏的时候,很像Robert Redford。

因此,这部戏使我想起The Way We Were,就是在70年代Robert Redford 和 Barbra Streisand那部,它的同名主题曲,大家都应该有听过。

很感人的电影,让我好好思考人生。

Saturday, February 21, 2009

油价部长第N次食言


果然又给我言中。

部长又来第N次食言了!

上星期,部长说,将在本星期一检讨油价,如今一个星期过去了,未见部长将检讨的结果告知国人。

今天读报,读到部长说:“即使現今國際油價已跌破每桶35美元,但政府無意調低汽油價格。 ”

而上个月他是怎么说的?

上个月他是这样说:“国际油价要跌破40美元,至少39.5美元,还要跌至35美元和30美元,政府才会考虑调降油价。”

当时部长连quote四个价位,如今油价已连破三个价位,部长又来“玩臭”说:政府无意降低油价。

不知道部长几时才在说真话?

去年底,部长说:政府将根据国际油价,以浮动制来制订国内油价;不过,政府将以每半个月一次来调整油价。

昨天媒体却报导说:RON97汽油将从七月起随国际行情自由浮动。

也就是说,这几个月来,油价根本未浮动过,只凭个人喜好来决定。

事实上,油价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调整过了。这能叫浮动制吗?

而今天,部长却又作出澄清说:其实,政府还未決定何時讓RON97油價隨國際行情浮動。

部长长篇大论:“我們在制定價格機制時,需要考量數個元素,例如產品的價格、業者的盈利及政府的責任等。”

部长还說要為RON95汽油提供更多津貼,並減低RON97汽油的津貼。

部长这样说,很令人怀疑,因为自去年年底以来,部长不是承认说,政府已经没有补贴油价,反而是从中抽税吗?

当时部长提到每升抽60分的油税。

如今国际油价仅在35和40美元之间徘徊,但汽油价格并未调低,即是说,人民现在还给政府的油税,已不止60分,应该更多。

我很担心,部长所提的津贴,其实是给国油,而不是给人民。

有一回,部长就曾这样说: 國際油價滑落,將造成國油蒙受虧損,政府必須對國油作出補貼。

(请看21/01/2009拙作:曾几何时,政府开始补贴国油?http://steppenwolf-kanghwa.blogspot.com/2009/01/blog-post_21.html

所以,如果政府已经开始补贴国油,那也不必惊奇。

因为部长就是喜欢先斩後奏,往往在做了後才告诉国人,就好如油税那样。

Friday, February 20, 2009

Gutter Politics(2): 正不能胜邪吗?


昨天,全国媒体都在铺天盖地报导Hilmi Hazimi Malek。

Hilmi Hazimi Malek是谁?

他已经成了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就像在去年一夜成名的赛夫那样,已经无需另作介绍。

仔细对照一下,两人和两起事件之间,是否有许多相似之处?

报纸报导,这位仁兄身在国外,他本應在前天到警局錄口供,但未现身。

而且,他有十天没有回家了。

看来,他有可能又成为我国另一迅速窜红的失踪人物了。

原本,黄洁冰只是献议(offered)辞职,昨天,她却发表文告说:“我坚决辞去雪兰莪州行政议员以及武吉兰彰州议员的职位。”

文告上的原因是:“我已经被数家媒体告知,他们将会继续刊登有关我私生活的画面报道。我预料更多的图片以及短片,将会被发送和流传,以进一步打击我个人的声誉。”

觉得黄洁冰无需出此下策,至今流传出去的,只是几张她在熟睡时被拍下的照片,连“半裸”都说不上,又何来的裸照?

就像她之前所说的:“我没做错事。”

那又为何改变决定?

显然,黄洁冰意识到,将会有“更多的图片以及短片被发送和流传”。

这些图片短片,相信比那几张“熟睡”的照片不雅。

否则,以黄洁冰的坚强性格,难道她那么容易就被击倒?

她在文中特別強調:“目前是她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刻,她不曾感到如此脆弱及被羞辱。”

我觉得,自中选成为州议员,黄洁冰应该也意识到,她是一名公众人物。

既是公众人物,媒体的焦点是免不了的。

如果媒体是照实报导,不是像一些香港八卦杂志那样加油添醋或大事渲染,怪责媒体是加害者,那对媒体也不公平。

至于说读者成了帮凶,那对读者也不公平。

我觉得读者也有他们的知情权。

这里,我没有谴责或偏帮何人的意思,只是尝试以一个中立的角度来看待事情的发生。

事情发生当天,也曾到黄洁冰的网站留言支持她。

当看到今日大马的黄洁冰献议辞职的短片时,我也很难过。

再看看国家的一片乱象。

心想:正不能胜邪吗?

正义何在?真理何在?

不过,既然她做了这样的决定,觉得也要尊重她的决定。

值得注意的是,黄洁冰自始至终,都未数过该位仁兄的不是。

男欢女爱的事,又岂是外人所能明白?

若真是那位仁兄所为,趁早知道他的真面目,对黄洁冰来说,不也是一件不幸中的大幸吗?

贪官:愈贪愈长命,还是愈贪愈快死?


一直以来,只听说好人早死。

今早却在联合早报读到这则新闻说:贪官原来也不长命。

不知道在我国,情况是如何?

愈贪愈长命,还是愈贪愈快死?

(广州讯)中国卫生部健康教育首席专家洪昭光日前应邀到广州举办健康讲座时说,病由心生,心理压力是百病之源,76%的疾病是情绪性疾病,而“腐败的官员都活不长”。

据《羊城晚报》昨日报道,洪昭光指出,凡是贪官心理压力都很大,贪官之所以易患病或短命,是其心中的贪欲及由之而来的压力所导致的。

他说:“人要心存正气,要做好人,不能做坏人,不能贪污,不能腐败,越是腐败,死得越快。

所以结论是一句话:廉洁有益健康,腐败导致死亡。

因为腐败的人啊,他贪婪,也就恐惧,多数人白天食不知味,夜里寝不能寐,惶惶不可终日,导致身体免疫机能全面下降,极易患病。”

洪昭光指出,有一幅漫画《心理压力最大的中国人:贪官》,形象地描绘了这类人群大起大落的心理状况:“权大了,钱多了,总有点不踏实,怕纪检找谈话,怕‘双规’。晚上收贿赂,白天叫反贪”。

洪昭光介绍,曾有人对16名腐败官员做跟踪调查,当时他们平均年龄41岁。十年后,16人中15人得病,不少人是癌症,病死的有6人。

而巴西一个医疗机构调查了583名贪官和583名廉洁官员。10年随访的结果是:贪官60%以上得癌症、脑出血、心肌梗塞等,而廉洁官员患病率只有16%。

广州某三甲医院肿瘤中心主任也透露,在他救治的肿瘤患者中,有相当比例的人就是因贪污受贿等原因被撤职或正被调查的官员。他们普遍存在心绪不安、恐慌、暴躁和抑郁等情绪。

Thursday, February 19, 2009

听其言而信其行 · 听其言而观其行


八十年代期间,喜欢上罗大佑的歌。

不懂为何,他的《现象七十二变》,最近一直在脑海萦绕。

尤其是这段最引人深思:“当彩色电视变得越来越花哨,能辨别黑白的人越来越少。”

对孩子说,刚有电视的时候,阿嬷家的电视画面是黑白的。

孩子张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说:这样好看咩?

或许在那个年代,人们的思想也很单纯,单纯得像电视画面那样黑白分明,因为选择不多,要求很低,生活简单,所以知足常乐。

不像现在的人,因为选择多了,要求跟着提高,生活变得多彩多姿,人却在患得患失中失去了快乐。

最近有点怀疑自己的辨识能力。

发现自己愈来愈不敢确定自己,对对错的判断能力也愈来愈差,分不清身边的对错、是非与黑白,观点也愈来愈与别人不一样。

是周遭的环境变了,还是我的想法愈来愈与别人颠倒?

朋友说:事情没有绝对,只有相对。

所以事情也没有对错,没有该与不该,一切只是观点而已。

但总有一些事情不明白,为甚麽说错话、做错事的人不必负责?

而勇於指正说出真相的人,却被指指点点,还要道歉,受到对付?

这不太本末倒置,太不公平了吗?

或许在这世上,本来就没有公平,权力就是正义,名利就是真理。

在不同的时间与空间,面对不同的人,你的看法也会跟着变。

比如说,只因在同一阵营,你会因此把黑说成白,把是说成非。

所以事情才不再有对错之分,而是非敌即友。

以前,听其言而信其行。

却发现一个人的品德,并不是以他的学识、名气、地位、权力或财富来衡量的。

一个人的品德,应该听其言而观其行,才知道他修养到甚麽程度,这是一点都伪装不来的。


稿於2006年11月28日

沙巴:奇妙的九年变天定律


之前曾说:霹雳变天,是沙巴在15年前的历史重演。

当时的沙巴在变天之後,巫统正式东渡,国阵从此过着幸福美满的执政日子,连一个奇异的九年变天定律都给它躲过。

何谓九年变天定律?

在沙巴,有一个奇异的定律,那就是,每隔9年,就必会来一个变天,一个改朝换代,从60至90年代,这30年期间,冥冥中屡试不爽。

首先是1967年,由一个以沙统为首的联盟执政。

9年后,在1976年,改由新成立的人民党做政府。

再9年后,1985年,新成立的团结党又推翻了人民党,执政沙巴。

1994年,团结党虽再次胜了大选,却因其议员一个一个跳槽,而让国阵在短短两个月後接过州政权。

到了2003年,当政者难免忧心忡忡,因为又来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刻。

深怕如果真的冥冥中有个神秘的九年变天的力量在的话,那幸福美满的执政日子岂不就到此为止?

结果州大选拖了又拖,最后拖到2004年,满满的五年任期届满,州大选遂与全国大选同步进行,这才避过了有关定律。

当然可以说,那些都只是巧合中的巧合,并没有所谓的九年变天定律。

不过,我倒在想,如果到了2012或2013年,九年变天定律又在沙巴发生效应的话,那可真是玄之又玄了。

根据目前的霹雳戏码来看,剧情显然比15年前的沙巴戏码,错综复杂得多,结局也未必会与沙巴雷同。

当下的霹雳政府不止闹双包,各自为政,自称是合法政府暂且不说。

如今國陣大臣与另外6名国阵州议员分别被禁止進入州議會长达18和12個月,如此突来的演变,等于说:这部戏根本演不下去了。

唯一解决问题的方法,那就乾脆解散整个州议会,再来一个选举,俯顺民意,还政於民,对人民来说,那应该是最公平的做法。

只怕是国阵经不起这样的一个考验,否则又何来的变天?

Wednesday, February 18, 2009

聖嚴法師說禪: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問:這句話是不是叫我們不要執著,但也不要因無所執著而冷漠消極,應該提起智慧心、慈悲心、菩提心?

師:一進農禪寺的門,在照壁上就可見到這句話。它本是《金剛經》中的句子,六祖惠能未出家之前,聽到有人誦讀這個句子,當場若有所悟而決定出家求道,往湖北黃梅見到五祖弘忍,半年之後,聽五祖講《金剛經》,一聽到這句話就豁然大悟,可見這個經句在禪宗是多麼的重要。

很多人認為無我、無心、不動心大概就像木頭、石頭、植物一樣吧!如果真是如此,釋迦牟尼成佛之後就不要說法度眾生,禪師們悟道之後也不該再弘揚禪法了。事實恰巧相反,釋迦牟尼佛成道時只有三十多歲,接下來花了四十多年的時間說了許多法,度了很多人,使佛教流傳到今天,成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

可見不動心並不等於木頭、石頭,它的意思是不住心,《六祖壇經》中也談到無住無相無念,二者大同小異。「無住」是什麼呢?就是不在一個念頭或任何現象上產生執著,牢牢不放。比如受了打擊,被心外的事物所困擾,那叫心有所住。

又比如貪男女色的,心就注意男女色;貪名的,心注意名;貪財的,心注意財;貪美食的,心注意美食。這些人若沒有女色、男色就活不下去,沒有名、沒有財就渾身不對勁,沒有美食也不能過日子,心中老是牽掛著這些東西,這就叫「有所住」。

至於心無所住呢?美色當前也當作是平常事。《維摩經》中的天女散花,又是美女又是鮮花,菩薩們看了若無其事,認為是天女自己在散花罷了,跟菩薩們不起關聯;可是那些阿羅漢對美女和鮮花還存有潛在的厭離心,所以花落到他們身上就掉不下來了,這是因為心有所住。

因此,「心無所住」是身在紅塵能不受紅塵困擾,「生其心」是出入紅塵還能救濟紅塵中的眾生,為他們說法。這個心就是慈悲心和智慧心,是佛和菩薩們的境界。

我們凡夫也不妨練習「無所住而生其心」,最初可能比較困難,但是時間久了,就會把世間的人、事、物看作如幻如夢如演戲。你會非常認真地演好目前的角色,但很清楚自己是在演戲,那就不會受到利害、得失、你我、是非的影響而煩惱不已。

第二经济配套 还是 迷你预算案?


去年宣布的70亿元振兴经济配套还没有发放完吗?

这是兼任国防部长的首相昨天在国防常月集会上说的。

阿都拉说:政府在去年11月推出的70億元振興配套中,目前只發出70%撥款。

但,在上个月过年前,副首相不是透露说,其余款项将在一星期後发放完毕吗?

如今年也过完了,再多10天,又是一个新月份开始了,这其余的30%款项,不知几时才发放出去?

好笑的是,财政副部长江作汉上周却说:政府仅发放了50%拨款。

第一振兴配套下的70亿元,究竟发放了多少亿元呢?其余的款项,又要等到几时才发呢?

总不成等到3月10日吧?

3月10日是甚麽日子?

是兼任财长的副首相提呈迷你预算案的日子。

关于这个迷你预算案,有说涉及款项将达100亿元以上,也有说数百亿元以上,总之就是比振兴经济配套的70亿元多。

最近太多突发事件发生,我有一点糊涂,这个迷你预算案,是否就是之前所提的第二经济配套?

因为也有读到报导说:迷你预算案也叫第二经济配套。

若是的话,记得上个月底,首相署經濟策劃单位(EPU)總監蘇萊曼却说:第二經濟配套可能“不涉及任何款项”,而是“探討簡化程序、減少繁文縟節、放寬管制(deregulation)及市場自由化的策略”。

也就是说,第二经济配套只是一个fiscal policy而已。

当然不排除那只是EPU总监的个人看法,因EPU归首相署管,不是副首相。副首相要等到三月底才乔迁首相署。

世间变化无常,根据最近媒体报导看来,这第二经济配套,或迷你预算案也好,会比第一经济配套的拨款更多。

江作汉副部长却说:这额外拨款不会使财赤恶化。

如果没有开源也没有节流,财赤岂有不会恶化之理?

显然的,最近的一片政治乱象,已使高官们无暇去管理经济,也语无伦次。

Tuesday, February 17, 2009

Gutter Politics: 黄洁冰遇人不淑


今天读报,认识了一个政治新名词:gutter politics,翻译成中文,就是:阴沟政治。

gutter就是阴沟,顾名思义,当然是肮脏的。

有句俗话:阴沟里翻船。

阴沟里翻船,当然弄得一身又脏又臭。

阴沟政治,指的就是肮脏的政治。

使我想起念书的时候,教政治的老师叫Mr Case。

有一天,教着课的时候,他突然对我们说:世上有两件事是最肮脏的,就是政治和性。

然后他就提了英国史上因性丑闻而必须辞职下台的议员们。

政治和性,两件事分开来都够肮脏了,当这两件世上最肮脏的事混在一起的时候,就脏上加脏。

君不见自古以来,可说是古今中外,凡涉及性丑闻,或性丑闻曝光的政治人物,几乎都要鞠躬下台。

至于那些虽性丑闻缠身,身份呼之欲出,却因苦无证据,或证据被cover up或被销毁的政客,当然另当别论。

不过,一向来,因性丑闻而下台的,几乎是清一色的男性。

女性几乎闻所未闻。

黄洁冰的事件,不算是性丑闻,但也与性有关。

根据报导,偷拍她的是她的马来男友,而且已经论及婚嫁,只因大选而搁置了下来。

既然已经论及婚嫁,竟然还做得出这样的事情出来?

只能说:黄洁冰遇人不淑。

但那不是她的错,她只是被她最信任也最亲蜜的人所出卖。

所以黄洁冰不需辞职。

自己心情不好,不要影响别人


原来太太上星期六就电邮了《90/10定律》的文章给我。

也就是在情人节那天,带了太太孩子到1Borneo的Pizza Hut去吃比萨。

太太向孩子说起:不要影响别人的情绪。

我听了就接下去说:对啊,凡事要think postive,自己心情不好,不要影响别人。

然后我就给了一个例子。

好如妈妈在办公室受老板的气,回来把气发在爸爸身上。

爸爸不服气,就骂姊姊。

姊姊生气了,骂弟弟。

弟弟有气无处发,就踢家里的黄狗。

黄狗又欺负黑狗。

黑狗跑出屋外,去追邻家的孩子。

邻家的孩子哭哭啼啼回家向他妈妈投诉。

邻家妈妈就隔着篱笆,骂我们家妈妈:为甚麽让我们家的狗四处乱跑。

孩子接口说:回到自己来。

我说:是啊!恶性循环,多不好。

其实我说的故事也是以前听来的,只是稍微改了改。

没想到,与柯维博士举的例子非常相似。

就好像一个电视广告说的:你可以改变结局。

山不转路转,路不转人转,人不转心转。

很多事情,其实没有我们想像中的糟糕,是我们自己把它扩大,是我们自己大惊小怪。

像圣严法师所说的: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

就算处理不了它,那就随缘吧。

一切都是因缘果报。

只要自问自己已经尽了努力,问心无愧,实在也无需如何自责。

别人的问题,不要让它变成你的问题。

Monday, February 16, 2009

Discover the 90/10 Principle


念书的时候,在管理学读过“80/20法则”。

今早收到太太寄来的电邮,里边有一篇文章,就是Dr Stepehn Covey(柯维博士)写的:《发现90/10的定律》。

柯维博士就是The 7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与成功有约》的作者。

在这篇文章,柯维博士提出一个对日常情绪管理有帮助的90/10定律。

际此纷纷扰扰的周围、是非黑白不分、经济不景气、负面盖过正面新闻、人心低落的当儿,读这篇文章,或者可以令我们对周边的世界、人与事物改观。

我们或許無法掌控我们生活中的10%際遇,剩下的90%,其实可以由我们的反應来决定。

请细心品味,并尝试拿到生活中去运用,或许它会从此改变你的一生,或是你对人生的看法。

Discover the 90/10 Principle 《發現90/10的定律》
作者: Dr. Stephen Covey (柯维博士)

It will change your life (at least the way you react to situations).

它將改變你的一生(最低限度,它將改變你對不同情況的反應)。

90/10的定律是甚麽?

生命的10%是由你的際遇所組成,餘下的90%則由你的反應而決定。

這意味著什麼?我們無法掌握10%的際遇。

我們無法控制汽車壞掉、航班誤點,延誤行程,甚或因為一個魯莽的駕駛造成的交通事故。

我們無法控制那10%的際遇,但餘下的90%則不然。你可以決定餘下的90%。

如何做到呢?...憑你的反應。

你不能改變一個紅燈,但你能夠控制你的反應。別讓他人操控你的情緒,你能夠控制你的反應。

讓我們舉個例子。

你與你的家人吃早餐,你的女兒不小心把咖啡潑倒在你的襯衫上,這件事你無可奈何。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是由由你的反應而定。

你開始責罵。

你狠狠地臭罵女兒一頓,她開始哭了起來。然後你又把怨氣發洩在太太身上,責難她把咖啡放在桌邊。接踵而來的是一場夫妻爭辯。你生氣地上樓更換你的襯衫。

你下樓時,發現你的女兒正一面哭著吃早餐,一面整理上學的書包,結果,她錯過了上學的巴士。

太太趕著上班,你匆忙開車把女兒送回學校。因為已經遲到了,你以時速四十英里在一條限速三十英里上的路奔馳。

由於被警察延誤,並付了六十元罰款,你到達女兒學校時,已經遲到十五分鐘。你的女兒沒有跟你道別,便急急忙忙跑入學校。

而你到達公司,已是九時二十分了,這時你竟然發現──你忘了帶公事包。

這是非常糟糕的一天,而你感到你的運氣每況越下,你開始渴望回家。

可是當你下班回家,你感到你與太太及女兒的關係上出現微小裂痕..........

為什麼?...一切皆由你早上的反應而起。

為何你會有如此糟糕的一天?(選擇題來了)

A)是咖啡所造成的嗎?

B)是你的女兒所造成的嗎?

C)是警察所造成的嗎?

D)是你所造成的嗎?

正確答案是D。

你無法控制女兒打翻咖啡一事,但你在緊接那五秒內的反應,讓一整天的壞事開始發生。

接下來是由於你不同的反應,造成所有的事情有所不同的故事........

咖啡翻倒在你身上,你的女兒幾乎要哭了,但你溫柔地說:「親愛的,這並不算什麼,但你下次得小心一點了。」

你拿起毛巾便上樓去。在你更衣完畢並拿起你的公事包後,你走下樓去,望出窗外,你看到你的孩子正在上巴士。她回頭並向你揮手。你早了五分鐘回到公司,並親切地與你的同事打招呼。

你的上司亦對你新的一天給予正面的評價。

看到兩者的分別嗎?

由同一個開端所引起的兩個情境,但結局完全兩樣。

為什麼?皆因你的不同的反應而起。

你或許真的無法掌控10%的際遇,但剩下的90%則可以由你的反應而定。

**以下有一些實踐90/10定律的方法。

如有人說起你的是非,千萬別當一塊「海綿」,讓那些攻擊性的說話像擋風玻璃上的雨水般的流走。別讓那些負面評價纏繞著你!

對際遇適當的回應能夠使你的生活不受破壞。一個錯誤的反應能夠使你失去朋友、過度生氣、甚或讓壓力壓得喘不過氣來。

如果車子拋錨了,你會如何感想?你會生氣嗎?你會否猛擊車上的方向盤?

我的一個朋友就把方向盤打得掉下來!

你會怒罵嗎?你的血壓是否急速上升?你會否嘗試去打車子?

誰都不會在意你上班遲到了十秒?何必讓一輛拋錨的車破壞你的心情?

記著90/10的定律,別在意。

你被通知說你被辭退了。你為何失眠與憤怒?

事情總是發生了。不如用你拿來擔心的精力及時間去找尋新工作吧!

航班延誤了,而它將影響你一整天的行程。為何將你的怒氣發洩在服務員的身上?她並不能阻止事情發生。

你大可以用延遲的時間看一些書,或認識旁邊的乘客。

不要憤怒,它將令你的一天變的更糟。

現在,你懂得了90/10的定律。實踐它,你將會發現它的驚人效果。嘗試實行它,你將不會有任何損失。

90/10的定律非常神奇,而只有很少數的人懂得運用它。

你實行的結果會如何呢?

超過百萬人沈溺在痛苦、挫折、陷落在各種問題與心傷之中。我們必須理解並實踐90/10的定律。

它將改變你的一生。

願與各位共勉!


Sunday, February 15, 2009

真正影响国内油价的是 ex-refinery price


部长果然又改弦易辙。

今早读到报纸引述部长说,政府将在本月15日后决定是否降低、保持或调高油价,不过,以目前的原油价格走势,最新油价多数会维持在现有的1.80元。

然后,部长表示:虽然国际原油价格一再下跌,但是,国际原油价格只是一项参考,不能左右油价,而成品价格才是真正影响油价的因素。

甚么是“成品价格”?我去找英文报来读,原来成品价格是ex-refinery price。

咦,一向来不是根据原油价格来决定国内油价的吗?上个月还说:国际油价要跌破40美元;至少39.5美元,还要跌至35美元和30美元,政府才会考虑调降油价。

曾经何时,忽然要根据成品油价来制订油价?

部长不忘补充道:不容易取得成品油价走势,因为它不像原油价格那样每天公开让公众人士知道。

“Shahrir said ex-refinery prices were not as openly available as crude oil price that were published daily and made known to the public.”

不过,部长告诉大家:虽然原油价格已经下降,成品油价目前仍然偏高。

“the ex-refinery prices of fuel remain high although the price of crude oil had gone down.”

然后,部长忽然又大谈油价补贴。他说:如果我们根据原油价格来降低油价,我们就要给予更多补贴。

“As such, if we use the crude oil price as the indicator to lower fuel prices, this mean we would be giving out more subsidy,”

我们已经每升补贴30分,如果降低油价的话,我们必须承担更多的补贴。

“We have already subsidised 30 sen a litre. If we are to lower fuel prices again, we will have to spend more for subsidy.”

这趟话,不与早前部长的话自相矛盾吗?

当实际油价开始跌低过1.8元,但零售油价保持不变的时候,部长不是承认,其中差额是还给政府的油税吗?

比如目前实际油价1.2元,但零售油价没有降低,也就是说:人民每打一公升的油,其中60分是还给政府的油税。

怎么现在又重提补贴?

希望部长能够很诚实的告诉人民,以目前的油价,人民究竟是得到补贴,还是倒贴给政府(油税)?

我们也想知道,如果是根据成品油价(ex-refinery price),那也请让我们知道,这个价格是多少。

请不要一时一样,低估人民的智慧。

Saturday, February 14, 2009

问题出在我自己,不是别人


最近,发现自己与公司里的人的想法看法,分歧愈来愈大。

公司里的一些事情,一些人的做事方式,不知怎的,我好像都不能认同。

觉得有些事情,他们只凭自己的意愿行事。

当我把我的意见提出来,大家也不能认同。

感觉上,好像在沟通上、思想上,与他们开始疏远了。

在许多方面,也觉得与他们格格不入。

我想,应该是我自己的问题。自己应该好好反省一下。

1.上星期有个活动,我提了一些建议,结果他们要以他们的方法去做。

我也不在意,他们问我,我只是提供意见而已,他们不一定要接受。

结果状况百出。

当时有点犹豫不决:我该站起来,协助他们一下吗?

如果我出手相助,他们会说不需要,我们自己会处理;如果我坐视不理,他们会说我见死不救。

好笑的是,过后他们做报告的时候却说:活动办得很成功。

明眼人都看得出,那不是事实。大家只是自己骗自己。

报喜不报忧,就是这个样子的吗?

2.有个project,我提出了我的概念,大家都说好,叫我赶快去进行。

但因对方一直抽不出时间,结果一直无法订下一个日期。

然后有人提出相同的project,而且已经要成行。礼貌上,觉得她应该知会我一下。

因为如果是我,我会这样。

没有。不要紧,我主动去联络她。

她的语气不是很友善,也不能多问几句,因为她的态度很defensive,鬼鬼祟祟,好像怕人知道似的。

我的直觉告诉我,她并不想让我参与进去,所以我也不多问了。

3.另一个project,我看到了一些个人的议程和私心。

对方只是要表现自己,证明自己的办事能力。

就是要争宠,然后要居功。

抱歉,对一些人,我总是那麽地小人。

我再次提出我的看法,说不应该这样子做事。

奇怪,不知是大家不敢说话,还是不认同我,还是看不到我所提的问题在哪里。

大概是我词不达意吧,不然就是我自己多心。

也可能我和大家没有结好缘。

也可能以我的个性,我本来就不适合这样的群体。

因为我总爱以不同的角度来看待事情,我也太容易看穿别人。

像我这样的人,应该独善其身。

我知道,问题出在我自己,不是别人。

916与206不能相提并论


在今日大马读到一篇Sung Chin Koh的读者来函,觉得写得非常不错,让我转载在此,希望Sung Chin Koh不会介意。

《礼记。经解》有说:君子慎始,差若毫厘,谬以千里。

简单的解释就是,君子无论说话处事,从一开始就必须小心谨慎,因为小小的微差,可以造成很大的错误。

谈跳槽,有必要从马来西亚的法律谈起。

马来西亚的法律,没有反跳槽法令。意即,在马来西亚这个国家,跳槽是一项合法的政治行为。只是,这世界没有完善的法律,所以前人才会留下这么一句话:公道自在人心。

有心人可以巧钻法律的漏洞,然而是对是错,自有公论。

好比跳槽。民主行动党一直以来坚持反对跳槽,多次尝试在国会提议制定反跳槽法令,均失败告终。而且,行动党也是堪称受跳槽之创最深的政党。

公正党实权领袖Anwar公开拉拢议员跳槽酝酿916变天,肯定全力支持政治跳槽行为。

回教党元老Nik Abduk Aziz多次公开呼吁巫统党员跳槽回教党,因为那是知错愿改,浪子回头金不换。言之下,回教党倾向支持政治跳槽。

以上是民联各成员党对政治跳槽的立场。民联组成后,则明显支持政治跳槽。

很多人借此抨击行动党。行动党对政治跳槽的立场,就如回教党对回教国的立场。除非是民联三大成员党一致认同的立场,要不然那始终是个别成员党的立场,不是民联的立场。有人死脑筋搞不清楚,那也是没法子的事。

国阵各成员党对政治跳槽又是什么立场?

说来惭愧,已有36年历史的国阵,许多人都还搞不清楚国阵各成员党对政治跳槽的确实立场。因为每当跳槽事件损害他们的利益时,他们就会言之凿凿地反对跳槽。但当跳槽事件对他们有利的时候,他们又会自圆其说,摊开双手欢迎跳槽国阵的人!

那么,马来西亚人民对政治跳槽的看法又是怎样呢?

人民普遍上反对政治跳槽。但有趣的是,有留心关于Anwar 916变天计划社会舆论的人,在过滤那些有政党背景作者所拟写的言论之后,会发现,大部分的人民对916变天计划,要不是沉默观望,就是乐观其成。与霹雳州民联议员跳槽国阵,最终导致州政权易手的批判和谩骂,以及民间的激烈反弹,实是天渊之别!

为什么会这样?

当然,主要原因是916变天始终只是空谈,霹雳州变天却已经是活生生的事实。但是个中原因真的只止于此吗?

Anwar的916变天,从一开始就公开给人民知道,让人民参与其中。当中是否涉及金钱交易,就如那四只青蛙有否收取二千万贿赂一样,见仁见智。

Najib的206变天,完全不曾征求人民的意见,一切暗地里进行,而且还是不择手段的进行。

Anwar的916变天,是尝试在国会提呈不信任动议,投首相不信任票,借以推翻Abdullah和国阵。不信任动议是推倒政府的正常宪法规则,也符合马来西亚的民主政治。

Najib的206变天,州议会过门不入,全靠挟持州宪法的漏洞和人性的弱点。霹雳州人民的意愿,完全抛诸脑后。

Anwar的916变天,无法否认当中有一圆当首相的心愿,但是更强调的,是解放国家,推倒国阵霸权,还政于民。那不是空口说白话,民联执政的五个州属,从上台的第一天,直到现在的短短十个月内,已经陆陆续续推出了许多惠民政策,许多人民期待了很久,盼望了很久,望穿秋水的政策。

Najib的206变天以前,你对他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搞不好还是蒙古女郎!

更重要的一点,说Anwar是跳槽文化的始作俑者,根本就是对马来西亚政治历史的无知!

1959年第一届全国大选,回教党成功赢得吉兰丹和登嘉楼的州政权。两年后,在登嘉楼,回教党一名州议员率先脱党成为独立议员,随后巫统再拉拢另两名回教党州议员和四名国家党州议员,成功推翻了回教党主导的登嘉楼州政府。

Anwar是跳槽文化的始作俑者?Anwar是在1982年才加入巫统的!

1994年沙巴州选举,在野党沙巴团结党以25席,两席之差执政沙巴。但在不及一个月的时间内,20名团结党州议员集体跳槽国阵,Pairin隔日呈辞。

1994年的国阵顶爷,是Mahathir还是Anwar?没有老大点头,有哪个老二胆敢越俎代庖?

短话一句,国阵成立以前,拉拢议员跳槽推翻敌对政权,早就已是巫统文化的一部分。

308大选后,只有Anwar在拉拢议员跳槽?真是天真。国阵暗地里进行的勾当,人民又知道多少?

这也是为什么在国会占大多数议席的国阵始终不愿提呈反跳槽法令的原因。因为掌握国家安全机器的国阵,在拉拢议员跳槽,肯定比民联更有把握!更内行!

之前的风平浪静,关键是Abdullah。现在的波涛汹涌,罪魁祸首除了Najib,还会有谁?

君不见Najib在确定巫统主席职不战而胜后,Abdul Razak Baginda就无罪释放。时间上的巧合真是叫人心寒。

同样是跳槽,Anwar的916变天,和Najib的206变天,相似却不相同。所以人民的感受才会如此两极化。

因为人民心底里清楚,议员跳槽民联,国阵倒台,有利人民。议员跳槽国阵,民联倒台,受益的却是国阵的朋党!

中国有一段人人皆知的历史。

弑兄谋弟,古今都是罪不可赦。但若李世民不弑兄谋弟,软禁亲父,又何来唐朝的贞观之治?

同样是跳槽,如果受益于跳槽的新政权,可以带领国家和人民开创另一个黄金盛世,固中的道德原则,是不是值得商讨?如果受益于跳槽的新政权,只为维护本身的个人利益和权欲,挤榨人民,愚弄人民,那么再堂皇的理由,是不是也应该给予严厉的唾弃?

最后,还是这一句话,公道自在人心!(尤其在民主社会)

Friday, February 13, 2009

先党选後补选:有必要做得那麽明显吗?


只是补选,需要拖那麽久吗?

读到补选落在4月7日,而提名日在3月29日时,心里有点纳闷,只是两个补选,需要两个月来进行吗?

霹雳国席和吉打州席在2月9日同一天宣告悬空,也就是说,选委会几乎用足60天的限期来准备两个补选。

去年的全国大选,包括国会和12个州的州选,几百个国席和州席,选委会只用了25天的时间来准备。

难道这次的两个补选,会比全国大选来得辛苦?

巧合到不能更巧合的是,提名日落在巫统大会结束的第二天。

巫统大会从3月24至28日举行。

但,有这个必要吗?这样就能提高胜算吗?

难免令人质疑选委会的用意。

敢讲这是无心之决定吗?相信没有人会相信。

但是,有必要做得那麽明显吗?

以为新主席会有新作风,事实并不如此。

之前,当选委会拒绝霹雳州议长的决定,宣布两个州议席悬空的时候,心里就感觉奇怪,选委会有这样的权力吗?

州议长代表的是一个州立法议会,选委会有“越权”的权力吗?

选委会的工作应该只是安排选举工作的进行,岂有权力overrule州议会?

听起来那麽可笑,但它却的的确确发生在我们的国家里。

如果选委会公正行事的话,那当下进行补选的应该有五个席位,就是包括宣布退党成为独立议员的那三位。

如果选委会公正行事的话,有关政变大概也不会发生。

选委会主席否認所订的日期是為了配合巫統黨選。

但跟着又表示考慮各方面,包括各政黨的方便和利益,来決定補選的日期。

我可以想到的是:对民联来说,有甚麽方便和利益可言?但对巫统来说就多了。

是不是自相矛盾?

至于投票日落在星期二,选委会主席说:如果選民真正有意願要投票,他們一定會請假或回鄉投票的。

为甚麽不考虑选民的方便,将日期订在周末?

这方面,选委会主席当然有他绝对的权力。

国际油价已跌破34美元,国内油价还不跌?


不知不觉,也许很多人也淡忘掉了,上一回油价下调,是在两个月前,去年的12月中。

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三次油价检讨日:去年12月尾、今年1月中1月尾,政府都没有调整油价。

因为部长说:国际油价要跌破40美元至少39.5美元,要跌至35美元和30美元,政府才会考虑调降油价。

部长提了三个油价水平,如此模棱“三”可,哪个才是政府真正要考虑调降油价的水平?

而的确,国际油价上个月曾跌破40美元,一度跌破35美元。

然而,部长当时还是强词夺理说:這两周內,国际油价沒有多大的變動,所以政府不會在近期調低油價。

他还补充一句说:就算有降,最多也只降2至5分,因为12月中原本理应降5分,但当时却降了10分。

我不懂部长的逻辑是甚麽,因为他同时又承认,政府从国内油价抽税,每升60分。

这60分,是硬硬逼人民还的,因为当时的实际油价每升只是1.2元。

如今国际油价已跌破34美元,国内油价应该还低过1.2元。

奇怪为什么人民没有针对这高达50%的离谱油税提出抗议。

也许人民觉得现有价位1.8元,比去年未涨前的1.9元低,已经很不错了。

这几天,国际油价一连五天下跌,本周跌了约10%,周四跌破34美元,是去年12月19日跌至5年新低以来的最低价位。

如果政府还有固定每两星期检讨油价的话,且看政府下星期一(16日)会否宣布油价下调。

别忘了国际油价不止跌破40美元,还跌破35美元。

希望到时部长不要说:要等它跌到30美元,才肯考虑降价。

Thursday, February 12, 2009

救得了经济,救得了政治乱象吗?


读了“欧元之父”蒙代尔有关金融风暴的论点,我的观点与体会如下:

1。克林顿的“放宽”策略使当时的美国经济朝气蓬勃,虽为自己嬴来好名声,却为将来制造更大的经济危机。

2。好战的布斯对经济一窍不通,未曾听过他对经济课题发表过甚麽足以令人铭记的通顺理论,使潜伏着的经济危机继续酝酿、恶化。

3。长期低利率政策,使格林斯潘进退两难,恐升息引发高通膨效应。

4。当贝南克接手,其实他已束手无策,不敢有太大的变动,只好萧规曹随,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结果金融风暴爆发,一发不可收拾。

5。保尔森救AIG不救雷曼兄弟,原因不得而知。不过,就算两者皆救,恐怕也无济於事,因为危机已经在蔓延中。

当去年的次贷危机刚爆发时,犹记得一位经济大师还说:次贷只占美国经济体系一个很小的比率,根本不足为虑,忽略它所足以带来的雪球般效应,愈滚愈大,结果引发成一个全球性的问题。

这些只是我的一些看法,未必是正确的看法。

从中可以看到,我国所面对的经济问题,是否与上所述,也有一些相似之处?

1。两年前,为了制造良好感觉,国家不断释放许多良好数据;首相甚至断言说:综指将达到1350。

2。结果,综指不止冲破1350点,还创下1500点的最高记录。

3。虽然如此,因为民生课题处理不当,结果在去年的大选中虽胜犹败,一夜之间痛失五州和三分一国(国会)。

4。与其嬴回民心,国阵未痛定思痛,还频频做出一系列不得民心的动作。

5。最大的败笔,就是让油价猛涨80分,涨幅高达42%,百姓叫苦连天,也让通膨率大飚8.5%,是27年来最高记录。

6。如今油价虽已跌低过未涨前水平,但国际油价跌得更低,当前国内油价并未反映实价。

7。虽然通膨率稍微回跌,但,破坏已经造成,许多物价易起难跌。

8。首相没有经济背景,但因为敦马立下了先例,此後,首相就必定兼任财长。

9。第一轮的70亿元经济配套,加上将於16日公布据说逾100亿元的第二经济配套,还有在三月10日公布数额不详的迷你预算案,但有多少将真正流入经济体系,又有多少将在途中流失呢?

10。就算救得了经济,救得了当前的一片政治乱象吗?

欧元之父:克林顿格林斯潘等是金融风暴元凶


被譽為“歐元之父”的蒙代爾,批評數名前任及現任美國總統、財金高官,是金融海嘯的始作俑者。

199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蒙代爾,11日在香港指出前總統克林頓、 前財長保爾森;現任聯儲局主席貝南克、前主席格林斯潘等,是造成環球金融危機的罪魁禍首。

他認為:

1。克林頓放寬房屋借貸條列,提高了貸款風險;

2。格林斯潘長期壓低利率,造成美元積弱及房產泡沫;

3。保爾森肯出手援救財務困境的世界最大保險公司---美國國際集團(AIG),卻不肯打救雷曼兄弟,不但令這家當時全美第四大投資銀行申請破產,還釀成信貸危機繼而演變成當目前金融風暴;

4。不滿意貝南克未能阻止信貸危機惡化,以及任憑美匯逞強。

蒙代爾對新總統奧巴馬的經濟振興計劃,表示大方向雖是正確,卻嫌力度不足。他主張要落實稅務寬減措施,包括公司利得稅由35%削減至15%、推出三個月期限的5,000億美元消費券,以帶動內部消費。

亚洲时报在线·环球财经·11/02/2009

Robert A. Mundell :199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因倡议并直接涉及了区域货币――欧元,而获得“欧元之父”之誉。

Wednesday, February 11, 2009

尼查:官委议员 非法、违宪、太疯狂


霹雳大臣的情况,算不算闹双包?

对尼查来说,民联州政府仍然是合法政府,他仍然是合法州大臣。

这位民联大臣也质疑:国阵大臣委任三名特别顾问和一位新闻主任,让他们享有行政议员的地位和待遇,这样的做法是疯狂、非法及违宪的。

我在上篇文章里也提出同样的问题。

据我所知,只有沙巴宪法赋予首长委任不超过六位官委议员的权力。

尼查说:赞比里的做法,不止浪费纳税人的钱,也没有照章行事。

比如他应该正式提名先让苏丹御准,方可任命。

国阵大臣只是在其办公室里决定及公布。民联大臣说:这太疯狂了。

就算是先提名给苏丹御准,但,民政及国大的代表都不是民选出来的州议员。

尼查说:这是违宪任命;他们既不是民选出来的,就不应该受委。

“他们不具有议员身份,那就不应该享有和行政议员一样的地位与待遇。”

很明显的,他们受委,只是为了有来自各种族和各国阵成员的代表。

这三位顾问所负责的,分别只是回教、华裔和印裔的事务。

看上去似皆大欢喜,但有没有这个必要呢?

看来接下去,大家又会为这几个官委议员的合法性争论不休了。

沙巴州议员可以官委,霹雳也可以?


四个悬空的位子,没有留给那四位变天有功的议员。

反而是委任了三位大臣顾问和一位新闻主任。

两位来自巫统、一位国大、一位民政。

四位皆享有行政议员的地位。

沙巴宪法允许首长委任多六位州议员,难道霹雳宪法也允许大臣这麽做?

虽说霹雳大臣委任的是顾问和主任,实际上,他们的地位与行政议员相等。

过去,只听说沙巴是可以官委州议员的唯一一州,但自上回国阵在沙州狂胜之後,也就无需官委州议员职位了。

没想到相隔十年後,官委议员再次出现,这回却是首度在西马出现。

至目前为止,还没有听到有关委任不合法。如此说来,那就应该没问题了。

矛盾的是,国大副主席和民政全国署理主席都是去年的败选者,如今受到大臣委任,是官选不是民选,那他们向谁负责?


朋友说:那四位变天有功的议员还不是一无所有?

我觉得:言之过早。

至少要等有关案件有了圆满结束后,才能进行下一步行动啊!

而且,是否真的一无所有,他们又不必公告天下,你如何这麽肯定?

对国阵来说,目的已经达到,接着还有许多重要事情要做。

论功行赏的事,可以慢慢来。

Tuesday, February 10, 2009

四个悬空的位子,只待时机成熟?


因不堪面对巨大跳槽压力和婚姻问题,并立下宣誓书和数次报案,指本身、家人及助理遭到种种刑事恐吓以及威迫利诱,而自愿辞职制造补选的吉打州议员,出乎意料之外,并未宣布跳槽。

媒体说他没有跳槽,是因为他被兴权会(HINDRAF)以武力威胁,所以不敢跳槽。

他说:游说他跳槽的中间人出价五百万。

如果所说属实,反贪会不是应该进行调查吗?

另外,在霹雳的十名行政议员中,国阵州政府今天只宣布六名行政议员人选,另有四个行政议员职位暂时悬空。

难免令人想像,难道这四个悬空的位子,就是要留给那四位变天有功的议员麽?

除了那位原本就是国阵的议员外,其余三位目前仍然保持独立的身份,只待时机成熟?

大马版的奥巴马


由国阵委任的霹雳大臣自诩为像奥巴马。

至于如何像法?

报纸也不明所以,只说:他自称是全民的州務大臣;奥巴马也曾表示自己是全民的美國總統,講詞也有相似之處。

不过,根据报纸报导,国阵大臣的国语大概不大好,讲讲下,愈讲愈多英语,连大臣自己也察觉。

他说:“我好像越說越多英語,感覺有點像美國總統奧巴馬。不過你們不要稱我為奧巴馬,我不是。我是屬於霹靂州全民的州務大臣。”

英语讲得多就会像奥巴马?听来非常可笑。

所以林吉祥揶揄他说:美国人民没有质疑奧巴馬出任總統的合法性。

而我看来看去,除了他皮肤比较黑外,实在看不出他有哪里像奥巴马。

至于因被控受贿而原该今天出庭受审的两位跳槽议员,不约而同地抱恙缺席。

其中一位因无医药证明而遭法庭发出逮捕令。

这项贪污案与跳槽行动有无直接关系?民众可以有很大的想像空间去想像。

案件未有结果,国阵若在这个时候就接受两位跳槽,实在有失身份。

或者这就是为什么两人只是退党,保持独立人士身份。

等案件结束后,再来宣布跳槽不迟。

我也相信,有关指控最后若被撤销,那也是意料中事吧。

Monday, February 9, 2009

霹雳变天:合情、合理、合法?


在Malaysiakini的读者来函读到一位Slipperyhead读者的文章:Perak happenings may be legal but are they right?

就算所发生的一切都合法,但它可合情、可合理?

不错。但看你如何诠释宪法,就算所发生的并不违宪,但,那是否正确的决定?

我所可以看到的是:后患无穷。

媒体已经报导,吉打州已经在蠢蠢欲动。

当下,已经有一名吉打行政议员辞职,相信他也不会是最后一位。

媒体还报导说:在霹雳,可能还要拉多一些华裔印裔议员过去。

毕竟现在是29对30,只要又有一位议员跳回过去,情况又完全调转回去。

如此下去,岂不永无宁日?

所以如果还有新一批的议员,不管是自愿还是在压力之下跳过去,那也始料可及。

但是,这样子夺来的政权,我觉得不是很光明。

身为大马子民,我甚至为之感觉到羞耻。

那与津巴布韦,拥有世上最高最离谱上亿倍通膨率的国家,的选举情况,有甚么两样?

如此的“夺权”法,岂不永远没完没了?

如此不择手段,岂是君子所为?更为各州立下最不良的示范。


之前曾说15年前在沙巴政权替换的事件上,安华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

如今同样的事件在霹雳重演。当时,在我脑海浮起的两个字是:因果。

不是诅咒,如果你相信因果,你也会相信因缘果报。

也有句俗话说:如果未报,那是时辰未到。

15年前种下的因,15年后尝下的果。

如果你也相信历史会再重复上演的话,那现在的果,又变成现在种下的因、未来的果。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做者是。

因果循环,这是宇宙不变的法则。

而这个所谓的前世今生,只是一个形容词。

它也可以是昨天今天明天,或者是去年今年明年。

它要形容的只是:过去、现在、未来。


好像讲得有点语无伦次了。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97748

会馆应该扮演的角色


一直以为在会馆任了两届的财政,看到会馆的一本特刊,这才记起原来我只任了第一届。

因为财政不能连任,所以第二届改任理事。

第三届,由于青年团团长已经“严重”超龄了,要求我担任青年团团长。

当时真的没有其他人选,我只好勉为其难答应。

一个乡团组织,当时很难吸引年轻人进来。

所以当时办起活动,实在是人丁单薄。

但是每当有吃喝玩乐等活动,这些年轻人又会涌现出来。

也可能是我的领导能力不好,叫不动这些年轻人承担工作。

总觉得青年团办的活动,处处都比妇女组逊色,所以当时做得的确很气馁。

不过,觉得会馆只是尽办一些吃喝玩乐的活动,虽说是增进乡谊,自己却觉得没甚么意义。

可能是自己对吃喝玩乐这方面不是很注重吧。

会馆是两年一届,所以我只做了一届青年团团长,第四届我就不再担任任何职位了。


因为是两年一届,所以我在会馆,原来前后也待了六年。

昨晚是会馆第八届理事会宣誓就职晚宴,他们请了我去做司仪。

之前,觉得与会馆脱节太久,担心不能胜任。

也觉得自己不太适合参加这类活动,还做司仪,深怕不小心会说错话。

而且每次都要称呼一大堆的衔头,怕叫了一个漏一个,非常累赘。


不过,觉得昨晚的场合还好。

我只称呼了一位YB和一位会馆永久荣誉主席,其他的一律以嘉宾称呼。

自己没有买餐票,所以只待在音控旁。

林小姐说会吩咐厨房留饭给我,可能当晚太忙而忘记了,我也没介意,因为不是很饿。

晚宴进行了一半,他们才发觉没有留饭给我吃。

虽然我一直说没要紧,林小姐还是拨了一小碟菜给我。


晚宴准时在十时结束,觉得蛮有成就感。

临走时,主席赶上来,说我的司仪做得很好,塞了一个红包给我。

我说不用了,这是我的本份事。

觉得如此扭扭捏捏,不是很好看,最后还是接受了。


感到开心的是,当晚看到很多久未见面的朋友。

真的是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

也许,会馆要扮演的就是这种角色?

Sunday, February 8, 2009

龙应台:你应该学会不相信


喜欢龙应台这篇文章,让我转贴在此与大家分享:


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后来一件一件变成不相信。

曾经相信过爱国,后来知道“国”的定义有问题,通常那谆谆善诱要你爱国的人所定义的“国”,不一定可爱,不一定值得爱,而且更可能值得推翻。

曾经相信过历史,后来知道,原来历史的一半是编造。前朝史永远是后朝人在写,后朝人永远在否定前朝,他的后朝又来否定他,但是负负不一定得正,只是累积渐进的扭曲变形移位,使真塑胶线,悬挂昨晚刚洗的衣物,其中一件淡绿细直纹短袖我最喜欢。之前两天它都区别其它的短袖,单件掺着洗衣粉放在红色相永远掩盖,无法复原。说“不容青史尽成灰”,表达的正是,不错,青史往往是要成灰的。指鹿为马,也往往是可以得逞和胜利的。

曾经相信过文明的力量,后来知道,原来人的愚昧和野蛮不因文明的进展而消失,只是愚昧野蛮有很多不同的面貌:纯朴的农民工人、深沉的知识分子、自信的政治领袖、替天行道的王师,都可能有不同形式的巨大愚昧和巨大野蛮,而且野蛮和文明之间,竟然只有极其细微、随时可以被抹掉的一线之隔。

曾经相信过正义,后来知道,原来同时完全可以存在两种正义,而且彼此抵触,冰火不容。选择其中之一,正义同时就意味著不正义。而且,你绝对看不出,某些人在某一个特定的时机热烈主张某一个特定的正义,其中隐藏著深不可测的不正义。

曾经相信过理想主义者,后来知道,理想主义者往往经不起权力的测试:一掌有权力,他或者变成当初自己誓死反对的“邪则是曲折的街巷,用铅笔在城市地图上标出,它们就构成一个字母,准确地说,应该是个倒置的W,首尾两点之间距离没那么恶”,或者,他在现实的场域不堪一击,一下就被弄权者拉下马来,完全没有机会去实现他的理想。理想主义者要有品格,才能不被权力腐化;理想主义者要有能力,才能将理想转化为实践。可是理想主义者兼具品格及能力者,几希。

曾经相信过爱情,后来知道,原来爱情必须转化为亲情才可能持久,但是转化为亲情的爱情,犹如化入杯水中的冰块——它还是冰块吗?

曾经相信过海枯石烂作为永恒不灭的表征,后来知道,原来海其实很容易枯,石,原来很容易烂。雨水,很可能不再来,沧海,不会再成桑田。原来,自己脚下所踩的地球,很容易被毁灭。海枯石烂的永恒,原来不存在。

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有些其实到今天也还相信。

譬如国也许不可爱,但是土地和人可以爱。譬如史也许不能信,但是对于真塑胶线,悬挂昨晚刚洗的衣物,其中一件淡绿细直纹短袖我最喜欢。之前两天它都区别其它的短袖,单件掺着洗衣粉放在红色相的追求可以无止尽。

譬如文明也许脆弱不堪,但是除文明外我们其实别无依靠。譬如正义也许极为可疑,但是在乎正义比不在乎要安全。譬如理想主义者也许成就不了大事大业,但是没有他们社会一定不一样。

譬如爱情总是幻灭的多,但是萤火虫在夜里发光从来就不是为了保持光。譬如海枯石烂的永恒也许不存在,但是如果一粒沙里有一个无穷的宇宙,一刹那里想必也有一个不变不移的时间。

那么,有没有什么,是我二十岁前不相信的,现在却信了呢?

有的,不过都是些最平凡的老生常谈。曾经不相信“性格决定命运”,现在相信了。曾经不相信“色即是空”,现在相信了。曾经不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有点信了。曾经不相信无法实证的事情,现在也还没准备相信,但是,有些无关实证的感觉,我明白了,譬如李叔同圆寂前最后的手书:“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相信与不相信之间,彷佛还有令人沉吟的深度。

Saturday, February 7, 2009

做工就人不见、拍照就坐中间。。。。。。


人日那天,到敬老院与老人家们一起欢庆新春。

那天,原本也是我们每个月探访敬老院的例常活动。

碰巧遇上新春佳节,就一并为老人家们办今年度的新春敬老联欢会。

老人家们都很开心。

像往常一样,有佳肴、有表演、有舞狮、有红包,有我们用心的关怀,让老人家感觉到我们好像是一家人。

最主要是老人家们玩得开心。

结束後,大家搬动东西回去,主要是桌椅和餐具等。

林姊说:大家一起回去做工、善后。

虽是呼吁大家,回去搬东西的没有几个,有些只是回去吃饭。

好在有几位大将,才把笨重的桌椅抬下车、再抬去储藏室,人多力大,大家也抬得很欢喜。

搬完东西,大家坐下来吃饭,发现饭菜剩得很多。

林姊拨电给杨兄,说怎麽你们没来吃饭?

杨兄说:你们没说有饭吃,所以他们已到外面吃了。

我说:林姊,你刚才不应该说:回去做工,你应该说:回去吃饭,那来的人就会多了。

觉得杨兄这样的心态也不对。叫你做工你就不来,要说有饭吃你才要来。

明知道人手不够,个个年轻力壮,应该主动前来协助才是,不是为了吃饭才来。

使我想起很多年前,从一位朋友听来的,整串句子已经不记得了,倒是记得这几句:

做工就人不见、拍照就坐中间。。。。。。

唉,我这样讲,不知又要得罪多少人了。

Friday, February 6, 2009

江山易改:君主还是民主的宪法?


纳兹林叫人民要熟读《国家宪法》。

无奈平时要读的书太多,平时要做的事也太多,也不知哪里可以买到这本书,所以一直没有办法熟读《宪法》,真的有点惭愧。

倒是念书的时候,上过一学期的“政治”课,读了一些《英国宪法》的皮毛,虽然没有熟读,没有一知,大概也有半解。

不过,马来西亚虽然曾是英国的殖民地,也有可能《国家宪法》,未必完全根据《英国宪法》。

各州宪法,大概又各有异。

今早读报,看到纳兹林坐在殿下身旁的图片,心里有点错愕。

时常在报纸读到纳兹林对时事的一些独到的见解。

几天前才说:rulers must be non partisan(君主必须保持中立)。

为什么会是做出这样的决定来?

是照宪行事麽?

还是为了避免劳民伤财,而不允准重选?

但为什么不是回到州议会里去动议投不信任票?

殿下可以自作决定,还是应先听取大臣意见,以决定解散州议会与否?

单凭四名跳槽者的话,就可决定更换政府吗?

两边都是26对26,跳槽的3位当是独立,不属于一方,且不说他们的辞职信是否生效,这样的现象,是不是应该回到州议会,或乾脆重选,让百姓重做决定才是?

副首相在此事件如此高调,感觉有点自降身份。

你可能嬴了战役,但已输掉了战争(win the battle, lose the war)。

应该把眼光放长远一点,再多四年,可能更短,大家还是要面对百姓的裁决。

趁这段时期,应该多做一些俯顺民意的事业,为己为党,多积一些功德。

你不争取民心,尽做一些违反民意的事情,将来如何去面对百姓们?你可对得起百姓们?

大爱之夜: 2月22日在沙巴基金局剧场演出


台灣大愛電視台於一九九八年正式啟播,以關懷社會及尊重生命的理念,致力傳遞人性真、善、美的訊息,以导人向善向上的节目内容,期望导正社会风气,启发大众的良善人性,达到社会祥和的目标。大爱电视制作的新闻、戏剧、时事报导、儿童等各类节目,都是呈现温馨美善,真人真事的故事。

創辦大愛電視的證嚴法师說:“電視媒體必須作為人們的清明眼目,收集美好,播送光明。”同時期許媒體應持有“報真”及“導正”的責任,致力為社會開闢清流。秉持著“導正社會風氣、啟發良善人性、傳承優質文化給下一代”的理念及宗旨,大愛电视台開播至今十年有成,可說是“全家人的頻道”。

大愛电视節目適合老中少,可以在人人心中種下善的種子。感恩观众的鼓励与肯定,大爱电视每年皆获奖无数,在2007年世新媒体风云榜上,大爱电视获得五个“第一”大奖,分别是:对个人影响最大的频道、对社会影响最大的频道、最公正/最客观的频道、最好/最优质的频道,以及最能提供教育文化资讯的电视频道。

为將大愛電視推廣給更多人,讓全球人人都能接觸清流,本月22日,台湾大爱电视台将首次抵达亚庇,展开一场《大爱之夜》的演出,地点是在沙巴基金局剧场,当晚七时入席,七时半准时开演,欢迎公众共襄盛會。请向台湾佛教慈济基金会亚庇联络处免费索取门票,电话381779或016-8238183。

为避免干扰观众欣赏节目进行,当晚谢绝12岁以下儿童进场,引起不便之处,敬请大家原谅。

台灣慈濟大愛電視一行五人,包括甫於去年十月榮獲台灣廣播金鐘獎“綜合節目主持人獎”的《大愛會客室》主持人陳凱倫師兄、大愛劇場《草山春晖》男主角本尊高明善师兄、《捡稻穗-黄金线》男女主角本尊黄金线师姊和李建贤师兄,还有著名艺人,也是多届金曲奖金钟奖得主、70年代校园民歌歌手殷正洋师兄,将担任当晚的特别嘉宾;他嘹亮的歌声,将让台下观众大饱耳福。

这之前,新马两地已经举办了无数场的《大爱之夜》活动,吸引了超过一万人次的莅临观赏。此是首次来到东马作巡回演出,包括砂拉越古晋和美里,而沙巴仅在亚庇演出唯一的一场,之后再到西马巡回,如此难逢的机缘,敬请大家万勿错过。
《大愛之夜》邀得大愛劇場本尊及演員前來參與,與民眾近距離接觸,分享人生;螢幕前的真實,親臨現場的震撼,将讓民眾十分感動。

《草山春晖》藉由一个跨世纪的家族史,展现中国的孝道及仁道如何世代傳承?如何在現代社會中堅持兄友弟恭、仁厚相承等傳統倫理?如何追求真、善、美的生活藝術?

在《捡稻穗-黄金线》,观众可以看到一位堅強的母親,她是如何走過人生的旅程,面對先生另組家庭的無奈,五個不健全孩子的養育辛勞,都叫人鼻酸賺人熱淚。

当晚将有大愛劇集的DVD与CD供大家以特价请购,由于数量有限,敬请大家留意。

有意安装大爱台者,也可在当晚填写安裝大愛台意願表格。

慈济诚邀公众人士踊跃出席观赏,在2月22日星期日晚在沙巴基金局演出的《大爱之夜》,除了优美的手语表演,还有大爱剧场演员本尊及金钟奖歌手殷正洋共襄盛举,节目内容丰富,相信必能让台下观众,感受真善美的大爱文化,并带著满心的感动和欢喜回家。

Thursday, February 5, 2009

霹雳变天: 是15年前 沙巴历史重演


【论语·泰伯】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霹雳变天,只能以“过来人”的身份来看待。

为什么这样讲?

因为,霹雳现时发生着的,就是沙巴在十五年前所发生过的。

历史不是不断地在重演着吗?

也好像旧戏重拍,只是换了地点、时间、背景,也换了不同的人物上场。

那时候,西马嘲笑东马盛产katak,如今遥望,大家也不过彼此彼此。

青蛙生性喜欢跳,你能奈它如何?

古人说:三十年风水轮流转。何况两地相隔只十五年?

在沙巴政权的替换上,据说那时的副首相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就好如现在的副首相纳吉。

那时的副首相就是安华。

如今,同样的情节在霹雳上演,不知安华心中是甚麽滋味?

15年前,如果没有记错,团结党以25对23,仅仅以多出两席,再度嬴取州政权。

团结党在宪法下委任多6位州议员,使其议员人数增至31位。

但好景不长,党议员争相跳槽,并纷纷成立新政党加入国阵,巫统也是趁机那时候东渡沙巴。

结果,在短短两个月内,团结党将州政权拱手让出给国阵。

这之前,团结党本身也曾加入国阵,但在1990年大选前夕忽然宣布脱离国阵,教敦马恨得咬牙切齿。

几年後的大选,团结党又申请加入国阵,那已是题外话了。

至于跳槽何价?据说当时的价码是一百万元,而且是先跳先得,後跳者无份,但时不我与,都不能不跳。

现在行情如何?

根据公正党某区主席透露:他只是做中间人,游说费就五千万元。

涨幅50倍!

如果所说属实,那跳槽者本身的价码岂不更大?

真是一门好生意!

Wednesday, February 4, 2009

苦难的众生不是别人,是我们自己


今天都在看圣严法师圆寂和有关他的生平的报导。

之前,对圣严法师的认识,是从读他的两本著作:《學佛群疑》和《正信的佛教》开始。虽然浅显易懂,却也没如何深入去读,想来真是惭愧。

之后,三哥给了我很多旧的《人生杂志》,就是法鼓山出版的月刊,里边有很多圣严法师的开示文章,也使我对佛法和人生哲理有较深的体会。

和证严上人一样,圣严法师提倡的也是人间佛教。

殊途同归、万法归宗。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

比如圣严法师说的“四它”:“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

读起来简单、容易,但有多少人能够做得到呢?

这“四它”,使我想起证严上人的一句静思语:“前脚走、後脚放”。

两者的意思不是很相近吗?

读起来也很简单、容易,但有多少人能够做得到呢?


晚上看公视一个访谈节目,也是在讲圣严法师。

讲到法师人间佛教的思想。

一位教授学者(忘记记下他的名字)说:人间佛教,就像上山求道,下山行道。

如果没有求道,就去行道,那是很危险的。

听到这句,忽然有一种恍然的觉悟。

如果你要做一件事,却不先去了解那件事,你又如何把那件事做好?

或者你只是一知半解,又怎么知道自己做的正不正确?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使我想起证严上人说过这样一句话:「入我门,行我道,不用我法,必生烦恼,必有障碍。」

大家来做事,都是心甘情愿,都是无所求的付出。

为什么很多人做事还是会做得很烦恼?

因为他们只是做,却不知为何而做,不懂为何而做。

心灵的功夫没有做好,以为做就对了,心中的“我”却放不下,事事以“我”为中心,心里慢慢就会自我膨胀,同时又对自己不是很有信心,所以就会变得特别敏感,也特别容易受伤。

就好像你平时不读书,不做功课,等到要考试了,才来临时抱佛脚,这样你会考及格吗?

修福不修慧。

福报有时尽,要问自己的慧命有没有增长?

所以证严上人说:要救世,就要先救心。

救谁的心?救自己的心。

苦难的众生,不是别人,其实就是我们自己啊!

人生七讲: 圣严法师的 108 堂课


甘露与净瓶的对话(圣严法师开示/吴若权修行笔记)


【第1讲】 认识自我

第1课 成长,是往内在去探索自己,而不是向外去需索感官的满足  

第2课 努力朝向最适合自己的路去发展,但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缘具足  

第3课 从探索兴趣开始发展自我,找出最适合自己的方向  

第4课 接受天生的限制,改进自己的缺点,也是一种自信  

第5课 大鸭、小鸭,各有各的发展,经过努力与磨练,小鸭也有变成大鸭的可能  

第6课 以发展自我为目的,就能把“吃苦”当作“进补”  

第7课 立定志向之后,就要坚定信念,绝不退转  

第8课 志向愈大,挫折和诱惑就相对地变小  

第9课 承担责任,完成使命,并非好大喜功,而是要分享梦想  

第10课 找到生命的导师,效法成功的典范  

第11课 善用危机感激发自我的力量,突破环境的障碍  

第12课 利他的练习,可以从无我开始


【第2讲】 爱与亲密关系   

第13课 慈悲,是爱的最高层次,足以跨越人心的藩篱,及于一切众生  

第14课 真正的慈悲,是不分对象、没有条件的  

第15课 亲密关系之中若含有控制的成分,就可能伤害彼此的爱  

第16课 即使是亲情,也必须进化;父母学会放手,亲子之间的爱才能长久  

第17课 教养子女之前,父母应该先教养自己  

第18课 要解决欠缺安全感的问题,不是仰赖更多的亲密关系;而是建立信任  

第19课 婚姻中的伴侣关系,不是嫁鸡随鸡,而是要照顾对方一辈子,彼此守护  

第20课 爱不一定要有相对的回馈;真正的爱是无条件的、平等的付出  

第21课 要尽力和自己建立最亲密的关系,有自信就不会恐惧不安  

第22课 学会慈悲,松开心中的防线,拆除心中的城墙,才能得到真正的解脱  

第23课 唯有慈悲,才能解决因为爱而引起的冲突  

第24课 “放下”心中的包袱;但永远不“放弃”心中的理想和责任  

第25课 善用“爱的减法”,让亲密关系更欢喜自在  

第26课 真正的“看破”,并非彻底失望;而是体认世事都是虚幻的,不再执着  

第27课 勇于承担别人惠予的付出,将来才有分享出去的能力


【第3讲】 孤独     

第28课 善用孤独的力量,是成就自我很重要的修行  

第29课 必须妥善处理内心的孤独,才能转化成为正面的力量  

第30课 像潜水般跃入最深沉的孤独里,才能浮现出最真实的自我  

第31课 有心、有愿,就会有定力,不会被外在环境干扰  

第32课 与世隔绝,让自己孤独,对修行来说是必要的  

第33课 随着因缘的路途前行,自己就是最好的知音  

第34课 遭遇人际关系的挫折,要检讨自己;但不要否定自己  

第35课 倘若自己的想法很先进、很独到,就必须多沟通,让别人充分了解  

第36课 权势的孤独,并非因为位居高处,而是不当行使权力  

第37课 用行动的热情,融化内心的孤独  

第38课 共修,既可以鼓励自己,也可以约束自己  

第39课 用慈悲的心,相互包容,双方才能得到共修的好处  

第40课 每个人的生命价值判断不同,应该彼此尊重  

第41课 化“被动的孤独”为“主动的孤独”,就不会感觉孤独了  

第42课 帮助孩子化解孤独的感受,是父母应尽的责任  

第43课 修行自己,并非只是独善其身,而是以苍生为念,利益众生


【第4讲】 欲望与恐惧    

第44课 智者畏苦,但能够深刻体认别人的苦,却是慈悲心的开始  

第45课 “害怕”与“讨厌”是一线之隔;去除“傲慢”,才能面对恐惧,展现自信  

第46课 傻人有傻福,聪明的人也有聪明的好处,只要自己尽了自己的力量,就不必恐惧  

第47课 满足私利的欲望,叫做“私欲”;成就公众的利益,叫做“愿心”  

第48课 只要是为公共利益,不为私人,就不会患得患失  

第49课 愿心,是来生来世、永生永世,都要继续再做下去的坚持  

第50课 转念的时机,跟年龄没有绝对关系;而是要视个别的人生际遇或智慧开发而定  

第51课 愈早转念愈幸福,因为转念之前,追求私欲的路程很辛苦  

第52课 发愿心,要有自知之明,量力而为,才不会力不从心  

第53课 只有“舍”,没有“得”的欲望,才能够连“烦恼”都舍下  

第54课 “想要”,如果超过“需要”;“消费”,就会变成“浪费”  

第55课 人之所以高贵,是气质、是品格,而不是珠光宝气的价值  

第56课 性冲动,可以用心理来克服,也可以用生活来调剂  

第57课 为公众利益而修行,以“愿”心而得“愿”力;但是,发了愿心,还需要正确的方法  

第58课 用宽大与坚强,消除竞争的恐惧,唤醒更大的愿心  

第59课 拿自己的专长,去服务别人,就会产生“利他”的思考


【第5讲】 自由;自在    

第60课 为了积极实践目标而分分秒秒把自己捆绑,是愚痴的事  

第61课 要学会放轻松,不要做超过自己能力范围的工作  

第62课 自由和放荡不同。前者,有目标;后者,没有目标  

第63课 自由,并非不受规范;此刻若不受规范,将来可能更不自由  

第64课 适时向别人说“不”,才能保住“自由”;不要为了迎合别人的期待而扭曲自己  

第65课 自由的真谛是: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本身自愿的选择  

第66课 因为有自知之明,面对诱惑时,才能解脱  

第67课 要先能够放下自我中心,才能得到更多自由  

第68课 觉悟,来自前世累积的善根,也要靠后天努力修行  

第69课 即使,修行没有开悟,还是可以对别人有所帮助  

第70课 修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解脱  

第71课 自由,是不受束缚;自在,则是自己做主,没有阻碍  

第72课 利益众生积极的作为,不会因为行动受限而无法发挥  

第73课 在家修行,不应该忽略对家庭应尽的本分  

第74课 修行要持之以恒,最好的方式就是回到初发心  

第75课 遵守戒律,出于自己的选择,就不会觉得苦,反而是一种快乐的解脱  

第76课 世界和平,就是追求全体的自由自在


【第6讲】 挫折与勇气     

第77课 多读书,多向专家请益,可以促使因缘成熟  

第78课 落实“四它”: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要从勇气开始  

第79课 不要用因果论,去解释过去已经发生的事  

第80课 坚持,是用理性去评估,而不是用意气或情绪  

第81课 最大的勇气是放下自我,因此而得到开悟  

第82课 不论碰到多大的困境,都要有耐性,相信时间都可以将它改变  

第83课 忏悔是非常重要的修行方法,也是修行必备的条件  

第84课 如果不知道要对谁忏悔,就对佛忏悔  

第85课 忏悔最主要的作用,在于自我反省,因为改过而得到成长  

第86课 忏悔以后,除了悔过之外,还要弥补对别人造成的伤害  

第87课 犯错的人,需要忏悔;受伤的人,需要宽恕  

第88课 宽恕,也是一种勇气的表现  

第89课 受害者是菩萨,用肉身的痛苦教育社会大众  

第90课 学会宽恕,才能真正打开心结  

第91课 勇气,并非外在的剽悍或刚强,而是内在的强韧与坚毅  

第92课 真正的勇气,并非蛮力;而是精进不懈的力量


【第7讲】 生命的归宿     

第93课 不追问过去,不妄想未来,只需把握当下  

第94课 信仰,并非靠外在印证;而是内心的感应  

第95课 神秘经验,跟个人的修行及缘分有关  

第96课 极乐,是从烦恼中得解脱。每个解脱的人,都有机会成佛  

第97课 相信往生的亲人,会继续他下一段的旅程,是安顿自己对生死牵挂最好的方式  

第98课 超渡亡魂,是为了在往生路上助他一臂之力  

第99课 消极还债;积极还愿。自己得解脱,奉献给别人  

第100课 若想不到对方的“恩”,就用“愿”来替代。“愿”的力量,比“恩”更大  

第101课 有宗教信仰的人,内心比较安定、知足  

第102课 宗教的入门,是身体力行的实践,在努力实践的过程中,就能体会修行的好处  

第103课 当亲友往生时,学习洞见生死的微妙,对自己而言,也是一个重生的开始  

第104课 有宗教信仰,对生命的归宿才会有落实感。生离死别,虽然痛苦,却可以渐渐解脱  

第105课 从积极面对死亡的态度中,可以重新审视自己生命的意义与价值  

第106课 体认生命很脆弱,才能学会珍惜及尊重  

第107课 真正的吃苦是勇于接受挑战,获得成长,而不是自寻烦恼  

第108课 菩萨不怕苦,一次一次地重返人间,向众生学习

Tuesday, February 3, 2009

圣严法师圆寂


台湾法鼓山创办人圣严法师在上个月五日和信徒见面后,因身体不适,住进台大医院病房,他今天离开台大医院,到下午四点圆寂,享年80岁。

据台湾媒体报导,圣严法师曾因左肾恶性肿瘤,开刀将左肾割除,大约在三年前,右肾也因严重钙化,肾功能严重恶化并引发贫血,必须洗肾,一度住进台大医院治疗,此后固定每周洗肾三次,定期回台大追踪治疗。

圣严法师在去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到医院接受定期检查后,发现罹患泌尿道相关癌症,在医护人员建议下,于今年一月五日住院,今日下午四时不幸往生。

圣严法师,1930年生于江苏省南通县的一户农家,俗姓张,13岁在故居的狼山广教禅寺出家,当时他的学历只是小学四年级。他在上海的寺院做过经忏佛事,也在佛学院读了两年的书。

1949年他到了台湾 ,服役10年后 , 于东初老人座下再度披剃 。1969年赴日本东京立正大学深造,在6年后,他完成了文学硕士及博士的学位。1985年创办中华佛学研究所,1989年创办法鼓山。

圣严法师在学术方面的研究著作包括历史、弁律、禅学、文学、游学讲记以及论著等。他的禅学及佛教著作有50几本,被译成日文、英文、意大利文、德文、俄文、葡萄牙文、捷克文、越南文等不同国家的语言。

圣严法师得到临济宗及曹洞宗的传承,他是近代禅宗大师虚云老和尚的第三代法嗣。

那年,薪水被硬硬减了1/3


有些老板假借经济风暴之名,硬硬要员工减薪。

事实上,他的生意是否真的有那么坏?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不排除有些老板是混水摸鱼。

几年前,那时没有经济风暴,却有全球恐怖袭击。

我那时的老板也以生意受到恐袭影响为由,逼所有上下员工减薪,减幅从5%到1/3不等。

那时,我的薪水也硬硬被减了1/3,几乎长达半年之久。

其实,老板如果够厚道,与其减薪,他可以在行情不好时暂时拖欠员工的薪水,待生意好转,才把所拖欠薪水还给员工们。

毕竟在平时生意一片大好的时候,他也未分红给员工们,连加薪也要员工们先提出才说要考虑。

生意不好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减员工薪水,这样就显得很耍赖。

若你表现不好,他也懒得理你。

若是好的员工,要等你呈辞职信了,他才愿意提出加薪来留你。

所以老板找不到对他忠心的员工,公司的离职率也特别高。

老板埋怨好的员工难找。

他说:好的员工总是做不久,不好的员工又赖着不走。

老板不知道,最大的问题来自他自己。

好的员工,他如果找到更好的待遇和工作环境,干嘛他还不走?

不好的员工,当然赖着不走,因为他要在外面找一份较好的工作并不容易。

从中让我得到一个体会,我也时常跟我的孩子分享:人,真的要有一技之长。

除了要有一技在身,还要有适应环境的能力。

有了生理与心理上的能力,我相信,不管遇上甚麽样的风暴,你就会比较容易度过难关。

Monday, February 2, 2009

女娲比上帝迟一天造人,是时差的问题


昨天是人日。大家互祝“生日快乐”!

每逢这天,我就会想起圣经里「创世纪」的故事,说上帝在第六天造人後,在第七天休息。

无独有偶。小时读中国神话,如果没记错,却说女娲是在第七天造人,所以後人就把年初七订为人日。

有趣的是,无论圣经或神话,都不说上帝或女娲在第一天就创造了人,而是在第六或第七天,两者只差一天。

难道是因为“时差”的关系?所以会相差一天?我突发奇想。

难道当天地初开,地球还是一片混沌的时候,这世界的造物者本是同一人(神),只是在西方他成了上帝,在中国神话里他成了女娲。

(抱歉,我的电脑找不到“示”字边的“他”字。)

就好像巴勒斯坦人的“阿拉”,其实就是以色列人的“上帝”,可是兄弟俩还是打得半死,几十世纪以来,代代不相往来,还要自相残杀。

当然这些并不是宗教的问题,而是人与人之间的问题。

学生时代,我有一位信奉SDA(Seventh Day Adventist)的朋友。他跟我说:其实星期六才是上帝的休息日,所以他们(SDA)是在星期六上教堂。

想想也有道理。Sunday不就是太阳日(Sun’s Day)吗?是否意味着上帝是在星期日创造了太阳?所以星期日,其实才是第一天的开始?

而Monday是月亮日(Moon’s Day),不知是不是因为上帝在第二天创造了月亮?

依此类推,创世纪里的第七天,也是上帝的休息日,不是应该落在星期六吗?

所以SDA的信徒是在星期六上教堂的。

就好像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每个人的信仰不同,我们无需去排斥他人信仰,甚至借宗教之名去打打杀杀。

或说只有我的宗教是最好的。

如果你对自己的宗教有信心,你又何必去打压去禁止异己?

真是不可理喻。

Sunday, February 1, 2009

达文西来,蒙娜丽莎不来


不知这是不是宣传的一种技俩?

昨天才读到文化艺术部长说要把达文西名画《蒙娜丽莎》带进我国展览的新闻,今天就读到國家畫廊展覽及調查主任Zanita向《星報》指出,法國政府已在五年前宣佈,《蒙娜麗莎》是法國國寶級名畫,所以不能被帶離國家。

难道部长在对外宣布之前,没有先做好功课?以为想借甚么就必定借得到?

但是,Zanita又补充道:雖然国人無緣一睹世界名畫《蒙娜麗莎》的風采,惟作为赔偿,有关展览将是一名法国科学家Prof Pascal Cotte对达文西作品研究成果的國際巡迴展,叫《天才达文西?》

So what Malaysians will get to feast their eyes on instead is the findings of French scientist Prof Pascal Cotte on the original painting and Da Vinci’s other works in an international travelling exhibition called Da Vinci? The Genius. (The Star)

Zanita娓娓道来:大馬将是首個举办此巡迴展的東南亞國家。

她希望上述展覽能在今年12月舉行,展出為期2個月;每個月租金是马币105萬元,两个月就是210万元。

因此,她希望有私人界贊助商可與國家畫廊一起配合。

根据Zanita的谈话内容,有关展览显然已在筹备中,目前仅在寻求赞助商而已,那部长怎会不知道,而对外宣布是《蒙娜丽莎》名画展览?

我也怀疑,如此“学术性”的展览,想来非常“深奥”,会吸引多少观众前来观赏呢?

而且,200万元的租金也不便宜,际此金融风暴期间,去哪里可以找到赞助商?

要如何收费才可以回本?我不会算。

其实,根本也不关我的事。

我只是想到,在政经动荡不安的这个时候,我们还有更多更迫切的事情可做。

如此一个奢侈的展览,是国家priority的事吗?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