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09

我们就是这样子治国


大道展延涨价为期一年,代价是政府须赔2.8亿元。

正如工程部长说:这些赔偿金也是来自人民的钱。

也就是说:无论如何,人民永远都是最大的输家。

无论如何,大道永远都是最大的赢家。

而政府永远都是最大的帮凶。

从没看过有这麽样的合约,处处在为对方着想,拿人民来做鱼肉,而且一签就是几十年,这算勤政爱民麽?

活脱脱的官商勾结。

这些合约,都是前朝所签下的。

公开了合约,但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人民又能做甚麽?

前朝,就是执政22年的敦马时代。

这方面,敦马难辞其咎。

但,他早已下了台,他可以幸灾乐祸,可以在那里大数阿都拉的不是,却无需为自己的过去的许多过失负上任何责任。

这次大道涨价的处理方式,在在显示了另一个新旧朝代在交替期间所产生的矛盾。

新朝,就是如果顺畅,即将来临的纳吉时代。

根据媒体报导,当内阁批准大道涨价的时候,阿都拉似乎并不在场。

难怪当他被问及的时候,他才如梦初醒说:这个决定已不合时宜。

等於掴了当时出席内阁会议的全部成员们一巴掌:你们全部都已不合时宜。

但,那是内阁在半个月前才作出的决定啊!

那是一个多麽荒缪的决定。

一方面还在高谈阔论着一个数额比第一振兴配套的70亿元高的第二振兴配套或迷你预算案,另一方面却又想方设法,如何把钱从人民口袋里抽出来。

新朝的治国手法,从近来的一系列事件中,多少已经可见一斑。

难怪已经有人在国会里说:其实阿都拉并不需要下台。

说这话的这些人不是来自在野,而是在朝的议员。

四月一日,未必是愚人节。

这也是我所感到担心的。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