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9, 2009

会馆应该扮演的角色


一直以为在会馆任了两届的财政,看到会馆的一本特刊,这才记起原来我只任了第一届。

因为财政不能连任,所以第二届改任理事。

第三届,由于青年团团长已经“严重”超龄了,要求我担任青年团团长。

当时真的没有其他人选,我只好勉为其难答应。

一个乡团组织,当时很难吸引年轻人进来。

所以当时办起活动,实在是人丁单薄。

但是每当有吃喝玩乐等活动,这些年轻人又会涌现出来。

也可能是我的领导能力不好,叫不动这些年轻人承担工作。

总觉得青年团办的活动,处处都比妇女组逊色,所以当时做得的确很气馁。

不过,觉得会馆只是尽办一些吃喝玩乐的活动,虽说是增进乡谊,自己却觉得没甚么意义。

可能是自己对吃喝玩乐这方面不是很注重吧。

会馆是两年一届,所以我只做了一届青年团团长,第四届我就不再担任任何职位了。


因为是两年一届,所以我在会馆,原来前后也待了六年。

昨晚是会馆第八届理事会宣誓就职晚宴,他们请了我去做司仪。

之前,觉得与会馆脱节太久,担心不能胜任。

也觉得自己不太适合参加这类活动,还做司仪,深怕不小心会说错话。

而且每次都要称呼一大堆的衔头,怕叫了一个漏一个,非常累赘。


不过,觉得昨晚的场合还好。

我只称呼了一位YB和一位会馆永久荣誉主席,其他的一律以嘉宾称呼。

自己没有买餐票,所以只待在音控旁。

林小姐说会吩咐厨房留饭给我,可能当晚太忙而忘记了,我也没介意,因为不是很饿。

晚宴进行了一半,他们才发觉没有留饭给我吃。

虽然我一直说没要紧,林小姐还是拨了一小碟菜给我。


晚宴准时在十时结束,觉得蛮有成就感。

临走时,主席赶上来,说我的司仪做得很好,塞了一个红包给我。

我说不用了,这是我的本份事。

觉得如此扭扭捏捏,不是很好看,最后还是接受了。


感到开心的是,当晚看到很多久未见面的朋友。

真的是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

也许,会馆要扮演的就是这种角色?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