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3, 2009

先党选後补选:有必要做得那麽明显吗?


只是补选,需要拖那麽久吗?

读到补选落在4月7日,而提名日在3月29日时,心里有点纳闷,只是两个补选,需要两个月来进行吗?

霹雳国席和吉打州席在2月9日同一天宣告悬空,也就是说,选委会几乎用足60天的限期来准备两个补选。

去年的全国大选,包括国会和12个州的州选,几百个国席和州席,选委会只用了25天的时间来准备。

难道这次的两个补选,会比全国大选来得辛苦?

巧合到不能更巧合的是,提名日落在巫统大会结束的第二天。

巫统大会从3月24至28日举行。

但,有这个必要吗?这样就能提高胜算吗?

难免令人质疑选委会的用意。

敢讲这是无心之决定吗?相信没有人会相信。

但是,有必要做得那麽明显吗?

以为新主席会有新作风,事实并不如此。

之前,当选委会拒绝霹雳州议长的决定,宣布两个州议席悬空的时候,心里就感觉奇怪,选委会有这样的权力吗?

州议长代表的是一个州立法议会,选委会有“越权”的权力吗?

选委会的工作应该只是安排选举工作的进行,岂有权力overrule州议会?

听起来那麽可笑,但它却的的确确发生在我们的国家里。

如果选委会公正行事的话,那当下进行补选的应该有五个席位,就是包括宣布退党成为独立议员的那三位。

如果选委会公正行事的话,有关政变大概也不会发生。

选委会主席否認所订的日期是為了配合巫統黨選。

但跟着又表示考慮各方面,包括各政黨的方便和利益,来決定補選的日期。

我可以想到的是:对民联来说,有甚麽方便和利益可言?但对巫统来说就多了。

是不是自相矛盾?

至于投票日落在星期二,选委会主席说:如果選民真正有意願要投票,他們一定會請假或回鄉投票的。

为甚麽不考虑选民的方便,将日期订在周末?

这方面,选委会主席当然有他绝对的权力。

2 comments:

keykok said...

可能他认为补选也不会有什么惊喜了,不然当选可要挨子弹了。

顺祝:情人节快乐!

朱刚明 said...

自美国前總统布斯蛮横霸道之后,"病毒"扩散至世界多个角落,尤其是马來西亞 - 先有凱利,接着希山,公羽,最后纳鸡.
纳鸡似乎是个能"影响"四个权力的人物.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