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5, 2009

霹雳变天: 是15年前 沙巴历史重演


【论语·泰伯】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霹雳变天,只能以“过来人”的身份来看待。

为什么这样讲?

因为,霹雳现时发生着的,就是沙巴在十五年前所发生过的。

历史不是不断地在重演着吗?

也好像旧戏重拍,只是换了地点、时间、背景,也换了不同的人物上场。

那时候,西马嘲笑东马盛产katak,如今遥望,大家也不过彼此彼此。

青蛙生性喜欢跳,你能奈它如何?

古人说:三十年风水轮流转。何况两地相隔只十五年?

在沙巴政权的替换上,据说那时的副首相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就好如现在的副首相纳吉。

那时的副首相就是安华。

如今,同样的情节在霹雳上演,不知安华心中是甚麽滋味?

15年前,如果没有记错,团结党以25对23,仅仅以多出两席,再度嬴取州政权。

团结党在宪法下委任多6位州议员,使其议员人数增至31位。

但好景不长,党议员争相跳槽,并纷纷成立新政党加入国阵,巫统也是趁机那时候东渡沙巴。

结果,在短短两个月内,团结党将州政权拱手让出给国阵。

这之前,团结党本身也曾加入国阵,但在1990年大选前夕忽然宣布脱离国阵,教敦马恨得咬牙切齿。

几年後的大选,团结党又申请加入国阵,那已是题外话了。

至于跳槽何价?据说当时的价码是一百万元,而且是先跳先得,後跳者无份,但时不我与,都不能不跳。

现在行情如何?

根据公正党某区主席透露:他只是做中间人,游说费就五千万元。

涨幅50倍!

如果所说属实,那跳槽者本身的价码岂不更大?

真是一门好生意!

4 comments:

朱刚明 said...

西马独立了50年第一次搞大型的青蛙剧,在沙巴自1963年独立至今已经造就不少青蛙,当今在朝多位仁兄都有沙巴青蛙的基因.
还有,巫統是在1994年前就早已東渡沙巴.

· 康华 · said...

谢谢指正。

不记得巫统东渡沙巴的年份。不过,好像是在94年后才“发扬光大”起来。对吗?

Alex Hi said...

我国应制定反跳槽法令,那就是在有任何议员跳槽的情况下,该选区必须悬空,而该议员也可出来竞选,重新接受人民的委托,这样才算是一个健康的自由民主国家!

议员跳槽的原因,也许是不认同党的斗争,内部产生矛盾,或为私利,还是为了人民等等其他种种的原因都有可能。议员跳来跳去的问题会导致政治不稳定,进而影响到整个国家!

首相也不该在三月卸任前,鼓吹议员跳槽然后撤销其贪污的罪状或不了了之,这无形中与其高喊改革贪污的口号背道而驰!当权者也不该设定任何违反民主的条例来巩固其本身的地位(现有的条例是任何议员在辞职后,五年内不得出来竞选),操弄民主低估人民的智慧,这只会让人民对国家的领导层逐渐的失去信心而已!

· 康华 · said...

如果贪污罪状被撤消,或宣判无罪,就会让人觉得是政治交换条件了。ru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