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0, 2009

Gutter Politics(2): 正不能胜邪吗?


昨天,全国媒体都在铺天盖地报导Hilmi Hazimi Malek。

Hilmi Hazimi Malek是谁?

他已经成了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就像在去年一夜成名的赛夫那样,已经无需另作介绍。

仔细对照一下,两人和两起事件之间,是否有许多相似之处?

报纸报导,这位仁兄身在国外,他本應在前天到警局錄口供,但未现身。

而且,他有十天没有回家了。

看来,他有可能又成为我国另一迅速窜红的失踪人物了。

原本,黄洁冰只是献议(offered)辞职,昨天,她却发表文告说:“我坚决辞去雪兰莪州行政议员以及武吉兰彰州议员的职位。”

文告上的原因是:“我已经被数家媒体告知,他们将会继续刊登有关我私生活的画面报道。我预料更多的图片以及短片,将会被发送和流传,以进一步打击我个人的声誉。”

觉得黄洁冰无需出此下策,至今流传出去的,只是几张她在熟睡时被拍下的照片,连“半裸”都说不上,又何来的裸照?

就像她之前所说的:“我没做错事。”

那又为何改变决定?

显然,黄洁冰意识到,将会有“更多的图片以及短片被发送和流传”。

这些图片短片,相信比那几张“熟睡”的照片不雅。

否则,以黄洁冰的坚强性格,难道她那么容易就被击倒?

她在文中特別強調:“目前是她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刻,她不曾感到如此脆弱及被羞辱。”

我觉得,自中选成为州议员,黄洁冰应该也意识到,她是一名公众人物。

既是公众人物,媒体的焦点是免不了的。

如果媒体是照实报导,不是像一些香港八卦杂志那样加油添醋或大事渲染,怪责媒体是加害者,那对媒体也不公平。

至于说读者成了帮凶,那对读者也不公平。

我觉得读者也有他们的知情权。

这里,我没有谴责或偏帮何人的意思,只是尝试以一个中立的角度来看待事情的发生。

事情发生当天,也曾到黄洁冰的网站留言支持她。

当看到今日大马的黄洁冰献议辞职的短片时,我也很难过。

再看看国家的一片乱象。

心想:正不能胜邪吗?

正义何在?真理何在?

不过,既然她做了这样的决定,觉得也要尊重她的决定。

值得注意的是,黄洁冰自始至终,都未数过该位仁兄的不是。

男欢女爱的事,又岂是外人所能明白?

若真是那位仁兄所为,趁早知道他的真面目,对黄洁冰来说,不也是一件不幸中的大幸吗?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