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6, 2009

君君 臣臣 父父 子子


在黄洁冰事件上,当卡立说将请示雪兰莪苏丹时,心里就觉得奇怪,有那个必要吗?

果然,雪兰莪苏丹未向卡立提出任何劝告,而是让卡立自行做决定。

显然,有霹雳之前车可鉴,雪苏丹不给意见,让民选政府去做决定,实是明智之举。

反而是在牛与车的事件上,卡立说:苏丹不反对他把私家车充当官车来用,也不阻止他捐赠牛只给人民。他说,苏丹甚至鼓励他把这种福利活动延续到吉隆坡。

总觉得反贪委员会不懂轻重缓急,在这两起事件上,太过小题大做,难免令人质疑这个委员会的独立性,到底能有多独立。

那46头牛,并非由卡立独吞,或派给他的皇亲国戚去享用,他是送给马来人过哈芝节。

弃官车不用而改用私家车,为政府省钱,不是反而应该大事赞扬吗?

卡立的行为,算得上是贪污滥权吗?

公道自在人心。


昨天,国会被告知:去年在澳洲因攜帶兒童色情片入境的馬航機師,就是反貪委員會主席阿末赛的儿子。

此事早在去年二月就发生,报纸也有刊登。记得当时只说该机师是某高级官员的儿子,而有关单位也说要进行调查等等。

一年已经过去,未听闻有任何调查的进行和下文。

直至最近,网络上才流传开来说,原来机师的父亲,就是反贪委员会主席。

Merdeka Blog就有关事件提出了几个问题,值得大家省思。

当然,对阿末赛来说,儿子是25岁的成年人,他在外的言行举止,他要自己负责,与父亲的职务,应该是两回事。

但,假设有人乘机以此要胁或作为一项交易,阿末赛能够保持他的独立性吗?

他能够不畏强权,大公无私地公平行事吗?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