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9, 2009

黑天鹅效应:世界比你想像的疯狂


商业周刊 第1102期

2009-01-05 撰文者:楊少強

長久以來,人們認為天鵝都是白色的,直到在澳洲發現黑色的天鵝。人們以為可從過去經驗預測未來,「黑天鵝」的存在,卻告訴我們未來有多不可測!回顧2008年諸多黑天鵝事件,你應記住:「世界比你想像的還瘋狂!」

楔子:遇見黑色大鳥

「我已經被來自各方的電子郵件塞爆了,請寄信給我,越短越好,不要超過四十個字。」

「謝謝你的邀請,但……我現在已經被七百封的媒體邀約跟無數的演講,弄到筋疲力盡(Burned out),我需要一些時間去遠離人群,去思考……。」

「我同時不停的重複回答跟黑色的鳥相關的任何問題,也讓我快累斃了。不要再問我黑色大鳥的事。」

說這些話的人是塔雷伯(Nassim Nicholas Taleb),二○○八年十二月初,《商業周刊》為了製作二○○八回顧與二○○九展望的專題,向他發出了採訪邀請,這是他與我們信件往返的幾段對話。黑色大鳥就是黑天鵝,因為寫了《黑天鵝效應》(The Black Swan : The Impact of the Highly Improbable)一書,點出全球化加深了世界運作的複雜度,未來人們將會越來越多面對超乎預期、全新的危機,讓塔雷伯今年炙手可熱。「這個世界比我們想像更瘋狂,」他說,而塞爆的郵箱與邀約造成的筋疲力竭,也變成了這位名作者自己無法預期到的「黑天鵝事件」。如何從過去的一年學習面對未來的智慧?我們就從這些黑色大鳥開始:

「我的船從未沉過,我也從來沒碰上任何有沉船之虞的危機。」這是一九○七年一位船長史密斯的話。

五年後,史密斯駕駛的一艘船在北大西洋沉沒,那艘船的名字成為史上最著名船難的代名詞──鐵達尼號(Titanic)。

鐵達尼號被稱作「連上帝也沉不了的不沉船」,當時包括史密斯船長在內的人都認為,這艘船會沉沒是不可能的,所以即使船難剛發生,船上的人也毫不驚慌。

但人們認為不可能發生的事,最後還是發生了。

黑天鵝,為何○八年突然滿天飛?

已經結束的二○○八年,不管是在金融、經濟、政治等領域,都出現不少這種「人們認為不可能發生的事,最後都發生」的事件。這些事件帶給人們心理的衝擊,並不亞於當時的人們見到「永不沉沒」的鐵達尼號葬身海底。

正如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誌總編輯富蘭克林(Daniel Franklin),在展望二○○九年、順便為該雜誌未能預測到二○○八年許多重大變故而道歉的文章中說,二○○八年「充滿大驚奇」,「在年初時,誰能料到八十五年歷史的投資銀行貝爾斯登(Bear Stearns)會倒?誰會預測一百五十八年歷史的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走入歷史?誰能算到從房地美(Freddie Mac)、房利美(Fannie Mae)、美林(Merrill Lynch)、AIG等招牌,會和危機一詞連在一起?」

就像當時人們認為鐵達尼號是永不沉沒的一樣,這些機構在專家眼中,也能挺過各種風暴。看看專家當時的預測:二○○七年七月次貸風暴爆發後,美國聯準會(Fed)主席柏南奇(Ben Bernanke)當年底預測「兩、三個月內風暴就會平息」;美國財政部長鮑爾森(Hank Paulson)也說「銀行系統很穩定,沒有大型機構會倒閉,我們不用對此做任何事。」○八年三月,著名的股市分析師克雷默(Jim Cramer),在財經網站CNBC回答讀者投資銀行貝爾斯登的問題,還堅稱「貝爾斯登沒問題,別把錢抽走,這麼做就太笨了。」

金融界鐵達尼號沉沒記,沒人算到

結果在克雷默發言短短六天後,貝爾斯登就出現類似傳統銀行的擠兌危機,最後瀕臨破產而被收購。至於當時預言次貸風暴兩、三個月內就會平息的柏南奇,在他領導下的聯準會已經連續六次降息,利率在短短一年內由四.二五%降到接近零,以遏止逐漸擴散的金融風暴;而聲稱銀行體系毫無問題的鮑爾森,不但推出對大型銀行如花旗(Citibank)及AIG的政府紓困案,在他手上還把「二房」國有化,更推出七千億美元援助,來挽救金融危機。

「等我們發現時,天已經塌下來了!」這是二○○八年十二月《時代》(Time)雜誌,選出當年十大新聞事件第一名的標題。

《時代》的內容正是關於二○○八年九月投資銀行雷曼兄弟倒閉。有一百五十八年歷史的雷曼兄弟,沒被「九一一恐怖攻擊」打垮(雷曼兄弟當時總部就在雙子星大樓內),卻栽在次貸風暴;在清朝嘉慶年間成立的花旗,在民國八年創立的AIG,在美國南北戰爭後就成立的高盛(Goldman Sachs),這些被認為絕對不可能會垮的大型金融機構,全都差點滅頂,這些都是二○○八年金融界的「鐵達尼號沉沒記」。

「錯把對過去的觀察當成未來的代表,是我們無法了解黑天鵝事件的主因。」這是近來最熱門的哲學書籍《黑天鵝效應》一書,作者塔雷伯之語。

被認為最不可能倒的金融機構最後倒了,就如同天鵝過去被人們認為都是白色的,不可能出現黑色的天鵝,現實中卻突然冒出一隻黑天鵝一樣。「黑天鵝」是影響力極大但極為罕有的事件,依照過去經驗,這種事件發生機率極低,人們常認為這類事件不可能發生。黑天鵝的存在,顛覆了人們習以為常的思維模式,因為人們最常以過去發生的無數次事件,來證明某件事確實為真。

過去人們見到不計其數的天鵝都是白色的,因此很習慣性的推論「所有天鵝都是白色的」。但只要找到任何一隻黑天鵝,就足以否定「所有天鵝都是白色」這個命題。二○○八年油價走勢變化無常,就像一隻黑天鵝,否定了專家們最愛依據過去經驗(白天鵝)推測未來的方法。

高油價預測,媒體和專家都摃龜

二○○八年一月二日,油價首次突破一百美元,各種預測油價將更上一層樓的言論層出不窮,當天的《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稱「連續二十年便宜油價時代已一去不返」;被《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稱為「石油先知」的高盛分析師墨提(Arjun Murti)預測,未來二十四個月內,「油價可能漲到一百五十至兩百美元。」知名分析師西蒙斯(Matt Simons)也在當時預測「一百美元的油價很便宜」、「油價未來會漲到三百美元」;投資大師吉姆˙羅傑斯(Jim Rogers)也為油價續漲助威,在二○○八年一月接受《財星》(Fortune)專訪時表示,「過去二十年來我從未賣過手上一滴油,未來也會這麼做。」

二○○八年上半年確實是油價創紀錄的一年,按照專家們從過去得來的經驗,中國、印度需油孔急、沙烏地阿拉伯油藏數字沒有預期中高、油國產量已到頂峰……,這種種因素使專家們更相信,油價會繼續上揚,到二○○八年七月中,油價也很給這些專家面子,飆高到逼近每桶一百五十美元。

但之後油價就宛如洩了氣的皮球不斷滑落,到九月油價已跌破一百美元,到二○○八年年底時已經不到五十美元,五個月內就跌了一百美元,創下四年來新低。回顧二○○八年初,沒有任何石油專家預測油價會來到這個價位。

至於當時預言油價不斷飆漲的專家呢?吉姆˙羅傑斯○八年十月,也就是油價從高峰回檔時接受《彭博》(Bloomberg)專訪,已改口稱油價「還沒到谷底」。

當時預測油價會漲到兩百美元的墨提,在○八年九月預測也加了條但書:若全球經濟衰退,油價將跌到一百美元以下(但他預測○八年第四季油價為一百三十美元)。

至於西蒙斯在二○○八年九月聲稱「油價的漲幅是沒有上限的」,《財星》也大篇幅報導「五百美元油價時代來了」,並聲稱「如果西蒙斯是對的,近來油價下跌只是幻覺,」這個標題及說法在如今看來格外顯得諷刺。

「我們的想法具有固著性,一旦我們產生了一個理論,很可能就無法改變自己的想法。」塔雷伯在《黑天鵝效應》一書中如是說。在專家眼中,油價既然漲破一百美元,就必須把這個現象賦予一個合理化解釋(儘管油價首次漲破一百美元,只是當時某個交易員不經意喊出來的),然後再從這些解釋理由中去強化自己的想法:既然油價高漲有理由,這些理由在未來也會繼續支持油價上漲……。

但是,黑天鵝突然出現了:油價掉頭大跌只剩不到五十美元,對這種突如其來的意外變化,人們最常的反應有兩種:一是告訴自己,這是我領域外的事——因為我擅長用計量模型推測油價,但投資人恐慌的市場信心危機,不在我關心範圍內。另一種反應是:這是極特殊的事件——次貸風暴幾百年一次,不幸被我碰上,所以我預測錯了,但下次不會再這樣。

就如塔雷伯對專家預測的評語:「我們把成功歸功於我們的技能,把失敗歸咎於不受我們控制的外部事件。」

心理學家泰洛克(Philip Tetlock)曾做過實驗:他請各種不同的專家,預測大約未來五年內所發生的政治、經濟、軍事等事件,他從將近三百位專家中,得到約兩萬七千個預測,結果發現一個令專家汗顏的現象:預測者是博士還是大學畢業,其結果沒有差異,著作等身的教授並沒有比新聞記者高明。

泰洛克甚至發現一項規律:「名聲」對預測有負面效果,名滿天下的人所做的預測,比沒沒無聞者做的還差。

歐巴馬當選,名作家名聲掃地

著名專家出錯的例子永遠不嫌少,《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里斯托(William Kristol),在二○○六年時預言,若希拉蕊(Hilary Clinton)與歐巴馬(Barack Obama)競爭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她將獲得提名」,克里斯托還鐵口直斷:「我現在就可以斷定,歐巴馬不會在任何一個民主黨主要勢力的州獲勝。」

克里斯托不是唯一斷言希拉蕊會勝出的專家,但在美國總統大選起跑點的愛荷華州初選後,歐巴馬擊敗希拉蕊,他卻轉向另一個極端,聲稱「希拉蕊不會有東山再起的機會」,接下來他在專欄的預測卻是「哈克比會成為總統?(Mike Huckabee,愛荷華州初選獲勝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然而共和黨最後出線的卻是麥坎(John McCain)。預測如此「準確」,無怪《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月刊將克里斯托的預言列為「二○○八年十大最爛預言」榜首,並諷刺說「謠傳《紐約時報》正打算換人。」

這些都是用過去的經驗來推測未來所犯下的錯誤,但是當黑天鵝出現──希拉蕊真的敗給歐巴馬,人們又習慣性的用「事後諸葛」來將這類事件合理化。

歐巴馬剛被《時代》雜誌選為二○○八年度風雲人物,該雜誌解讀他能入主白宮的理由是他過人的魅力,及「在面對環境艱鉅時刻,仍有足夠信心去勾畫宏遠願景,美國民眾相信他能幹出一番大事。」但歐巴馬在二○○○年時曾競選聯邦眾議員而落選,當時的他就沒有魅力?美國民眾為何當時就不相信他?

這種事後諸葛解釋,只是反映人們無法接受一個重大事件,竟然事先毫無徵兆就出現,因此一定要找出一個理由,把這件事合理化。

二○○三年十二月,當伊拉克前總統海珊被美軍抓到,彭博當天下午一點零一分閃出頭條:美國庫券揚升,捕獲海珊不能遏止恐怖主義。但半小時後,國庫券價格下跌,彭博新聞在一點三十一分,發出的新聞訊息是「美國庫券下跌,海珊被捕提高風險資產吸引力。」

同樣一個原因,可以解釋一個事件及和其完全相反的事件。同樣的事也出現在某個候選人勝選,專家輿論也會提供選民欣賞這位候選人的原因給你,就如同歐巴馬入主白宮,輿論冒出各種事後諸葛解釋一樣。在塔雷伯眼中,所謂股市分析師或政治評論家,本質不過如此。

美國經濟疲軟,美元卻升值

就是因為人們太愛把各種事件賦予原因,所以即使兩個也許不相干的事件,也常被結合在一起塑造出因果關係,美元在二○○八年的走勢,以及專家的解釋就是其中一例。

從二○○二年起,美元就開始不斷向下的貶值之路,到○八年三月,美元兌各主要貨幣已創下近三十五年新低,各種預測美元會持續探底的言論甚囂塵上,經濟學家羅格夫(Kenneth Rogoff)表示,原因是美國經濟疲軟、金融體系千瘡百孔,「美元跌勢還會持續。」

不過令人意外的是從三月中開始,美元就反彈向上,到○八年十一月七日,美元兌各主要貨幣加權匯價指數(major currencies dollar index)已創下自○六年四月以來的最高水準,八個月內就升值一五%。

但明明美國經濟更加疲軟,金融機構有更多家倒閉,若說之前這些原因解釋了美元走貶,如今這些原因更為明顯,照理說美元應該貶得更凶,然而,結果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大事不可預測,隨時沉潛待發

「所發生的事件,從過去的觀點來看,許多都被認為太瘋狂,然而事件發生之後再來看,似乎又不是那麼瘋狂,這種事後回顧看起來順理成章的特性,造成這些事件的稀有性和可理解性被打了一個折扣。」塔雷伯在他的《黑天鵝效應》一書中如是說。凡事都要找出合理的原因,這被塔雷伯稱為「柏拉圖式的思考」。

但在歷史上曾經出現過的重大事件,事先根本沒有任何合理原因可解釋,因此也沒人能事先預測得到:例如基督教興起,誰料到它如今會成為西方世界主要宗教?

黑天鵝重大事件的來臨,事先幾乎沒人感覺得到,例如,著名哈佛歷史學家佛格森(Niall Ferguson),就研究過第一次世界大戰,儘管後人解釋大戰原因,都以「危機不斷上升」、「局勢越來越緊張」來形容,但佛格森檢視皇家債券價格——由於債券價格會包含投資人對政府財政需求的預期,若預期有戰爭發生,因為戰爭會帶來嚴重赤字,債券價格將會下跌。

佛格森的研究卻發現,當時債券價格並未反映出這種預期,也就是說市場投資人根本不認為第一次世界大戰會爆發,它就像黑天鵝一樣,是出人意外的事件。

「既然黑天鵝事件無法預測,我們就必須去適應這些事件的存在(而不是天真的企圖去預測)。」塔雷伯坦白的說。

既然世界不可預測,一般人又該如何自處?塔雷伯的建議是當《伊索寓言》中的狐狸,不要當刺蝟。刺蝟只懂一件事,它被過去慣性的思考模式限制,只從它建構的模型內看世界,無法看到其他可能性;狐狸則心胸開放,不被所謂專家預測蒙蔽。

二○○八年十一月,塔雷伯接受《新聞週刊》(Newsweek)專訪時稱:投資人應想到最糟的情境並及早規畫,「世界遠比你想像的瘋狂。」《商業周刊》採訪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IBM董事長帕米薩諾,問他們:如何面對這種變動不居的世界?他們不約而同回答了一個關鍵字:「hunker down!(意譯:沉潛待發)」

hunker down,原來是蹲下的意思,但這裡的蹲,是一種低下身子,等待時機躍起的蹲。面對比我們想像瘋狂的世界,我們要蹲、也要準備自己隨時面對;要謙卑以對,但敞開胸襟,讓我們即便在黑天鵝滿天飛的年代,也能有機會在最佳時機,破除環境限制,奮力一擊。

二○○八年出現的黑天鵝,從金融海嘯、油價漲跌、歐巴馬勝選、美元升貶等,帶給人們最大教訓或許就在此。

*黑天鵝效應,讓他們都栽了!

預測時間/預測者:'07.05 聯準會主席柏南奇
預測內容:次貸問題,不會蔓延到其他金融體系及國家
當前狀況:金融海嘯席捲各國

預測時間/預測者:'08.02 渣打銀行
預測內容:越南現在是潛力成長區,越南版中國奇蹟就要上演
當前狀況:越南'08年6月爆發金融危機

預測時間/預測者:'08.03 經濟學家羅格夫
預測內容:美元會貶到1歐元兌2美元
當前狀況:美元'08年3月起反彈,11月還創下近31個月新高

預測時間/預測者:'08.03 美財經媒體CNBC分析師克雷默
預測內容:貝爾斯登沒問題,投資人別把錢抽走
當前狀況:貝爾斯登破產

預測時間/預測者:'08.04 多頭總司令Abby J. Cohen
預測內容:美股'08下半年漲到14,700點
當前狀況:8,600點

預測時間/預測者:'08.07 《霸榮週刊》
預測內容:許多檔金融股看來很具吸引力,包括雷曼兄弟
當前狀況:雷曼兄弟在2個月後破產

預測時間/預測者:'08.07 台灣《商業周刊》
預測內容:'08年底前台股上11,000點
當前狀況:4,600點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