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8, 2008

国能CEO说:煤炭成本比天然气成本贵一半


读财经新闻,有时会令人莫名其妙、

上个月22日,读到煤炭价格持续下滑,联昌因此调降国能明年的煤炭买价预测,从每公吨122美元下调至110美元,后年则从每公吨128美元调低至105美元。

由于煤炭是国能的最大发电原料,煤炭跌价意即主要發電成本降低,因此,國能明年淨利获上調24%至25億元,后年更被上調66%至26億元。

前天,国能CEO卡里描述的却是完全颠倒的画面。他说:占发电成本60%的煤炭价格仍然超过每公吨75美元,因此,尽管电费调涨,公司仍然蒙受2.8亿元亏损,相比去年同季3.3亿元盈利。

这是甚么逻辑?联昌分析家根据每公吨100多美元的成本预测国能明后年净利将猛涨24至66%,而国能CEO却以煤炭每公吨75美元为由来作为亏损的借口。两者之间,必有一者说错话。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国能CEO透露,全国有60%电力是由天然气设备生产,另30%则是煤炭,但从成本上,煤炭却占了发电成本的60%,而天然气为40%。

从cost-benefit的角度来看, 既然煤炭高占成本的60%却只提供30%的电力,而天然气占成本的40%和提供60%电力,为了节省成本,我们是不是应该少用煤炭而多用天然气来发电呢?

然而今天读本地报纸,沙巴电力董事经理仍然强调,在山打根建燃煤发电厂是解决东海岸电供不足的问题的唯一方案。

既然有关评估经在进行中,沙巴电力这么讲,已经有biased成份在内,CEO还说,有关评估是以国能为首,试想,这样的评估结果会对国能不利吗?假设真的对国能不利,那国能是否就会放弃建厂呢?

此外,既然煤炭成本比天然气贵了一半(60:40),天然气产量又比煤炭多一倍(60:30);煤炭还要从海外进口,天然气却在本地生产,国能有甚么理由弃天然气不用而执意要用煤炭呢?

其实,除了煤炭和天然气,国能也可以考虑水力发电,如砂拉越的Bakun水坝,几年前,本州部长不是说,本州有许多河流,足以用水力发电,甚至向中国推销,说可以卖电给中国吗?

怎么转一个身,本州却反而要用燃煤发电,倒过来还要向中国进口煤炭。讲起来可真“瘀”啊!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