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8, 2008

国行和财政部掴了财长一巴掌


副首相兼財長上周二(14日)表示,政府不會仿傚外國政府為銀行存款提供100%担保,因為這樣做會讓人以為我國銀行也出現嚴重問題。

当时,我国银行存款只获大马存款保险机构(PIDM)最高6万元的担保。根据这个推算,全国银行仅有25%存款获得保障,其余8210亿元或更多不获担保。

与其同时,许多地方,包括英国、爱尔兰、澳洲、纽西兰、香港、新加坡、印尼等地都為所有銀行存款者提供100%担保。

对副首相存有这样的逻辑思考感到不解,使我想起几天前,他承认短讯内容,却不承认滥权,“因为首相已经这么说”,这是甚么逻辑?我真的不懂。短讯内容曝光,与林甘短片曝光没甚么两样,都是在干预司法。而林甘丑闻现在也不了了之,有关人士却没有受到应得的惩罚。

好有好报,恶有恶报,如果未报,时辰未到?

讲离题了,讲回存款担保。对我来说,际此风声鹤唳期间,政府不敢给予适时的100%保证,人民更对银行没有信心,会以为大马银行真的出现了问题,否则为何政府不敢担保?

既然政府不能给予100%保证,投资者,有钱者,他们不把资金移往海外,那才教人奇怪。
果然,隔两天(16日),国行和财政部就發表聯合聲明,和许多国家看齐,100%保证国内所有銀行存款與外匯两年,直至2010年12月。

国行和财政部的联合声明,等于掴了副首相一巴掌。说不担保如今又担保,按照副首相的逻辑,是不是等于承认国内银行现在出了严重问题,所以才需要国行和财政部的担保?

其实,在PIDM成立之前,國行本来就一直担保银行全额的存款,但在三年前,国行不再给予担保,而是由国内所有银行成立PIDM,由PIDM来担保,等于是叫银行担保自己,但也只担保6万元的顶限。我觉得,既要给人民信心,就不应该限制担保数额。

自副首相与首相对调职务,至今尚未看到副首相在处理国家财务方面有甚么比首相过人之处,倒是比较欣赏他的弟弟Nazir,也就是联昌的CEO,时会发表一些与政府相异的独特见解,若由他来当财长,不知会不会好一点?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