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4, 2008

2008年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Paul Krugman


金融风暴有它的10年周期,政治的演变也有它的10年周期。不止于此,连人物也有10年周期,每10年出现一次。

两年前,曾在10年前被敦马指为亚洲金融风暴罪魁祸首的索罗斯(Soros)忽然在我国出现,戏剧性地与敦马化敌为友,敦马还更正他之前的指责,说索罗斯不是当年金融风暴的祸首。

去年,由美国10年前的副总统戈尔(Al Gore)制作的环保影片“An Inconvenient Truth”,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

认识戈尔的我国人民可能不多,他在10年前代表克林顿前来我国参加亚太经济论坛时,当着马哈迪与众人面前针对安华事件指责我国不民主制度,被马哈迪与拉菲达等人指责为不礼貌。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是克鲁曼(Paul Krugman)。

克鲁曼是谁?大家如果记得的话,他也是在10年前巡回亚洲等国时,路过我国,原本有意要和敦马会面,但未能成行。

无巧不成书,克鲁曼当时提议面对金融风暴肆虐的新兴国家实行固汇制,敦马就在那时实施了固汇制,把马币固定在3.8元。

英雄所见略同,原本两人相见,惺惺相惜一番,留下经济佳话,那该有多好。何以敦马不愿见克鲁曼?如今看回头,应该是好胜心强的敦马,不想与克鲁曼扯上关系,因为不想被人说成他的固汇制措施是抄袭克鲁曼,拾人牙慧。

当时克鲁曼也有对敦马的一些措施提了一些意见,例如固汇制不宜过久,相信引起敦马不悦,而未能与之见面。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

对克鲁曼有印象,因为当时的报纸都有报导他的理论和他写给敦马的公开信。

他是在1996年写了一本书:Pop Internationalism(泡沫国际主义),针对当时亚洲国家的政经情况,预言亚洲金融危机,结果金融危机就在隔年爆发,使他声名大噪。

在1998年,美国长期资产管理公司(LTCM)倒闭之前,克鲁曼曾指出该公司以固定汇率计算盈利模式之弱点。

1999年,克鲁曼提出了The Impossible Trinity又称The Inconsistent Trinity的理论。他认为,一个国家在固汇制、自由流动资本和货币政策这三个经济目标之间存在着一个“不可能的三角形”,即一个国家只能同时实现其一或二,不能三个目标共存。

此外,他也是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过去十余年间,他出版了近二十本著作,发表文章几百篇,不仅是专业研究人员必读,也深得普通读者的欢迎。

克鲁曼时常批评布斯。他在2003年出版的专栏文章合集The Big Meltdown,就强烈抨击布斯政府的经济与外交政策。他预测布斯政府减税、增加公共开支所造成的巨额财赤和发动伊拉克战争,将使美国经济发展不可持续,最后势将引起严重的经济危机。

又是一次的预言成真。克鲁曼能够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可能就与他预言最近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有关。

克鲁曼获诺贝尔奖,可说是实至名归。我也打自心底深深替他高兴。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