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30, 2008

起步、速度、进度、程度、我们都比人家慢


读到巫统党选的新闻,顿时令我开悟,何以有关种族的课题近来又多了起来。

有注意的话,每逢党选,那些要做民族英雄的党员,必会抓紧机会发表一些敏感课题,以凸出自己,但也把他族人士听得忐忑不安。

首相仅轻描淡写说:不必在意,他们只是发表个人意见。

四楼的驸马也插嘴说:对,他们只是在“发泄”和“传达”基层感受而已,外人感到不安,是因为他们“没有看惯”政治代表大会。

原来政治会议就一定要这样子的吗?使我想起台湾政客,在电视画面上看到,也在报刊杂志上读到,开会常常拳打脚踢,已经几乎成了家常便饭。

台湾国会给我的印象就是如此,有时我会感到困惑,这就是拥有五千年优美传统文化的龙的传人,所给予海外华人的身教吗?看到那样的画面,有时我会因为身上流着相同的血液引以为耻。

讲离题了,言归正传。

而巫统党选,根据岳婿两人的说法,党员们在大会上拿种族课题来表现自己,是很正常的事,他族不用大惊小怪。因此,这些发表偏激言论的党员,好像都受到了“政治庇护”,完全无需受到对付。

最近挑起的种族课题,除了昨天谈到的路牌问题,之前不了了之的“寄居论”,还有最近浮现的以下课题,若遭有心人继续炒作,随时会变成大课题:

1。新经济政策。

其实,是副首相先提取消新经济政策,后来却澄清说,他的意思是按部就班。而廖中莱打蛇随棍,说应该开放股权固打,即遭批评说“言论极端”,应该被开除。

2。郭素沁。

郭素沁无端端被前锋报诬赖,即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虽然有关回教堂亦已证实有关报导并不确实,该报仍继续将矛头指向郭素沁。不知郭素沁究竟得罪了谁得罪了甚麽?

3。雪州经济发展局(PKNS)总经理人选。

雪州大臣委任刘秀梅为PKNS代总经理,直到找到适合人选为止,却因为她的肤色、信仰和性别,又被演变成一项课题。

所以我国进步得总是比邻国慢。想一想,我国拥有丰富的天然资源,而邻国甚麽也没有,为什么邻国会比我国进步,人均收入、生活水平、识字率(literacy level)、廉洁程度等各方面都比我们高?

其实,这都是心态问题,即是人的问题,除非国家领袖愿意彻底改变心态,否则同样的问题,再隔50年后,它们还是存在。

国家有太多的顾虑,所以我们不能任人唯贤、唯才是用;我们不能谈绩效,因为固打和特权更重要。也因为这样,所以无论是在起步、速度、程度、和进度,我们都比人家来得慢。

有这些种种局限,还谈甚麽成为一个先进国?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