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30, 2010

国家破产论


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说了,国家再这样子下去,终有一天会像津巴布韦那样糟糕。

津巴布韦的情况怎样糟糕?举个例子,老师的薪水亿亿声,却只够买两片面包吃,一片面包卖10亿元津币,所以老师都不教书,宁可回乡种番薯吃。

这些都是千真万确的事。

首相署PEMANDU部长伊德里斯没有以津巴布韦为例,但他以希腊为例。

他的国家破产论像暮鼓晨钟,他危言耸听,说国家再这样子下去,到了2019年将会破产。

但他并未追根溯源,反而把国家当下所面对的问题归咎于各项有利民生的津贴补贴,仿佛民生是问题的来源。

虽然有些津贴补贴的确可有可无,但他应该勇敢地指出来,国家所以面对财务问题,是因为领袖们贪污腐败挥霍滥权所造成。

马来NGO联盟“来势汹汹”,以威胁的语气拒绝接受NEM(新经济模式),甚至指桑骂桧指背弃NEP者便是背叛第二首相敦拉萨。

敦拉萨便是纳吉的父亲。

就算首相有再大的改革决心,有这些抱残守缺份子,所有努力最后也将功亏一篑。

果然,在回应马来NGO的要求时,首相说NEM尚未有任何定案,并会在收取各方意见,包括马来人的看法后,才付诸于行。

他说:NEM必须被大众接受,否则很难达成2020年宏愿。

到这个时候,还有人谈2020年宏愿?

伊德里斯已经预测,2020年未到,国家已经先在2019年破产了!

是的,我相信,就算政府最后还是落实了NEM,它也会像NEP那样以失败告终。

Saturday, May 29, 2010

财富不会从天而降


马来人协商理事会(MPM)办的土著经济大会,起先以为是原本欲在513进行但后来被展延的大集会。

因当时叫“马来人站起来”的大集会被展延时,主办当局曾说可能会改名。

看到有关今天“土著经济大会”的新闻报导,让我以为便是改了名的“马来人站起来”大集会,改在今天举行。

因为又看到了依布拉欣在说话。

报导说,MPM是由马来NGO联盟,主席由各NGO领袖轮任,恰巧今年就由PERKASA主席依布拉欣担任。

大会一口气通过了31项议决案,不外是有关捍卫马来人权益的要求,以备忘录方式,提呈给首相。

首相将为大会主持闭幕仪式。

这31项要求洋洋洒洒,总结起来就是要增加土著的财富“配给率”,大会以种族人口比例,要求政府把67%财富分配给土著。

老实说,我不知这个要求该如何实行,尤其是在一个民主经济制度里社会。

难道说,国家的财富是由政府来分配的吗?那不成了共产党国家?

说来说去,他们还是不肯放弃NEP。

大会说,已经证明NEP是一个为国家带来繁荣及和平的政策。

其实,这还不是自打嘴巴!

如果NEP证明成功的话,那马来人的财富还会只占不足1/3吗?

如果NEP证明成功的话,那大会哪还需要求政府分配67%财富给土著?

一个已经实行了40年的政策,如果至今仍然无法达到当年设下的目标,那早就应该断定那是一个彻底失败的政策。

而不是强词夺理说,因为目标还未达致,所以不能把NEP废除。那是一个本末倒置的辩词。

上个月,纳吉也亲口承认,为什么土著无法达致他们的30%股权目标。

那是因为每当他们获分配到有关股权后,他们很快便脱售以套利,这样子的话,这30%股权目标将永远无法达致。

同样的,就算政府有办法吧国家67%财富分配给土著的话,你认为这67%财富将得以保持吗?

他们若以处理股权的做法去处理他们的财富的话,我相信,这67%财富也将是一个永远无法达到的目标。

到现在他们还是不明白,财富不会从天而降,财富是要靠自己努力去打拼才可赚回来,而不是要靠政府无止尽的施舍的。

再说,就算取得了67%的财富,那也将是一小部分人士,现在是这样,以后也是这样。

Friday, May 28, 2010

亚庇慈济大爱义卖会 · 31日环保汇善聚福缘


配合全球"慈濟44周年慶"及"环保20年庆",台湾佛教慈济基金会亚庇联络处将在下星期一(31日)举办大爱义卖会。

與往年一樣,为推动环保理念,吁请民眾当天自行攜帶環保袋及重複使用的塑料袋等容器來盛裝物品,为爱护我们的地球尽一份绵力。現場也將售賣實際美觀的慈济環保袋,鼓励民眾使用環保袋,以減少塑膠對環境的傷害。

今年的义卖会動用了将近四百位慈济志工與工作人员。 感恩十方善士,无论是在请购固本、赞助物质或报名做一天工作人员的社会大德,出钱之余也出力,功德无量。

义卖时间是从早上八时卅分至下午三时,地点就在慈济里卡士会所。

大家在步入义卖會場时将被入口處之"和平鐘"所吸引,民眾可敲鐘祈願,上達諸佛聽,再隨喜投錢入愛心箱,不分种族与信仰,援助远方的災民。

当天的园区设有50多个档位,应有尽有,包括成品义卖、地方特产、南洋风味素食、粽子、寿司、茶叶蛋、三文治、薄饼、汉堡包、比萨、意大利面、素肠粉、冷热饮品、果汁、珍珠奶茶、爱心糕点、特产咖啡、香甜水果、水果罗惹、高档手工、家私、精品店、艺术字画、园艺、惜福二手店和静思书轩。此外,还有儿童游戏摊位、慈济歌曲点唱和节目呈献等等。

不一样的义卖园游会,肯定会让您有不一样的收获,让你把满满的法喜带回家。

为了減少交通阻塞及減碳,鼓勵大众当天共車到會場,在付出愛心的當兒,大家也響應環保。

亚庇慈济自1996年成立,至今约有八千名会员与两百多名志工,有兴趣投入志工行列者,欢迎致电088-381779询问详情。

·新闻稿·

Thursday, May 27, 2010

经济,非常希腊


除了债券,近日的经济课题都在讲津贴。

上会儿说将在五月提高油价,因遇到诗巫补选而押後;下会儿又说在六、七月,但相关部门又否认,说内阁根本未讨论。

不止汽油津贴,其他"柴米油盐"津贴也将逐步取消。

今天报纸标题却说:基于政经及砂州选因素,今年或不削减补贴。

但在网站读到的最新新闻是:首相署部长依德里斯警告,大马若不减少目前巨额津贴,包括调涨汽油、食物、电费等价格,我国恐会步上希腊后尘,面对严重的账务危机。

依德里斯是前马航CEO,自从成功将马航"转亏为盈"後,受到纳吉器重,把他调去首相署的KPI,负责一个叫"表现管理和传递"的单位(PEMANDU)。

他言之凿凿,若不削减津贴,大马债务可能从目前占国家生产总值的54%,在2019年飙至100%!

他特别强调:"我们不要成为另一个希腊。"

言下之意,国家举债,似乎只用在各领域的补贴而已。

然而他知道那是不确实的。

如我前天所说,我不介意逐步废除津贴,如果能将省下来的钱,用在民间建设的用途上,而非花在那些毫无节制的奢华开支、赔偿与佣金上。

依德里斯建议,如果在未来5年内逐步减少各项津贴,国家将能节省1030亿元。

其中包括汽油今年内涨15分,之后每半年涨10分,到了2015年底,RON95价格便将达到2.60元。

这是假设明年原油平均价格73.06美元,2013至2015年则涨至79.41至94.52美元之间。

记得前油价部长沙礼尔提过,原油价格升至70美元以上,政府才有津贴,而当油价跌至70美元以下,人民就应该补贴政府。

上述建议,只是一个guideline,实际油价,相信仍将随市场波动而给予调整。

其他"柴米油盐",也将根据同样原理逐步削减津贴。

依德里斯的建议,纸面上当然非常理想,但,省下来的钱,是否真正可以花在有用的用途上?

如果纳进政治考量,我就不敢肯定。

例如在最近的两场补选中,首相可以随意作出拨款承诺,试想想在来届的砂州选举或全国大选,政府又会作出多少金钱上的承诺?这些钱又将从何来?

曾经不止一次提到,政府这样的挥霍无度,我国终有一天会像津巴布韦那样。

依德里斯说若不削减津贴,我国恐会步希腊后尘。

希腊的情况,应该不会糟过津巴布韦吧。

Wednesday, May 26, 2010

以地换地:纳吉如出阿都拉一辙?


上个月,刚刚爆出阿都拉去年在卸任前,送了两块大油田给汶莱,做为汶莱放弃林梦主权的条件。

令人吃惊的是,汶莱否认已经放弃林梦主权。

可惜,国家似乎还没有从油区换林梦这个课题得到教训,如今重蹈覆辙,再静悄悄和新加坡达成协议,把我国座落在新加坡的Tanjong Pagar火车站迁移到Woodlands去。

觉得油区换林梦课题,与火车站迁移的课题,有许多雷同之处,两者几乎如出一辙,

1。在达成有关协议之前,领袖根本未让国人知道,可说是先斩后奏。

2。根据领袖的说法,我国拿两块大油区来交换林梦(汶莱并不承认);这次,我国同意将位于Tanjong Pagar的车站移去Woodlands,并换取得六块共12公顷的地段。

3。虽然两块油区给了汶莱,汶莱仍愿意以商业合约方式,与大马进行长达40年的开采工作。同样,新加坡也愿意与大马成立一家私人公司,并以40:60股权的方式,共同开发有关六块地段。

4。同样是多年来悬而未决的问题,却在一瞬间就达成协议。

5。巧合的是,当年成立大马时,汶莱与新加坡都曾被邀请参与,汶莱谢绝参与,新加坡却在大马成立两年後被“请”出大马。

油区事件,阿都拉说事先有经过内阁同意,今次以地换地事件,纳吉有没有先在内阁提出讨论呢?

表面上,虽说是项双嬴的协议,但土地毕竟是在新加坡境内,取得较大嬴面的,仍然是新加坡。

至于土地估价方面,两国之间相信也不容易达到共识,毕竟,土地的估值,可以很主观。

而既然是以地换地,为什么仍让出40%给淡马锡,以“联营”方式发展?这其中有没有涉及金钱上的买卖?

如潘俭伟所说的,有关交易,是否为了减轻日愈庞大的国家债务?

Tuesday, May 25, 2010

举债:废除津贴的理由


上周,国家一连宣布发行两个回教债券,一个在海外,一个在国内。

全球回教债券总值10亿美元,等于马币约32亿元;国内的叫“一个大马回教债券”(又是一个大马),总值马币30亿元。

两个加起来就等于马币62亿元。

不知海外的反应如何,不过,报导说,一个大马回教债券首日发售,未掀起抢购热潮。

咦,不是说首季经济成长率高达10.1%,我国也挤进全球竞争力第10名吗?

怎么利好消息传来,股市即跌跌不休,根本与事实不符?

今天报纸标题读来,叫人惊心动魄:

国债日重势在必行
5年内逐步废除津贴


既然国债日重,为什么还要继续举债?

不是说要把今年的赤字,从去年的7%减至5.6%吗?

然国债有增无减,除非奇迹发生,要降低赤字,谈何容易?

且慢,国债日重,是津贴所造成的吗?

日前爆发森那美这家官联公司亏损18亿元事件,这只不过是冰山之另外一角而已。

根据星洲的一篇评论,自土著银行丑闻以来,官联公司起码亏了上千亿元。

这还只是官联公司而已,还有政府部门的挥霍开支、赔偿与佣金等呢?恐怕更不止上千亿元了。

大家只要看看每年稽查部所公布的离奇加离谱的开支,三万变三千、三千万变三百万的数目比比皆是,但,公布归公布,“透明”是够“透明”了,当局又采取了甚麽行动呢?

没有,每年的稽查书照出,每年的挥霍滥权照样在进行着。

这些不必要的花费与浪费,与其只“造福”一小部分人,倒不如拿来“造福”人群。

是的,我不介意逐步废除津贴,如果将省下来的钱,例如拿去改善公共设施。

阿都拉当年允诺将省下来的44亿元油价津贴,用在提升国家的交通措施,结果却没有了下文。

报导说,我国是全球最大的回教债券发行国,也是第一个发行国际回教债券的国家。

一些数据:大马去年发行了317亿元回教债券;目前,全球回教债券,其中47%是由大马发出。

首相也透露:大马外债占目前国家生产总值34.4%,在债券市场达到6438亿元。

国行资料显示:去年在国内销售的债券则高达885亿元。

我不知这些算是好消息还是不好消息,我担忧的是,当这些债券陆续到期的时候,我国有偿还的能力吗?

还是新债还旧债,再发行新的债券以偿还旧的债券?

http://opinions.sinchew-i.com/node/14826

Monday, May 24, 2010

马哈迪和慕沙希旦的恩怨未了


之前曾说,做为官联公司(GLC),森那美的CEO因公司亏损而引咎辞职是史无前例的。

此说其实并不完全正确。

因在10年前,当时的森银行(SIME Bank)因蒙受空前的18亿元亏损,其银行主席因而辞职,森银行也被RHB并购过去。

话虽如此,当时辞职的乃是子公司(银行)主席,森那美CEO并未受到影响。

此次是总公司本身的CEO辞职,这在官联公司来说仍是头一遭。

上周,敦马针对此事提出疑问:为什么只是CEO需辞职,而非全体管理层?

敦马的疑问,相信也是许多关心GLC表现的投资者的疑问。

森那美主席是慕沙希旦,是当年的国家副首相,至于他几时被委任为森那美集团主席,如果没有错,应该是两年前八家公司合并为一家森那美之后。

今天,读到慕沙迫不及待为森那美一事作出辩解,难免令人想起他与敦马当年的恩恩怨怨,也难免令人质疑,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敦马此次质问森那美的表现,难道是冲着慕沙而来?

巧合的是,森那美此次亏损17亿元(有说是18亿),仅比当年森银行18亿元的亏损少一点。

讽刺的是,当年的首相是敦马,那他是否也要为当年的亏损负责?

敦马当然不会这样认为,他甚至大言不惭,说森那美亏损10亿(政府吸收7亿剩10亿),比他在位时普腾的5亿亏损多了一倍。

不管是5亿或10亿,都是巨额亏损,敦马这样提,根本是50步笑100步,有甚麽值得幸灾乐祸?

慕沙急着辩解,显然也是回应敦马的质问。

他有所指说:他曾经历许多危机,就算有人因森那美事件促他辞职,他也可以这么做,但必须给他时间先完成其职责。

他也认为政府将森那美并为一家大企业集团,不是很恰当的举措。

他说,要衡量一家公司表现,不在其规模,因为大规模只会衍生许多问题,如官僚、滥权、管理不当等问题。

其实,当年把八家种植公司合并为一,原本就受到市场反对;理由很简单,不合并,任何一家亏损将不影响其他公司,合并後,一家亏损,就等于所有把家亏损。

果然,在短短两、三年後,即发生18亿亏损事件。

至于敦马和慕沙之间的恩怨,虽然事过20多年,敦马显然没有放下,借此次森那美事件紧咬不放,可见敦马是个相当记仇之人,与他合作过的副首相,似乎都没有愉快的经验。

Sunday, May 23, 2010

官委议员逼宫记


发现308后出现一个奇异现象,便是上议员的委任忽然多了起来。

或者,大家忽然很在意,是否获委任为上议员。

当然这也无可厚非,国阵在308时失去了三分二国席,同时也痛失许多大将。

不止痛失大将,许多名将、老将与爱将也在308时英勇阵亡。

在蜀中无大将的情形下,只好以委任上议员的方式让这些败将入阁。

这些已不被选民支持的前高官,如今又获委官职。

问题是,这些官委高官,他们并非由选民选出来的,他们如今应该向选民负责,还是向委任他们的党主席或国阵主席负责呢?

有人说,上议员只是橡皮印(rubber stamp),他们没有实际权力。

对那些获委官职的上议员来说,这个说法并不正确。

如在前朝获委第二财长职的诺耶谷,他当时是以受委上议员的方式入阁的。

当然你可以说这是首相的权力,当真蜀中无大将的时候,首相总不能随便委任一个民选庸才担任高职,那只会害了国家。

在这样的情形下,上议员仍有其功能存在的。

国会里的上议员,使我想起本州也有官委议员,不过,自从国阵在上两回的州选举赢得辉煌成绩,州民似乎已经忘了有这个官委议员的名词了。

据我所知,本州宪法容许赢得最多议席的政党委任最多六位的官委议员。

在1985的州选举时,团结党在48个州议席赢得25席,多数席是区区2席,其余是人民党16、沙统6、巴索1席。

人民党主席哈里士不甘放弃,找了沙统主席马士达华来合作,妄想以委任6个官委议员来扭转乾坤。

人民党16加沙统6共22席,若加6个官委议员就得28,以此来强辩比团结党的25席多出3席,两党欲组织联合政府,强逼州元首接受马士达华宣誓就任为新州政府的新首长,这便是当年匪夷所思的“逼宫”事件。

如今“反风”再起,万一某方在下届大选再以微差议席胜出,另一方会不会再以“官委议员”来夺权?

在这充斥着天方夜谭,且一度被喻为“牛仔政治”的沙巴,甚么事情都可以发生。

Saturday, May 22, 2010

Dr. M & Mr. Mahathir


“今日是朋友,明朝是死敌”
马哈迪双重性格渴望镁光灯


经过长期研究及3次亲自访问后,《马来西亚独行侠:在动荡时期的马哈迪》作者巴里韦恩得出一个结论,即我国第4任首相马哈迪是一名双面人。

他引用英国著名惊悚心理小说“化身博士”(Dr Jekyll and Mr Hyde),点评这名评价备受争议的前国家领导人,拥有“马医生”(Dr M)和“马哈迪先生”(Mr Mahathir)的双重性格。

分割政治与日常生活

韦恩盛赞马哈迪(左图)是一名才华横溢的从政者。据他分析,马哈迪把自己的生活切割为两部分,从政的部分是与日常生活完全相反。

韦恩也是《亚洲华尔街日报》前编辑,他是趁着马哈迪评传解禁后,来马为新书宣传推介时,到《当今大马》办公室,分析马哈迪的性格。

韦恩在撰写评传前,曾3次访问马哈迪。经过他的面对面访问,他认为马哈迪撇除了政治后,是一名不折不扣的顾家男人(family man)。

“马哈迪教导他的孩子分辨是非,如何努力工作、成功没有捷径、做人的态度及遵从法治等。”

“(不过)当你为了自己的政治考量,动用内安法令把某某人丢进监牢时,却要如何大谈这些道理?”

人格分裂本领“非凡”

自70年代起,韦恩就以媒体人的身份,密切追踪马哈迪的新闻与评论。他引用前副首相慕沙希淡(右图)的话,指马哈迪的为人是“今天你可以是我的朋友,但明早,你可能是我的死敌。”

对于马哈迪成功把自己人格分裂的本事,韦恩表示,这是“非凡”的本领。

他举例,马哈迪在1969年513事件前夕,向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发出一封凌厉批评的信函前,竟然瞒过了其妻子西蒂哈斯玛(Siti Hasmah)。

他说,西蒂哈斯玛要到了信函寄出后,才获知马哈迪曾向东姑做出如此严重的批评。

“马哈迪在写信时,可能他预计东姑会把他弄进牢里,所以没有告诉妻子这件事。”

不惜一切落实先进国梦想

韦恩指马哈迪一直梦想要把马来西亚,变成一个发展国家,为此这名强人首相的眼中,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止他达到这个目的。

“他在纠正巫统和新经济政策的贪污问题做得不够,他也破坏了国家机制,他不会因为法院的判决而阻他去路。”

韦恩认为,就算马哈迪在1987年的巫统党选中,败给了当时的挑战者东姑拉沙里(左图),马哈迪也会想方设法保留权位。

“当马哈迪捍卫他革除前最高法院院长沙列阿巴斯时,他说他不需要担心开除一名司法界的最高领导。”

“从这件事情,你可以看出马哈迪这个人在政治上的雄心壮志,你几乎找不到任何一个方法,可以拉他下台。”

后期完全忽略乡区马来人

韦恩从他的观察中也发现,马哈迪虽然在早期政治生涯中,曾致力捍卫乡区马来人的权益,唯在后来却忽略了此事。

据韦恩的分析,马哈迪在后来选择照顾新马来精英份子,而这些人都是在土著扶弱政策下受惠的暴发户。

“我认为他真的忘记了乡区马来人的处境,这些马来贫户、农户、渔户几乎没有立足之地。”

“当我与慕沙希淡讨论及此事时,他说他曾经常提醒马哈迪,很多穷苦的马来人被抛在发展的后头。”

“不过马哈迪的眼光并没放在此,他认为乡区马来人不应纳入他的发展大计。”

强人领袖也崭露真情流泪

尽管如此,韦恩认为,马哈迪确实为了完成心中的马来西亚愿景付出所有心血,有时候甚至不由自主地流下激动眼泪。

虽然马哈迪的批评者都认为这名强人的眼泪纯属演戏,唯韦恩却不认同此说。

“我不认为他在演戏,他是因为要克服自己的情绪,所以才流下真心的眼泪。”

在众多马哈迪的安排与计划中,韦恩认为,马哈迪最大的败笔是选错了阿都拉为继承者,简直是一个灾难性的首相人选。

“马哈迪告诉我‘我也不知道阿都拉会搞成这样子’。美国人也不知道布什会变成这样。”

忍不住阿都拉软弱终出击

他认为,马哈迪的最大弱点,或许是长期的强势领导,扼杀了许多年轻领袖上位的机会。

他进一步表示,凡是长期留意马哈迪政治生涯的观察者,都不会对这名强人领袖在退休后,仍以84多岁的高龄针砭时弊而感到惊讶。

他指出,虽然马哈迪曾誓言退休后不干政,唯阿都拉(右图)软弱的领导,无疑让马哈迪看不下眼,终于忍不住出击。

“我猜想马哈迪本来预料,阿都拉能跟着他的脚步走。”

韦恩也以马哈迪提出的“911阿凡达论”等许多争议性想法,指马哈迪的心理中,拥有一种不能容忍遭人忽视的元素。

“他一定有这种元素,导致他非常渴望镁光灯关注,难忍遭人忽视,所以才会在他的部落格上,写一些极端的东西。”

安华若当首相考虑写评传

针对马哈迪近期高调支持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的做法,韦恩说,这显示马哈迪在兜了一个大圈后回到起点,重返政治生涯起步时力挺马来人的阶段。

至于是否会再为另一名大马的政治人物撰写评传,韦恩说:“可能是(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左图),但要到他先成为首相再说。”

他不忘在结束专访前补上一句:马哈迪及安华应该是马来西亚近10年来,最有才华的政治人物。

转载自:当今大马·21/05/2010

Friday, May 21, 2010

没有州,哪来联邦?


北方大学沙巴历史研究学者兰吉星来到沙巴,在一个由首长署内阁及政策部主办的“有效政府、人民和谐”讲座会上,提了一些笼统的论点,我觉得不能够认同。

无法找到有关新闻的英文报导,让我根据中文报的报导,说出我的看法。

1。沙巴即已决定在1963年加入马来西亚联邦,就应全面顺服联邦政府。

这个说法大有问题,先不提是“加入”还是“成立”,“顺服”两字不能让人接受。

兰吉星把联邦说成是一个拥有绝对权力的政府,但事实应是这样吗?

若没有各州的参与,联邦又如何成立?兰吉星似乎否定了“民主”制度,“顺服”两字用得不恰当。

何谓联邦政府?请看网站定义以下:

i. Federal System: a governmental form in which authority is divided between a central government and various local governments.

www.thenagain.info/webchron/Glossary/Glossary.html

ii. Federalism is a political concept in which a group of members are bound together (Latin: foedus, covenant) with a governing representative head. ...

en.wikipedia.org/wiki/Federal_system

2。州政府权力不能超越联邦,甚至也不能与联邦平起平坐,这是联邦制度的原则。

觉得州与联邦之间并没有所谓的谁超越谁,两者之间是平行的,所以才会有州政府和联邦政府之分,构成一种制衡作用。

3。如果沙巴是“共组”马来西亚,那为何还称为沙巴“州”,这不就和马来亚的其他州属一样吗?

这句话说得最无厘头。联邦之所以称为“联邦”,本来就因为它是由各“州”联合起来所以才称之为“联邦”。

在“成立”之前,马来西亚并未成立,那时还是叫“马来亚”。

所以,马来西亚是由沙砂两州、马来亚和当时的新加坡一起来成立。

若是“加入”,那就应该先有马来西亚,沙砂两州和新加坡才得以“加入”。

当然这些也只是play of words而已。

4。沙巴州在加入马来西亚时,曾要求一些“特权”,但“特权”并不代表“特别地位”。

兰吉星指的“特权”,应该是当时所提出的20点契约(20 points agreement),作为较“落后”的一州,20点契约是为了保障州民的利益、权力以及自治权。

兰吉星似乎没有提到这点。

5。若答应了沙巴的要求提高石油税,联邦还要面对其他的产油州,如吉兰丹、登嘉楼和砂拉越。

公平起见,若答应提高沙巴的石油税,联邦自然也要提高给其他三州的石油税。

问题是,联邦目前根本就没有公平对待各产油州。这点兰吉星也忽略了。

Thursday, May 20, 2010

大马的性与政治(3):未见好德如好色也!


大家看了这张照片,不知心中作何感想?

我觉得,人要有羞耻心,才不会作出伤风败俗的事出来。

问题是,当你无从辨别是非对错,你不知甚麽是该与不该做的事情的时候,你根本不会明白,为什么人家会对你指指点点,还为自己上了头条而沾沾自喜。

是的,记得去年年底的时候,报纸的头版头条新闻是:国会议员娶二奶。

对这样的新闻也可以上头版头条,当时感到不以为然。心想,国家大概是没有更重大的新闻可报了,这是可喜,还是可悲?

没想到半年後,男女主角再次上了头版头条,同是一件喜事,却成了一条罪状。

看到两人笑容盈盈,女的还双手举起V字形的胜利手势,一副理直气壮,洋洋得意的神情。

天,这件事哪里值得两人高兴?

谁能告诉她,这不是胜利,而是败坏?

人若有羞耻心,此刻应该感到无地自容。

也罢,反正从来只见新人笑,有谁见过旧人哭?

提到男女主角,曾几何时,我国政治变得与娱乐圈无异,政治人物变得好像大明星,为民众提供图文并茂香艳刺激的娱乐八卦,却还能够道貌岸然,好像无事一般。

这些政客,八卦新闻一箩箩,政绩就欠奉。

这位国会议员,在国会爱发表有色言论,并以愚弄女性议员为乐,如今也因女色而上了媒体头条,可说是现世报。

这可不是甚麽值得引以为荣的事情,不止让国会蒙羞,也让州民蒙羞,亏他还笑得出来。

孔子说:“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也许吧,一个开口闭口都是色情言论的人,他的人格品德,大概也高不到哪里去。

也可见,自古至今,当一个社会或国家的道德水准败坏,不要说有德之士,就算只是好德者,都不如好色之徒多。

也难怪国家大事放一边,举目所见,国家尽充斥着领袖品格问题的八卦新闻,色情暴力,应有尽有。

连国家领袖都这样,做了不良示范,百姓能以谁来做榜样?

连国家领袖都知法犯法,他还有甚麽资格要百姓去奉公守法?

Wednesday, May 19, 2010

几时本州也来个补选,看煤电厂还建不建


森那美是家官联公司,其CEO因“管理不当”而被迫提早离职。

官联公司CEO因公司亏损而辞职,相信是史无前例的。

首相说这是为了good governance。

若真是如此的话,应该是全体管理层总辞才是,没理由只要一个人负全责。

除了森那美外,另外还有三家注资巴昆水坝的公司也同样面对亏损,但未闻这三家公司的CEO也需要辞职。这另外三家,其中两家也是上市公司。

对我看来,森那美CEO引咎辞职,多少具有政治因素在内。

巴昆水坝,这是当年敦马的宝贝计划之一,其成本之庞大,任谁裁进去恐怕都一样要亏损。

作为官联公司之一,森那美被相中“打救”,一开始就已不被看好,如今传出巨额亏损,真正要负全责的,难道不是政府本身吗?

敦马今天在他的部落格写到,巴昆水坝是国内最大的发电计划,提供最便宜的电费。他说这是他当年首次访问砂拉越时,砂州政府那样子告诉他的。

他也提到,当时的计划是提供电流给沙砂两州,但沙砂两州用不到那么多电。

巴昆水坝预计可生产2400MW的电,而沙砂两州的需求量只是1000MW。

敦马说,因为距离太远,当时并没有计划通过海底电缆输电到半岛去;而如果要那么做的话,成本将与在半岛建立一座发电厂一样高。

也就是说,输电到半岛去的成本太高,不化算。

针对这点,觉得敦马有点自相矛盾。既然东马两州用不到那么多电,输送到半岛去的成本又太高,那又何必建造那么一个“全国最大的发电计划”呢?

然后,另一个疑问也在脑海浮起。

根据敦马的说法,巴昆电力原本就是要供沙砂两州使用,就是包括沙巴在内,为什么政府现在却绝口不谈,只谈将电供输到半岛去和卖给邻国呢?

根据国能的说法,从巴昆输电到沙巴的成本高,不实际。

这点不能认同,难道它会比输电到半岛去的成本高吗?

既有现成的电供不用,却千方百计要在拿笃建一座受到州民反对的煤电厂,不知是何居心?

环境冲击评估仍未出炉,官员们的谈话口气,好像兴建煤电厂,已经势在必行。

好吧,几时本州也来个补选,那时再看煤电厂还建不建。

http://chedet.co.cc/chedetblog/2010/05/bakun.html#more

Tuesday, May 18, 2010

诡异的邮寄选票


卡巴星指首相公然贿选,违反选举法令。

他呼吁反贪会进行调查,并指示砂州行动党领袖向警方报案。

至今,尚未听到反贪会有任何反应,也未听到砂州行动党领袖报案。

就算有任何进展,相信最后也不了了之,因为我不认为反贪会或警方会进行任何的调查。

与其同时,选委会的一些做法也让人质疑。

根据报导,原来选绩在当晚8.30pm就已经揭晓了,为何选委会迟至10.30pm才公布成绩?

当投票时间结束时,选委会主席还针对59..86%的投票率表示不满,但是到了深夜11点,却忽然改口说投票率高达70%,比308时还高。是不是很值得怀疑?

此外,最先收到的邮寄票,为什么等到最后才开箱?

众所周知,绝大部分的邮寄票多是国阵票,为了公平起见,我觉得应该最先点算的应该是邮寄票。

在308大选的山打根国席,据说原本行动党候选人章翠玲一路遥遥领先,最后却由国阵的刘伟强靠邮寄票而以176张多数票惊险胜出。

Dr Rafick在他的部落格(http://rights2write.wordpress.com)做了一些有趣的记录。

根据马新社当天的较早报导:

登记选民总人数是54,695人(包括2,827 邮寄选票,军警人员2537票,另外290是选委会工作人员)

当天投票选民人数:32,742人

投票率:59.86%

但在选绩出炉时,马新社报导的投票人数却增至37,919人:

刘会耀(国阵):18,447

Narawi Haron(独立人士):232

黄和联(行动党):18,845

废票:395

总票数:37,919

请看,总票数竟然多了5177张(37,919 减 32,742),差不多是军警邮寄票的一倍。

看来,选委会有必要在计算选票时显得更专业一点,否则,难免令人质疑其公正度与中立性。

担布南精神的延续


正副首相再次唱不同的调。

在南洋的左上角是:

慕尤丁:诗巫补选虽落败
国阵将兑现承诺


右下角的新闻标题比较小:

纳吉:我们会看着办
诗巫治水拨款还未批


副首相说:“不管是首相、我或其他国阵领袖之前宣布的任何选举承诺,我们将会兑现。”

但首相说:“我们还未决定是否批准总值500万元的诗巫治水计划。”

还未决定,因为那是一项有条件的承诺;既然条件未符合,当然就无法决定是否要批准。

像依布拉欣说的,华裔都不珍惜也不感恩,国阵应该重新检讨给予华社的金钱援助与发展。

让这位依布拉欣继续语无伦次吧,发现他每开口一次,国阵的支持率就下降一些。

一名现在倾向国阵的博客Rocky说,他的朋友告诉他说,国阵无需再靠华裔选票。

这是甚麽逻辑?

就是因为输掉了大量的华裔票,国阵才会输掉此次补选,如果华裔选票完全投向民联,难道他认为国阵还会在下届大选胜出?

上届大选,三分二江山都不保了,国阵应该做的,就是要在下届大选嬴回至少三分二以上的江山,这样简单的逻辑都不懂,还要继续和选民呕气?

真是莫名其妙!

时至今日,还在问华人到底要的是甚麽。

从308到现在,都还看不出来吗?

难怪只要是华裔人口多的地方,国阵都一一输掉。

难道我们的华裔领袖,从未向国阵领袖提出他们的见解吗?

有,今天在报纸读到马华总会长和青年团长分别对诗巫选绩发表他们的见解。

总会长说:國陣須檢討弱點 勿將問題掃進地毯

青年团长说:對症下藥勿互指責 華社要公平公正

如果在308前就提出来,国阵就不需要失去三分二江山了。

如果在补选前就提出来,可能诗巫也不会拱送给行动党了。

说起来也感觉悲哀,大马成立了将近50年,但是可以看到,国家施行的,仍然是分而治之的种族政治。

这个现象在半岛尤甚。

从诗巫选绩也可以看到,东马两州,似乎也转向种族政治了。

不管砂民有多抗拒,巫统进入砂拉越,似乎只是迟早的事而已。

至于沙巴,在敦马的操纵下,巫统早在90年代就已东渡,一拼把西马华裔政党也带进去,同时将州内三大种族进行分化。

敦马聪明之处,是让巫裔团结在巫统名下,却让嘉达山族与华族政党林立,虽然全是国阵成员,实则是离间的一个手段。

历史时常重演。诗巫事件,使我想起在1984年的担布南补选,百林因与当年的首长哈里士不和,退出执政人民党,以独立人士身份在其选区上阵竞选大胜,当时报纸将之喻为“担布南精神”。

第二年州大选,在“担布南精神”效应下,人民党败给了百林的团结党。

诗巫的补选,会不会是当年担布南精神的延续?

接下来的砂州大选,又会不会是当年沙州大选的重演?

古人说得好: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我们的国家领袖啊,为何还不引以为鉴?

Monday, May 17, 2010

诗巫:不为五百万元折腰


诗巫补选,有几个要点值得记录。

1。行动党多数票仅得398张,嬴得相当惊险。

2。行动党得票18845张,国阵18447,独立人士232张,国阵加独立人士的票,仍然少过行动党。

3。邮寄票多达2537张,占总投票37524人数的7%,觉得这个比例相当高。

4。邮寄票数揭晓之前,行动党的多数票多达2000多张,算进邮寄票,多数票骤减至398。

5。军警人员早在投票日前两、三天就已开始投票,投票日当天却最迟开票,FILO,不符逻辑。

6。原本宣布投票率只有59.86%,低过308时的67%,但是到了晚上11点,却宣布投票率70%,忽然高过308的投票率。

7。首相重施故技,答应胜选就拨5百万元治水,变相公开贿选,侮辱人民尊严与智慧。

8。治理民生问题,本来就是政府应做的事,岂能拿来做换取选票的条件?如今败选,是否就不需治水?

9。之前宣布拨款1800万元给华小独中、3400万元给伊班族、175万元给教会,如今败选,支票还兑不兑现?

10。依布拉欣再次炮轰华人,他到现在还未察觉,他和敦马两人喊得再多,将害国阵失去更多华裔选票。

最后,要向诗巫人民致敬。

诗巫人不为五百万元折腰,可喜可贺!

Saturday, May 15, 2010

慈济大爱义卖会 · 垃圾不落地


为配合全球“慈濟44周年慶”及“环保20年庆”,臺灣佛教慈濟基金會亞庇聯絡處將在五月31日(星期一)举办大爱义卖会,并大力推动环保概念。

义卖固本已經開始推出,在此誠邀十方善士一起來當人間菩薩,无论是请购固本、赞助物质,或前来加入志工行列的社会大德,出钱之余继续出力,在付出爱心的当儿,就是造福德。

义卖时间是从早上八时卅分至下午三时,地点就在慈济里卡士会所,联络电话是088-381779或382779。

当天的园区将设有50个档位,包括和平钟、成品义卖、南洋风味素食、冷热饮品、爱心糕点、特产咖啡、香甜水果、高档手工、儿童游戏摊位、慈济歌曲点唱、节目呈献等等。不一样的义卖园游会,肯定会让您有不一样的收获,法喜充满。

与往年一样,今年的義賣會将继续落實“垃圾不落地”理念,鼓勵大德自备环保袋及食物容器,为爱护我们的地球尽一份绵力。現場也將售賣實際美觀的慈济環保袋,恕不提供塑膠袋。

为減少交通阻塞及減碳,鼓勵大众当天共車到會場,在付出愛心的當兒,大家也響應環保。

·新闻稿·

Friday, May 14, 2010

森那美 管理不当


如果首季取得10.1%成长,次季成长可超越首季成长,那,为什么全年成长预测仅是区区的6%?

虽然6%成长预测比國行早前預測的4.5至5.5%還要高,但,那是不成比例的。

那是不是意味着说,第三和第四季成长将不起反跌,导致全年成长率又跌回单位数?

难道我国的美景仅可维持上半年,昙花一现,到了下半年,一切又打回原形?

这样的成长预测,真的很难说服人。

美好的感觉,原来是那么短暂。

在首相宣布经济成长达到10年来新高的当儿,森那美却来泼冷水,说由于巴昆水坝与另三项工程严重超支,导致公司业绩在首季蒙受10亿元的亏损。

实际亏损是17亿元,因为政府同意填补7亿元的额外成本,遂将亏损减至10亿元。

森那美首席执行员因“管理不当”,被迫提早离职。

官联公司的CEO因公司亏损而辞职,相信在国内是头一遭。

首相大义凛然,说政府无意掩饰公司的内在弱点和亏损,因这不符良好管理原则(good governance)。

使我想起政府所要推动的KPI。

如果政府部门也要实行这一招,相信很多部门首长都要鞠躬下台。

政府当初将八大上市的棕油公司合并在一起,说要打造一家全球最大的棕油公司,这八家公司都并入了一家叫Synergy Drive的公司。

合并完成後,政府宣布Synergy Drive改名叫Sime Darby,投资者这才恍然大悟,原来Synergy Drive的简写SD,就是Sime Darby的简写。

既然有意将森那美打造成全球最大家棕油公司,为什么又让森那美涉及巴昆水坝等其他业务?

再说,巴昆原本就亏损连连,若非为了“打救”,相信森那美也无意注资进去,政府也不会同意填补另外的7亿元。

这些亿亿声挥霍无度的花费,难道不是人民的钱吗?

我相信财库真的没有钱了,不然政府不会想方设法要从人民身上搜刮,如今再将赌球合法化,再为财库开辟一条新财路。

但,你真的看到经济复苏了吗?不仅仅复苏,而是强劲地复苏,达致10.1%的成长率。

是的,大马的经济成长率在亚洲排第二,仅在中国之后。但,你看到成长在哪里吗?

很抱歉,我看不到。

中国第一,大马第二


老实说,我对10.1%的首季成长率有点质疑。

对比去年末季的4.4%,季度的成长率等于超逾一倍。

我看着那呈V字形的图表,大马经济表现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10.1%,仅在中国11.9%之后,还排在印度9.1%之前。

不知全球排名如何,在亚洲,大马今次排第二!

如此快速增长,我国经济岂不过热?

我怀疑是不是有哪里算错了。

如果私人領域增长5.1%,公共領域6.3%,两者加起来,最多也只在5.1%和6.3%之间,如何可以跳到10.1%呢?

我不能不这样怀疑,因为有太多的真假虚实,你不知国家领袖几时说真话,还是在做戏。

可能之前读到“中年因欠银行7000元卡债,不堪一天接120则追债短讯”而自尽的新闻,而有了这样的质疑。

曾几何时,银行向其客户追债的手法,变得与大耳窿无异?

不止追债像大耳窿,银行借钱的手段也像大耳窿。

我曾收过一张银行寄给我志银5000元的支票,说只要我把支票存进我的户口,那5000元就是我的。

竟然有这样好的银行,无端端送我5000块?

原来,银行没有说的是,那5000块是要还的。

你看,这就是银行变相贷款的手法。

我相信有些不明就理的客户,以为天降横财,就把支票存进自己的户口去,最后才知道那是一项贷款。

说离题了。

在经济成长高达10.1%的同时,国行迫不及待地宣布升息0.25%,这是国行在短短两个月内二度升息。

之前国行总裁曾说,要让国内利率恢复正常水平,如今配合10.1%的成长率,不会令人感到意外。

令人感到意外的,仍然是这超逾10%的成长率。

首相说这是国家10年来的最高成长率;于是,有人歌功颂德,说这是首相英明领导,是首相去年宣布的两个振兴经济配套奏效所达到的成果。

我记得在前前朝,当安华还是副首相兼任财长,与当时的首相敦马仍然合作愉快的时候,国家曾经达到每年最少8%的成长率。

曾几何时,全球经济风暴来袭,大马也不能幸免,安华成了阶下囚。

10年後,全球经济风暴二度来袭,大马再次不能幸免,安华也再次面对同样的审讯,至今“生死”未卜。

再次说离题了。

因为有太多的怀疑,所以无法进入正题。

欧洲那边厢,经济前景也依然未明,大马何其厉害,跨进2010年,就能在首季取得双位数的成长率。

看来,欧洲各国,尤其是葡萄牙、爱尔兰、希腊和西班牙这4小猪(PIGS),更应该向我国学习,如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取得如此惊人的成长。

Made in Malaysia movie: Part II


转载自:rights2write

http://rights2write.wordpress.com/2010/05/13/made-in-malaysia-movie-part-ii/#comments

Thursday, May 13, 2010

513:敦马挑选的日子


513大集会不是取消,是展延。

当然它并不叫513大集会,它的正式名称叫“马来人站起来”(Melayu Bangkit)。

登加楼廉正机构主席阿里芬说,它原本叫“早晨与敦马共度”(Sepagi Bersama Tun Mahathir),但为了吸引马来青年的注意和兴趣,在听取Gertak(另一个NGO,不是Perkasa)的劝告後,因此易名“马来人站起来”。

他也澄清513只是一个巧合而已,大集会原本是订在4·11,因无法配合敦马的时间,所以才改去5·13。

报纸说是首相给的指示(展延),网站媒体却说是敦马自己决定“取消”。

觉得敦马自己决定“取消”的可能性比较大,纳吉胆敢“展延”敦马出席的集会?我觉得可能性很小。

但,究竟是“取消”还是“展延”呢?

我想这都没有关系了,因为只要不是在513这个敏感的日子,应该都不要紧吧!

Gertak主席说,513是敦马挑选的日期,因此,Gertak将让敦马决定新的日期。

难道说,是敦马故意挑选513这个日期?他的用意何在?

此外,心中还有一些疑惑,无法解开。

比如登加楼廉正机构(Institut Integriti Negeri Terengganu)是该州官方机构,为什么会与Gertak这个NGO联办这个集会?

而且也获得州秘书署的批准。

登加楼由巫统执政。

巫统秘书长东姑安南说,巫统与该活动毫无瓜葛,也不知道谁在背后策划有关活动。

看来,在这事件上,州与联邦领袖之间,显然缺乏了沟通。

而大马廉正机构(Institut Integriti Malaysia)已与登加楼廉正机构划清界线,说後者是由该州政府所成立,与前者完全无关。

Gertak的全名是Gerakan Kebangkitan Rakyat,译成中文是人民奋起运动,据说其成立宗旨是把马来人团结起来。

问题是,Gertak这个字本身就有恐吓及威胁的意思,它也不是该NGO全名的简写,选Gertak这个字做其简称,用意又何在?

如此一个具有“恶意”的名称,又选在513这个敏感日子,召集单一族群的年轻人来参与,不能不叫人质疑它的背后动机。

此外,做为一个官方机构,登加楼廉正机构是联办当局,举办这样一个具有族群色彩的集会,恰当吗?

Wednesday, May 12, 2010

姑息是绝对的恶


母亲节。我想起小时候母亲告诉我的一个故事。

那是关於慈母与败儿的故事。

话说有个小孩偷了人家的东西,当他把偷来的东西带回家,他妈妈看到了,不但没有斥责他,反而赞他聪明厉害。

於是,小孩愈来愈大胆,从小小年纪偷到长大成人,每一次都把赃物拿回家孝敬妈妈。

有一天他终于失手,还打死人,被县官判他死罪。

开斩那天,他妈妈抱着他痛哭,儿子向妈妈做了个请求,希望死前能再吃娘的奶。

妈妈答应了儿子的要求,掀开上衣让儿子吃奶,谁知儿子竟大力一咬,把妈妈的乳头咬断。

妈妈痛不欲生,问儿子为什么那么做。

儿子怪妈妈说:小时候我偷东西,你没有阻止我,反而鼓励我,造成我今日的下场。

这个故事,后来曾被拍成电影,便是李行导演的《秋决》,男女主角是欧威和唐宝云,不过剧情改成做奶奶的要孙儿在刑前传宗接代,要奴婢进牢去与孙儿成亲.......。

母亲去世已经十年,小时候听她讲的故事,到现在还记在心,有时候也会讲给孩子们听,告诉他们故事背后的意义。

好在母亲不是慈母,让我们大了不敢做坏事,不然这世上就会多了几个败儿。

不久前也读了一篇戴晨志的文章:《严格也是一种慈悲》,对里边的几段句子留下深刻印象,让我抄录如下:

1。「愛孩子」是對的,但必須是「有智慧的愛」,不能是「縱容的愛」。

2。太過溺愛孩子,就如同在孩子的成長性格上「下了毒藥」,將會使孩子嘗到苦果!

3。所以古人說:「愛是好的,姑息卻是絕對的惡!」

有时看到身边的朋友,对孩子真是溺爱到了过分的程度。

例如那天朋友的两个孩子,吃喝一番後没有收拾,拍拍屁股就走掉。

这已不是第一次,本来想告诉朋友,让他知道一下他孩子的不当行为,但想到这位朋友,其实也有这样的坏习惯。

有其父必有其子,我若跟朋友讲,他会告诉他孩子吗?其身都不正了,孩子又怎会听他的?

的确,有时候看到别人的孩子,为什么会有不当的言行时,只要看看他们父母的言行,也就不难知道为什么了。

所以做父母的,不要怪孩子不听话,很多时候,问题出自父母自己的身上。

Tuesday, May 11, 2010

州民 事不关己


来自本州的国会议员指责反对党挑起油田主权课题,意图扰乱我国与汶莱的两国友好关系。

这位议员可能忘了,是前前首相马哈迪先挑起这项课题的,虽然他是把矛头指向前首相阿都拉。

但问题并不在是谁挑起的课题,而是在它发生的千真万确性。

而不管是阿都拉还是前外长还是州首长,显然都无法给予人民一个满意的解答。

阿都拉把球踢给包括纳吉在内的内阁成员,声称当时获得内阁成员的批准。

首长也把球踢给州内阁成员,说外交部曾两度向州内阁汇报有关事宜。

至今,未闻任何联邦或州内阁成员针对此项课题作出回应,除了那位来自本州的议员。

不知是不是诗巫补选在即,大家都把注意力转到补选课题上,忽然间,朝野领袖都不再提有关课题。

其实,趁这补选,尤其是对民联来说,这不正是一个可以拿来攻击对方的大好机会吗?

何况林梦就座落在砂拉越州内,此项课题,正与砂州人民息息相关呢!

就连敦马在内,忽然也不提这件事了。当被追问的时候,他却表示不愿再谈了,因为“政府已经针对一些争议作出了解释。”

他的意思是不是说:他对政府的解释感到满意?

但针对汶莱答应与我国在该区共同开发油田的“双嬴”协议,他的答案又耐人寻味;他说:这项协议只能惠及其他石油公司。

难道国油没有份?那政府如何能够受惠?

而当时,若两块油都不属于大马,国油为何会与墨菲签署开采合约?

说到油田课题,就像许多其他课题一样,似乎没有在民间引起很大的反应。

尤其是本州人民,仿佛此事与己无关。

为什么会这样?

也注意到民联领袖的工作,似乎只在揭发事情而已,揭发後就算了,没有跟进行动。

很多事情,被揭发的时候轰轰动动,但在一番扰扰攘攘后又恢复平静,国阵领袖也不回应,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

类似事件多不胜数。

这方面,民联可以做得更好。

Monday, May 10, 2010

1920-1939:马来西亚已经存在?


你会相信吗?那两块油区,我国从来就没有拥有过?

这是前外长莱士说的。

他叫我国人民不必再担忧林梦主权的争议了,因为我国和汶莱早在1920至1939年之间签署了5份协议书,并会在完成边界测量工作後获得解决。

这就奇了,1920至1939年之间,马来西亚还没有成立,如何与汶莱签署协议?

恕我的历史不好,那时候,如果有任何协议的话,那是当时的马来亚联邦、砂拉越的拉惹布洛克王朝,还是北婆罗洲的北慕娘渣打公司与汶莱签署的?

前外长说得不是很清楚。

当时还没有马来西亚,因此不可能是“我国”与汶莱签署协议。

若是拉惹布洛克王朝或北慕娘渣打公司所签署的,我国能被5份协议书所约束吗?

我觉得不可能,而且你怎能拿近一世纪前的协议书来要一个当时并不存在的“我国”来就范?

前外长竟然承认一个不是由“我国”签署多达5份的协议书,那是非常愚蠢的。

而且莱士的话也前后矛盾,去年说是以两块油区换来林梦,现在却说那两块油区本来就不属于我国的。

如果原本就不属于我国,那又何来的“交换”?

而且如果原本就属于汶莱,汶莱为什么会在我们做了“交换”後,愿意与我们分享两块油区的开采权呢?

他说两块油区都同时可以让两国人民使用,两国都可以共同开发。

言下之意,可能两块油区原本也不属于汶莱的,否则,为何汶莱愿意与大马分享?

而且,当时宣称是一项“交换”条件,为什么汶莱又否认已经放弃索取林梦主权?

人民这些心目中的疑问,莱士都没有给到一个圆满的答案,甚至愈说愈让人感到糊涂。

更让人民疑惑的是,他说,其实反而是汶莱失去了5165平方公里的“经济专属海域”,“而且从1984年开始,汶莱海域范围正在逐渐萎缩中。”

当然他也没有深入解释,汶莱何以失去5165平方公里的“经济专属海域”,其海域范围又如何在逐渐萎缩中?

唉,欲盖弥彰,还是不要再混淆人民了!

Saturday, May 8, 2010

亚庇慈济邀请您 明天一起来浴佛


台湾佛教慈济基金会亚庇联络处诚邀社会大众与会员大德本星期日(九日),前来慈济里卡士会所参与本年度之「浴佛大典」,仪式将从下午五点开始,预计在六点半圆满。

慈济的浴佛仪式是以"浴佛足"的方式进行,这是佛世當時对佛陀的最敬禮,就是以自己最高貴的額頭禮敬對方最卑下的双足,這樣的禮敬形式,傳衍為今「頂禮」。

在慈濟的浴佛大典中,以手沾香湯、躬身禮敬佛像之足,代表「禮佛足」的至誠禮敬;再接花香,即象征佛陀的德香,法香与心灵香,留住我们心底。大家可以在庄严的气氛中,诚心祈愿家人吉祥平安,众生离苦得乐,天下无灾难。

浴佛大典将由师父带领慈济志工进场,借由灯烛(光明)、香汤(净水)以及花香(散华)来礼敬供养诸佛菩萨。

接着大众开始「浴佛」,以恭敬虔诚的心礼佛足。

「浴佛」完畢後,會眾將「繞佛繞法」,虔誠歡喜唱誦佛號經文,以一念清净心走入人群,以身体力行体会佛法真实义。

「繞佛繞法」後,大众「诚心祈三愿」,最后以「虔誠最敬禮」,躬身禮敬佛像,感受佛陀之如海智慧。

慈濟从1996年的30周年庆开始,在每年五月的第二個星期天普天同庆三节合一:「佛诞节」、「母亲节」与「全球慈济日」,舉辦「虔诚浴佛聚福緣」,它的深刻意义,在於教导我们要报佛恩、父母恩和天地众生恩;三恩俱全,就是人间福慧大福田。

慈濟浴佛活動,不只是為了佛誕節佛教徒的傳統,而是要莊嚴又恭敬地表達人人的感恩之意,讓人人感受到世間有一位伟大的覺者在2554年前的當日誕生,而佛陀降生人間,就是要以其智慧教育大眾,所以浴佛時也要提醒自己接受佛陀的教育,洗淨自己心靈的煩惱。

当天「静思书轩」也将特别开放供大德参观并请购静思文物,让民众深入认识慈济,见证全球慈济志工44年来所行之无量法门。

誠邀您闔家出席2010年慈濟佛誕日三节合一之「浴佛大典」,詳情請致電慈濟里卡士會所381779。無限感恩。

·新闻稿·

Friday, May 7, 2010

马哈迪晚节不保


马哈迪又在发表他的种族伟论。

这次他说:

1。可能Perkasa看似一个种族主义组织,这导致华人反国阵。但Perkasa不是国阵。

(其实,不止华人反国阵,308的选绩显示,超过三份一选民反国阵,这也包括了马来人印度人。他们不是因为Perkasa而反国阵。其实,那时也还未有Perkasa。)

2。国阵里的华人政党正面对着危机。马来人不得不成立NGO,因为当华人攻击马来人时,巫统无法保护他们。

(不懂敦马用攻击(attacks)一字时,他是指哪方面的攻击?一向来只听到对华人不敬的言论和动作,华人只有逆来顺受的份儿。这方面,敦马不先谴责那些恶人,反指华人攻击马来人。)

3。当华裔极端份子责问宪法赋予马来人的特权,要求中止新经济政策,及减少马来学生固打时,巫统保持缄默。看来巫统无法反击华人极端份子对马来人的攻击。

(敦马应该也知道,宪法只提到马来人的特别地位,从来没有提过马来人的特权;宪法也同样提到其他种族的特别利益。此外,NEP不是早在20年前就结束了吗,哪里轮到华人来要求中止?)

4。Perkasa等NGO觉得他们必须反击华人的种族性文告,但当他们这么做的时候,他们就被标签为种族份子。

(敦马真的已经老懵懂了,到底是谁在攻击谁?他不是不知道,过去在每年的巫统大会上,都是他们一直在攻击其他种族,华人吭都不敢吭一声。)

5。巫统与政府正面对一个困境。国阵拨款与消除新经济政策以嬴取华人支持,这样做却失去了马来人的支持。不管政府如何讨好华人,华人已明显地拒绝国阵。

(言下之意,国阵只要靠马来票就可以嬴取大选。)

6。在大马,玩弄种族政治是危险的。国家会发现这样的政府是脆弱的。更多的政治和更多的种族磨擦,不安和混乱,那时,每个人,不管他是甚麽种族,都将受苦。

(既知玩弄种族政治危险,敦马还明知故犯。)

括弧是笔者的想法。

身为国家22年的首相,如今竟然发表这些针对华人的极端言论,对华人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

更不该的是接受当Perkasa的顾问。

当然,种族份子是不会承认自己是种族份子的。

还是不要讲这么多,不如我也会怀疑自己是一名种族主义者。

唉,晚节不保。

http://chedet.co.cc/chedetblog/2010/05/racist-label.html#more

Thursday, May 6, 2010

收购大道,政府继续赔钱


我不知其他国家的情况如何。

老实说,我国并不是一个人口稠密的国家,国内23条收费大道,假设每条大道设立至少5个收费站,全国就有上百个收费站,这不太多了吗?

而且条条大道每三、五年就直嚷要起价,难怪人民直喊吃不消。

为解决这个问题,有人建议政府把大道收购下来。

觉得这个可能性不高,因为政府已经没有钱。

於是,有人建议不如把大道卖掉。

大道卖还是不卖?

虽然国库早前已经表明,无意将大道私有化,首相却好像很有意思。

有关课题沉寂了一段时期後,最近Asas Serba这家公司又再提出大道收购计划。

这次,它作出保证,一旦收购成功,大道使用者立即可以享有以下好处:

1。所有过路费一律降低20%。

2。永不加价。

3。低收入群还可获得回扣。

4。保证不会加长经营期(就是合约期满後就交回给政府)。

但,500亿元不是小数目,公司的钱从哪里来?

献议者说:他们不会向银行贷款,而是通过发售“股息债券”(Dividend Bond)来融资。

而且不需要政府的担保。

这么一大笔数,没有政府担保,公司拿甚麽来担保?

债券的回酬率非常可观,几乎是银行定存的两倍。

除了7%年利,还外加2.5%至5%的盈利分享。顾名思义,盈利分享应该视盈亏而定。

有公司有兴趣收购大道,当然是因为有利可图。

但,收购公司答应立时降低收费20%,而且永不加价,那就表示大道利润当然不止20%。

根据所提议的债券股息显示,公司在降低收费後,预期仍可获得至少9.5至12%的回酬率。

既然那么有利可图,为什么现有大道公司每两、三年就嚷着要起价,若不允许起价,政府就必须作出赔偿?

对了,关键就在这里。

公司收购有个条件,那就是:收购计划必须包括南北大道在内。

因为,根据所显示的数据,南北大道年年都获得政府赔偿,如下:

2006:6.55亿元
2007:6.98亿元
2008:7.31亿元
2009:8.13亿元

4年来的赔偿额高达28.97亿元,而且逐年增加。

单单去年的赔偿额,就占了南北大道营业额的26%,和盈利的69%。

这个比率,未免太高了吧!

也就是说,多达2/3的公司盈利是由政府提供的。

难怪Asas Serba的收购计划必须包括南北大道在内,否则,该公司说:“收购後的效益不大”。

果然是一个有利可图而且是必赚的收购计划,这才是收购大道的重点。

Wednesday, May 5, 2010

所有人都住在一个叫大马的地方


其实,“一个大马”并不是甚麽了不起的概念。

安华指这“一个”的概念来自APCO,这家公关公司也替以色列构想出同样的“一个以色列”概念。

因此,安华说:“一个大马”抄袭“一个以色列”。

其实,新加坡也提倡过“One People, One Nation, One Singapore”,大家可以上youtube去听这首歌。

中国奥林匹克的口号“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英文是:“One World, One Dream”

远的不说,亚庇这里就有一所1Borneo购物广场,西马也早就有一家1Utama。

所以你说,究竟谁抄袭谁?

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究竟要带出甚麽涵意?

“一个大马”,它要带出甚麽东西?至今仍然各有诠释,似乎还没有达致一个共识。

看样子,这个“一个大马”叫起来容易,要比手势也很容易(虽然把一根手指竖起来,看上去很不雅),但,这“一个大马”口号,至今也只得个口号而已。

昨天在网站读到一则新闻,这则新闻,好像没有在本地媒体报导。

新闻有关李光耀参加一项21世纪气候变化课题的对话会。

在会上,他提到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差别。他说:这里是一个新加坡人的新加坡,而那里却是一个马来人的马来西亚。

让我原文照录如下:

“针对一名旅居东马沙巴州的澳洲律师在对话会上提出的关于马来人特权的问题,李资政表示既然新马已经分家多年,各自为政,他不便深入讨论马来西亚的情况。

他说:“我不想多谈这个课题。我们被踢出马来西亚,正是因为我们坚持要建立一个‘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所以,我们被踢出来后,就成立了‘新加坡人的新加坡’。我们不是一个华人的新加坡。”

李资政指出,马来西亚首相纳吉虽尝试提出“一个马来西亚”(OneMalaysia)的概念,但这只是意味着所有的人都住在一个叫马来西亚的地方,而并不意味着所有的人都有相同的权利。

“马来西亚政府增加或削减马来人特权的能力,是不容侵犯的。”

尽管如此,“一个马来西亚”的概念还是令当地一些马来人无法苟同。”

李光耀真是一针见血,何谓“一个大马”?它只意味着“所有的人都住在一个叫大马的地方”,但,大家并未享有相同的权利。

尽管首相的概念有多理想,但不容否认的是,它说易行难。

我相信,PERKASA的崛起,绝对不是偶然,它是应“一个大马”概念而生起的。

http://discover.news.163.com/10/0503/12/65OPH6UM000125LI.html
http://news.ditan360.com/html/index/guoji/qhhy/18957.html

沙巴失去主权,已经很久了!


轮到首长开口了!

慕沙首长,就是联邦外长阿尼化的胞兄。

首长向阿都拉学习,也把球踢给州内阁,说外交部曾二度向州内阁汇报有关事宜。

他指州律政司也评估了汇报,结论是:“我们并无损失”。

真的没有损失吗?倒是想知道州律政司如何得到这样一个结论。

对砂拉越来说,就真的没有损失,因为不管左看右看,那两块油区,都座落在沙巴海岸外。

若以3200亿元计算的话,本州理应可以获得至少160亿元的石油税。

州政府几时变得那样大方,不止不想提高现有的5%石油税,连应得的最少160亿元也白白送人。

这不算是损失,算甚麽?

不,首长说:因为有关地段非属沙巴所有。

首长应该进一步解释,为什么有关地段非属沙巴所有。

或者首长同意首相针对吉兰丹所提出的三海里谬论,便是离岸三海里外的油藏,不属该州所有。

这个拿来对付吉兰丹的谬论,之前我曾提过,首相可以这样对待吉兰丹,有一天也可以同样对付沙砂两州。

可悲的是,东马两州的高官们,至今仍对这不平等的谬论噤若寒蝉。

砂前州元首还在吉兰丹的伤口上洒盐,难道他不怕有一天会apply到自己的州上来吗?

另一个不解,当外交部二度向州内阁汇报时,难道内阁成员们都没有异议吗?

还有,这是涉及州海域领土的大事,为什么没有带到州议会去讨论?

亲爱的首长,你还欠州民一个圆满的解释。

拿本州的两块油区去换砂州的林梦,汶莱却两个都要,不肯放弃林梦,你还能说没有损失吗?

可以说,损失最大的是沙巴。

提到主权,让我想到,在很多课题上,其实,沙巴失去主权已经很久了。

Tuesday, May 4, 2010

假如有一天,菲律宾也要索土........


外交部发布文告,重述两任首相的话,说随着去年签署交换文件的协议(Exchange of Letters),两国已一劳永逸解决过去20年来悬而未决的双边课题。

文告以外交部门名义发表,我头脑迟钝,只记得当时的外长是莱士,一时忘了谁是现任外长。

想了好久才想到,现任外长是来自本州的阿尼华,他是首长的胞弟。

文告说:交换文件协议将巩固两国过去建立的邦交,及提升两国之间的友好精神。

文告也说:协议内容除了获得内阁批准通过,政府也已就此事向沙砂两州作出全面汇报。

根据早先报导,当时沙砂两州首长都在场,两位州首长自然知道签署文件的本末。

除此以外,外交部声称联邦也向沙砂两州作出全面汇报,那汇报的对象是否就是各州的内阁成员们?

也就是说,两州的内阁成员们也知情?

如果知情,为什么“鬼鬼祟祟”,完全没有在当时媒体报导?

但是,外交部的文告还是没有解开人民的疑惑:为何送上了两块油藏区,汶莱仍未放弃林梦的主权。

州首长还欠州民一个解释,因为两区块油田紧靠近沙巴离岸,为什么拿本州的油田去“换”砂拉越的土地,而本州却没有取得任何赔偿?

更教州民失望的是,日前,当州民要求提高石油税,从5%增至20%的时候,首长竟然大泼冷水,说本州无需争取增加石油税,因为本州已经获得足够的联邦拨款。

天,这是甚麽话?

石油税与拨款,明明就是两回事,岂可混为一谈?

如果已经足够,为何本州还是沦为国内最贫穷的其中一州?

如今再白白奉送两块座落在本州海域的油田给汶莱,本州却一毛钱都没有得到,这算是甚麽逻辑,岂不等同劫贫救富?

请问,这是怎样的一个双嬴?

汶莱的情形,使我想起也与本州为邻的菲律宾。

虽然菲律宾在马可斯时代已正式宣布放弃索取沙巴领土,但,据说我国至今仍然每年偿付7万比索的租金给苏禄苏丹。

其实,苏禄王朝早已灭亡,苏丹究竟还在不在?似乎没有人给予过证实。

不久前,倒是在报上读到,有人宣称是其后裔,在吉隆坡为“有功”人士进行“封赐”拿督勋衔仪式。

我的担忧是,假设菲律宾有样学样,也像汶莱那样向我国索土,那我国是不是又要送几块油田给人家?

请问首长,请问首相,关于这点可能性,你们怎么说?

Jema Khan:我們要領袖,不是政客


烏魯雪蘭莪的補選相對的「有分寸」,這讓我感到高興。當地居民享受到了雙方揮灑的金錢、土地、工程及承諾,毫無疑問是補選中最大的贏家。

我們並非十全十美的國家。但看到65%的馬來人願意投票給一個印度人,而75%的華人願意投票給一個馬來人,讓我看到了未來的希望。無論政黨及候選人如何打選戰,我相信我們依然要尊重這個成績。要求完美絕對是無法理解的幼稚。

不過,我希望如果有人在競選時說了太不得體的話,他們現在應該閉嘴,別再玩弄能破壞我國的課題。

是的,政治是戰爭;而如前首相敦馬哈迪所說,在愛情及戰爭中,怎麼做都是公平的。國陣的勝利完全不是一個問題,首相拿督斯里納吉也成了這場勝仗的工程師。如今勝利了,領袖應該展現領導能力,而不是迎合邊緣團體或極端份子的口味。

我剛從新加坡回來,因此想回顧一下歷史。

我看到一些內閣資政李光耀以馬來語演說的錄影片段,鼓勵民眾支持新加坡加入馬來西亞。當時他這麼做的原因,是要抑制共產黨的影響力。因此,英國人、馬來亞首相東姑阿都拉曼及李光耀,同意讓馬來亞、新加坡、沙巴及砂拉越聯合成立馬來西亞。

然而,兩年後的1965年,由於害怕馬來人將喪失主導權,東姑決定將新加坡驅逐出大馬。在影片中,李光耀為此哭泣。僅因為這種對馬來主導權的誤解,我們就被逼放棄國內最值錢的土地,實在是讓人心酸。

土著權威組織(Perkasa)等團體依然沉迷於從前的馬來權益等課題。我懷疑,我們未來還要放棄什麼嗎?顯然,世界日新月異,但我們不少的政客及公務員卻被歷史所束縛。與此同時,族群及宗教保守派依然得以在國內呼風喚雨。

在新加坡,執政的人民行動黨就如巫統一般,認為他們命中注定要永遠執政。他們也無法容忍政治上的挑戰。但不同的是,他們很現實,允許人民參與各種誘人的罪孽,如吧檯跳舞以及讓酒吧開到凌晨,以及最近新開的賭場,和以陪游小姐名義出現的性工作者等。

國人別再見樹不見林

不過,新加坡政府致力於將類似的活動限制在特定地區。只要不干擾社會的寧靜、犯法或參與反對黨,民眾不分族群、階級或宗教都可以享有無憂無慮的生活。

在大馬,新加坡有的我們都有,但對人民,或至少是大部分人而言,卻是非法的。我們看來無法像新加坡這麼有效地控制毒品,加劇了我國問題的嚴重性。當然,這些非法活動能在我國蓬勃發展,我國貪腐嚴重是其中一個關鍵。在新加坡,官僚非常廉潔,而且除了毒品,大部分事務都是受允許的。

大馬人經常見樹不見林。缺乏天然資源的新加坡,國民生產毛額(GDP)是我們的五倍。他們將人均GDP從獨立時的400美元(合目前的1280令吉),提升至今天的接近4萬美元。我也敢說,當地馬來人的人均GDP,也會比大馬馬來人高得多。

我們可以,而且必須做得更好。我們不能再被貪腐所控制。我們的計劃與執行層面都要改善。我們要給予人民自由,並且開拓他們的思維。我們必須落實績效制度。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能實現這點的領袖。

转载自:东方新闻网

作者:Datuk Jema Khan,前沙巴巫青團領袖,目前經商,正在Facebook中推動「馬來自由主義議程」。

译自:《The Malaysian Insider》評論 03/05/10

Monday, May 3, 2010

汶莱何必与大马分一杯羹?


有没有发现到,几乎所有的回教王国,都有丰富的油藏?

说汶莱聪明,是因为当年北婆罗洲、砂拉越、新加坡连同马来亚共同成立马来西亚的时候,汶莱选择退居场外。

北婆罗洲后来改名,便是现在的沙巴。

汶莱拥有大量的油藏,它何必与大马分一杯羹?

今天,它国富民强,百姓安居乐业,政府永不加赋,还有大把福利.....

过境到砂拉越,用比马币强2.5倍的汶币消费,何乐而不为?

想一想,如果当年它加入了马来西亚,事事不能做主,要听命於大马政府,像沙砂两州那样。

除了油藏要与他州分享,还要与其他苏丹轮任当最高元首,汶币贬到与马币一样低……

加入成为大马一员,对汶莱来说,只见百弊而无一利,你说,汶莱是不是要很庆幸,当年做对了抉择?

阿都拉最难自圆其说的,便是声称汶莱已经放弃林梦主权,因为针对这点,汶莱已经作出否认。

不过,觉得汶莱不会真的要索回林梦,毕竟对汶莱人来说,只要一个短短的路程,便可跨境到林梦去,情况就与新加坡人到柔佛那样,一块钱还可当两块半钱用,消费便宜到抵。

保持现状,对汶莱其实更有利。

就像目前那样,久不久可以拿林梦出来当筹码,汶莱又怎会轻易放弃这么一个筹码?

内阁怎会轻易拱送两块价值3200亿元的油田给汶莱?

我可以想像,当年我国刚刚输了白礁岛给新加坡,如果汶莱把林梦也带上国际法庭,大马是不是没有胜算的机会,怕颜面再失,因此宁愿私下拿两块油区送给汶莱?

问题是,哪个更有价值:林梦,还是藏有3200亿元值的油田?

好笑的是,纳吉说那是一个双赢的协议。

在我看来,汶莱才是“双赢”。

我国不止“输”了两块油田,还输了沦为汶莱筹码的林梦,是名符其实的“双输”。

总之,在此事件上,阿都拉与其内阁成员皆难辞其咎。

他们要如何向人民做一个圆满的交待?

是汶莱聪明,还是我国笨?


虽然阿都拉已经针对油田课题作出解释,但,觉得他并没有针对问题作答,相信人民心中仍然充满疑惑。

1。例如林梦主权课题,当初说有关课题已经解决,汶莱随即作出否认,说从来没有放弃索取林梦主权,但,未见我国对汶莱这项否认作出回应。何解?

2。阿都拉把球踢给内阁,说获得内阁批准以采油权换取林梦主权,才签署有关协议,意即当时的内阁成员包括当时的副首相纳吉也知道此事。

3。根据纳吉的解释,那是为了寻求“以互惠的方式来解决两国之间的海陆边界争议”。既然还未寻得一个双方认同的解决方案,汶莱也证实并未因为取得两块大油田而放弃索取林梦,大马如此仓促“进贡”,不显得太愚笨了吗?

4。林梦原本就在大马境土内,汶莱并没有“强占”林梦,为什么竟然自愿拿两块价值3200亿元的油田来“换取”林梦?

5。阿都拉言下之意,两块油田原本就是属于汶莱的。但从地图上看,这两块油田,其实更接近沙巴海域(纳闽)。

6。国油后来证实,随着两国协议,L区和M区两块油田已不再属于大马所有。意即这两快大油田原本就属于大马所有,这不与阿都拉的言论自相矛盾吗?

7。这两块价值3200亿元的油田,若由我国开发,以5%石油税来算,沙巴至少可以取得160亿元石油税。这笔账,该怎么算?

8。阿都拉说我国并没有损失,国油也证实获得汶莱邀请以商业合约方式,参与长达40年的开采工作。但别忘了,如果不拱送给汶莱的话,两块油田原本就属我国所有,无端端为何需与汶莱分羹?

9。无端端奉送两块油田给人家,还说没有任何损失,不知那是甚麽逻辑?万一他日汶莱强索林梦主权成功的话,我国岂不“赔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偿失?

10。当时阿都拉只宣布已经解决林梦主权问题,却没有提及拿两块油田交换的事,显然有意“隐瞒事实”;更诡异的是,当汶莱否认林梦问题已经解决的时候,他也没有作出回应。

我国白白送两块价值3200亿元的油田给人家,对方却还不愿意放弃林梦。

白纸黑字,那还是我们自愿的。

到底还有甚麽人民不知道的事情,请不要再隐瞒人民吧!

3200亿元的油田,唉,不知是汶莱聪明,还是我国领袖笨?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