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5, 2009

PKFZ:跑出一家咨询顾问公司


自贸区的总承包商原来是家上市公司。

自报告书公布後,这家控股公司就说要告港务局或稽查公司。

难怪稽查公司要港务局签一封Letter of Indemnity,保障自己不会被起诉。

也难怪港务局主席、交通部长、内阁和首相把一粒球踢来踢去,深怕自己惹蚁上身。

最后,是交通部长获“全权处理”有关课题。

没想到,总承包商却被一家咨询顾问公司Mega Wan捷足先登,向港务局追讨一笔惊人的1.48亿元咨询费。

甚麽咨询,值得这麽高昂的服务费?根据报导,有关 breakdown 如下:

(一)2006年1月至2007年8月期间,提供专业企业咨询与相关服务,包括委任杜拜的 Jebel Ali Free Zone International(JAFZI)管理自贸区,及之后终止这项管理合约的咨询服务。这笔服务费高达9727万元;

(二)2007年8月至2008年5月期间,提供购地和发展成本课题的专业企业咨询与相关服务,费用高达190万元。

(三)协助港务局向财政部取得46亿元贷款,提供专业咨询与进行财务重组,咨询费4867万元。

三项加起来就是所追讨的1.48亿元咨询费。

Mega wan是在2006年1月15日获巴生港務局委任擔任港務局屬下公司的企業顧問,其任務是自貿區財務監管人和顧問。

这笔咨询费合理吗?它是如何计算出来的?

起訴人说,这笔咨询费用合理,也在对方的預料當中,他們曾依據計劃成本的10%,繳付專業費給Kuala Dimensi公司。

起訴人也說,他們的專業諮詢為港務局、交通部和國家抵擋了一個“大災難”,否則自貿區的發展成本,肯定超出預計的46億元。

但,根据稽查报告,成本将在2036年增至75亿元,而2051年更会涨至124亿元。

起诉人也说,凭着“起訴人的遠見、精明和努力,讓答辯人在無須作出任何賠償下,擺脫與JAFZI合約的約束。”

起訴人認為,來自杜拜的JAFZI在管理自貿區因擁有營運和財務管理自由而引發問題。

而根据JAFZI的电邮揭露,我国政府在自贸区计划中缺乏规划、港务局管理失当、违反合约精神、企图逃税等等,因此,该公司提早中止其管理贸易区的15年合约。

针对Mega Wan的咨询费,港务局主席说:“该公司的费用高过我们聘用的其他职业服务,如会计公司和估价公司等。”

而让他感到惊讶的是,稽查公司的报告完全没有提过这家公司的名字。

不止港务局主席感到惊讶,相信人民也感到惊讶。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