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9, 2009

明年的丰收节庆典在吉隆坡办


小时候,听同学说,在中国,学校放春假,是从年初一放到元宵节,足足15天。

当时听了,就羡慕到死,因为在那时,学校放假只是初一、初二两天,不像现在,学校好像都放一个星期。

虽然官方的新春假期只是两天,在华人的习俗里,还是庆祝到元宵节那天的。

比如说,在这长达15天的时间内,你还是可以到亲友家去拜年、大人看到小孩子还是给红包、家家户户大大小小晚上或周末都在聚赌等等。

这样的“优良”传统与习俗,不知可不可算是优良?

发现我们这样的庆祝方式,渐渐地好像也传给了其他族群。

比如说,马来人现在也会派红包,只是他们的红包是青色的。

然后,不管是马来人还是嘉达山族群,他们庆祝佳节的时段也不再是在真正的那两三天,有者可以是长达一个月甚至更久。

尤其是官方庆典。

记得很清楚,去年的开斋节,明明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却还在报上看到,不知哪个官方部门,还在庆祝开斋节,让我怀疑是不是读到旧报纸。

上周,沙巴副首长之一的百林忍不住了,他开口说:过了5月31日後,丰收节庆典活动就要停。

百林是嘉达山族群的Huguan Siau(民族英雄),是沙巴嘉达山杜顺文化协会会长,也是今年全州丰收节庆典筹委会主席。

矛盾的是,百林是出席一项甘邦丰收节庆典时说出那番话的。

那时已是6月14日,离官方的丰收节5月30和31日已过了14天。

而第二天,还读到官民在某个乡镇同庆丰收节的报导。

丹容亚路的KGC更糟糕,它的丰收节庆典订在下个月7月4日;那个时候,甚麽气氛都没有了。

我觉得,为了身体力行,百林应该婉拒出席该项“逾期”的丰收节庆典。

否则,你一方面说过了31日不要庆祝,另一方面又出席表示“支持”有关活动,就显得有点自相矛盾。

百林要乡民在5月31日後停止庆祝丰收节,其实也是用心良苦,因为很多乡村从5月1日就已开始庆祝,有些更早,有些村民就趁着佳节期间大吃大喝,每天酩酊大醉,可以不事生产长达一个月。

以往,记得丰收节好像是订在五月中的,团结党执政期间,百林任首长时,把丰收节假期订在5月30和31日两天,也就是在31日那天举办州级的丰收庆典。

今年,州级(state level)的丰收节庆典同样的在5月31日那天举办。

但是,很奇怪的,今年突然多出一个国级(national level)的丰收节庆典,就是在6月第一个周末在亚庇草场举行,首长恰巧不舒服没有出席,的那场庆典。

其实,在5月31日那天,州元首已经在KDCA主持并宣布闭幕了,怎么又跑出一个全国性的丰收节来?。

更离谱的是,报纸说,明年将移到吉隆坡办全国丰收节。

吉隆坡有多少嘉达山人?

相信那纯粹是为了吸引游客而办。

还是,其实百林是在暗示,不应在州级庆典闭幕後,又跑出一个国级庆典来?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