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9, 2009

大马的性与政治(1):美男篇


10年前,我国发生惊天动地的安华案时,孩子还小。

5年前,安华案终被推翻和撤销。

那时,孩子已学会看报纸。

孩子无邪地指着报纸标题问:甚麽是鸡奸、肛交?

当时我还想,每家大大小小都看报纸,把这些儿童不宜的文字用大标题登出来,是否适当?

但转头一想,孩子也长大了,自己也不用大惊小怪,就自自然然地向他们解释。

相信孩子当时也是一知半解,但望文生义,多少也能猜测到那是甚麽回事。

在那个时代长大的大马孩子,就因为这样而早熟了。

去年,再次爆发安华鸡奸案。

当时不可置信,不管他有没有这方面的嗜好,或之前是否有做过,觉得安华应该不会“重施故技”。

当时的直觉是,那是一项政治阴谋,他又被人陷害了。

如今出现一份吉隆坡中央医院的报告,指未能证明其前助理曾被鸡奸。

“no conclusive clinical findings suggestive of penetration to the anus and no significant defensive wound on the body of the patient。”

这也符合早前Hospital Pusrawi缅甸医生的医药报告。

不过,我也很奇怪,医生是如何鉴定一项鸡奸行为呢?它有可能留下任何痕迹的吗?

我的想法是,不像正常的男女性行为,医生可以从女生身上鉴定她有没有进行过性事,但男人的生理构造毕竟不同,医生如何确定呢?

当然这些要有医生的专业才能鉴定出来。

这只是我对有关事件的一点疑惑。

其实,还有许多值得怀疑的地方。

包括那位美男子,为什么他不是在第一次被鸡奸後就去报案,而是在发生第八次後才去报案?

他也不是即刻去报案,他竟然是先去向当时的副首相求救,他与当时的副首相是甚麽交情?

当时的副首相原先作出否认,后来却改口说他去找过他,而且还见了他两次。

第一次是有关奖学金一事,第二次就是有关被鸡奸一事。

这里有没有人说谎呢?

如果那份医药报告是真的话,美男子也真不够聪明,至少在去给医生检查的时候,也要先把自己弄伤或留下痕迹吧!

7 comments:

Bentoh said...

肛門在被抽插多次后一般呈松弛狀態... 直腸內壁會有擦傷痕跡...

Botak said...

被 X 了八次也沒有痕跡...他的屁股彈性不錯...

路見要鳴 said...

只有屁股长在头上的政客,
才会想出这种下烂招数对付政乱!

· 康华 · said...

虽然有了医院证明,安华仍然预测他会坐牢,似乎对有关报告没有信心,这是奇事。

赛益加入了公正党,可能就是安华先为自己安排“後事”?

赛夫方面却当作没一回事,说上苍自会“审判”他的。

到底谁真谁假?

朱刚明 said...

不管是真是假,只要他在人民这边,问题不大。

黄绍华 said...

就让我们一起看各造要如何演下去,间中肯定还会成笑柄。安华是真的要为自己准备好"后事",毕竟那邪恶的一派不会轻易的放过他。

Alex Hi said...

司法,警方 = 国阵的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