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3, 2009

要回教党忘记,谈何容易?


昨天写毕《副首相:投国阵一样可以上天堂》,就读到民联议决拒绝与巫统或国阵组联合政府的新闻。

当时也不觉得奇怪,因为当时就认为那是不可能的事。

民联虽不在朝,但它知道人民在它这边,它根本无需急着要以联合政府的方式去执政。

反之,更需要和反对党,尤其是回教党,组织联合政府的巫统,才比谁更着急。

去年底还是年初,不是曾经爆出,原来早在去年308之后,阿都拉就曾联络回教党,谈论合作一事?

阿都拉此举,岂不等同背叛了马华、民政、国大等成员党?

令人诧异的是,这些成员党噤若寒蝉,好如无事发生一般。

难道政治关系就如同林鸟那般,大难来时各自飞?

首相說,是回教党先提出組成聯合政府概念。

民联抨击是巫统先提。

谁先提出,或者现在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原本就已被政客玩弄得乱七八糟的大马民主,至少还得以保持当下的制衡制度。

不过,听巫统副主席沙菲益和副首相慕以丁的语气,显然对这告吹的联合执政事宜感到惋惜。

沙菲益說,回巫會談將帶來政治穩定的局面,只有在政治穩定的大前提下,國家才會發展。

同样不把同甘共苦了50年的成员党放在眼内。

慕以丁说:组织联合政府是为了避免回教徒闹分裂。

许子根旁观者清,说:民联取消联合政府会谈是预料中事,因为此会谈看来是做戏成分居多。

不知他是指谁在做戏?

回教党、民联、国阵、还是巫统?

谈到背叛,若要溯源到更早之前,这已不是巫统的头一遭。

慕以丁就告诉聂阿兹说:忘掉过去的恩怨。

过去有甚麽恩怨?

年轻的回教党领袖可能不懂,但聂阿兹记得清清楚楚,那是永远不可磨灭掉的痛苦记忆。

1974年,回教党曾与巫统合作,共组吉兰丹州政府,却遭巫统暗算,在1977年失去州政权,直到1990年才重新执政。 要聂阿兹忘记,谈何容易?

他也看得比谁更清楚。

旧的不说,他以前首相阿都拉辞职事件为例,说:“连党主席都可以拋弃,巫统也一样可以拋弃回教党。”

旁观者清。

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所以马华和民政一直看不清。

2 comments:

tamiya said...

那个伪君子,在扮清高,不吃人间烟火,仿佛就只有他最透彻,最清醒。。。

还好不是和我同校,不然可羞死了。。。
一个卫生部长已经让我抬不起头了,还加一个就不用起来了。。。

Anonymous said...

巫统已经一个坏到连recycle都会释放毒素了的烂政党。

暗事做多了的最后必自毙!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