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3, 2009

真有我們不知道的真相?


我一直以為我們的政府對經濟是極度樂觀派,沒有想到,被首季經濟表現一嚇,會悲觀成這樣子。 從負1%至負5%,不過兩個月的時間。

上個星期最大的震撼是甚麼?

不是週三國家銀行宣佈首季萎縮6.2%,因為這數字雖嚇人,但首季非常不好每個人都知道,比預期的負4%糟糕還可以接受。令人害怕的是:第二天首相宣佈下調全年經濟成長,不是負1、2、3,而是負4-5%!

這令市场嚇一跳,連一向愛“唱衰”大馬的外資分析員都說:“太悲觀了吧?”

我不知道政府是根據甚麼作出這樣的預測,如果真的只是被首季數字 “嚇到”而反應過敏,這還好。如果是有根有據,“根據”我們所不知道的“確實”情況作出的預估,那真得很令人害怕。

以最悲觀的全年萎縮5%計算,如果上半年平均萎縮6%(已出爐數據顯示第二季比首季好一點點),那麼下半年還得萎縮4%,表示大馬經濟全年都“見紅”,而且還是“深紅”。如果以國行預測的第四季會成長,即使只成長0.1%,那麼,接下來的第二季和第三季,我們還得承受6.95%的萎縮度!

對於政府在短短的兩個月從過度樂觀(3月預測全年成長1至負1%)轉為過度悲觀,連經濟學家也看不下去了,因為之前最最看衰大馬的外資預測,全年萎縮是4%,一般預測介負2至3.5%左右。

而且,政府的預測,也與國行預測首季最糟,第二季繼續萎縮,第三季有改善,第四季見春天的情況不符合,我們應該相信誰?

我們會如此疑惑,是因為我們的政府對數據公佈從來是都是“ 半遮半掩”,從來不會君子坦蕩蕩的讓我們一次看個夠。

政府的“極度悲觀”預測,有沒有計算之前公佈的670億令吉振興經濟配如何花用“振興經濟”,還是這錢又是不知道“流往何方”,若干年後再來公佈真相?(大道揭密,巴生港自由區調查)

真的,除了交由國行公佈的50億令吉儲蓄債券和債券融資機構有“眉目”,其中的“影”都沒見;工程有聽見“頒發”,但如何“分配”由不得國人過問。

大馬首季萎縮比風暴眼的美國(萎縮5.7%)糟糕,表现在東盟只比泰國(-7.1%)和新加坡(-11.5%)好,但人家泰國有政府大動亂;新加坡完全靠外圍,一旦外圍復甦,比誰都回彈的快。

大馬呢?我們一直被認為是慢半拍,如果政府的預測是准確的,那何止慢半拍,別人在復甦時,我們還繼續淪陷呢!

以大馬的經濟結構,天然資源,人文地理,我們其實可以不用那麼糟糕,如果不是政治鬥爭虛耗,如果不是貪污妄為被姑息,如果不是放任讓不適宜的政策繼續拖累國家成長步伐,大馬早已經成龍成鳳,那裡是今天這個光景。

現在執政黨拼政治,反對黨也拼政治,誰來拼經濟?不適宜的政策讓年輕的人才一個一個跑了,誰來發展國家未來?警察捉黑衣人不捉盜賊,人民生活如何安穩?

我們有很多的問號都是沒有答案的,現在政府至少讓我們知道今年的預測是根據甚麼做出來來。政府為甚麼兩個月時間態度巨變?而且,明明這個時候我們已經看到外圍有一點暖意,股市也有一絲春天氣息的時候?

我真得希望這預測只是一個過度樂觀的小孩被首季的數字驚嚇到而反應過敏,而不是真得有甚麼我們所不知道的真相讓他們不得不作出這樣的預測。

星洲日報/焦點評析‧作者:陳艷芳‧2009.06.02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