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8, 2009

一个马来西亚,两个流感叫法


今天的南洋头版标题煞是有趣。

左右两边各放一张莱士和廖忠莱的相片。

(那么凑巧,两人名字都有一个“莱”字。)

中间大小图片各一张。大张图片是首相和夫人、副首相和夫人、加上莱士和他夫人,在独立广场为“一个马来西亚”标志主持推介礼。

小图则是翁诗杰与夫人,还有首相的两位儿女在一起作体操。

标题则是:
A流感改称猪流感

莱士:非针对华人
廖忠莱:内阁不同意

大图内则写着:一个马来西亚

觉得好讽刺。

遂使我为本文取了这个题目:《一个马来西亚,两个流感叫法》。

单单一个流感名称都不能统一,让两个部长争执了这么久,至今仍然各执一词。

难怪“一个马来西亚”概念,至今仍然各说各异,教人模糊不清。

最令人不解的是,前两天读报,国家竟然还要把“一个马来西亚”概念推往海外。

我相信,外国人一定莫名其妙。

为什么要特别强调“一个马来西亚”?难道另外有两个或三个马来西亚不成?

本来就只有一个马来西亚,何须如此特别强调?

本地人都不明白到底什么是“一个马来西亚”,外国人哪知道你在说什么?

它又不是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Malaysian Malaysia),它又不是马来西亚民族(Bangsa Malaysia),它到底是什么?

聪明的你,可以告诉我吗?

我一直尝试从首相的解释中去寻求答案,但它是那么的模糊,至今仍然捉不到他的意思。

或者,它只是一个口号,一个名词,当有日换了首相,口号也跟着更改。

就像过去历届首相所高喊过的口号,有多少你还记着呢?

远的不说,阿都拉喊过的口号,你记得哪几个?

6 comments:

杨艾琳 said...

要是我是聪明的,一个马来西亚是麦可生前的脸。

Anonymous said...

呵呵呵呵。。小孩子都会说:“喔!这还有难?那不就是“垃圾”的一个马来西亚罗!”

我是亲耳从一个小学生口里听到的。

我问她谁是垃圾?为什么要叫“垃圾”?

她却呵呵呵呵笑着说她是听到学校的同学们都那样称呼他为“垃圾”的。

我也是听到震住了,现代的小孩都是天才来的,他们每个都会自我创作改东改西呢!

垃圾的一个马来西亚。

我想小孩子这样说时一点恶意都没有,他们甚至不懂什么是讽刺!他们或许单纯到全都凭直觉来反应呢

· 康华 · said...

艾琳,麦可和一个马来西亚有关吗?抱歉,不懂你的意思呢!

Anonymous,孩子都是一张白纸,我们为他们涂上甚麽颜色,他们就是那个颜色。

爵士风云 said...

麦克的脸『下巴在纽约街头漫步,鼻子在贝佛利山庄晒太阳』,『一个马来西亚』的下巴在沙巴,鼻子在关丹,一个的定义不过如此。

· 康华 · said...

艾琳,

对不起,仍然不是很懂,我的领悟力不是很强,sorry啦。

我也很喜欢读你的小小说,但有几篇结尾写得很玄,好像还没写完似的,以为还有下篇,却一直没有出现...。

爵士风云 said...

...无言的结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