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7, 2009

不在端午:黝黑番将高举奖杯的镜头


今天是农历五月廿五,端午节已经过去20天了。

那天才在纳闷,怎么今年没办龙舟赛?

今天就看到报纸标题:

70支队伍参加沙巴国际龙舟赛

华人只有4队,曹德安感失望

今年的龙舟赛是在这个周末,即是20日和21日两天进行。

亦如以往,华人反应一向冷淡,今年更只得四队参加。

在另一个小标题,亚庇福建会馆也有派队参加,队员却是来自建国中学的中学生。

不知参赛的规则如何,有没有规定参赛团体的队员必须是该团体的会员才可以?

至于为什么华人反应一向冷淡?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当年还在银行工作的时候,我曾随银行队参加了两届,但那不是纯华裔的队伍。

的确,非华裔似乎更热衷於这项原本是属于华裔节日活动的龙舟赛。

我说“原本”,是因为这个由沙巴华人文化协会所举办的活动,如果没有记错,当年都是在接近端午节的那个周末举行。

自从州政府全津贴整个活动而成为一项“官方”活动後,性质好像就不一样了。

我猜想,这是不是华裔反应不好的原因之一?

加上有关竞赛不再是在端午节的那个周末举行,而是相隔了两、三个礼拜後,因此,华裔不再把它当作是个华人文化的活动?

10多年前,我曾写了一首诗《屈原》,里边就提到“黝黑番将高举奖杯的镜头”。

当然这里完全没有贬意,我只是提出了当时的一个现象。

全诗如下:

不是汨罗江,是里卡士湾

沿岸人群涌动,不向你召唤

海上百舟竞渡,非觅你影踪

鼓声咚咚咚咚,你在哪里啊?

楚时的忠臣,千古的英魂

还有多少人记起你是谁?


忧国的心情还在

故国的山河也在

如果你是生活在现代

你会否改变你的立场,随波逐流

还是坚守你一生不变的忠贞?

家愁国恨、逆耳忠言

奸臣仍旧争夺朝廷权势的狐威

昏君依然迷恋後宫三千的美色

你投江,又改变得了甚麽?


明天的报纸,不会见到你的新闻

但见黝黑番将,高举奖杯

蹲在龙头舟前留照的镜头

而远古的鼓声又咚咚地响起

由远而近、由轻而重

痛痛地打击着我的胸膛

你在哪里啊?屈原

你在哪里?我仰首无语问天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