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31, 2008

直升机的订购价格前后一共5个版本


有些事情,真的很难解释,你愈要解释,事情反而愈糟糕。

让我想起有句成语:欲盖弥彰。应该就是上述的意思吧。

针对直升机军购案,正副首相两人一唱一和,却引起更多的疑惑与谜团。

直升机的采购费用是多少?之前先后出现三个版本,分别是:23亿、11亿和17亿。

但是我发现,至今的价钱已经出现一共五个版本。

第四个版本。国防部副部长在国会透露,确实的数据是16.4亿元。

副部长也解释说:国防秘书长早前说的11亿元,只是它的基本价格,加上附加配套,整个采购成本就加至16亿元。

第五个版本。首相说:之前的17亿是16.7亿元的整数化,但实际数额是16.07亿元,中间多了一个0,所以化为整数是16亿,不是17亿。

首相的实际数额16.07亿元,比副部长的16.4亿元少了0.33亿。

不过,首相说:这已不是甚麽大问题,因为政府已经决定搁置有关交易,所以如今任何讨论只属于学术性(academic)的问题。

不知这是甚麽意思?

政府近来的消费都是亿亿声,16亿和17亿的差别也只是那1亿元,对高官来说,乃微不足道,首相其实也不必特别致歉。

不过,如果首相可以解释为何会出现那么多的价钱版本,对人民来说,可能就会更有说服力。

至于没有实体检验,只靠我国机师在浮罗交怡海空展(LIMA)试驾,如此草率的军购决定,听起来的确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的也包括,公帐会因相关人士缺席会议而不得不展延会议至下星期一。

这也再次显示公帐会的“有名无实”,如果相关人士不合作,公帐会实在难有实际进展。假设有关人士周一再次缺席,公帐会又能奈他何?

所以公帐会主席说只是要“了解”,而不是要“调查”,不是没有原因的。

重温读Agatha Christie和赤川次郎的时代


学生时代,曾有一段时期相当沉迷侦探故事和推理小说。

在英国,爱上了Agatha Christie的小说和电影,回来后,又迷上了赤川次郎。

因为好奇心太重,有时会偷懒,只读前几章,了解故事与人物的来龙去脉后,跳过中间不读,就迫不及待,直接翻到最后几章去探知结局。

这就是我读书的偷懒方法。

因为觉得有太多的书要看,如果每本都每页每页那么去翻,可能一辈子都读不完,所以只好出此下策。

其实,很多侦探或推理故事,都有一个特定的模式,中间部分,通常都是很多很多的red herring,就是很多足以误导读者的线索或情节,你读不读,忽略了都没有关系。

最关键的线索,通常都是留到最后:嫌疑最大的,通常就是最无辜的;以为是最无辜的,原来才是真正的凶手。

这些,都要等到书的最后一页,电影中的最后一分钟,才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所以有些故事,你只需要读前后各一章,就足以窥全豹。

有些侦探故事,在还没有读完之前,你就能够预知结局。

也有些侦探故事,写得太明太白,很多情节都在预料之中。

也有些故事情节写得太牵强,不够逻辑,难以令读者信服,这样的侦探小说就一点都不好看。

只有那些写得完全不露痕迹,让读者不知不觉,慢慢地陷入迷阵当中,经过一番剥茧抽丝,蓦然警觉,原来那人就是。。。。

如此高明的写法,才叫读者读得过瘾之极。

巴金达表面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可能很多人会说:这其实早就在预料之中。之前爆出的短讯内容,从中不是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了吗?

但是,这又引起更多的疑惑,若非巴金达唆使,那又会是谁呢?还有更多更多的疑惑,如移民厅的记录被神秘删掉,巴拉一家人至今下落不明,等等谜团,几时才能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这样的故事情节,我急欲知道结局,但不知几时才能知道结局?

Thursday, October 30, 2008

当初为甚麽不也那样替人民着想?


贸消部长又开口了,这次他透露说,不管是月尾还是下月初,油价最多只能降15分。

依此类推,油价要等到明年才会跌破2元水平。

这又等于推翻了自己先前的说法。上周他说,只要油价跌至72美元,国内油价就降回1.92元。

一夜之间飚涨42%的价钱,需要半年时间才能跌回原位。既然政府管制的油价都那么易起难跌,你又如何期待其他物价跟着大幅下降?

最大的输家,永远是被动的消费者。

可不可以这么说,因为油价成本降得比汽油卖价快,一路来是政府在补贴人民的汽油,如今倒过来变成是人民在补贴政府?

对沙巴人来说,1.92元还是贵了2分,因为东马油价一向是比西马便宜两分,为了达致东西马价格统一,没想到却是先从油价开始;原意是为了降低东马的物价,如今却反过来提高东马油价与西马油价一致,真是适得其反。

部长说,政府计划逐步减低油价,不能大幅调低油价,这是为了油站业者着想,以免他们面对亏损。

我心想,当时如果部长也那么替人民着想,不要一次调涨油价高达80分,而是以逐步提高方式,那国家通膨率也不会一下飚涨至8.5%,至今依然高居不下,就算当今面对全球金融风暴,我国人民过的苦日子,可能也会甘一点。

起步、速度、进度、程度、我们都比人家慢


读到巫统党选的新闻,顿时令我开悟,何以有关种族的课题近来又多了起来。

有注意的话,每逢党选,那些要做民族英雄的党员,必会抓紧机会发表一些敏感课题,以凸出自己,但也把他族人士听得忐忑不安。

首相仅轻描淡写说:不必在意,他们只是发表个人意见。

四楼的驸马也插嘴说:对,他们只是在“发泄”和“传达”基层感受而已,外人感到不安,是因为他们“没有看惯”政治代表大会。

原来政治会议就一定要这样子的吗?使我想起台湾政客,在电视画面上看到,也在报刊杂志上读到,开会常常拳打脚踢,已经几乎成了家常便饭。

台湾国会给我的印象就是如此,有时我会感到困惑,这就是拥有五千年优美传统文化的龙的传人,所给予海外华人的身教吗?看到那样的画面,有时我会因为身上流着相同的血液引以为耻。

讲离题了,言归正传。

而巫统党选,根据岳婿两人的说法,党员们在大会上拿种族课题来表现自己,是很正常的事,他族不用大惊小怪。因此,这些发表偏激言论的党员,好像都受到了“政治庇护”,完全无需受到对付。

最近挑起的种族课题,除了昨天谈到的路牌问题,之前不了了之的“寄居论”,还有最近浮现的以下课题,若遭有心人继续炒作,随时会变成大课题:

1。新经济政策。

其实,是副首相先提取消新经济政策,后来却澄清说,他的意思是按部就班。而廖中莱打蛇随棍,说应该开放股权固打,即遭批评说“言论极端”,应该被开除。

2。郭素沁。

郭素沁无端端被前锋报诬赖,即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虽然有关回教堂亦已证实有关报导并不确实,该报仍继续将矛头指向郭素沁。不知郭素沁究竟得罪了谁得罪了甚麽?

3。雪州经济发展局(PKNS)总经理人选。

雪州大臣委任刘秀梅为PKNS代总经理,直到找到适合人选为止,却因为她的肤色、信仰和性别,又被演变成一项课题。

所以我国进步得总是比邻国慢。想一想,我国拥有丰富的天然资源,而邻国甚麽也没有,为什么邻国会比我国进步,人均收入、生活水平、识字率(literacy level)、廉洁程度等各方面都比我们高?

其实,这都是心态问题,即是人的问题,除非国家领袖愿意彻底改变心态,否则同样的问题,再隔50年后,它们还是存在。

国家有太多的顾虑,所以我们不能任人唯贤、唯才是用;我们不能谈绩效,因为固打和特权更重要。也因为这样,所以无论是在起步、速度、程度、和进度,我们都比人家来得慢。

有这些种种局限,还谈甚麽成为一个先进国?

Wednesday, October 29, 2008

多语文路牌违宪和触犯煽动法令?


大马马路增设多语文路牌,会违宪,也触犯煽动法令?

这是马大文学和社会学院院长再纳克林(Zainal Kling)说的。他是指槟州政府的做法具煽动性,而且违反《宪法》和法律精神,因此,他希望联邦政府对槟州政府采取行动,并带上法庭。

呜呼,到底是谁在煽动?已经是不言而喻。一位教育学者竟然也说出这样的话来,至此我仿佛明白,为什么我国大学水准会在世界排名中江河日下。如果连教授本身都在封闭自己,不能宏观天下,学生们又如何能够有开阔的视野?

最近,显然有人又在玩弄种族课题,而且变本加厉。这是我所感到担心,也感到深深的失望。

不是取消订购直升机,只是暂时搁置到2011年


不知公帐会欲“了解”国防部订购直升机的结果如何?

准首相当时表示,内阁批准公帐会进行调查,引来民联潘俭伟的批评,因公帐会本来应该独立行事,内阁批准与否的问题根本不应存在。

就直升机课题上,正副首相意见显然出现了分歧。

准首相先在周末透露,已经决定取消有关订购合约,隔天国防部却否认订购取消,各媒体报导各异,教读者们读得头昏脑胀。

问题是,现任防长已经换成是阿都拉;经过一番熙攘,最新消息是由阿都拉公布:政府決定暫時擱置(不是取消)12架EC-725軍用直升機的采购計劃,以把資金直接用在利惠人民的計劃上。

首相也證實,12架軍用直升機採購費用是17億元,而非早前所提的23億元。首相也否认当中有出现舞弊,并说早在13日的国家经济理事会执行会议上,就已作出了有关搁置决定。

诡异的是,安华也是在13日参与国会预算案辩论时,揭露有关订购直升机的疑云。他说,副首相在卸下防长职前两天匆匆批准有关订购计划,而欧洲直升机公司的投标价最昂贵,比其他投标者高出近10亿元。

但是,国防部秘书长在17日的文告却指出,直升机投标价仅11亿元,首相所指的17亿元仍然高出了6亿元。至于为何会出现三个订购价,三个订购价为何出现这么大的落差?因此,林吉祥要首相在国会作出解释。

另一方面,从防长改任财长的副首相则说:两个部门將就直升机课题進行磋商,以尋求最好的解決方案。

副首相所谓的磋商,是研究是否暫時擱置还是以延長攤還期的方式來完成這項交易。
咦,既然已经作出了决定,为什么还在磋商?
因此,如果隔天又出现变化,那也无需惊奇,因为这个国家就是喜欢这样的朝三暮四、朝令夕改、千变又万化。

此外,首相也不愿意证实,是否因为提议动用2.5亿元来提升梳邦基地的维修功能,所以欧洲直升机公司才会赢得招标。

Tuesday, October 28, 2008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马股再次狂泻,今早即跌了57点至801,800点水平岌岌可危。

综指如此跌法,其实早在预料之中,因周一全球再次上演黑色星期一,唯大马因屠妖节假期而逃过一劫,但要来的终究会来,周二开市,累积两天卖压,综指一泻千里,是三月以来的最大跌幅。

这五天期间,发生了多少事情?

长话短说,看到贸消部长又来反悔,之前说国际油价跌至72美元,国内油价就可降回1.9元,如今国际油价已经跌至62美元,一度甚至跌破60美元大关,部长却改口说,月杪最多也只跌15分,意即只能降到2.15元,比起1.9元目标,人民还是多付了25分。

与其同时,新加坡已经在三个月内第10度降价,当地最贵的98辛烷值是每公升1.87元,若以生活水平来比较,真是“抵到底”。

九月通膨率也出炉了,依然高居不下,是8.2%。

讽刺的是,几个月前,当通膨率飚至新高,市场讨论的是升息与否,如今通膨依然高涨,市场却在谈论是否应该降息。

就像笔者之前所说的,现在还在谈升不升息,其实已经无甚分别了。

国家面对的,也是全球所面对的,不再是高通胀的问题,我们如今进入的是一个“高通滞时代”,就是stagflation,是stagnation(经济停滞)和inflation(通货膨胀)的融合体,好如雪上加霜。

高官呼吁商家应该降低物价,商家“睬他都傻”。

是谁弄到像目前这样的一个局面?如果在其他国家,早都应该引咎辞职了。

倒是读到一则让我质疑的新闻,那便是准首相接受彭博访问时表示,当他当上首相,他将逐步废除新经济政策下的各种特权。

可能吗?为了买华人的心?我打心底不相信。

果然,今天就读到准首相改口说,他将继续捍卫马来人的特权,不过,他也不忘维护非马来人的权利。

这样听起来,对马来同胞来说,就不会那么刺耳。准首相还有很多要学习。

双油价跌至惨不忍睹水平。油棕股继续节节败退。油棕股佼佼者IOI突传外汇交易蒙受巨额亏损,据说亏损高达6.2千万元,有关高层职员也已引咎辞职。

其实,之前所传出的炒汇亏损公司是森那美,但当时没有引起如IOI今次的卖压。因此,森那美是否同样面对外汇亏损,还是市场将IOI误传为森那美?暂时无法获得证实。

Monday, October 27, 2008

山上二日,人间已二年

学生时期回国度假,曾到神山一游,成诗:《神山画》。

这首诗曾登在当时的山打根日报和1981年3月的《蕉风》第336期,後竟获收录在由彩虹出版有限公司和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联合出版的《马华文学大系·诗歌(二)》里,实在感到有点意外,也令我汗颜。

马仑先生当时还特别从西马飞来亚庇,将《马华文学大系·诗歌》第一和第二辑带来给我,第一辑收录的是我另外一首诗:《荒野的狼》。

《神山画》里有一句:

山上二日,人间已二年。

刚从马六甲参加培训营回来,又看到熟悉的人事与物,仿佛从深山回到人间,果真有“山上二日,人间已二年”的感觉。

这次离开五天,是否等于人间五年?

在这五天期间,外面发生了甚么事情,完全都不知道,就有点像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一样,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让心灵沉淀,在里边修身养性,生活简单,却过得不亦乐乎。

明天开始,又要重新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子,面对着红尘滚滚,使我想起《无量义经》里那一句:“微渧先堕,以淹欲尘。”

其实,人间才是最好的修行道场。

Thursday, October 23, 2008

贸消部长成了油价专家


贸消部长成了油价专家,天天侃侃而谈而乐此不疲。

几天前,部长才说,只要国际油价跌至72美元,国内油价就有可能调回六月的1.9元。

如今国际油价跌破68元,部长体恤油站业者说:“政府每調低油價15分,油站業者就面對約30分損失,因為他們的利潤只有15分。”

不懂部长怎么算。如果利润只得15分,油价调降15分,油站业者最多只是不赚也不亏,怎会倒亏30分?

上周,部长说油站业者的利润是12分,所以最多只可调降12分,结果首相宣布油价调降15分。

现在部长有说油站业者利润15分,是否暗示月底降幅最多也只是15分?如此一来,油价只能降至2.15元,而不是部长所答应的1.9元。要降至1.9元,降幅必须是40分,不知政府可做得到?

政府现在也要商家调降物价,恐怕是难如登天;只要有生意做,独门生意更甚,商家岂会自动降价?除非是消费者群起杯葛,但这有可能吗?

可能真的要等到经济衰退效应浮现,消费者消费能力大降,需求大幅下降,商家才会自愿降价。但那时已百业萧条,那是当局所愿意看到的情景吗?

Wednesday, October 22, 2008

第二财长说:公积金将从ValueCap救市行动中获利


当年ValueCap倡议人之一也是现任第二财长诺说:公積金將能夠從貸款50億元給政府注入ValueCap救市的措舉中獲得盈利。他說,这是根据ValueCap当年從50億元資金開始,目前已增长至大约80億元。

这算是一项担保吗?万一事与愿违,怎么办?

根据The Edge报导,ValueCap去年盈利达11亿元,总值75.6亿元,对比当年成立时的50亿元资金增长了51%;这期间,公司总共派发了1.35亿元股息。

目前投资在大约70家上市公司,包括YTL、IJM、马银行、丰隆、大众、国能、Amway、马氧气(已私有化)、南北大道和一些产业投资信托(REIT)。

不过,其基金子公司i-VCAP今年初所发行管理的股票指数基金MyETF-DJIM25则严重受挫,此基金价格緊貼25个符合回教教義的股项,包括森那美、马电讯、IOI、DIGI、KLK、MISC、金務大、PPB、KNM、南北大道及實達建築等25个股项。截至17日为止,该基金每单位58.9分,对比原本93.523分,跌幅37%。

根据以往的投资趋势,侨丰预测,Valuecap或把資金投資在MISC、PetGas、DIGI、BAT等股项,可见它的确是投资在蓝筹股,而不止是一些官联股,或被利用来打救朋党股。

不过,过去4年以来,股市一直处于上升趋势,ValueCap从中获取盈利,那也是在预料之中。

ValueCap可说是在风暴过后才投入运作,如今正值风暴期间,它是否依然能够一帆风顺,无往不利?那就有待时间来证明。

若以它的i-VCAP基金来做参考的话,那样的表现就不妙。

不明的是,既然赚钱,它为何不向三大股东要求注资,反而打公积金的主意?借贷率是多少?至今尚未公布。

无论如何,利息不应该少於公积金5.8%的派息率,否则,明年公积金的派息率,如何保持在这个或更高的水平?

Tuesday, October 21, 2008

ValueCap的对象是蓝筹股、官联股,还是朋党股?


ValueCap新增50亿元资金来自何处?副首相今天透露,原来是向EPF借。至于利率多少,副首相没有说,相信还在讨论中,当然不可少过EPF派给会员的利率。今年派息5.8%,是5年来的新高。

为什么是向EPF借钱?ValueCap还有两个股东:国库和国民投资,何以此次它们没有参与注资?

心里也感到纳闷,股市真的跌至谷底了吗?马股有“被低估”吗?

敦马曾说,股市合理水平是在800点。那是在10年前,今天的合理水平是多少呢?

阿都拉去年曾说:是1350。结果综指不止达到1350,还一举冲破1500点,但那也只是昙花一现,大选因素多於实据因素,选绩过后,市景也根着曲终人散。

综指目前917点,许多股项已跌回两三年前的水平,甚至更低,但肯定仍比10年前的水平高。这算是被低估还是合理水平?笔者觉得,之前的1000点水平,才是被高估的水平。

这段期间,也有许多股项匆匆上市,也匆匆下画,多少投资者为之血本无归?这些公司如何取得上市资格?交易所要负起很大的责任。虽然其中有几家事后被调查,但为时已晚,上市前的调查不是更重要吗?

综指900多点,相信还有下跌的空间,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就注资救市吗?虽然50亿元不是小数目,但丢进股市里也只是杯水车薪,又能“救”得了多少股项呢?假设股市继续下跌,难道还要继续借钱注资吗?

再说,究竟有多少股项是值得拯救的呢?拯救的标准又在哪里?ValueCap的对象是蓝筹股、官联股,还是朋党股?

ValueCap在上一回金融风暴的表现如何?除了04年的一次报告外,人民对其表现根本一无所知,虽然其三分一资金来自EPF。

在一个自由市场,有实值的蓝筹股,跌到一个水平后,必然会获得投资者进场扶持。政府是否有必要干预股市呢?

觉得副首相的话也自相矛盾,既然我国没有金融危机,那又何必借钱来救市?

Monday, October 20, 2008

ValueCap获得注资50亿元救市


十年人事几番新。十年前的人、事、物,一个紧接一个复活起来了。

前几天提到ValueCap。这是5年前金融风暴时期,当股市溃不成军,敦马成立的一个救市基金,记得是由公积金局(EPF)、国库(Khazanah)和国家投资(PNB)总共注资50亿元进去,各占三分一。

ValueCap表现如何?记得自2004年做过一次报告,说取得大约17%回酬率,后来就不知下文。当时心想,它大概就像国家资管那样已经功成身退;毕竟它的成立是为了救市,自从牛市大驾光临,哪里还需要它?

虽然一直宣称我国没有面对金融危机,副首相兼财长周一还是宣布注资50亿元给ValueCap,以投资市场“被低估的股项”。

意即ValueCap的股东资金从50亿元涨了一倍至100亿元。至于这期间ValueCap是盈是亏,则无从奉告。而这新注入的50亿元来自何处?仍然由EPF、Khazanah和PNB分担吗?

周一早市,综指跌破了900点至888新低,中午新闻出炉,综指反弹至910点,来回差距22点。

其他救市方案,包括将服务业领域自由化、检讨外国投资委员会(FIC)方针,以吸引更多外资,特别是房地产和金融领域,而其他经济效益较高的项目将优先落实(re-prioritise projects)。

至于其他措施详情,副首相将在下个月4日国会做总结演说时才透露。但他保证,明年预算总开销保持不变。

有没有发现副首相的话充满矛盾重重?

哪些是“被低估的股项”?既然没有金融危机,如今就谈注资救市是否言之过早?

ValueCap的帐目是盈是亏?当年的50亿元资金如今是加是减?有必要资金加倍吗?

要救的股项是蓝筹股项还是朋党股项?

既要re-prioritise projects,那明年的预算总开销为何没有下降?

我很担心,这额外50亿元最后又付诸东流。别忘了ValueCap有1/3资金来自EPF,那都是你我辛苦赚来的血汗钱。

Saturday, October 18, 2008

国行和财政部掴了财长一巴掌


副首相兼財長上周二(14日)表示,政府不會仿傚外國政府為銀行存款提供100%担保,因為這樣做會讓人以為我國銀行也出現嚴重問題。

当时,我国银行存款只获大马存款保险机构(PIDM)最高6万元的担保。根据这个推算,全国银行仅有25%存款获得保障,其余8210亿元或更多不获担保。

与其同时,许多地方,包括英国、爱尔兰、澳洲、纽西兰、香港、新加坡、印尼等地都為所有銀行存款者提供100%担保。

对副首相存有这样的逻辑思考感到不解,使我想起几天前,他承认短讯内容,却不承认滥权,“因为首相已经这么说”,这是甚么逻辑?我真的不懂。短讯内容曝光,与林甘短片曝光没甚么两样,都是在干预司法。而林甘丑闻现在也不了了之,有关人士却没有受到应得的惩罚。

好有好报,恶有恶报,如果未报,时辰未到?

讲离题了,讲回存款担保。对我来说,际此风声鹤唳期间,政府不敢给予适时的100%保证,人民更对银行没有信心,会以为大马银行真的出现了问题,否则为何政府不敢担保?

既然政府不能给予100%保证,投资者,有钱者,他们不把资金移往海外,那才教人奇怪。
果然,隔两天(16日),国行和财政部就發表聯合聲明,和许多国家看齐,100%保证国内所有銀行存款與外匯两年,直至2010年12月。

国行和财政部的联合声明,等于掴了副首相一巴掌。说不担保如今又担保,按照副首相的逻辑,是不是等于承认国内银行现在出了严重问题,所以才需要国行和财政部的担保?

其实,在PIDM成立之前,國行本来就一直担保银行全额的存款,但在三年前,国行不再给予担保,而是由国内所有银行成立PIDM,由PIDM来担保,等于是叫银行担保自己,但也只担保6万元的顶限。我觉得,既要给人民信心,就不应该限制担保数额。

自副首相与首相对调职务,至今尚未看到副首相在处理国家财务方面有甚么比首相过人之处,倒是比较欣赏他的弟弟Nazir,也就是联昌的CEO,时会发表一些与政府相异的独特见解,若由他来当财长,不知会不会好一点?

国能CEO说:煤炭成本比天然气成本贵一半


读财经新闻,有时会令人莫名其妙、

上个月22日,读到煤炭价格持续下滑,联昌因此调降国能明年的煤炭买价预测,从每公吨122美元下调至110美元,后年则从每公吨128美元调低至105美元。

由于煤炭是国能的最大发电原料,煤炭跌价意即主要發電成本降低,因此,國能明年淨利获上調24%至25億元,后年更被上調66%至26億元。

前天,国能CEO卡里描述的却是完全颠倒的画面。他说:占发电成本60%的煤炭价格仍然超过每公吨75美元,因此,尽管电费调涨,公司仍然蒙受2.8亿元亏损,相比去年同季3.3亿元盈利。

这是甚么逻辑?联昌分析家根据每公吨100多美元的成本预测国能明后年净利将猛涨24至66%,而国能CEO却以煤炭每公吨75美元为由来作为亏损的借口。两者之间,必有一者说错话。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国能CEO透露,全国有60%电力是由天然气设备生产,另30%则是煤炭,但从成本上,煤炭却占了发电成本的60%,而天然气为40%。

从cost-benefit的角度来看, 既然煤炭高占成本的60%却只提供30%的电力,而天然气占成本的40%和提供60%电力,为了节省成本,我们是不是应该少用煤炭而多用天然气来发电呢?

然而今天读本地报纸,沙巴电力董事经理仍然强调,在山打根建燃煤发电厂是解决东海岸电供不足的问题的唯一方案。

既然有关评估经在进行中,沙巴电力这么讲,已经有biased成份在内,CEO还说,有关评估是以国能为首,试想,这样的评估结果会对国能不利吗?假设真的对国能不利,那国能是否就会放弃建厂呢?

此外,既然煤炭成本比天然气贵了一半(60:40),天然气产量又比煤炭多一倍(60:30);煤炭还要从海外进口,天然气却在本地生产,国能有甚么理由弃天然气不用而执意要用煤炭呢?

其实,除了煤炭和天然气,国能也可以考虑水力发电,如砂拉越的Bakun水坝,几年前,本州部长不是说,本州有许多河流,足以用水力发电,甚至向中国推销,说可以卖电给中国吗?

怎么转一个身,本州却反而要用燃煤发电,倒过来还要向中国进口煤炭。讲起来可真“瘀”啊!

Friday, October 17, 2008

国阵议员们通通要去上经济学课


上周末,国际油价跌到78美元,贸消部长沙礼尔说:“如果国际油价跌到72美元,我国人民将享有两年前的汽油零售价1.92元。”

部长摆了个乌龙,以为汽油每公升1.92元是很久以前的事,其实那只是在4个月前的事。

昨天,国际油价不止回跌到72美元,还跌破70美元到69.85美元,一度跌至最低68.57美元,是去年6月以来新低,对比今年147美元空前记录,油价足足跌了53%。分析家说:油价可能会跌到50美元。

部长的承诺会不会又跳票?还是又再把降价的标准调低?

新国际油价是14个月新低,因此,国内油价回降至六月前的1.9元是可行的事,希望这次,部长不要再拿油站业者做借口了。

记得在7月那场辩论会上,安华夸口说,民联若执政,汽油将降50分,那时大家当安华信口开河,没想到短短3个月后,油价已经总共降了40分,其实,1.9元是可行的,只看政府的意愿而已。

倒是替政府担心,我国当时根据油价125美元作出的预算案,预测赤字将从今年的4.8%降至明年3.6%,随着油价节节败退,收入来源有40%依赖石油的我国收入也将跟着大跌,赤字岂有可能下降?

政府若不想办法开源节流,赤字肯定不降反升。安华说应该检讨预算案,不是没有理由的。

问题是,我国政治人物只顾着争权夺利,不知大难临头。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更可悲的是,身为石油出口国,高油价意即高收入,不知为何我国高官当时不为油价升高而喜,反为人民补贴而忧,难道高官只要单赢,而不懂双嬴原理?

如今油价跌多起少,收入下跌多于补贴下降,这才是高官所要见到的吗?

难怪民联议员说,国阵议员们没有经济学知识,应该通通去上课。

我国高官这样反常的“反逆向思考”逻辑,克鲁曼知道了,大概要笑到倒地。

Thursday, October 16, 2008

阿兹米卡立要了解三件事


大选后,沙礼尔受委为贸消部长,國會公帳會主席改由阿兹米卡立担任。

昨天,公帐会一口气表示要深入“了解”三件事情:

1〕马银行收购BII事件;

2〕订购欧洲直升机(Eurocopter)事件; 和

3〕马电讯宽频计划事件。

无独有偶,三者皆与准首相有关。马银行收购BII事件虽是之前的事,自与首相对调职位后,准首相目前也兼任财长。

阿兹米特别强调,公帐会只是要“了解”,而不是要“调查”,也不排除召见时任防长的准首相。

例如,為何國防部在他御任防部職前兩天,以23亿元高价購入12架直升機;为何准首相簽署一筆高達113億元高速寬頻計劃合約,使政府需多付20億元费用。

阿茲米说,上述3項事件已在國會和媒體受到高度的關注,和引起許多爭論,因此公賬會希望各方面能够提供合理的解釋。

诚如阿兹米说的,公帐会只是要了解,但也不能做甚麽,最多也只能向国会做出一些建议,至于国会要不要采取行动,或有没有权力向任何人采取任何行动,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国会是个立法机关,不是执法机关。

好如沙礼尔时期,公帐会说要调查益资利事件,调查的结果是:没有疑点。教人失望。

大家如果记得的话,益资利事件与四楼驸马有关,长话短说,就是将一家官联公司私有化,财政部批准有关收购,明显的利益冲突,而身兼财长的首相却说不知其事。各相关机关也无采取必要行动,叫市场人士无不哗然。

若是其他上市公司,早就面对公开谴责或罚款了。
国家当前昏乱,理应三权分立的立法、执法和司法这三法机关也都问题丛生,都各有门前雪要扫。

别说公帐会的权职范围有限,就算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如林甘事件,调查结果是出来了,委员会也做了一些行动建议,至今还不是不了了之,当事人依然逍遥法外。这样的情形屡见不鲜。

对这样的国家,你能够有甚麽指望?

别笑我杞人忧天,我真的对前景没有信心。

林吉祥昨天在国会里再提:有司法和执法高层在当年的黑眼圈事件中滥权捏造证据,有关人士是否应该马上辞职?

在别的国家,这些人早就应该引咎辞职,自动下台了。

邮箱有junk mail,媒体有junk news


每天打开电脑邮箱,数十甚至近百则电邮即涌现如潮,这些都是所谓的junk mail,你不知寄者是谁,也不知它是如何进入到你的邮箱,IT的同事也无能为力,人人只好自保。

每天首要做的,就是忙着消除这些垃圾电邮,令人烦不胜烦。

邮箱有junk mail,媒体也有很多junk news。

何解?因为这些所谓的新闻,没有一点新闻价值,这不是媒体工作者的错,而是新闻制造者的问题。

同一个课题,他可以说话不算数,第二天又改变主意;他可以否认后又承认,或者话说出口后又否认,等等等等,这样的新闻,会有报导的价值吗?

如此情况反反覆覆,多不胜数。就从大家所熟悉的说起。

有人在否认再婚声中再婚,说不会解散国会后解散国会,这边说油价不起(跌)另一边又宣布油价起(跌),说预算案不改又说将推出替代预算案,昨天说不救市今天又说下周一公布救市方案,前天说国家不受风暴影响明天却说已受海啸冲击。。。。。。

想法天天不同,天天改变想法,这样子如何做大事?

上梁不正下梁歪,不止上头如此,几乎每位高官都有这样的倾向。

报纸很贵,可以报一些有水准有新闻价值的新闻吗?那些骗民骗己的新闻,真的不想读了,连电视新闻报告,都不想看了。

Wednesday, October 15, 2008

阿都拉、纳吉、沙礼尔 由他们三个人做决定


老实说,当沙礼尔还是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兼公帐会主席时,笔者还相当欣赏他,但在他当上贸消部长后,总觉得他的表现大不如前;不知是当了部长压力太大,还是有关部门不适合他做?

单单一个油价课题,笔者就觉得他处理得一团糟,很多方面和阿都拉一样,只讲不做。尤其是最近,每天都在高谈阔论油价课题,看他自得其乐,却迟迟不见他有所行动,听得人民烦不胜烦。

前天他又重提:因为油站业者利润只得12.1分,为免业者亏损,此次汽油降价将不会超过12分,而且还需等到月底。

言犹在耳,第二天,他不知何故来了亚庇,未等到他回去,首相先自行在首都宣布油价再降,此次下降15分至2.3元,比部长的12分还多3分。

相信贸消部长和首相两人肯定缺乏沟通。记得上回有好几次也是这样各说各话,例如在6月头的时候,部长还说油价将在8、9月才调涨,首相不声不响,第二天即刻宣布上涨80分至2.7元,这些大家都已知道,这里不再赘述结果。

当记者问首相:为何部长说是在9月?首相当时轻描淡写回答:部长可以有他自己的想法。

何以这样?不是说油价是由内阁群体做决定的吗?部长天天说个不停,最后好像只有首相一人在做决定,国家大事变得好像儿戏。

无论如何,最新的说法是:油价课题无需等到内阁开会才做决定,今后将由三个人做决定,就是:首相、财长兼副首相和贸消部长三人。另一篇报导则说有四人,便是加第二财长进去。

这又推翻了之前的说法。部长原本说,将在本周公布计算油价的方程式,既有方程式,跟着方程式计算就是,为何还需由少数人来做决定?方程式至今仍未公布,相信根本没有所谓的方程式,就算有,也只供做参考而已。

若跟着方程式计算的话,今天的降幅又岂只15分?

Tuesday, October 14, 2008

2008年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Paul Krugman


金融风暴有它的10年周期,政治的演变也有它的10年周期。不止于此,连人物也有10年周期,每10年出现一次。

两年前,曾在10年前被敦马指为亚洲金融风暴罪魁祸首的索罗斯(Soros)忽然在我国出现,戏剧性地与敦马化敌为友,敦马还更正他之前的指责,说索罗斯不是当年金融风暴的祸首。

去年,由美国10年前的副总统戈尔(Al Gore)制作的环保影片“An Inconvenient Truth”,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

认识戈尔的我国人民可能不多,他在10年前代表克林顿前来我国参加亚太经济论坛时,当着马哈迪与众人面前针对安华事件指责我国不民主制度,被马哈迪与拉菲达等人指责为不礼貌。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是克鲁曼(Paul Krugman)。

克鲁曼是谁?大家如果记得的话,他也是在10年前巡回亚洲等国时,路过我国,原本有意要和敦马会面,但未能成行。

无巧不成书,克鲁曼当时提议面对金融风暴肆虐的新兴国家实行固汇制,敦马就在那时实施了固汇制,把马币固定在3.8元。

英雄所见略同,原本两人相见,惺惺相惜一番,留下经济佳话,那该有多好。何以敦马不愿见克鲁曼?如今看回头,应该是好胜心强的敦马,不想与克鲁曼扯上关系,因为不想被人说成他的固汇制措施是抄袭克鲁曼,拾人牙慧。

当时克鲁曼也有对敦马的一些措施提了一些意见,例如固汇制不宜过久,相信引起敦马不悦,而未能与之见面。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

对克鲁曼有印象,因为当时的报纸都有报导他的理论和他写给敦马的公开信。

他是在1996年写了一本书:Pop Internationalism(泡沫国际主义),针对当时亚洲国家的政经情况,预言亚洲金融危机,结果金融危机就在隔年爆发,使他声名大噪。

在1998年,美国长期资产管理公司(LTCM)倒闭之前,克鲁曼曾指出该公司以固定汇率计算盈利模式之弱点。

1999年,克鲁曼提出了The Impossible Trinity又称The Inconsistent Trinity的理论。他认为,一个国家在固汇制、自由流动资本和货币政策这三个经济目标之间存在着一个“不可能的三角形”,即一个国家只能同时实现其一或二,不能三个目标共存。

此外,他也是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过去十余年间,他出版了近二十本著作,发表文章几百篇,不仅是专业研究人员必读,也深得普通读者的欢迎。

克鲁曼时常批评布斯。他在2003年出版的专栏文章合集The Big Meltdown,就强烈抨击布斯政府的经济与外交政策。他预测布斯政府减税、增加公共开支所造成的巨额财赤和发动伊拉克战争,将使美国经济发展不可持续,最后势将引起严重的经济危机。

又是一次的预言成真。克鲁曼能够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可能就与他预言最近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有关。

克鲁曼获诺贝尔奖,可说是实至名归。我也打自心底深深替他高兴。

RAHMAN 传奇中的头文字 A


国会开斋节后首次复会。安华再次食言,未动议投阿都拉不信任票。

反正阿都拉都已公布明年三月下台,此时投不投他不信任票,或者已不那么重要,十年都那么等过去了,现在也只差那三个月而已。

之前已经提过,安华向阿都拉舞剑,其实意在纳吉。阿都拉下台,只是政治长篇连续剧的Part 1结束,重头戏,也就是Part 2才要开始。这部分才是更精彩的开始。

之前说纳吉没骨气的敦马已经毛遂自荐,说他愿意做准首相的智囊团。

上月辞去司法职的再益前部长说得没错,马哈迪时代又要开始了。

据说,阿都拉时代,由四楼的驸马垂帘听政,以后,难道是由敦马垂帘听政?难怪敦马恨驸马恨得咬牙切齿,也许从驸马的身上,他看到了自己当年还年轻的影子。敦马一向是那么唯我独尊,岂容别人与他一样“厉害”?

当安华在国会发表演说的时候,几乎所有正副部长都缺席,包括正副首相在内,明显是有意避开安华。觉得这些部长没有一点君子风度,不管你是杯葛还是逃避安华,你又可以杯葛或逃避多久?总不成从此绝迹国会吧!

毕竟是前财长,评起国家经济前景时头头是道。但我没有忘记当年他与敦马明争暗斗时,把银行利率不断提高,如果没有记错,一度把借贷利率提高至15-16%,商家们叫苦连天,一直到敦马接任财长职,利率才大幅下降,但安华也成了阶下囚。

如今重回国会,相信安华必然感慨万千,如果当年他能多忍耐久一点的话,相信他早就稳坐首相宝座,大马历史想必完全改写,RAHMAN传奇的头文字A代表的将是他Anwar,而不是Abdulah;今天的安华也不会坐在国会反对党领袖的座位,而是坐在正对面的首相座位。

那时候,就不会有公正党,也没有民联,也不会如今天的五洲三分国都陷入了民联手中;林冠英做梦更没有想过,原本是他爸爸林吉祥梦寐以求的首长职位,竟然有可能轮到他来做。

世间的无常变化,果然很难预料。

谁知道,从今到明年三月之间,还会有甚麽风云莫测。RAHMAN传奇,会不会如期应验,还是所谓的传奇,只是一番牵强附会?

就像我爱看的侦探推理小说,现实中的情节往往比小说更千变万化,在峰回路转之中,叫人废寝忘食,叹为观止。

Monday, October 13, 2008

阿都拉被许子根称为民主之父


在一些大会晚会或宴会上,常常听到有人喜欢为别人戴高帽。

戴高帽,也要戴得实至名归,否则名不符其不实,听起来就像你在捧大脚,旁人听到也会打冷颤;你若讲得不够诚意,人家会以为你是在讽刺对方。如此弄巧反拙,吃力不讨好,不如不要赞更好。

历代首相都被冠上“XX之父”等等,如东姑阿都拉曼是独立之父,敦拉萨是发展之父,敦胡申翁是团结之父,敦马是现代化之父,即将卸任的阿都拉应叫甚麽之父呢?

记得在巫统大会上,也曾有人称阿都拉为XX之父的,但忘了是甚麽了,可能不够贴切,此雅号未被广泛传开。

在民政大会上,许子根说,阿都拉应该被称为“大马民主之父”。

恕我无礼,当我听到的时候,我的确失笑出来。

此尊称是否实至名归?真是见仁见智。但,回顾这四年来,煽动法令、内安法令被滥用,许多NGO求而不见,警察频频出动,网络作者与新闻记者接连被对付,报纸被停刊,等等等等,这些事件,应该不会在一个民主制度下出现的吧?

尊称阿都拉为“民主之父”,会不会叫阿都拉将这顶帽子戴得太沉重?

人民真是那么容易受骗的吗? (2)


贸消部长的口头油价目标不止一周三变,如今可以说是天天在变。

上周五,当国际油价猛跌10%至78美元的时候,贸消部长沙礼尔又开口说话了。

这次他说:“如果国际原油价格下跌至72美元,我国人民将享有两年前的汽油零售价1.92元。”

部长知不知道自己在说甚麽?首先,人民享有1.92元的油价不是在两年前(本州是1.90元,比半岛便宜两分),而是在今年的六月三日前,那只是四个月前,部长怎会那么善忘,说是两年前的事呢?

而之前说国际油价需跌到100至105美元之间,国内油价才有望下调,但国际油价老早就跌破100美元了,周五更跌破80美元,部长又设定新低价格,说要跌至72美元,汽油零售价就有希望跌回1.92元。

万一真的跌到这个价位了,不知部长又要说甚麽?

话多不如话少。与其雷声大雨点小,人民也已经无动于衷了,劝部长还是少说几句,等真的做到了才来说吧。

此外,何以东马不再享有比半岛低的油价了呢?虽然高官之前有说过,要做到东西马的物价统一,但与其把东马物价降低,当局反而把本来就比半岛低的东马油价提高到与半岛同价,这样子好像很说不过去呢!

高官部长大人,请问你怎么说?

Sunday, October 12, 2008

国民登记局错误发出蓝色身份证给杨丽花?


这是一则新闻转贴:

“內長賽哈密解释说:当楊麗華第一次申請身份证时,国民登记局錯誤發予藍色身份證给她;而在申請大馬卡之前,她遺失了該蓝色身份证,所以當國民登記局發出大馬卡给她時,她得到的是永久居留卡,而以前大馬卡與永久居留卡的顏色是一樣的。

内长又说,當楊麗華再遺失該永久居留卡時,她領取的第二張永久居留卡,已不再使用大紅花圖樣,而是以顏色來區分公民地位。所以她是在遺失兩次證件後,才發現不是公民身份。

在調查楊麗華的情况後,政府判定沒有理由否定她的大馬公民地位,因為她已在沙巴居住了很久。”

读了上述新闻,觉得很纳闷,部长言下之意,杨丽花原本不具有大马公民地位,是“国民登记局错误发出蓝色身份证给她”,但居于她已在沙巴住了很久,所以政府没有理由否定她的大马公民地位。

真是模棱两可。

部长却没有深入解释,当初当局为何会错误发出蓝色身份证,或为何杨丽花本来不是大马公民的来龙去脉,而当时的当事人或政治人物为何也没有辩驳内长的言论;从当时的新闻内容看来,我的结论是:杨丽花原本不是大马公民,是当局错误发出蓝色身份证给她。

但是,今天却又看到一则新闻,马贞文说:杨丽花本来就是大马公民,何来当局“批准”之有?

看来,部长还是要把事实讲清说明,还78岁的杨丽花老婆婆一个公道,不要模棱两可,到底是当局大意,还是她的确不是公民,只是部长大发慈悲,“循众要求”,破例承认她是大马公民?

Saturday, October 11, 2008

Never Count Your Money, When You're Sitting at the Table


读到一篇令人啼笑皆非的新闻,标题是:华尔街大崩市,游客湧往看熱鬧。

可以想像,一边厢,投资者惊慌失措,另一厢,游客们忙着在拍照留念。

报导说,华尔街已经成为游客前往纽约观光的景点之一。

美國股市連續八天下跌,上周,道瓊斯连跌10000点及9000点水平,总共下挫逾1800點,周五以8451点收市,这是歷年来最高的一周跌幅。

我国综指周五猛挫35点,以934收市。马币跌破3.5元水平。

国际油价继续下跌,周五再跌10%至78美元,是一年新低。不知贸消部长又要说甚么?

高官一直说我国经济很稳定,只是为了安抚民心。然而全球经济动荡不安,我国没有理由独善其身。

周五,大众竟然也遭遇无情的抛售,跌破9元水平。有人高兴买进,有人惊慌抛售。谁做了正确决定?目前谁也不知道。

好如Kenny Rogers在他的歌The Gambler里唱道:

You got to know when to hold them, know when to fold them,
Know when to walk away and know when to run.
You never count your money when you're sitting at the table.
There'll be time enough for counting when the dealing's done.

Now every gambler knows that the secret to surviving
Is knowing what to throw away and knowing what to keep.
Cause every hand's a winner and every hand's a loser
And the best that you can hope for is to die in your sleep.

以前,人民的银行存款获得国行100%担保,但在几年前,国行不再做担保,每家银行的存款担保最多只是6万元;举个例子,如果你有10万元存款放在A银行,万一A银行不幸清盘,你最多也只能领回6万元,因此,如果你有不少过6万元的身家,还是建议你把存款分散。

不是要吓大家,这是以防万一,未雨绸缪。

Friday, October 10, 2008

人民真是那么容易受骗的吗?


针对油价课题,贸消部长愈来愈语无伦次。

一周内,听到他提了三次调低油价的标准,第一次,他说原油价格须维持在105美元,第二次是100美元,昨天他又改口说,若维持在低于104美元,政府就会在下个月再次下调汽油零售价格。头两次,他说是在月底的内阁会议上。

这一次,他又说,如果政府调低油价,降幅最多也只是12分。

不知他是怎样算出这12分,意即只可以降至2.33元的水平?如果根据新加坡的算法,我认为本地油价应该降至2.1元才合理。也就是说,我国油价仍然贵了23分。这样公平吗?产油国的子民竟然要用贵油?

为何不能降更多?部长有他的解释。因为他体恤到油站业者,如果降得太多,这些业者就要面对亏损的风险,就像开斋节期间那样因而闹出了“石油荒”。

真的是如此吗?那么在六月期间,当油价在一夜之间飚涨80分或42%的涨幅,这些油站业者难道没有从中赚取暴利吗?

就算真的有亏损,既然汽油是统制品,政府向油站业者作出赔偿,相信那也是合情合理的。如大马石油公会署理主席说,因为随着油价下降,政府补贴也相对减少,所以政府绝对有能力作出赔偿。

有时,我真的怀疑高官究竟懂不懂经济原理,如前阵子,部长竟然大言不惭说:通膨恶化与油价无关。

呜呼,事到如今,高官竟然还不承认自己就是通膨恶化的罪魁祸首。如果不是油价剧涨,六月以后的通膨率岂会升至8.5 %新高?唉,人民真是那么容易受骗的吗?

Thursday, October 9, 2008

黄家定说:没有人挽留阿都拉


昨晚看新闻报导,阿都拉正式宣布他将不捍卫党主席职,证实将在明年三月下台。

当问及纳吉是否将接替他当首相时,如果没有听错,阿都拉当时这样回答:“我希望(hope)他成为首相。”

阿都拉话藏玄机,这“hope”一字,可以解读为期待,可以是可能,也可以是不确定,相信他要带出的讯息是,将来会有许多变数,就像他的性格那样,举棋不定、优柔寡断,是公认的flip flop首相。

黄家定说:没有人挽留阿都拉。

听起来很无情,但也很现实。四年来的无为而治,言而不行,也一事无成,国家上下没有一个方向感,选绩虽胜犹败,还要面对内围外攻,可以说,已经到了四面楚歌、众叛亲离的地步,那就要很识相的下台,至少为自己留下一点好名声。

就和所有的百姓一样,刚开始时,对他的期望很大,但对他接下来的许多举措,只有失望。

最明显的例子,便是他一边说要听真话,一边却不接见有异见的NGO,也不接受他们的备忘录,更不允许他们的和平游行。

至于他反复无常的谈话,朝令夕改,言行不一,那就更不用说了。

有个印象最深刻的,便是去年大水灾期间,也是他出国最勤的时刻,原本他应该到灾区去探望灾民,回国不到24小时,转个身又出国去了,根据网络报导,原来他是到澳洲为一个亲戚开的印度餐厅开幕,还有剪报为证,但这家餐厅一年后已关门大吉。

如此不分公私、轻重,也不懂关心民瘼,民心怎不思变?难道这一切不是咎由自取的吗?

接下来的五个月,他还要请假两个月,意即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他说要在这几个月内完成他所列出的几项改革使命。

老实说,我没有很大的信心,如果过去四年来一无所成,他如何能够在这仅仅三个月内就完成他的几项大事?

Wednesday, October 8, 2008

马银行跌至新低, BII飚至新高


虽然一个在东一个在西,性质也不一样,倒觉得马银行收购印尼BII与美国7000亿美元救市方案有一相似之处,那就是市场对有关行动皆不认同,所给予的反应就是猛抛股票,让股价溃不成军。

马银行向淡马锡收购减价后的BII56%股权暂告一段落,马银行尚需以原价每股510盾全面收购BII其余股权。根据马银行向交易所报备,将以每股433盾向某一特定股东收购另外大约16%的BII股权。

也就是说,有另外股东愿意以同样折扣价向马银行献售BII股权,总代价约马币12.6亿元,马银行将节省约2亿元;这也将使马银行所持有的BII股权增至约71%,总收购价马币55.2亿元。马银行透露,此收购价比当初收购价总计低了马币9.9亿元。

据称,该特定股东是家对冲基金。马银行必须全面收购的其余股权,价格仍然定在每股510盾。有关基金为何愿意自动减价,令人感到不解。兴业的猜测是,对方可能觉得马银行在筹资方面可能会面对困难。

与其同时,印尼当局已允许马银行以低于每股510盾的代价,向市场献购剩余的29%股权。

至今为止,马银行在BII收购计划上已节省了9.9亿元,但分析家仍然认为价钱太贵,因整个收购价仍是帐值的4.2倍;即使剩余的29%股权也获得同等回扣,总收购价仍是账值4倍,对比市场平均值的2.3至2.6倍水平,还是太高。

值得一提的是,自此收购案敲定后,马银行股价日创新低,今天更一度跌至5.9元;印尼方面,BII却一度飚至470盾,是8年新高。如此天渊之别,真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针对油价课题,我国政府现在所面对的困境


老实说,对谈论油价课题,已经有点厌倦。高官久不久就宣布说:只要国际油价维持在XX美元以下,国内油价就有望调低。一旦国际油价真的跌低过有关价位时,高官又把有关目标价位调低。让人觉得高官每次说话不算数。

几天前,贸消部长说,油价若维持在105美元以下,就调低汽油价格;今天他又说,若油价维持在100美元以下,油价就可能调低。部长久不久就发表这样的言论,真的已经不算是甚麽新闻了,相信百姓也听得麻木了,以后还是做到了才来说吧!

我们的部长得把口,新加坡却已在昨天下午把油价下调5分,这已是自七月以来第八次调低汽油价格;与今年六月最高价时比较,新加坡油价总共降了34分;我国身为产油国,至今也只降了两次,分别是15分和10分。

该国的新汽油价格为:98辛烷值(octane)2.02元,95辛烷值1.946元,92辛烷值1.913元。柴油的新售价则是每公升1.753元。
 
该国能源顾问王荣栋说:油价还有下调空间。他估计,原油价格每下跌1美元,汽油价格应该减少1分。目前,每桶原油价格已经比最高价低了60美元,因此汽油价格应该调到每公升1.50元至1.60元。王荣栋先生说的是新币。

身为大马子民,我们也不要求多吧,若同样以每跌1美元调降马币1分来算,我国油价起码要降60分,就是要降到2.1元左右才合理。

但是,我不相信高官做得到。因为,油价下降,表示依赖石油高达42%的国家收入也跟着下降;预算本就入不敷出,收入下降,赤字将进一步恶化。除非政府大力减少开支,否则赤字将不止4.8%

这就是我国政府现在所面对的困境。


Tuesday, October 7, 2008

我国白兔糖证实含melamine超标54倍


我国反应比人家不止慢半拍,而是慢了很多很多拍。连衛生部長廖中莱都承认,其部门在檢驗疑含三聚氰胺食品的进度缓慢,無法達到公眾的要求。

此次三聚氰胺事件,邻国早在上个月就把超标产品列出来了,我国却后知后觉,一开始还说担保我国食品很安全,没有从中国进口奶制品,后又叫公众自己先读食品标签,确保不含有害成份后才购买。意思就是叫公众自己保重,讲了等于没讲。

例如最先被揭发超标的白兔糖,多个国家包括邻国在内,早就已经宣布禁卖,我国却迟至昨天才由部长正式宣布,我国售卖的白兔糖超标54倍,“必须全面下架销毁”。

呜呼,这三个星期期间,不知有多少大人小孩冒险,或听信当局,而吃进了多少白兔糖? 何以我国的化验程度进行得那么慢?

部长说,因为要化验的产品太多,开斋节前抽验的886种样本,至今只化验了其中64种。这样的进度,岂不是要花半年时间才能化验完毕?

笔者上星期曾提到,含有melamine的食品,未必是直接从中国进口的。尴尬的是,台湾竟然检验出一些问题奶制品,不是来自中国,也非来自他国,而是来自我国!

为安抚民心,部长赶紧澄清:有关产品只供出口,未在本地销售。但,这不就显示国内有melamine吗?。

当局一开始就大拍胸口,担保本地没有问题奶制品,当时未免言之过早,也太过掉以轻心了。

我国melamine化验进程缓慢,消费者只好人人自危,也请人人自保。

我国是个与世隔绝的桃花源


美国再次遭逢黑色星期一。

虽有8500亿元救市方案,却仍然稳不住市场的信心,各指数纷纷跌落,道琼斯一度滑跌800点,跌幅比上周的777点更严重,收市虽然收复部分失地,跌370点,但10000点已经失守,仅作9955点。

无独有偶,综指也是在周一再度失守1000点,全天跌了20点,以996点收市,这是今年以来,三度跌破1000点。隔天早市,综指一度滑跌17点,唯较后跌幅再次收窄,显见是有资金进场扶持市场跌势。是国库、公积金,还是久违的ValueCap?

但是,这样的扶市能够维持多久?来日方长,接下来恐怕还会渐行渐远。

涨潮期间,可说是贡献最大的棕油和燃油,如今也同日跌破新低。棕油期货一度跌停板,相关的油棕股应声滑跌,那也不太意外;国际油价跌破了90美元,贸消部长却说要等到月底的内阁会议,才来决定国内油价是否要调低。消费者就只能耐心等待。

难以理解的是,还有人说,此次金融风暴不会影响大马。难道我国是个与世隔绝的桃花源,外面的风暴丝毫影响不到我们?

老实说,对这安抚民心的话,我一点都不相信。我国凭甚麽得天独厚,能够幸免于此次肆虐全球的金融风暴? 更何况过去几年来,占我国大部分收入来源的棕油和燃油,如今已跌得面目全非,我们还有甚麽靠山可以引以为傲?

从中可以得到一个结论,之前飚至天高的价格,其实都是人为的炒作,既然是人为炒作,自然会有跌回原形的一天,那我们有没有趁当时良机赶快未雨绸缪呢?

尤其是燃油,高官该如何向人民交代?油价高涨时,理应对身为产油国的我们有利,高官却以补贴高涨为由,调高国内油价,如今国际油价节节败退,国内油价却不能及时下调,需等到月底内阁会议再做决定,这又是为了甚麽理由呢?

之前不是说,根据市场走势,每两周检讨一次?如今却变为每个月检讨一次,而且还要先经过内阁会议讨论才公布。果然是:讲一套做一套。

Monday, October 6, 2008

淡马锡就是要把BII卖给马银行 (3)


收购印尼银行计划可能又再生变?

这是根据星洲四日的报导。虽然对方已经给予回扣,因为国行担心马银行仍将蒙受巨额亏损,有关计划或再节外生枝。

侨丰研究说,减价后的价格仍比现有平均市价高出40%,如此计算的话,收购后的潜在减值亏损高达32亿元。

上周五复牌时,马银行再破新低,那也是在众人预料之中。

如之前所说,从撤消到放行到重新谈判到价钱一减再减,有关收购就变得有所值了吗?难怪国行现在又犹豫起来。但这又不是小孩子玩泥沙,岂能言而无信?谁叫当初没有深思熟虑?

过去,国行似乎没有如此干预过,就算有,也没有如此公开。倒是有点担心,此例一开,以后海外还敢与我国谈并购吗?印尼方面,会不会因而对在当地的我国企业百般刁难?

华尔街灾难, 道德败坏导致


这是Mandy邮寄来的文章,转贴如下:

“美國保守派基督徒表示,美國文化已走入「地獄」,致使美國經濟及華爾街金融市場墮落至此。

這項觀點在美國引發共鳴:道德敗壞及缺乏責任感的作為,促使銀行業及信用創下自一九二九年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危機。

這也說明了,何以可以左右共和黨的保守派基督徒,對七千億美元的紓困案不滿。房價大跌、消費及家庭負債攀升,是美國當前危機的主因之一。宗教保守派以為,此危機來自於道德淪喪。傳統家庭瓦解,離婚普遍及恣意縱情文化當道,促使社會漠視個人責任。由於文化強調即時行樂(例如濫用信用卡消費),更造成了儉約勤勉等傳統價值觀喪失。”

佛陀说:每项事物必有“成住坏空”。

我们应该是来到了一个“坏劫”的时代吧!

Saturday, October 4, 2008

7000亿美元不通过,8500亿美元通过? (2)


星期五,美國眾議院终以263對171票通過8500億美元(约3兆马币)的新版救市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布斯的共和黨議員反對多过支持,是108票对91票,反而是民主黨较多支持票,是172票对63反对票。对比周一的投票率,共和党是66支持票对133反对票,民主党是140支持票对95反对票。两次投票,支持救市的共和党议员都明显地比民主党议员少。

道瓊斯一度升約300點,但收市反跌157点,报10325点。可见市场对政府的救市方案仍然不具信心,一周下来,道琼斯仍然跌了818点。

Friday, October 3, 2008

淡马锡就是要把BII卖给马银行(2)


周五复牌,马银行早市下挫,跌了40分至新低6.5元,此乃在预料之中。

如之前所说,投资者并不认同此次收购事件,而事件在一周内一波三折,从撤消到放行到重新谈判到最后对方愿意大减价,如果没有最后的突变,马银行完全放弃收购,周五复牌,马银行不是回跌,应该回升才是。

随着大幅减价马币7.6亿元,有关收购就物有所值了吗?未必。黄氏DBS说还是贵,对比之前的4.7倍BII的账值,现在还是超过4倍;一般上,印尼的并购账值只是在2至2.5倍之间。

副首相说,有关决定早在全球经济危机前已经达成,双方已签署备忘录,因此不能取消。言下之意,有关交易不能撤消,只好退其次要求减价。

他也说:这纯粹是项商业交易,由马银行自行决定,政府没有插手。虽说政府没有插手,国行此次高调干预,就令人感觉非比寻常。

副首相也说,收购印尼第五大银行,对马银行是一项有利的交易。然而,从周五复牌即遭市场猛烈抛售迹象来看,虽然价钱获得回扣,投资者还是不认同有关交易。

财政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当的


一家华盛顿研究机构The Center for Economic and Entrepreneural Literacy(CEEL)在一项调查结果指出,美国逾八成国会议员没有商业、经济或金融领域的正式教育背景。仅14%议员拥有经济相关领域学位,其中6.7%经济学。

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与其高级成员,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和其高级成员只有法律学位,但都没有经济、商业和金融方面的教育背景。要由这些人来通过7000亿美元后又涨至8500亿美元的救市方案,想想真是有点不放心。

当然,没有相关学位并不等于对经济一无所知,如我国前首相敦马,他是专业医生,在金融风暴期间兼任财长,把国家带出了难关。但不是每个人像敦马,他的继承人也兼任财长,意想东施效颦,结果弄巧反拙,反把国家推入了水深火热之中,不止经济一团糟,不管在哪一领域,可说都无一事成。

CEEL说,调查显示,美国人普遍缺乏经济知识,人人债台高筑,使用未来钱,在某个程度上,是造成当前信贷危机的罪魁祸首。

虽说钱是身外物,但若理财不当,不止自己受苦,也会连累身边家人。有许多个人问题、家庭悲剧,不都是因钱财而引起的吗?

所以从小就教孩子要懂得理财,灌输他们经济知识,不管情况如何,至少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国家大事也是一样。老实说,要当财政,不能仅靠智囊团,自己必须具备金融经济方面的知识才行,否则你怎么知道人家在讲甚麽,你怎样做决定?

财政不是只把帐目或预算做出来而已,还要会严守把关,不准组织把钱财挥霍乱用,当然自己也不可监守自盗。所以以前我就常常说,不管是在政府或社团组织都好,财政不是人人都可以当的。

同样,上至首相,下至后座议员,都必须具备最基本的经济与金融知识,同时也要灵活应用,至少在面对像目前的经济危机时,我们不会束手无策,也不会死背书,弄巧反拙。

Thursday, October 2, 2008

7,000亿美元不通过,8,500亿美元通过?


刚刚读到新闻,说美國國會參議院(Senate)10月1日周3晚以壓倒性的多數票,通過修訂後的7000億美元救市方案;修订后的救市方案总金额将扩大到8500亿美元。不过,这项方案还需在周5提交到众议院(House)表决。

心里感到困惑,如果7000亿美元都不获通过,反而是扩大后的8500亿美元获得通过,那岂不非常的无厘头?

报导说,新方案附加了两项内容:延长一些企业和中产减税措施;和将联邦存款保险上限从10万提高到25万美元。据说因为这两项内容照顾到中产阶级,所以可能会获得一些众议员的支持。

且看周5的最新进展,大马时间应是周6清晨。

Wednesday, October 1, 2008

淡马锡就是要把BII卖给马银行


马银行收购印尼银行事件,经过多番折腾,原本已经第二度告吹,但对方第二次减价,使收购事件再次柳暗花明,峰回再次路转;除非再有最后一分钟的变化,马银行收购BII股权,今次应该成为定局。

最后还是成功收购,对马银行是好或不好?周五复牌的股价走势,将可见到投资者的反应,相信还会继续滑跌。之前,马银行要求暂停交易两天,加上另两天公共假期,总共停牌四天。

上周五期限过后,马银行没有答复,淡马锡主动减价2.4亿新元或马币5.7亿元,但不获马银行接受,经过谈判,淡马锡同意减价3.2亿新元,等于约马币7.6亿元,也就是说,马银行收购BII的总成本已减至大约马币42.6亿元,比之前的48亿元低了11%。为何不是减7.6亿元,是因为马币已比半年前贬值。

值得注意的是,对方一再愿意减价,可见淡马锡急于卖掉有关股权,尤其是当前全球金融动荡,要另找买家,尤其是愿意支付如此昂贵的价钱,恐怕只有马银行,退而求其次,就算减价或给予7.6亿元回扣,卖方还是赚得焯焯有余,何况当前市价也随市场下滑,淡马锡必须确保此项买卖得以成交。

以收购成本减11%计算,若没有算错,马银行全面收购BII股权总价86亿元将减至76亿元,也就是说,马银行将能节省10亿元。

印尼当局放宽的条件是,马银行若在两年后脱售20%股权面对超过10%亏损,限期将可以延长;10%等于8.6亿元,可以说,卖方考虑到马银行因脱售而面对的潜在亏损,所以愿意作出上述回扣,但这并不表示马银行的潜在亏损仅在此数。

根据侨丰估计,有关投标献议价与印尼银行的估值出现高达48%巨额差幅,等于多付了近一倍的价钱,就是多付了41亿元。比较之下,完全放弃收购计划的话,最多也只损失4.8亿元。

问题还是,当初为什么要出那么昂贵的价钱呢?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