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7, 2013

非法移民留下的後患

非法移民調查皇委會本周繼續聽審。

叫人眼界大開的是,原來離這兒不遠的吧巴,不知何時建了三所非法印尼學校,雖然當地縣官已經稟報給教育部,教育部至今都未採取行動。

一個小小的吧巴鎮,竟然悄悄建起了三所印尼學校,可以想像那裡的印尼人口有多少,而且他們應該都已在那裡定居,所以才能建校。

吧巴縣官伊曼阿里供證時說,這些學校是根據印尼教育課程教學,每天早上唱印尼國歌。

伊曼阿里說,當局未有行動,相信是受到了庇護。

該區的違章屋區,有非法駁電駁水活動,也受到了政治人物的保護,那裡甚至有政黨的支部辦事處。

畫公仔不必畫出腸,是哪個政黨在那里設立支部,只要稍微運用邏輯推理就可以想到。

針對這,吧巴區的州與國會議員不可推卸責任,他們是阿都拉欣伊斯邁(州)和羅斯娜(國會)。後者是巫統女青年團團長,在新內閣當工程副部長。

前首長章家傑供證時也不認同重發身份證,或如進步黨所建議發出沙巴身份證就能解決非法移民的問題。

原因也如我之前提過的,包括對方可以用假文件來申請新身份證啊!重發身份證,不等同將他們的身份合法化,證實他們的合法身份嗎?

不過,最令人咋舌的,是來自拿篤縣官朱基菲納昔的供證。

他說,在蘇祿軍入侵兩周前,拿篤警區主任早就知悉,并告訴他不可將消息洩漏出去,他也只好遵從指示。

如果拿篤警區主任早半個月前就已知道蘇祿軍將入侵本州,那更“上頭”的人知不知道?

如果這位警區主任可以告訴拿篤縣官,相信他也會告訴其他人,因此,知悉蘇祿軍將入侵本州的,應該不止他們兩人。

總之,蘇祿軍入侵事件雖已告一段落,其實還有許多疑團未解。

當時的內長希山慕丁若非獲得假情報,便是太掉以輕心。

記得他說那些蘇祿軍都是一些手無寸鐵的老弱殘兵,所以要給他們足夠的空間與時間,以尋求最佳解決方案。

結果呢?白白犧牲了幾條寶貴的生命。

還有很多匪夷所思的供證內容,明天再繼續與大家分享。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