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4, 2012

慕以丁沒有叫他,是廖忠萊自願跟進

廖忠萊說見了副首相後,馬華就受委跟進關丹復辦獨中事宜。

還說“大門仍未被關閉”。

老實說,我對此說有些懷疑。

有可能嗎?前一天才斬釘截鐵表示“無能為力”的副首相,在馬華署理總會長趁出席內閣前匆匆那麼一敘,就能叫副首相改變主意,要求他跟進此事?

廖忠萊這麼具有說服力嗎?

根據新聞報導,那只是廖忠萊自說自話,看起來更像他的一廂情願而已。

從內容讀來,我絲毫看不出慕以丁有要改變主意的意思。

慕以丁沒有叫他,是廖忠萊自願跟進吧!

好吧,且看這一跟進,還要跟進多少年。

問題是,慕以丁要馬華如何跟進此事?

他本身就是教長,決定權在他自己。

難道他貴人事忙,需要馬華部長時不時來提醒,以跟進此事?

這方面,我們在朝的華裔領袖們的確是做得不夠,難怪一直給人詬病。

畢竟,這也不是今天才忽然間冒出來的課題,想必之前各有關方面都曾“跟進此事”,包括向慕以丁之前的教長們,只是都沒有下文。

現在是輪到慕以丁當教長。

老實說,至今還未看到他做出甚麼成績來。

別的先不說,單單英語教數理課題方面,他就處理得一塌糊塗。

不久前還大言不慚,說我國的教育水準還比英美等國高。

但時隔數周,又說希望他國能夠來提高我國教育水準。

既然我國教育水準還比其他先進國厲害,那還需要這些先進國專家來教我們嗎?

是不是語無倫次,自相矛盾?

然後,爲了“合理化”他拒絕復辦獨中的行動,他竟然搬出教育法令政策歷史協議等一大堆道理來。

但他就無法合理解釋爲什麽又有那麼多國際學校和其他私立學校冒出來?難道這些就不受教育法令政策和歷史協議所限制?

單單這點,教長還欠華社一個道歉。

因為,如大家所說的,既然教育法令允許民辦教育,獨中不就是民辦教育之一嗎?

如果可以允讓其他私立學校建立起來,爲什麽獨把獨中排除在外?

走筆至此,讓我想起敦馬幾天前又玩弄種族課題,指華教人士是極端分子,專門趁大選將到,以母語和華教課題來威脅政府。

虧他還做了我國22年的首相,竟然還說出這種話來。

你說,究竟誰是極端份子?究竟誰在玩弄種族課題?

答案都在大家各自的心中。

4 comments: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阿lie。。又来这一套了。

广东人讲的“信佢一成,双目失明”。

小頑童@nottyboy said...

如果他們做的好的話,人家就不用在大選前"威脅"他們了.再說,如果自己做的好的話,何必每每大選前打派糖果,大灑金錢?更不怕人家"威脅"了啦

A Johor voter said...

I totally agree with vour comment. Why must Muhyiddin asked this Liar to follow up.If he did that he is slapping himself because a day earlier he said he has no power. Another point this is not a new issue and what is that to follow up ?This is a clear cut case the BN is trying to prolong the issue and drag on until the election. They knew that their action will cost them a lot of Chinese votes.I wish to say it loudly here with or without approving the school, my family and I already make up our mind never vote for BN!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魏家祥去了哪里?为何要卫生部长廖仲莱向木鱼钉提醒独中问题。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