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4, 2012

飛入尋常百姓家

本來不想再寫馬航亞航事件了,但今天讀到兩則相關報導,覺得又有話說。

第一則新聞是首相提到政府將成立一個“國家民航理事會”,以協調國家民航政策和處理民航事務,包括處理馬航、亞航和大馬機場公司問題。

然後他說:撤銷換股計劃獲得雙方員工歡迎,但為了國家經濟利益,馬航和亞航有必要繼續合作,只是以新的模式進行,並透過三項可合作之領域來進行合作。

三項可合作領域,應該就是昨天提到的維修、採購和培訓合作。

但我仍舊想不明白,為何“雙方員工”僅反對換股計劃,卻不反對原本的CCF合作協議。

從另一則報導,我大概看到了端倪。

在另一則報導,馬航工會主席阿里斯阿茲說:如果亞航領導層兼任馬航董事,將使馬航蒙受損失。

此話怎解?

他舉了一個例子:假設馬航有意把到麥加朝聖的機票定在1000元,亞航可能提供更廉價的機票。

我不懂他的意思是什麽,是指東尼如果也兼任馬航董事,原本定價1000元的馬航麥加朝聖機票會被東尼調得太低而讓馬航蒙受損失,還是指亞航會推出更廉價的機票而導致沒人買馬航的機票?

其實,自從面對亞航的競爭,馬航不也有推出廉價機票了嗎?

再者,亞航票價一直來也比馬航的便宜啊!

所以,東尼是否兼任馬航董事,那應該不會構成上述兩個例子的問題啊!

我的意思是說,這位工會主席所提的例子,是現在馬航就已面對的問題,而不是預見東尼加入馬航董事局後而將產生的問題啊。

爲什麽這位主席不往馬航本身的問題作檢視呢!

比如說,爲什麽馬航無法提供比亞航便宜的機票?爲什麽馬航的運作成本和開銷都比亞航來得高?

還記得很多年前,亞庇吉隆坡機票是昂貴的800元左右。

那時馬航是唯一的航機,機票昂貴不說,服務更不可恭維,難怪MAS也被謔稱為Mana Ada Service的簡寫。

當時民間都一直要求降低東西馬票價,但馬航的回應就是國內航綫毫無錢賺,無法降低東西馬航綫票價。

但當亞航進來,以超低票價提供服務,讓“人人可飛”,馬航亂了手腳,遂有了Maswing和Firefly。

正應了: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多麼的貼切!

記得當時馬航還有一句廣告語「金碧輝煌」呢!

如果亞航以廉價機票可以賺錢,爲什麽票價昂貴的馬航卻無法賺錢,還要虧損?

這點是如何都說不過去的。

還記得馬航訂購的椰漿飯每包成本高達80元嗎?

所以說,馬航無法賺錢,不是機票票價的問題,因為當時它做的是壟斷生意,收費高昂,沒有理由不賺錢。

既然問題不在收入,那一定是成本出了問題。

爲什麽不往成本方面下手,反而是怕票價被降低?

難道工會主席沒有聽過競爭力,不懂薄利多銷等經營之道嗎?

一味只要受到保護,又如何能夠與人競爭?

難怪不止馬航,很多GLC,長年都要受到政府的保護。

如果員工都有這樣官僚主義的mentality,我想這家公司要賺錢都幾難了。

也許,這也是爲什麽很多GLC都不賺錢吧!

所以,當我讀到首相說有20家GLC總共為政府帶來平均每年78億元的紅利和50億元稅務,我就很好奇,那是哪20家GLC?

可惜納吉沒有把名單報出來,但肯定馬航普騰等不包括在內。

這20家GLC所帶來的盈利,抵得上其他上百家年年虧損的GLC嗎?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