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9, 2008

新三国演义 不是魏蜀吴


这里要讲的三国不是古时候的魏蜀吴,而是现代东盟国里的马新印三国,就是有关原应在上周五成交:马银行向新加坡淡马锡收购印尼银行BII股权的课题。

孔子「言必信、行必果」,做生意也讲求信用,然而在这变化多端、风云不测的时局,人与人之间好像都已经不怎么讲信用,君不见信口开河、出尔反尔的事件层出不穷,高官优柔寡断、朝令夕改的决策,更令人民难以适应,高官丝毫不以为然。

上星期和大家谈到,为促成有关交易,印尼从原本拒绝变为放宽有关收购条例,国行从撤回改为重新批准有关收购,上周五是最后限期,但当天忽然又出现变数,因为国行在最后一分钟忽然改变初衷,要求马银行检讨被认为过高的收购价格,以避免造成重大损失。

有关收购价过高,市场早在三月就已议论,认为马银行以4.5倍的市值献购太昂贵,何况当前经济危机重重,半年前的评估如今是否还适用?马银行股价也因此再跌至新低;国行却后知后觉,在重新批准短短几天内又收回,马银行在成功争取印尼豁免条件后忽又节外生枝,造成无法在限期届满前接受淡马锡的献议。

针对此,淡马锡自动减价2.4亿新元,等于马币6亿元,还高过马银行所将损失的4.8亿元按金,若非收购价太贵,淡马锡岂肯减价那么多?也可见淡马锡急于脱售股权的紧迫性。问题是,马银行为何愿意付出这样一个昂贵价钱?难道当初没有经过深思熟虑、没有精准核算就匆促敲定购买?

随着这项最新发展,可以说,有关交易已确定告吹,马银行在此次事件损失4.8亿元按金,不幸中的小幸,否则可能损失更多。

觉得国行如此高调插手银行交易是件不寻常的事。国行立场反复,在过去非常少见,这次批准又反悔事件,笔者猜测可能是因为最近换了新财长,自然要重新评估。

大家记得大选后,马银行前总执行长即被委任为首相署部长吗?收购BII事件,与现任总执行长无关,因为那是前总执行长时期决定的。

一回国会辩论,在即席问答时间,和驸马很有默契似的一问一答,完美得天衣无缝,因此当场被民联质问,答案是否早就准备好的?

我国与邻国的关系也非常奇妙,就像是一对欢喜冤家,表面上好像不和,为许多事情争争吵吵,可是转一个身,有许多大宗交易,对象似乎还是淡马锡。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