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7, 2008

一粒橄榄球的故事


要多谢Edwin和女儿的同学,终于把访客次数和时钟挂出来了。访客次数的图案是女儿选的,时钟的图案是我选的。

选了一个橄榄球时钟,觉得它好特别,而且与众不同,因为球都是圆的,唯橄榄球恰如其名,像一粒橄榄是椭圆形的。

说到橄榄球,使我想起一件很久以前的事情,可以说是一个故事,故事是有关一位同事的弟弟。这位同事的弟弟在美国念书,有一年回来,跟我们一同到对面岛去玩。他就带了一粒橄榄球,一直找人陪他玩,可是我不是运动型那种,也不会玩橄榄球,所以没陪他玩。

他回去美国后,才听他姊姊,也就是我的同事C说,他回来,其实是要和他父母谈他的婚事的。原来他在美国爱上了一位日本同学,可是保守的父亲不允许,说将来如何和媳妇沟通?

这位C同事的弟弟不听父亲的劝说,最后还是和日本妹结婚了,C还把他的结婚照拿给我们看,当然是郎才女貌。每一对新人的结婚照,不都是这样子甜蜜恩爱的吗?

原本以为天长地久,王子和公主从此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大概有两年后,却听C同事说起她这位弟弟和他的香港太太要回来探望年迈的父母,心里就好生疑惑,C的弟弟不是和日本妹结婚的吗,为什么却变成了香港太太?

一问之下,才知道C的弟弟和日本妹结婚后没一年就离婚了,第二年认识了一位香港妹,情投意合之下,就和香港妹结婚了。

可见缘份真是奇妙,当初C的弟弟在家人尤其是父亲反对之下,不顾一切地和日本妹结婚,如此争取得来不易的婚姻,原该特别珍惜,却没想到最后以离婚收场。当初的坚持,就变得没有意义了。

讲回这位C同事,自我离职之后,就很少看到她了,几年后,听说她到纽西兰去深造,有一年回来,还约了一班旧同事见面,之后就逐渐失去联络了。

也是许多年后的事情,有一回遇到C的好朋友L,她说要告诉我一件秘密,叫我千万不可讲出去。

原来那时的女生也时常对男生评头品足,喜欢偷偷为对方做红娘。当时青春年少,一班同事朋友时常相约出去玩,其中还有一位叫Z的男同事。有一回,一班姊妹想为C和Z穿针引线,但C一口就拒绝了,她还加了一句说:要选Z的话,我不如选K。K是谁?K就是我啦!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其实,我倒觉得C和Z蛮相配的,C为何会不喜欢Z?真是奇怪。

许多年后,我已“名主有花”,Z终身未娶,L远嫁到英国去,C还在遥远的纽西兰。不知她是否已找到了她的如意郎君?让我在此深深的祝福她。

1 comment:

edwin said...

这篇文章,显示您现在的身份是荒野狼了对吗?呵呵。

荒野君何不用名草有主?冬虫草,猪笼草这类名草都是身价与功效兼备,不逊色于一众名花。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