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3, 2008

流给母亲的血


这是我大约在十年前写的一篇稿,曾刊登在第14期慈济月刊,因为找不到那期的月刊,所以特别张贴在此留做纪念。

过去,原本每年每三个月定期捐一次血,但是在几年前,血库忽然有个条例,说凡在某某期间曾在英国住过若干年者,皆不可捐血。原来那段时期英国有疯牛症,当局大概是担心我们把疯牛症的病菌带回来吧。

可是回来都有20多年了,就算是带菌者,难道还会存在我体内吗?虽然不是很服,为防万一,我还是乖乖地听话,自此也就没有再捐血了。

这篇稿,也是为我母亲而写的。


“捐血能救人一命,不但無損己身,還能促進體內血液的新陳代謝。做善事,又能增進健康,何樂不為?在慈濟月刊讀到上人說過︰捐血就等於是在報答父母恩。為什么呢?因為我們的身體是父母給的,把流在我們體內的血,輸到別人身上,救人生命,不就是父母的功德嗎﹗

想起自己,從小都很怕打針,因為怕痛,更別說捐血了。每當有捐血運動,見到朋友或同事們那么勇敢地排隊驗血的時候,我總是提不起勇氣來讓醫務人員在我的手指頭上扎一針。一直到六年前,我家四姐因為動手術而需要輸血,我只好硬著頭皮捐出了我生平的第一包血。

然而,最令我耿耿于懷的,卻是在三年前,母親因病入了醫院,隔天,做護士的三姐突然打電話來,說母親需要輸血,叫我立刻到醫院去。由於當時是上班時間,我的工作情況不允許我離開崗位;於是,便吩咐我的一位外甥先去輸血。當時心想:母親需要不止一包血,遲些我再去輸第二包血。

上人說得不錯,世界上有些事情是真的不能等。沒有想到,我永遠都沒有機會把我的血輸給母親,因為醫生認為她再也不需要輸血了。幾天后,母親出院了,不是因為她已病愈,而是因為醫生說她得的是末期胃癌,與其在醫院內等待往生,不如讓她回家安度余生。就這樣,母親在幾個星期后的一個午夜往生了。

沒有把握因緣,及時輸血給母親,可說是我終身的一個遺憾。此后,在潛意識裡,我便下了決心要時常捐血。我捐血的堅強意愿,讓我克服了心理對打針的那種恐懼感。

也因此,在慈濟愛心捐血運動那天,我再次毫不猶豫的讓醫務人員把針管插進我的血脈。只要可以救人,這一點點的痛,又算得了甚么呢? ”

3 comments:

Super Saiyan 3 said...

俺的左手血管細小,每每捐血時總是流流停停,護士姐姐總是時時調整針筒,流一會兒,又停了,手裡還一下鬆一下緊地握著小圓筒。。。。痛徹心扉。也是陳年往事了。

edwin said...

里卡士的慈济中心启用后,我每隔三个月就去捐血。这几年来,好像只错过两次而已。前天我也有去捐血。

我觉得,像我这种人,除了一年捐几次血之外,对社会是没有什么贡献的啦。所以每次我都尽量抽空捐血。

KangHwa said...

上星期天刚刚出门去了,所以没到慈济去。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