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3, 2017

假如新闻是假的........

财长首相几次抨击有“某些人士”、““不爱国人士”、“散播假新闻和错误讯息的人士”,导致国油和沙地Aramco的交易差一点告吹。

这名“人士”是谁?纳吉一直没有点名出来。但这一次,他直指是一名“国家前领导人”。谁是这名“国家前领导人”?画公仔就不用画出肠来了。

他说,就因为他是国家前领导人,所以让很多人信以为真。

至目前为止,还未读到这名前领导人的回应。

究竟纳吉口中的“某些人士”是这名“前领导人”还是另有其人?这之前,大家都以为“某些人士”是国油CEO祖基非,因之前他发表了国油有足够资金也不知有外资参与RAPID计划的言论,所以他的嫌疑最大。

(请参阅《某些人士不爱国》20170320)

很凑巧,昨天,国油脸书上载了一段4分钟长的影片,便是有关当天(28/2)双方接受记者的访谈。

先是由沙地能源部长卡立(Khalid Al-Falih)表示对此次的合作表示高兴bla bla bla,接着一位女记者发问两个问题。

一是既然RAPID工程已经开跑,为何半途又和Aramco合作(joint venture)?二是在之前的洽谈间,Aramco有没有要从该联营计划退出过?

第一个问题,相信也是大家心中的一个疑问,如祖基非透露过的,国油有足够的资金,工程已经进行了六成,现在才来找JV伙伴,实在不寻常。

第二个问题,记者显然也读到了早前的报道,那便是,沙地Aramco在进行了一项可行性研究后结论是计划的利润不可观,因此宣布退出该计划。

先由Aramco CEO阿明(Amin H Naseer)回答第二个问题。出乎意料之外,他却说双方三年前就已开始洽谈,这期间Aramco从未考虑过要退出该计划。

噢?那之前Aramco退出的报道,难道是假新闻?

那第二财长佐哈里证实有关报道也是假的?

接着由祖基非回答记者的第一个问题。他说,国油参与JV计划不是什么新闻,可以和Aramco合作更是感到荣幸,而且对方将确保提供长期性的原油供应,双方可以在这个区域和这个领域一起发展。

哦?那之前祖基非指国油不需要和外资以及没听说要和Aramco JV的报道都是假新闻?

如果都是假的,为何当时不见当事人出来否认呢?

再如果如Aramco CEO卡立说的,Aramco从未考虑过要退出,为什么财长首相又不断重复指说有人要破坏双方合作,导致对方几乎撤资呢?

大家口供前后不一,是不是很奇怪?

“前领导人”会不会回应财长首相的指控?等着瞧。

https://www.facebook.com/petronas1/videos/10154733082758171/

Wednesday, March 22, 2017

是不是因为财政很烂?

年度的追加预算又来了!这一次,财政部追加30.81亿元,主要是批给七个单位和部门。

这七个部门/单位分别是:教育部(2.98亿元)、交通部(2.16亿)、卫生部(1.04亿)、妇女部(1.28亿)、外交部(2,413万元)、选委会(6,278万元)和另外22.48亿拨入法定基金(Statutory Fund)。

财政部也另外要求通过批准一项9.9亿额外拨款,作为去年发展开销的追加预算。

去年也有这笔额外3.9亿的发展开销,意即今年这笔追加发展开销涨了2.5倍,报道笼统地说是用在经济社会和基本行政开销上。

算起来今年追加总额其实应该是55.18亿(30.81+9.9+14.47),其中的14.47亿是无需寻求国会通过的。

竟然还有无需国会通过的开销?报道指这些开销包括:公务员退休基金(14.24亿)、国家元首拨款和王室津贴(818万)及司法薪资调整(1,466万)。

这次的追加预算是由副财长奥斯曼(Othman Aziz)提呈的,不是财长首相。

请注意,无需国会通过的最大部分开销是给公务员退休基金(KWAP)的拨款,单单这个项目就占去了99%。

我不懂为何这部分无需经过国会通过,是不是因为这些都是必须支出,所以无需通过?

好像有点不对吧!如此岂非可以在这些项目上无所节制?

去年也有这样一项给KWAP的拨款,数目是22.9亿,叫担保开销。拉菲兹质疑因为KWAP面对财务困难,所以才需要政府拨款。

记得吗,KWAP借了40亿给1MDB的子公司后来变为财政部子公司的SRC,其中4,200万却去了MO1在阿马银行的私人户口?

(请参阅《SRC借钱未还,KWAP获拨公款》20160330)

SRC的账目只做到2012年。前天,财长在国会书面报告,稽查师Deloitte有意辞去SRC的稽查工作,所以SRC的账目至今都还未做出来。

不止如此,去年Deloitte不也不愿稽查1MDB的账吗?

真够荒唐吧!两家官联公司,一家当时还是由财长首相亲自当顾问主席,另一家直接由财政部掌管,几年的账竟然都做不出来,也没有稽查师愿意稽查它的账。

1MDB最荒谬,所谓Big 4的四大稽查楼都先后稽查过它的账目却也先后辞去工作,可见这家GLC的账目真的大有问题。

说离题了。总之,去年拨与KWAP的22.9亿和今年的14.3亿款项加起来37.2亿,不知和KWAP借予SRC的40亿贷款有无关系?

说回追加预算案吧!其实还是老课题,便是自2009纳吉接任首相以来,每年两次都惯性的追加预算,一次在三月一次在九月,已经成了常态。

去年三月的追加预算是33亿,如果加上另两项额外追加则是60亿,算起来今年的追加比去年略少。

(请参阅《尽量追加,反正有GST........》20160325)

问题是,为何每年都要追加两次预算?是不是因为有人不会做预算,年年都超支,所以才要在后来再追加回来?

那我可以说,这位每年都要追加预支的财政真的做得很烂,既然做不好,早就应该换人做了!

让我们逐一看看各追加项目。

除了法定基金拨款,最大项目便是教育部的2.98亿拨款。相信这笔拨款也包括拖欠华校的5,000万在内。

这5000万华校拨款,也不过占了教育部此次追加的六分之一。但,为什么还未拨出来呢?

交通部的2.16亿预支,其中7,837万是MH370的搜救经费,去年则用了5,824万。

卫生部的1.04亿预支是用在支付医院支援服务。

妇女部的1.28亿开支则为残障人士、贫穷家庭和乐龄提供社会经济援助。

外交部2,413万元开支是为应付因马币贬值所造成的海外大使馆营运开销增加。

选委会6,278万元预支是在去年的砂拉越州选(6,000万)以及半岛大港和江沙的两个补选(278万)。

Tuesday, March 21, 2017

又是中国公司?

自从普腾五年前被私有化下市后,似乎就很少写普腾了。

虽然私有化,业绩并未见有好转;为此,政府去年还提供了一笔15亿低息贷款,有没有帮助到?若有帮助到就不需忍痛求售了。

倒是不明白,如果第二国产车Perodoa可以赚钱,为何普腾数十年来仍然面对亏损,叫人民不断为它买单?

被赛莫达的多元资源(DRB)私有化后,亏损也未见减少,叫母公司也吃不消,终于公开叫卖。

之前就有报道说中国吉利集团(Geely)有意收购普腾51%股权。

读到这里,可能你在心里喊道:又是中国公司?问题是,可能这家中国公司都不敢买它。

月初的时候,吉利不是放话说放弃收购普腾,不买了?

什么原因?吉利董事长李书福说:普腾管理层“朝三暮四”,今天这样,明天那样,一直改变计划。

吉利董事长李书福是那样说的。奇怪普腾至今都没有作出回应,对吉利的“拒购”无动于衷。还是,它已找到另一个潜在买家?

其实是还有另一个潜在买家,便是法国的标致雪铁龙集团(PSA),但,它也已转为收购通用汽车(GM)旗下的Opel了。

普腾最后花落谁家?目前仍是个未知数。

另一厢,轮到也是中国公司的中粮集团(COFCO)受邀收购FGV股份。

消息一出,FGV股价立即冲破了2元水平。

报道称,另一潜在买家也是属于赛莫达的贸易风(Tradewind)。

无独有偶,贸易风和FGV旗下的MSM同是国内进口白糖的duopoly垄断商。

但FGV CEO查卡里亚否认与贸易风洽谈,那就只剩下中粮是唯一的洽谈对象了。

希望FGV不会像普腾那样“朝三暮四”,拖拖拉拉的,否则中粮等得不耐烦也“拒购”的话,那就白费心机了。

根据资料,中粮是“全球领先全产业链粮油食品企业,年经营量达1.5亿吨,种植、食品、加工、包装、地产等业务遍布140个国家。

该集团拥有11家上市公司,7家在香港上市,其余4家在中国内地”。

垦殖民对这件事情怎么看?我很好奇。

Monday, March 20, 2017

某些人士不爱国

当读到财长首相痛斥“某些人士”不爱国,向沙地政府提供不实资讯,导致我国差点失去沙地国油Aramco的巨额投资时,我还以为他又在针对着反对党指桑骂槐。

纳吉这番言论,就证明了Aramco之前的确曾宣布退出国油的边佳兰RAPID计划,却在两三个星期后又配合沙地国王的亚洲行,前来我国签署高达310亿美元资金的合约,70亿美元的RAPID计划亦在其中。

当时还有高官驳斥沙地Aramco撤资传言乃无的放矢,这位高官就是来自本州的首相署EPU部长阿都拉曼达兰。他说双方谈判从来不曾中止过。

白纸黑字,难道传统媒体也在报道假新闻?不可能吧!

那纳吉痛斥的“某些不爱国的人士”是谁呢?不管之前或现在,都未曾见反对党人士,包括拉菲兹或潘俭伟在内,公开反对过沙地Aramco投资国油的RAPID计划。毕竟,有外资进来是件好事,反对党不可能对每件事都为反对而反对吧!

纳吉说,沙地政府是因为接收到我国处于政治风险级别的错误资讯,指我国不稳定、公积金局接近倒闭,以及政府无能力支付购公务员薪金等等,才说要退出。

有位博客Ganesh找出了《星报》之前报道,国油CEO旺祖基非(Wan Zulkiflee Wan Ariffin)曾对沙地Aramco宣布从RAPID计划撤资的报道表示诧异。

他说,对方根本没有参与计划,怎可说退出计划?

旺祖基非也强调,从第一天开始,国油就已宣布有足够的资金为RAPID计划融资,我们不需要也不会依赖外来资金,何况目前我们的工程已做到了60%,成本在预算内,提炼厂预计可在2019年完成,跟着就兴建石化部分。

原来RAPID已经建成60%,国油资金也足够,那为什么还要沙地政府投入70亿美元呢?70亿美元,等于马币约310亿,难道又乘机为1MDB填债?

不可能吧,我认为沙地不会注资,而是以Aramco的IPO股份或以原油代替。

这点在上两篇的文章里曾提到,很高兴看到博客Ganesh也这么认为。

可见国油CEO本身都不认同让Aramco参股,还说国油有足够的资金,不用外来资金参与。他甚至不知道Aramco曾表示要参股,才会问:为何一个没有参与计划的公司突然说要退出?

看来,邀请沙地国油参股是纳吉政府本身的意思,之前可能没有知会过国油,国油CEO才会说不知情。

然后,他还在沙地国王率团前来签约的前几天开记者会发表上述言论,似在说给财长首相听。

纳吉口中的破坏分子,莫非是他,不是反对党?可是,签约当天,旺祖基非不是代表国油,而且还笑得非常开心?

提笔至此,让我觉得好像在看一部侦探推理,如何也不会想到纳吉首相指的“不爱国者”,可能就是国油的CEO。

我倒担心祖基非会因此丢官。

http://sahathevan.blogspot.my/2017/03/petronas-ceo-wan-zulkiflee-may-be.html

http://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7/02/22/petronas-clears-the-air-on-partnerships/#M5rs4Gy0OD6tJ4th.99

http://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7/02/25/let-petronas-do-its-job/

Friday, March 17, 2017

沙地无现金投资?

沙地国油Aramco和我国国油Petronas签的合约,根本没有提到70亿美元投资数额?

根据Aramco网站新闻,里边只提到双方签署一份买股协议(SPA),以允许Aramco参与国油在柔佛的RAPID股权计划。也没说各持50%股权。

我很好奇,为什么是叫买股协议(Share Purchase Agreement),而不叫什么联营协议(Joint Venture Agreement)?

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Aramco将投入的资金数额,只说Aramco将提供大部分的原油供应,而国油则提供天然气、能源和其它供应。

那70亿美元这个数字何来?是我国政府自己透露的。

那昨天怎会有新闻报道说,沙地政府要求打折5亿美元?

所以我一开始就觉得,沙地可能会以交换股权方式来参与国油RAPID的投资,即以本身Aramco上市的IPO来换取RAPID股份,如此的话,沙地根本就不会有资金进来,反而是我国持有对方Aramco的股票了。

另外一个可能,便是Aramco将以提供原油方式来取代。昨天提到对方将负责提供最少70%原油进口,但协议则是“大部分”的原油供应,即是有可能超过70%。

RAPID等于成了Aramco的长期固定客户,沙地何乐不为?

再加上对方要求在销售和管理有“话事权”,可以说,两者合作,其实对Aramco比较有利。

这也难怪,大家记得上回我曾提到,Aramco在进行一项可行性研究后,已经宣布退出RAPID计划了吗?第二财长佐哈里也证实了这点,却在短短两三个星期后峰回路转,Aramco由沙地国王亲自率团来和国油Petronas签约。这个变化是不是太快太突然了呢?

如果我方不给对方一些甜头,对方会“回心转意”吗?

而今,对方还说要一年后才要进一步洽谈呢!

想想也是,当今油价低迷,沙地政府为何还要到海外投资在油气领域?根本都不用急,沙地急的是要将Aramco挂牌上市筹募资金,那才是重点。

http://www.saudiaramco.com/en/home/news-media/news/saudi-aramco--petronas-sign-share-purchase-agreement-for-equity-.html

今天还要谈另一件事,便是有关我国糖价。

消费部长韩查说,我国从泰国进口50%白糖,但我国糖价还比泰国便宜,而且才涨了11分,所以人民应该感谢他不是埋怨他才对。

这又是什么逻辑?因为50%白糖从泰国进口而我国糖价仍然比泰国便宜所以就要感谢他?

我曾提到,当今原糖价格和2013年原糖价格其实相差不远。

昨天,潘俭伟以数据驳斥韩查的说法,指根据全球原糖价格,我国零售白糖应该降价而非涨价。详情大家可以看这里:

http://www.theedgemarkets.com/my/article/%E6%BD%98%E4%BF%AD%E4%BC%9F%EF%BC%9A%E7%99%BD%E7%B3%96%E7%90%86%E5%BA%94%E9%99%8D%E4%BB%B7%E8%80%8C%E9%9D%9E%E8%B5%B7%E4%BB%B7?type=%E6%96%B0%E9%97%BB

Thursday, March 16, 2017

谁最需要钱,谁就输了!

安奴亚慕沙澄清,他被冻结玛拉主席职务,统考课题只是原因之一。

我觉得它连原因之一都不是,因为那是后来的事。之前,公款买车、赞助球会和澳洲卖楼等丑闻才更严重。

承认统考只是他个人立场,何须停职这么严重?何况,之前他不也说过他是种族主义者吗?

今天来谈上市油公司蚬壳(Shell),因为有股友问:为什么这家公司不见了,是不是除牌了?

Shell没有不见,也没有停牌或除牌,它已经换了一个新名字叫Heng Yuan(恒源)。

至于油站迟些也会换招牌,就像上次Esso卖给Petron也是隔了好一段时间才把油站换上新招牌。

为什么换了个中文名字?它不是荷兰公司吗?

的确,但它已将大马臂膀卖给这家中国公司。不止大马,它也脱售了它在全球的其它炼油资产,包括挪威捷克英国法国德国等国。

恒源是在去年以6630万美元(当时约马币2.75亿元)收购蚬壳的51%控制权。

(请参阅《油价暴跌,两只油股却大涨》20160202及《Shell只值1.80元?》20160203)

EPF和国投(PNB)也持有Shell股权,所以它也可以称为半个GLC。

连Shell也卖给中国公司,不知那些种族分子怎么看?当然他们也无可奈何,毕竟Shell的大股东是外国公司,它爱卖给谁就卖给谁,否则,他们大可叫国油买Shell的股份啊!

问题是,自从油价大跌,国油已经减少投资,怎还会把Shell买过去?

最近的边佳兰炼油和石化综合发展计划(RAPID),还需沙地阿拉伯投入70亿美元收购一半的股份呢!

说到RAPID计划,签约才不过半个月的时间,沙地政府就要求国油至少5亿美元的折扣!即是说,收购价减至65亿美元以下,至于股权是否仍然保持50%?那就不得而知。

然后,沙地的资金要一年后才能汇过来。可是,RAPID不是随时可能已经开始动工了吗?如果一年后沙地变卦,那怎么好?总不能工程半途喊停吧!

此外,对方也要求在销售和管理方面有“话事权”,以及提供至少70%的原料进口。

为了取得资金,相信国油不得不接受Aramco的要求吧!最怕是如我上次说的,与其把70亿美元折扣后的65亿美元资金带进来,沙地改为要国油认购Aramco的上市IPO当contra,国油要如何是好(请看《没有提到26亿捐款》20170301)?

沙地也有它的议程,那便是将其国油公司Aramco上市筹资,但它投资我国国油RAPID计划也需要资金。

对沙地政府来说,哪个计划比较重要:沙地Aramco的上市计划,还是我国的边佳兰RAPID计划?谁最需要资金,谁就输了!

Wednesday, March 15, 2017

别玩统考了!

安奴亚慕沙似乎在党内受到党僚孤立。

昨天旅游部长纳兹里才驳斥他被对付是因为他支持统考的说法,今天他的乡村部长“上司”伊斯迈也反驳他的言论,说他是因为涉嫌滥权才被停职,不是因为他支持统考。

说的也是,如果因为挺统考就要被对付,除了如纳兹里说的他也挺统考,表明支持统考的国会议长班迪卡也是巫统党员,他们也应该被对付才对啊!

足见安奴亚只是借统考过桥,以转移民众对他受反贪会调查的视线。

他在一月间忽然没来由的宣布吉隆坡大学承认统考文凭,却被伊斯迈否认,就可见一斑。

这就是为何我说,独中统考是一枚政治棋子,需要时就被利用到淋漓尽致,尤其是现在大选将近,这不是吸引华裔选票的一个绝佳手法吗?当然,大选过后,统考课题又会被丢在一边,等候下一回再来操作,永不嫌过时,也不会过时。

可见,巫统内部正在闹分歧。目前可以确定,纳兹里和伊斯迈在同一阵线,安奴亚则在另一边,有谁和他站在一起?

当安奴亚被宣布冻结玛拉主席职的时候,纳吉首相曾开口说,安奴亚仍然是巫统宣传主任。言下之意,他虽被冻结官职,党职并未受影响。纳吉首相是不是和安奴亚在同一阵线?

根据此逻辑,难道纳兹里和伊斯迈在和纳吉首相搞敌对?

在被冻结官职期间,安奴亚也说了句耐人寻味的话。他说,如果纳吉首相下台,巫统不会因此变得更强大,反之只会让该党更脆弱及垮台。

他甚至意有所指,说党必须要有一定程度的纪律,但纳吉首相太过容忍了,像慕以丁、沙菲益和慕克力这些人早就应该被开除。

话语之间,安奴亚处处都在维护着纳吉,一个问题在我脑海浮起,安奴亚被暂停官职的时候,纳吉首相有没有事先被知会?否则,纳吉就不会冒出“安奴亚仍是巫统宣传主任”这句话了。

而的确,之后安奴亚便是以巫统宣传主任身份拜访董总等人。董总是不是被利用,甚至可说是无端端被卷入了巫统内斗?

看来,巫统内部现在暗涛汹涌,似乎不太平静,大家不妨走着瞧。纳吉为何要高调找哈迪“合作”,原因可能即在此。

还是读到“回教党因行动党而壮大”的言论。觉得这些人真是太高估回教党了。

之前就说过,如果真的壮大,回教党又何须向巫统“靠拢”?

在我看来,两党都需要对方,以宗教之名互相“壮大”,纳吉指示贾米尔和阿莎丽娜支持哈迪法案动议,甚至欲接过转为政府法案,这项庄舞剑的伎俩,大家看不出来吗?

国阵华裔党一直怪行动党“壮大”回教党,却看不到巫统和回教党在狼狈为奸,为何不去向巫统/纳吉兴师问罪,以阻止回教党更进一步“壮大”呢?

频频向行动党开火,却不敢向巫统开声,岂非自取其辱,承认本身在国阵内已完全没有地位?

我不是行动党党员,身为这个国家的华人,看到国阵华裔党在国阵内表现如此懦弱,却对反对党恶声恶气,强词夺理,我只能摇头叹气。

Tuesday, March 14, 2017

统考是一枚政治棋子

昨天写着写着写离题,忘了提重点,那便是:安奴亚慕沙说他的玛拉主席职务被冻结,是因为他认为统考应该受到政府承认,所以才会在党内被人对付。

他说,因为他发表支持独中的立场,有人觉得地位受到威胁,深怕被取代,所以才制造罪名将他拉下马。

当安奴亚宣布吉隆坡大学接受统考文凭作为入学资格时,第二天乡村部长伊斯迈就出来否认。安奴亚说的人是谁?此人身份已呼之欲出。

不过,安奴亚大概搞乱了吧?统考课题会如此敏感吗?我以为巫统内部对“独中统考”根本就是个不屑讨论的课题,怎会引起内部的纠纷?再如何“敏感”,也不至于导致某人的职务被冻结吧?

安奴亚不是因为吉兰丹球会捐款丑闻而被冻结职务的吗?那与“统考文凭”何关?他却说“统考课题”是导火线,好像巫统内部忽然很重视这个课题,对支持统考人士来说,该喜或忧?

今天看到报道说,安奴亚的滥权案已完成调查。反贪会已将调查报告交予副检察司,以决定下一步行动。

这下一步的行动,可以随时,也可以是无限期。你懂我的意思。

(无独有偶,最近被反贪会查出家藏300万值的金条、现金、外钞、名表和名牌包包的乡村部秘书长阿里夫(Mohd Arif),也是玛拉副主席。)

这倒引起我一个疑虑,安奴亚是真心为统考争取政府的承认,或只是要转移大家的视线?

统考课题是不是被人利用成个人/党部内斗的课题,成了一枚政治棋子?

所以,若说安奴亚是因为支持统考而遭到政治迫害,我是100%不相信的。

别忘了这之前,除了他和柔佛王储的个人恩怨,玛拉子公司曾遭爆料在澳洲炒楼牟利,多名玛拉高层被停职,他却安然无事。此次停职事件,与炒楼丑闻有无关联呢?

(请参阅《MARA醜聞在澳洲曝光》20150623)

民政党副主席刘华才称安奴亚为一名开明的领袖,会不会言之过早?安奴亚支持统考的立场,会不会来得太突然了呢?

刘华才说,统考课题不应被人政治化或被有心人利用,作为他们政治内斗的工具。

一向来,统考课题不一直就是一项政治课题吗?

旅游部长纳兹里对安奴亚的控诉不以为然,他说他自己也支持承认统考,为什么他又未被人对付?

这又引起我的一个疑惑。既然巫统里边有不少人表明支持承认统考,为什么他们不将他们的支持付诸行动?那不是皆大欢喜了吗?

Monday, March 13, 2017

国会议程第7项和第21项

来自本州的国会议长班迪卡上个月回乡时说,他个人赞成政府承认统考文凭,如果有人提出相关动议,他会考虑纳入国会议程(请参阅《你可以喊到牛回家》14/2)。

于是,行动党东马黄仕平和半岛倪可敏联手提呈动议,议长却将之列在会议第21项。你说,这项动议获得国会讨论的机会有多高?我说机会是零。

虽然哈迪提呈的《355法案》列在第7项,我的感觉是他又会像上次那样在最后一分钟撤回,或由政府接过在下季国会重新提过。

如果一个回教法案都可以这样玩,你觉得国会会对“统考文凭”认真吗?

已被冻结玛拉主席职务的安奴亚慕沙最近也高调公开支持“承认统考”。一月间,他宣布玛拉属下的吉隆坡大学(UniKL)接受统考成绩,他这项宣布却被乡村部长伊斯迈否认,所以吉隆坡大学究竟承不承认统考?似乎没有确定,因为安奴亚后来就被冻结玛拉主席职务。

虽然如此,他却一本正经地以巫统宣传局主任的身份拜访董总以做“亲自了解”。

(请参阅《最后一里路,要看一个人的成就》15/2)。

这次,他说他将在本周的国会会议提出统考事宜,希望“政府和董总可以达致解决方案”。

之前他是指他将向巫统和内阁提呈报告,何以现在改以在国会提出?是不是因为没有获得其他巫统领袖支持,包括乡村部长伊斯迈等人,所以不得不改在国会提出,好做为下台阶?

其实,安奴亚忽然公开表示支持承认统考,背后是否具有政治动机?这是很值得人怀疑的。

大家记得前年的916红衫集会吗?那时候,安奴亚连同至少另五名巫统正副部长再加马六甲前首长阿里鲁斯旦参与集会。

在集会上,他承认自己是一名种族主义者,还问那有什么问题,华人和印度人比他更种族主义(请参阅《泰莱大学惹上了马来主义者》20150923)。

还说要不是马来人的大方,怎会让华人印度人在这里成为公民bla bla bla。

一个承认自己是racist的高官,如今却高调支持承认统考,如此180度的态度转变,很难令人接受。

他后来否认有说过自己是racist,说是记者断章取义,他只是要捍卫本身族群权益和关爱本身族群,这与西方定义的“种族主义”不同。好另类的“种族主义”。

很多人以为916大集会是由如今“大红大紫”的嘉玛举办的,安奴亚澄清说,其实主办单位是“马来武术协会”(PESAKA),马六甲前首长阿里是该会会长,他和阿里才是集会的负责人。

的确,PESAKA后来在财长首相公布财政预算案的时候获得200万拨款(《Karma.补选.华人猪》20160609),相信就是做为“奖赏”。

嘉玛应该也获得“奖励”,否则他不会越演越落力。去年他曾公开派钱给他的600名大港区部领袖,每人1,000元,说是为了奖励他们在补选期间努力助选;还说本来要带他们到杜拜去旅游的。

600人,每人1,000元,总数就是60万大元;如果这600人去杜拜旅游,更不止60万大元。但这笔钱从哪来?

说离题了。但,说不定这些事件都互有关联,谁知道?反正每逢大选要到,“统考课题”就会被重新提出来炒作,这次由安奴亚负起使命,对他来说,只是更换角色,从玛拉主席身份改为巫统宣传局主任吧了!但,他要如何说服他的同僚?

Thursday, March 9, 2017

朝鲜劳工在砂拉越

昨天提到砂拉越警方扣留了37名工作准证逾期的朝鲜劳工,今天读到砂首长阿邦佐哈里补充,实际人数是140人不是37人。

即是说,在目前176名在砂州境内工作的朝鲜劳工当中,有多达140人工作准证已经逾期。

为什么他们或他们的雇主没有为他们更新准证呢?砂首长没有说明。

可以想象,假设没有发生这场马朝外交风波,这批百多名朝鲜劳工可能还是继续留在砂州逾期工作。至于是不是真正有在工作,还是如半岛李正哲的情况那样,只是挂个名?那就不得而知,也值得怀疑。

阿邦佐哈里说,该州现在不知怎么做,因为两国互禁对方公民离境,而这批140名朝鲜劳工因逗留逾期变成非法劳工,必须遣返离境,因此必须等候联邦批准。

但,东马沙砂两州的移民事务不是由各州处理的吗?砂拉越应该有能力也有权力处理此事,这次却变成联邦事务,是不是有点矛盾?

不说不知,原来砂拉越是唯一进口朝鲜劳工的州属,首长透露他们分别受到七家煤矿公司聘请。

我又长知识了,砂州不止有煤矿,煤矿公司至少也有七家之多,而且他们都不约而同的聘用朝鲜劳工,难道其他外劳都不屑做这类工作?

昨天阿邦佐哈里说他们也参与建桥和水力发电等工程,但有媒体指他们只在煤矿工作。

为什么仅砂拉越聘有朝鲜劳工?阿邦佐哈里说这就要问那些公司了。

朝鲜政府会轻易让其公民到海外工作吗?这点我很怀疑,难道朝鲜政府不怕他们变节投奔他国,或寻求政治保护?还是他们到海外去是因为另有任务在身?

那在其他国家的朝鲜公民人数多不多?还是他们选择我国,是因为我国最来者不拒?

一个金正男之死,这才让我们知道,原来我国和朝鲜关系匪浅;但随着这次关系闹僵了,这段“友情”还维持得下去吗?

纳吉首相说不会和朝鲜断交,那为何又硬碰硬,以牙还牙?

之前看到我国几位部长态度恶劣,语气极尽傲慢,如今就一下子静下来了!

总警长更不知所云,说什么要在大使馆外等五年。

唉,我国的官吏水平,就到此为止。

Wednesday, March 8, 2017

大马和朝鲜不寻常的密切

以前,北韩/朝鲜给我的印象就是:它是一个遥远、饥荒、穷苦、领导独裁、与世隔绝、与他国对立、也不受他国欢迎,百姓可以为他们的领导人哭得死去活来、自我孤立的国家。

若非发生金正男命案,我还不知原来我国和朝鲜的关系是这么不寻常的密切。

这样的一个国家,我国怎会愿意和它来往?

早在2013年,当读到我国的精英大学(HELP)授予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一个名誉经济学博士学位的时候,心里就很纳闷,这所大学和朝鲜/金正恩有什么交情,为何颁一个名誉博士学位给他?难道他知道我国有这么一所大学,曾迢迢千里捐一笔巨款给这所大学?

该校校长陈德鸿说,颁博士学位给金正恩,是因为“要搭桥接触朝鲜人民,并协助他们”。

还说是大学的一项荣誉和历史事件。

这样一个理由,如何和金正恩的博士学位连系起来?我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一个国家经济本身就很糟糕,人民活在贫穷线下,吃不饱穿不暖,可见它的领导人对经济学根本就一窍不通,凭什么资格当经济博士?

金正男命案发生后,媒体报道有朝鲜学生在该大学读书,想到当年金正恩获颁博士学位,我想我大概明白了。

但,除了经济学,难道没有更适当的科系了吗?

然后,大概是三年前的事吧,砂拉越发生煤矿意外,当中有朝鲜劳工。

这也很让我感到意外,因为一直以为砂拉越只有丰富的油田,不知道原来也有煤矿。

此外,朝鲜公民这么容易出国找工作的吗?是不是要经过特别批准才可出国?

那时据说有将近300朝鲜人在我国工作。

看到砂拉越新首长阿邦佐哈里昨天透露,该州目前有170多名朝鲜劳工,除了煤矿业,他们也参与建桥和水力发电等工程。

如果砂拉越有170名朝鲜劳工,其余130名朝鲜劳工应该是遍布其他州属了。

今天砂州移民局却逮捕了据说逾期逗留的37名朝鲜人,他们以旅游签证(又说不用签证?)进来我国工作而遭逮捕。

不知这37人是不是包括在所知的170人?

我国在70年代和朝鲜建立外交关系,并在10多年前互设大使馆。不止如此,我国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无需Visa签证即可入境朝鲜的国家;同样,朝鲜人民进来我国也无需签证。所以我不明白为何媒体说那37名朝鲜人以旅游签证进来我国。

朝鲜的高丽航空还曾在2011-2014年期间直飞来往我国首都;朝鲜人民来我国工作也罢,但我不知我国人民飞去那里又干嘛?

还有几则有关待在我国朝鲜人不可思议的新闻。

一则是指一名已经待在我国有两年的嫌犯李正哲,他是“受聘”于一家本地公司,但公司老板和其它员工却从来没有看见他,因为他从来没有上班。

公司老板说,李只是通过其公司申请工作准证,但不在他公司上班。不知警方有没有找这位老板问话?

另一则新闻,指有朝鲜特工在我国开军火公司,但总警长已作出否认。

是的,若非媒体报道,你会以为这是一些教父电影的情节,你会相信这类事情会发生在我国吗?

简直不可思议。

Tuesday, March 7, 2017

保护谁的利益?

昨天写政府将每周公布油价顶限时,提到大马竞争委员会(MyCC)。

无巧不成书,今天就读到MyCC针对上述措施的报道。

出乎意料之外,MyCC认同贸消部的做法,说顶价机制并不违反竞争法令,因它将能使油价降低,进而提升业者的竞争力。

和贸消部长韩查的说法一样。

但,就如同我昨天说的,油价未必因此获得降低,如果业者达成协议,一致把顶价订为零售价,那也是有可能的。

业者不是有个公会,如果他们真的那么做,MyCC会对付他们吗?

就拿最近大马普险公会(PIAM)的case来看,PIAM及其22家普险公司成员“因违反2010年竞争法令第4条文”被罚款2.14亿元,觉得MyCC的裁决是很牵强和无理的,何况PIAM是根据国行的指示而行事,那国行是否也应该被罚? 

PIAM成员因和大马修车厂商联合会(FAWOAM)统一汽车修理零件价格和工资,被MyCC裁决为垄断行为。针对MyCC此举,国行和PIAM表示失望,因为消费者的利益已严重受到影响。

详情这里就不提了,大家可以看新闻报道。

我倒是对2.14亿的罚款数额感到好奇,MyCC是如何算出来的?

根据MyCC解释,它是根据22家普险公司在违反期间的全球营业额算出来的,本来应该罚总额的10%即21.4亿,但它只开罚1%;言下之意,这个罚款已经算少了!

问题却是,PIAM只和本地的修车厂商达致共识,并非在全球的做法(说错请指正),如果罚款要根据其收入,那不应该只是以它们在我国的收入为准吗?和它们在其他国家的营业有何关系?这点我就不懂了。

可能过后也察觉其裁决有误吧,其主席Siti Norma Ttaakob昨天澄清说,罚款只是一项拟议决定,不是最终决定,它们有30天时间提交书面申述。

那就看30天后,MyCC会不会取消议决吧。

不过,觉得MyCC不该对PIAM统一车厂收费和贸消部制订油价顶限存有双重标准。若说PIAM的做法是垄断行为,贸消部制订全国统一油价,无论是不是顶价,不是更严重的垄断行为吗?何以被罚的是PIAM,贸消部的举措反而受到赞扬?MyCC是不是没有看到重点啊?

PIAM因为车厂索偿过高引起争议而和FAWOAM达致协议,这也是为了保护消费者的利益。

另一厢,人民要求公布油价计算法,贸消部却推出每周顶价机制,这不在转移人民视线吗?

政府的诚意在哪里?所以我说,相比之下,政府才是违反竞争法令的“佼佼者”。

Monday, March 6, 2017

人民还在痴痴的等

人民还在痴痴地等国内油价计算方程式的当儿,贸消部长韩查忽然宣布:从四月起,政府将每周调整汽油顶价。

他说,这将更贴切地反映市场油价,人民也更有机会以低价买到汽油。

更贴切反映市价,这点我同意,但是否实际价格就不很确定,因为政府至今都未透露所公布的油价是如何计算得来的。

至于人民会因此有机会买到更便宜的汽油吗?那也未必。

这项文告其实还包含两项讯息。一是它告诉你政府将从每月改为每周调整油价一次;二是政府从此宣布的是汽油顶价而非零售价,意即油站业者可自行决定汽油售价,但不可超过政府所设定的顶价。

你看,人民只要政府公布如何计算油价,结果却是实施汽油顶价制度。

这次,消费者没有吵,却轮到油站业者呱呱叫!因为他们认为,这项措施将引起他们同行之间恶性削价,最后导致很多油站因此倒闭,最终只由数家大公司垄断市场。

这个说法让我纳闷。首先,他们不是有个业者公会吗?我倒是担心他们会不会因此被竞争委员会(MyCC)对付,就像最近大马普险公会(PIAM)被对付那样。

其实,现在的零售价不就是所谓的顶价吗?业者不能卖高过这个价格,既然有个公会,公会在照顾成员福利下,相信必会制订所认同的油价,而这个油价很可能就是政府设定的顶价。

我反而担心在油商的lobby下,政府会蓄意把顶价订得比之前高,好让油站业者有“竞争”的空间。

如此一来,消费者还是没有因此受惠,这就看政府要照顾业者的福利,还是因此更加重消费者的负担。

韩查部长说,政府制订顶价,零售价是否低于顶价,或是否透过其他优惠方式给消费者,由油商自行决定。

记得许多年前,油站不就以赠品方式来吸引消费者吗?可见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倒觉得与其给予优惠或赠品,不如直接减价更实际。

人民有兴趣知道的,是政府如何计算每月/每周的油价,当中,政府抽多少税?

Thursday, March 2, 2017

油价不起糖价起

油价不起糖价起?这一招声东击西,贸消部的手段也太高明了!

其实,早在去年11月,就已预告大家,白糖也要起价了(请参阅《白糖也要起价》20161124)。

那时,白糖垄断商MSM以成本涨马币贬为由,向政府申请调高白糖零售价顶限30%;意即如果批准的话,白糖每公斤2.84元可调涨到最高3.70元。

不懂贸消部有没有批准30%涨幅顶限,从昨天开始,糖价悄悄起了11分至2.95元。

接下来,咖啡店面包店会不会也酝酿起价?相信那迟早也是难以避免的事吧!消费者能够怎样?除了吃少一点喝少一点节省一点,又能够怎样?

看回头,从郭鹤年时代距今约10年期间,糖价从当时记得是每公斤1.30元至现在的2.95元,涨幅是惊人的127%!那时候,糖价停留在1.30元好长的一段时间,据说糖王后来被逼把白糖生意卖掉,从那时起,糖价就有起不跌了。

贸消部花了差不多三个月时间来批准白糖涨价,我想是与MSM在上个月公布的财报有关。

根据《The Edge》报道,MSM第四季净利大跌77%,从前年同期的6,126万元跌至1,439万元;但营业额从6.64亿元升26%至8.38亿。

全年净利则从前年2.75亿跌56%至1.21亿,营业额仍长15%,从23.1亿增至26.6亿。

营业额增而净利跌,意即成本走高。

是不是因为净利跌,所以贸消部终于批准MSM白糖起价?那就要问韩查部长了。

然根据《星报》报道,原糖成本目前每磅19.38美分,与2013年时的19美分其实相差不远。

上一回白糖起价,就是在2013年,由财长首相提呈次年预算案时宣布的。那时候,政府取消白糖每公斤34分的补贴,造成糖价即刻从每公斤2.50元涨34分至2.84元。

既然原糖价格这三年来仅涨了微不足道的0.38美分,怎说成本大涨呢?

那就剩下马币贬值的问题了。

那就来算算,马币在这段期间贬了多少。未大幅贬值之前,马币约3.4兑一美元,目前4.4元,贬了30%。

MSM要求涨价30%,是不是基于这个原因?

那当原糖降价的时候,又不见得它申请跌价?

的确,这样的情形曾在2013年时发生。那时,厂商虽有政府津贴,国内糖价仍比国际糖价贵出70分,连工业用的白糖也比津贴白糖便宜20分。

于是,贸工部解释说,我国原糖是透过长期合约(LTC)方式供应,以稳定价格。为了“稳定”价格,结果糖价只涨不跌。

(请看《白糖价格:不是政府补贴,而是人民倒贴》20131008)

走笔至此,让我想起一直让我困惑的一个问题,那便是,政府将油米糖等日常必需品列为统制品,究竟是为了保护老百姓利益,还是为这些垄断商牟利?

做生意必有盈亏,为什么这些垄断商一旦业绩亏损或盈利下跌,就能做为理由调涨物价?

我国不是有个竞争委员会(MyCC),它的职责便是禁止厂商垄断市场吗?为什么政府又好像在保护着这些厂商呢?

看来MyCC应该改名叫MyAnti-CC(反竞争委员会)或MyMC(垄断委员会)才对。

Wednesday, March 1, 2017

没有提到26亿捐款

昨天预测油价保持不变,结果如是。

但为何仅柴油反升5分?难道柴油成品价比两个RON高?这就有劳消费部长韩查来为我们解惑了。还是,国阵宣传局会再出来讲话?

油价调涨50%后,价格仍比我国低逾半的沙地阿拉伯,其国王率团来访我国的四天期间,一直期待有人会向他确认26亿捐款一事,结果没有。

本地记者不敢提,难道外国记者也不敢问?

当事人也没有向他亲口道谢,他也没有主动提出该事。

我以为那才是安排沙地国王官访我国的最大目的,至少做戏也要做十足。

整个四天流程,没有提到26亿捐款,让我觉得有点anti-climax。

如果26亿真是来自沙地的捐款,这不是还纳吉一个清白的大好机会吗?为什么白白错过?

26亿捐款,到底有没有?既然美国DoJ有证据显示它来自1MDB,我想沙地国王觉得还是明哲保身好了。

沙地国王率团来访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据报载,其国油公司Saudi Aramco和我国国油(Petronas)签署了逾70亿美元(约马币311亿元)的投资合约,双方將各持柔佛边佳兰综合炼油中心的石油提炼和石化综合发展计划(Pengerang Refinery And Petrochemical Integrated Development,简称RAPID)的50%股权。

这则报道让我读得很混淆,因为在两三个星期前,媒体已经报道,这家沙地Aramco“已经退出边佳兰投资额高达270亿美元(马币约1197亿)的计划”,有关消息当时还获得第二财长佐哈里的证实,怎么在短短两三个星期后,却由沙地国王亲自率团来签约,只是投资额从270亿美元缩减至70亿美元?

上网去找相关新闻。根据《华尔街报》当时的报道,原来Aramco在经过进行一项可行性研究后,结论有关计划并不能带来可观的回酬。这也难怪,当前油价低迷,回酬率必然也大不如前。

另一厢,我们的国油却急需至少72亿美元来推动该计划项目。

可能就是这样,经过一番讨论后,双方终于同意Aramco將RAPID的投资额从270亿美元降低至现在的70亿美元吧!

但是,这家Aramco的资金何来?

油价低迷,国家收入逾70%靠油收的沙地发现钱不够用,被迫在2015年第一次举债,发售40亿美元债券。

对沙地政府来说,40亿美元不多,为了筹募更多资金,最后只好将Aramco这家官联公司的5%股份挂牌上市,所欲筹募的资金是惊人的1,000亿美元,兑成马币就是4,440亿!

1,000亿美元是多少?听起来很抽象,它是前面一个1后面跟着11个零。

还是很抽象?1MDB的马币500亿债务约115亿美元,那1,000亿美元就是1MDB债务的9倍,就假想是9个1MDB所欠的债吧!

1,000亿美元是个庞大的数字。马云的阿里巴巴2014年在美国挂牌上市的IPO也只有250亿美元,Aramco的IPO数字就是阿里巴巴的四倍!

衰老的81岁沙地国王除了官访我国,还要到印尼、汶莱、日本、中国、马尔代夫、约旦等国家去,为的就是替Aramco的IPO寻找买家。

让我突发奇想,既然我国请求Aramco不要撤资国油RAPID计划,沙地若counter offer,要求大马认购Aramco的股权,那也是有可能的。

最后的成交,应该就是两方contra,既Aramco投资70亿美元在国油RAPID计划,我国认购Aramco的部分IPO,也是70亿美元。

如此contra下来,你说RAPID的70亿美元到底由谁出资呢?

沙地只需交出70亿美元等值的Aramco股票,我国却需交出真金白银的70亿资金呢!

Aramco仍将持有50%的RAPID股权,大马却只持5%的Aramco股份。

你说,在这场跨国交易上,究竟谁是真正的赢家?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