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4, 2017

华小5,000万拨款的迷踪

前天提到财政部追加预算30.81亿,其中2.98亿是给教育部的预支拨款。

这笔拨款应该也包括拖欠华校的5,000万元在内,但,为何第二财长佐哈里周一在国会发言时说,这笔5,000万拨款仍未交给华小?

佐哈里说,由于财政部去年只为华小准备1,650万元,而负责援助华小的社会领袖坚持要5,000万元,所以这笔拨款未曾发出。

所以不是因为华小应得的5,000万元被挪去了赈灾,而是华裔领袖拒绝接受被缩减的拨款。

也有可能其中3,350万元被挪去了赈灾,所以只剩下1,650万元给华小。

问题是,这些拨款可以挪来挪去用的吗?每年预算案里不是已经有个供灾难用的急难拨款了吗?为何会用到教育部的学校拨款?为何每次都往华校拨款打主意?难道华校拨款可有可无?还是华裔领袖没有积极去申请/争取?

再说,赈灾和教育根本是两回事啊!

根据佐哈里的说法,1,650万元已经在教育部手里,教育部另外申请3,350万元额外拨款,财政部仍在考虑当中。

也就是如之前教长马茲尔(Mahdzir Khalid)说的,财政部未必会答应补回余额给华校,现有的1,650万,有多少拿多少,要不要随你。

但教育部已经追加高达2.98将近3亿元的拨款,看样子3,350万余额并不在其中,因为佐哈里已说要不要批还在考虑中。

从追加到的2.98亿元,教育部要发放5,000万给华校是绰绰有余,为什么不能先“挪”出来呢?

如果华小的去年拨款还未拨下来,为何副教长之一的张盛闻却坚称华小5,000万拨款已经陆续发放?这笔钱如果不是来自教育部,又是来自哪里?

我想,若不是佐哈里的资料不update,便是有人没有说实话。

根据张盛闻21/3日的文告,他只澄清说“马华领导层曾和财长首相详谈,首相也答应把1,650万元增加至5,000万,所以我们在今年26/2日开始分发拨款”。

张盛闻的澄清,似乎越澄越不清。

首相只是口头答应,但照第二财长佐哈里20/3日在国会的说法,财长首相似乎还未指示他把华小拨款提高至5,000万呢!

既然如此,何止5,000万未发放,连原先被缩减的1,650万也未发放,如果马华自上个月26日就已开始分发拨款,这笔拨款数额多少?又从何而来呢?

这当中是不是有人没有说出真相,所以越说越离奇?

顺便也就提一提近来似乎又热起来的统考课题。

昨天读到高教部长伊德里斯祖索说,高教部愿意和董总商讨统考事宜,条件是董总愿意将考试交给国家考试局处理。

高教部长这番话,真是离晒谱。如果独中考试交国家考试局处理,那还能叫统考么?

他还提出五大理由为何政府不承认统考,不外是独中教学未依据国家基本课程、统考不是由教育部国家考试局评分、马来文程度和历史内容和SPM的不一致,以及国立大学的入学条件是要SPM的马来文优等和历史科及格。

五大理由其实还是围绕在马来文和历史科目。

但这些不都是人为的吗?

倒是想知道,政府大学也收海外学生,他们肯定没有SPM,政府大学难道也要他们先取得SPM马来文优等和SPM历史及格吗?肯定不是。

既然海外学生可以根据他们的考试成绩进入我国政府大学,为什么独中生就不可以呢?

说到历史科,可以多一些世界各国历史和本地历史,不要只是专注在阿拉伯和回教文明史吗?我们又不住在阿拉伯,为何阿拉伯历史似乎比我国历史更重要?

想不到的是,土权主席伊布拉欣阿里也说要开圆桌会议来讨论承认统考事宜。他说“我们必须甩开政治与种族观念,依据学术与专业角度来谈论此事”。

虽然我不知此事和土权何关,但他言下之意,好像准备接受统考,并将会议的最终方案推荐给政府。

有没有受宠若惊?

至于之前说要在国会提呈动议的安奴亚慕沙,最近动作特别多,也有点反常。

他前天宣布不竞选大马足总会长职了,昨天他又宣布一项公开作文比赛,奖金高达一万元,作文题目:“林吉祥被指是种族主义者、反回教及52年的独裁者,真的吗?”

他对统考的支持,还有没有下文?我倒很有兴趣知道。

这最后一里路,希望不是一条很长可能永远都走不到也走不完的一里路。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