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30, 2017

RUU355:新朋友哭,旧朋友笑

因为有过70年代的惨痛经验,聂阿兹在世时,几次千叮万嘱其党员不可听信巫统,不要和对方“同流合污”。

聂阿兹还在时,回教党领袖还不敢怎样放肆,只能与巫统领袖偷偷摸摸,直到聂阿兹去世后,哈迪等人才明目张胆起来。

后聂阿兹时代的回教党忘记了聂阿兹的教诲,也不再记得那段惨痛的历史,以回教之名,哈迪公开和纳吉abang adik,让大家看傻了眼。

这当中,回教党有没有受到“利诱”?《砂拉越报告》声称有证据显示,有人收了9,000万元捐款。有人当然否认。

回教党前副主席胡桑做出同样指控,宣传主任纳斯鲁丁说要告他,但至今都未见他有任何进一步的行动。

回教党领袖到底有没有收了9,000万捐款?如今依然是个谜。当对某件事无法确认的时候,那就学一些专业人士说的,给对方benefit of the doubt吧!

你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了吧?昨天晚上,纳吉首相突然宣布,为尊重国阵共识,政府不会在国会提呈355修正法案了!

这意味着,355法案将保留为私人法案,由议长决定要不要接受动议。

班迪卡议长?他还不是奉命行事,像当初首相署的两位部长阿莎丽娜和贾米尔那样?

如果说是以“共识”为由,那不是应该先开会达到共识后才来决定要不要接纳成为政府法案吗?为什么是先对外公布政府将接手,然后才来说因为没有达到共识而放弃?

这个答案,最好由纳吉首相来亲自作答吧!因为才两个星期前,阿末扎希副首相不是才说不管怎么样,为了“新朋友”,政府一定会提呈355法案吗?

他口中的“新朋友”,指的当然就是回教党。为了“新朋友”,他觉得“旧朋友”要不要都无所谓了。

有这样无情无义的朋友,国阵里的其他成员党难道一点意见都没有?

不懂哈迪/回教党有没有如梦初醒,受骗的感觉?这两三年来的暧昧关系,如今忽然就此告终,在没有预告和预兆下被人抛弃,如今要如何去面对党里的江东父老?

谁说没有预告和预兆?当初聂阿兹不是早就警告过,千万不可听信巫统了吗?预兆?早在去年五月,当哈迪说要提呈私人法案动议的时候,我就说不会通过,那只是一场政治把戏,必要时就会拿出来玩一玩(《回教党的政治戏码》20160527)。

我还说那只是拿来吓吓老百姓,哈迪已被利用而不自觉(《回刑法之罗生门》20160601)。

甚至当纳吉首相表明将接过成政府法案的时候,我也预测那是两党合演的一场戏,最后还是会无疾而终,从两次动议都在最后一分钟被要求展延,就可看出端倪来了《哈迪法案无关回刑法?》20161128)。

昨夜的最新进展,可见我的观察正确。

所以昨天我就说了,政府口口声声说要接过355法案,却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及法案不影响东马和非回教徒等都只是据说而已,至今都没有获得证实。

也不是因为我厉害,其实,司马昭之心,路人早就看穿,只有哈迪和聂阿都等人懵然不知,还以为被巫统那么器重而得意洋洋,不可一世。

聂阿都身为聂阿兹儿子,为什么无法理解父亲那一番苦口婆心?聂阿兹对巫统咬牙切齿,甚至曾形容巫统为“流氓”和“魔鬼”,一定有他的原因。就算70年代他还是个小孩子吧,总该有听过父亲给他的叮咛,难道他都不曾去找出为什么?

目前还未读到回教党/哈迪的回应。

如此被人抛弃肯定是不好受,之前还态度傲慢,一副吊高来卖的模样,不屑与希盟合作,还威胁土团党也不可与希盟合作,如今岂非两头不到岸,在来届大选孤军作战?

没有了希盟,又没有了巫统的“合作”,回教党等于什么都不是。国阵里的华裔成员党,是谁“壮大”了回教党,现在看清楚了吗?

如果巫统可以如此玩转回教党,它也可以同样玩转其成员党。

阿末扎希不是说“旧朋友”不如“新朋友”,这样的“朋友”,还值得交下去吗?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