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 2017

油价不起糖价起

油价不起糖价起?这一招声东击西,贸消部的手段也太高明了!

其实,早在去年11月,就已预告大家,白糖也要起价了(请参阅《白糖也要起价》20161124)。

那时,白糖垄断商MSM以成本涨马币贬为由,向政府申请调高白糖零售价顶限30%;意即如果批准的话,白糖每公斤2.84元可调涨到最高3.70元。

不懂贸消部有没有批准30%涨幅顶限,从昨天开始,糖价悄悄起了11分至2.95元。

接下来,咖啡店面包店会不会也酝酿起价?相信那迟早也是难以避免的事吧!消费者能够怎样?除了吃少一点喝少一点节省一点,又能够怎样?

看回头,从郭鹤年时代距今约10年期间,糖价从当时记得是每公斤1.30元至现在的2.95元,涨幅是惊人的127%!那时候,糖价停留在1.30元好长的一段时间,据说糖王后来被逼把白糖生意卖掉,从那时起,糖价就有起不跌了。

贸消部花了差不多三个月时间来批准白糖涨价,我想是与MSM在上个月公布的财报有关。

根据《The Edge》报道,MSM第四季净利大跌77%,从前年同期的6,126万元跌至1,439万元;但营业额从6.64亿元升26%至8.38亿。

全年净利则从前年2.75亿跌56%至1.21亿,营业额仍长15%,从23.1亿增至26.6亿。

营业额增而净利跌,意即成本走高。

是不是因为净利跌,所以贸消部终于批准MSM白糖起价?那就要问韩查部长了。

然根据《星报》报道,原糖成本目前每磅19.38美分,与2013年时的19美分其实相差不远。

上一回白糖起价,就是在2013年,由财长首相提呈次年预算案时宣布的。那时候,政府取消白糖每公斤34分的补贴,造成糖价即刻从每公斤2.50元涨34分至2.84元。

既然原糖价格这三年来仅涨了微不足道的0.38美分,怎说成本大涨呢?

那就剩下马币贬值的问题了。

那就来算算,马币在这段期间贬了多少。未大幅贬值之前,马币约3.4兑一美元,目前4.4元,贬了30%。

MSM要求涨价30%,是不是基于这个原因?

那当原糖降价的时候,又不见得它申请跌价?

的确,这样的情形曾在2013年时发生。那时,厂商虽有政府津贴,国内糖价仍比国际糖价贵出70分,连工业用的白糖也比津贴白糖便宜20分。

于是,贸工部解释说,我国原糖是透过长期合约(LTC)方式供应,以稳定价格。为了“稳定”价格,结果糖价只涨不跌。

(请看《白糖价格:不是政府补贴,而是人民倒贴》20131008)

走笔至此,让我想起一直让我困惑的一个问题,那便是,政府将油米糖等日常必需品列为统制品,究竟是为了保护老百姓利益,还是为这些垄断商牟利?

做生意必有盈亏,为什么这些垄断商一旦业绩亏损或盈利下跌,就能做为理由调涨物价?

我国不是有个竞争委员会(MyCC),它的职责便是禁止厂商垄断市场吗?为什么政府又好像在保护着这些厂商呢?

看来MyCC应该改名叫MyAnti-CC(反竞争委员会)或MyMC(垄断委员会)才对。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