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8, 2017

政府才是背后的黑手

燃油价格自去年年底以来三个月连涨,导致今年二月通膨率按年高涨4.5%。

按年的意思是拿去年同期做比较,意即这12个月以来,平均物价涨了4.5%。

个别物价当然就不止4.5%,物价一向比半岛高的本州当然也不止4.5%。

统计局说,这是八年以来新高,主要是因为运输价格因油价走高而大幅升涨。

二月的运输指数涨了18%,是一月的一倍,一月涨了8.3%。

其实,运输成本调涨也是因为油价飚涨。佐哈里自己也说了,去年二月的RON95每公升1.75元,今年二月2.30元,一年涨了55分或31%,是运输成本涨幅的近倍,所以说,油价飚涨才是通膨冲破八年新高的罪魁祸首。

去年二月的国际油价与今年二月价格相差无几,何以国内油价这期间竟然涨了55分?

专家会告诉你说是因为马币疲弱所导致,但如我上回所算,根据马币的跌幅,RON95最多也应该是2.10元而不是现在的2.30元。

(请参阅《「油价经济学」?国阵策略宣传局最懂》20170203)

认真的第二财长佐哈里又出来说话。他说,政府将继续控制基本物品价格,以打击通膨。

他说有信心随着燃油价格获得下降,通膨也将减缓。

听他这么讲,将从明天开始每周调整的油价,肯定将会获得调降吧!

但,你认为已经调涨的其他物价会随着通膨减缓而降价吗?不可能的。

除了油价,因为政府已经表明将根据国际油价调整,但那也一直涨易降难。

佐哈里也自相矛盾,说原产品如原油的相关产品价格将不在政府调控的范围内。

燃油不属于原油或原产品的相关产品吗?

其实,对政府来说,要控制物价无厘头的飙涨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

反过来说,政府才是国家通膨率飙升的背后黑手。

不是吗?有没有察觉,最近一连串的物价调涨,都是所谓的统制品,包括汽油、食油、白糖,有哪一样不是?

食油涨幅最离谱,介于80-100%之间,与当年阿都拉时代油价一夜之间调涨80分同样的荒唐!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