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4, 2017

统考是一枚政治棋子

昨天写着写着写离题,忘了提重点,那便是:安奴亚慕沙说他的玛拉主席职务被冻结,是因为他认为统考应该受到政府承认,所以才会在党内被人对付。

他说,因为他发表支持独中的立场,有人觉得地位受到威胁,深怕被取代,所以才制造罪名将他拉下马。

当安奴亚宣布吉隆坡大学接受统考文凭作为入学资格时,第二天乡村部长伊斯迈就出来否认。安奴亚说的人是谁?此人身份已呼之欲出。

不过,安奴亚大概搞乱了吧?统考课题会如此敏感吗?我以为巫统内部对“独中统考”根本就是个不屑讨论的课题,怎会引起内部的纠纷?再如何“敏感”,也不至于导致某人的职务被冻结吧?

安奴亚不是因为吉兰丹球会捐款丑闻而被冻结职务的吗?那与“统考文凭”何关?他却说“统考课题”是导火线,好像巫统内部忽然很重视这个课题,对支持统考人士来说,该喜或忧?

今天看到报道说,安奴亚的滥权案已完成调查。反贪会已将调查报告交予副检察司,以决定下一步行动。

这下一步的行动,可以随时,也可以是无限期。你懂我的意思。

(无独有偶,最近被反贪会查出家藏300万值的金条、现金、外钞、名表和名牌包包的乡村部秘书长阿里夫(Mohd Arif),也是玛拉副主席。)

这倒引起我一个疑虑,安奴亚是真心为统考争取政府的承认,或只是要转移大家的视线?

统考课题是不是被人利用成个人/党部内斗的课题,成了一枚政治棋子?

所以,若说安奴亚是因为支持统考而遭到政治迫害,我是100%不相信的。

别忘了这之前,除了他和柔佛王储的个人恩怨,玛拉子公司曾遭爆料在澳洲炒楼牟利,多名玛拉高层被停职,他却安然无事。此次停职事件,与炒楼丑闻有无关联呢?

(请参阅《MARA醜聞在澳洲曝光》20150623)

民政党副主席刘华才称安奴亚为一名开明的领袖,会不会言之过早?安奴亚支持统考的立场,会不会来得太突然了呢?

刘华才说,统考课题不应被人政治化或被有心人利用,作为他们政治内斗的工具。

一向来,统考课题不一直就是一项政治课题吗?

旅游部长纳兹里对安奴亚的控诉不以为然,他说他自己也支持承认统考,为什么他又未被人对付?

这又引起我的一个疑惑。既然巫统里边有不少人表明支持承认统考,为什么他们不将他们的支持付诸行动?那不是皆大欢喜了吗?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