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3, 2017

国会议程第7项和第21项

来自本州的国会议长班迪卡上个月回乡时说,他个人赞成政府承认统考文凭,如果有人提出相关动议,他会考虑纳入国会议程(请参阅《你可以喊到牛回家》14/2)。

于是,行动党东马黄仕平和半岛倪可敏联手提呈动议,议长却将之列在会议第21项。你说,这项动议获得国会讨论的机会有多高?我说机会是零。

虽然哈迪提呈的《355法案》列在第7项,我的感觉是他又会像上次那样在最后一分钟撤回,或由政府接过在下季国会重新提过。

如果一个回教法案都可以这样玩,你觉得国会会对“统考文凭”认真吗?

已被冻结玛拉主席职务的安奴亚慕沙最近也高调公开支持“承认统考”。一月间,他宣布玛拉属下的吉隆坡大学(UniKL)接受统考成绩,他这项宣布却被乡村部长伊斯迈否认,所以吉隆坡大学究竟承不承认统考?似乎没有确定,因为安奴亚后来就被冻结玛拉主席职务。

虽然如此,他却一本正经地以巫统宣传局主任的身份拜访董总以做“亲自了解”。

(请参阅《最后一里路,要看一个人的成就》15/2)。

这次,他说他将在本周的国会会议提出统考事宜,希望“政府和董总可以达致解决方案”。

之前他是指他将向巫统和内阁提呈报告,何以现在改以在国会提出?是不是因为没有获得其他巫统领袖支持,包括乡村部长伊斯迈等人,所以不得不改在国会提出,好做为下台阶?

其实,安奴亚忽然公开表示支持承认统考,背后是否具有政治动机?这是很值得人怀疑的。

大家记得前年的916红衫集会吗?那时候,安奴亚连同至少另五名巫统正副部长再加马六甲前首长阿里鲁斯旦参与集会。

在集会上,他承认自己是一名种族主义者,还问那有什么问题,华人和印度人比他更种族主义(请参阅《泰莱大学惹上了马来主义者》20150923)。

还说要不是马来人的大方,怎会让华人印度人在这里成为公民bla bla bla。

一个承认自己是racist的高官,如今却高调支持承认统考,如此180度的态度转变,很难令人接受。

他后来否认有说过自己是racist,说是记者断章取义,他只是要捍卫本身族群权益和关爱本身族群,这与西方定义的“种族主义”不同。好另类的“种族主义”。

很多人以为916大集会是由如今“大红大紫”的嘉玛举办的,安奴亚澄清说,其实主办单位是“马来武术协会”(PESAKA),马六甲前首长阿里是该会会长,他和阿里才是集会的负责人。

的确,PESAKA后来在财长首相公布财政预算案的时候获得200万拨款(《Karma.补选.华人猪》20160609),相信就是做为“奖赏”。

嘉玛应该也获得“奖励”,否则他不会越演越落力。去年他曾公开派钱给他的600名大港区部领袖,每人1,000元,说是为了奖励他们在补选期间努力助选;还说本来要带他们到杜拜去旅游的。

600人,每人1,000元,总数就是60万大元;如果这600人去杜拜旅游,更不止60万大元。但这笔钱从哪来?

说离题了。但,说不定这些事件都互有关联,谁知道?反正每逢大选要到,“统考课题”就会被重新提出来炒作,这次由安奴亚负起使命,对他来说,只是更换角色,从玛拉主席身份改为巫统宣传局主任吧了!但,他要如何说服他的同僚?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