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30, 2016

消失的海岸线

我不明白,备受争议的丹容亚路生态发展(Tanjung Aru Eco Development)TAED计划是否已获批准而且势在必行?

若是的话,为何现在才来展示相关《特别环境冲击评估报告》(SEIA)给公众检视?

公众若有意见,须在今天至11月11日之间以书面提呈给沙巴环保局。

如果计划有待批准,何以第一海滨设施早自今年三月间已经关闭,原有的建筑物已被拆除,小贩中心也被迁移。

市长杨文海说,市政厅是根据州政府指令行事,以为TAED计划进行筹备工作。

既然如此,这时才来征询公众意见,是否本末倒置?如果市民一致表示反对,有关计划就会喊停吗?

对不起,因为我对这些官僚程序不是很清楚,所以才会这么问。

我的猜测是,不管公众意见如何,当局已经势在必行,什么环境冲击评估报告,只意在表示当局有照着规矩执行,实际上,这不是先斩后奏吗?

我也对有关所谓的《特别环境冲击评估报告》内容感到不明。根据报道,该报告在受影响的地区访问了932名居民,记录了这些受访者的意见。

那报告本身有没有作出该区是否适合进行有关发展计划呢?报道却没有提到,只说整体上属于“正面”,不会对亚庇对岸的东姑阿都拉曼公园海洋生态造成破坏。

真的不会造成破坏吗?报道指出,该计划将涉及填海工程,海沙将是来自著名旅游胜地的环滩岛附近的Sunken Barrier Shoal。

这个意思是说,从海底捞取的沙吗?所以就不会对浮出海面上的海岛造成破坏吗?

我一点都不会相信。

报道说299公顷的地段将逾半从填海而来,现有海岸线将向海延伸100公尺至一公里。

如此大规模的挖沙填海的工程,怎会不对原有生态造成大幅度的破坏?

这计划还取名生态发展,可真够讽刺啊。

该发展公司说,计划一旦建竣,约有一半地段可供公众自由活动,包括一个大型露天广场,和长达1.35公里长的沙滩。

而其余地段则是兴建港口、高级度假村、公寓、高尔夫球场和其它混合发展计划。

从发展蓝图来看,整个计划从现在的第一海滨到紧紧沿着机场延伸入海的长长跑道,老实说,你会愿意住进计划中的度假村或公寓吗?

先不要说住在机场跑道的安全性,单单无止尽的飞机起落的噪音,这就够制造声音的环境污染了。

大家还记得21年前发生在斗湖坠机事件,一架马航福克在跑道旁的非法木屋区坠落,造成34人意外身亡吗?

单是这点,环境局怎会批准这样的一个发展工程?

其实,当初当局也不该发展原本保持自然风貌的第一海滨,大概是在10多年前,当局将原本的小贩中心拆除,大兴土木建起一个以游客为中心的“高级食街”,再将小贩移至另一边角落,然后进出那里不再是免费,而是开始收费。

当时首长还说,这是必然的发展,为了发展不能永远免费(大意)。

却没想到没有几年光景,该地原有的建筑物又被拆掉,以让路给这个更大型、不只是第一海滨而是概括整个丹容亚路海滨(KGC上去的海滨除外,未来就不知道)直至亚庇国际机场整公里长的沿海跑道。

这样一拆一建,丹容亚路海边已回不去原有的自然风貌了,这有多可惜啊!

这不是有计划性的生态与环境破坏吗?本身也在推动环保和市区整洁的市长却只能回应说,市政厅只是在执行地方政府的责任,奉命行事。

慕沙首长曾经承诺,禁止任何沿海发展,这点他已食言。

不止是TAED,从现在已是Oceanus购物区直至丹容里拔,不在大兴土木、填海造城吗?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